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路杀神 第六六二章 濒死

小说:天路杀神 作者:撞破南墙 更新时间:2019-01-07 18:44:33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
  两个人对话的逼格一个比一个高,因为都完成了自己的意图,闫客心认为自己已经圆满的让叶信力竭了,叶信认为自己已经布下了天罗地网,可以用破碎千劫来收官,现在,就是图穷匕见之际!

  “为什么呢?凭你?”闫客心又笑了。

  叶信缓缓举起杀神刀,杀神刀