天路杀神 第六六一章 各怀心思

小说:天路杀神 作者:撞破南墙 更新时间:2019-01-07 18:44:33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
  轰轰轰……大绝的碰撞恍若让整个世界震荡起来,闫客心这一击明明是由无数虚幻的剑影凝成的,但却比实质的钢铁还要坚韧,万千道刀光疯狂的撞击在剑影上,却无法粉碎剑影,只是让剑影散出的光芒逐渐变得暗淡。 ?

  叶信被反弹的力道震得不停的后退,闫客心虽然表现得不太轻松,但身形一直在掠向叶信,明显是占了上风。

  当刀光消失之时,叶信已被逼退数百米开外,他双手一顿,再次运转杀神刀,随后静静的看着闫客心,他的八极炫光向来是无往而不利的,在攻击青脚时,也能占据优势,现在他明白了,这个闫客心的实力要比青脚强出不少。

  不过,没什么了不起的,他还能持续不断的释放出大绝,而闫客心又能支撑多久呢?!

  闫客心也在静静看着叶信,他观察着叶信的气息,观察着叶信脑后的圣辉,观察着叶信手中的杀神刀,会显得如此谨慎,代表着他已把叶信看成了平生劲敌。

  但,事实将马上告诉他,只是把叶信看成平生劲敌,他依然犯下了轻视对手的错误。

  叶信突然出长啸声,身形掠向闫客心,八极炫光的刀幕瞬间膨胀到了极致。

  闫客心嘴角露出一抹冷笑,他没有动,静静的看着刀幕临近,随后突然放下手中的白剑,身形一晃,出现在数百米开外,他身上的长袍已变成了黑色,手中持着的法宝也变成了黑剑。

  双子剑拥有移形换位的能力,这种能力是很逆天的,闫客心靠着这招不知道戏耍过多少对手,对手拼劲全力释放出的大绝,他总能轻松避开,等到对手的攻击落空,他又能趁虚而入,进入对手料想不到的方位,释放出致命的反击。

  只是闫客心无从了解叶信拥有什么样的经历,叶信从沙场走上修行路,遇到过太多次生死对决,临场应变的能力无人可比,闫客心现了叶信大绝的缺陷,而叶信也找到了闫客心的破绽。

  明明看到闫客心已换位到远方,叶信的刀势依然在全力绽放,紧接着,刀幕一**轰击在地面上,竟然把整块大地轰得震颤起来。

  看到叶信毫无意义的耗费元力,闫客心嘴角的冷笑变得愈浓厚了,但仅仅是一秒钟,冷笑已变成了惊骇,他突然感应到叶信在做什么。

  叶信全力攻击的,是闫客心留在那里的白剑!

  对很多修士而言,闫客心的法门近乎无解,也不是没有人想过要去攻击闫客心藏入地下的法宝,但寻常的战诀无法轻松洞穿大地,没有实质意义,何况还有持着另一柄剑的闫客心在一边虎视眈眈;如果动用大绝去攻击法宝,先不说有多少效果,自己释放大绝的同时必须逼迫闫客心也要释放大绝,才能达到战力平衡,否则处境会变得非常危险。

  但在叶信眼里,这些都不是问题,他的目的就是用八极炫光贯穿整场战斗,最后用破碎千劫收官,大绝释放的次数越多,破碎千劫的威力自然越强大。

  既然闫客心屡屡移形换位,避开自己的刀幕攻击范围,不如把目标放在闫客心的法宝上,至少法宝不可能自动避开他的攻击。

  轰轰轰……大地被叶信劈开了一道道深壑,藏在地下十余米深的白剑终于被硬生生劈了出来,接着刀光变得更加密集了,白剑时而被砸入更深层的泥土,时而又被劈开的泥土卷出来,出一阵阵轰鸣声。

  闫客心的脸颊在激烈抽搐着,如果本命法宝被毁,会直接让他的修为受损,但此刻叶信的刀光太疯狂、太凶猛了,而他释放移形换位,会有极短时间的僵滞,元力无法运转,所以根本不敢过去救助自己的法宝,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这种揪心的痛苦已无法用语言来形容。

  几息的时间,叶信的刀幕消失了,闫客心立即释放出移形换位,出现在深坑之中,他的手也紧紧抓住了暗淡的白剑。

  轰……刀幕再次绽放,铺天盖地砸入深坑,在坑底的闫客心分明看到,叶信露出狞笑,他立即反应过来,叶信是故意引他入瓮的,深陷这大坑之内,他无处可避,处境变得非常被动。

  不过,闫客心的表现要比青脚沉稳得多,他不会因自己被反制而愤怒,也不会因处境不利而惊慌,手中的双子剑全力荡起,劲流凝成一个黑白相间的巨型漩涡,挡住了叶信的刀光。

  叶信服下的两颗三转金丹已全部融入他的血脉之中,他的力量早越了全盛状态,而且气息还在不停增强,八极炫光的威势同样要比对付青脚时强横得多。

  轰轰轰……闫客心双子剑凝成的巨型漩涡不停的扭曲着,他同样全力以赴,虽然处于劣势,但还是勉强撑住了叶信的这一轮狂攻。

  在刀势变弱的刹那,闫客心出长啸声,身形如深坑中跃出,双子剑急卷动,毫不犹豫的向着叶信起了攻击。

  闫客心保持着高度冷静,明知道叶信拥有可以连续释放大绝的能力,还要起进攻,表明上看有些莽撞,实际上他只是在佯攻,真正用意是引诱叶信继续释放大绝,他始终掌握着二百余米左右的距离,绝不会过于靠近叶信。

  大绝会消耗海量的元力,现在任由叶信嚣张,等到叶信释放十几次大绝之后,又会剩下什么?那种元力消耗恐怕连真正的圣境都无法承受,然后还不是由他宰割?!

  如果是寻常的战斗,闫客心的对策是非常正确的,避其锋芒,养精蓄锐,不争一时之长短,但还是要说,叶信并不是其他修士。

  叶信手中的杀神刀一转,再次释放出八极炫光,刀幕铺天盖地,以万钧之势卷向了闫客心。

  闫客心的攻势立即被遏制了,普通战诀确实无法与大绝相对抗,其实,闫客心是故意缓下来的,二百余米的距离,不近也不远,太远了,有可能让叶信产生警觉,不再盲目释放大绝,太近了,他承受的压力过大,元力会被毫无意义的消耗。

  轰轰轰……叶信的次接一次绽放,而闫客心就在暴风中飘摇,看他左支右撑,显得有些狼狈,但总是不倒。

  现在的战斗,对叶信而言意义非常深远,只是他现在还不知道。

  一直引诱他动大绝的闫客心,是他的砧板,非常耗费元力的八极炫光,是他的铁锤,而他本身,是被放在砧板上接受锻造的钢铁,每一次释放八极炫光,对他来说都是一次淬炼,游离的丹火,一点一滴的彻底融入到他的四肢百骸、乃至血脉与筋骨、肌肉之中。

  修士想要突破自己的瓶颈,只有两种方式,一种是顿悟,一种是苦修,不过顿悟的要求极为苛刻,可谓万中无一,而苦修是一步一个脚印走,看得见摸得着,不像顿悟那样虚无缥缈,所以世间绝大多数修士都会选择用苦修的方式追求自己的目标。

  当下的叶信,根本不知道自己距离圆满境有多么近,他的所有意志,都是为了活下去,倒是符合了顿悟的一些条件。

  有心栽花花不,无心插柳柳成荫,心有所思,越是纠结,距离顿悟便会越远。

  激战转眼已持续了百余息的时间,叶信的气息一直在攀升,恍若没有极限,刀幕一次次让天地为之震荡,而闫客心心中感到惊骇莫名,脸上却不露声色,虽然他已经可以释放了大绝,但一直在于叶信游斗,他就像一个极有经验、极有耐心的老猎手,在静静等待着叶信显出疲态。

  叶信前后已释放了三十余次大绝,在闫客心眼中,叶信简直就是一个人形怪物,当战斗持续了五十余息之时,他还想过尽可能生擒叶信,拷问出叶信修炼的法门,现在他已不抱奢望了,这样的对手必须彻底杀死,一了百了,否则一旦出了点意外,让叶信逃出生天,恐怕他以后再也没办法安然入睡了。

  终于,又一次刀幕落尽之后,叶信突然反身后退,拉远距离,手中的杀神刀也向一侧垂下,他一直攀升的气息度出现了停滞。

  闫客心双瞳射出寒芒,他知道叶信终于力竭,如此他更不用急了,轻轻吐出一口气,随后缓步向前走去。

  闫客心走得很慢很小心,他已把叶信当成了洪荒凶兽,不管如何谨慎都不为过。

  “你确实很厉害,比我预料中厉害得多……”叶信缓缓说道,换成青脚,绝无可能支撑到现在,而闫客心一直显得游刃有余。

  “我在引龙宗的仙升石上排在第四十九位。”闫客心笑了笑。

  “哦?果然名至实归。”叶信也笑了:“不过,当引龙宗再次开宗之日,你就要失望了。”

  “我也知道。”闫客心点头道:“狄战横空出世,封绝、柳柳他们都是人中俊杰,应该能越我,但我不会退出前六十名。”

  “你误解了,我是说,整个仙升石上都不会有你的名字。”叶信的脸色一点点沉下去:“因为你已经死了。”8

  (三七中文 )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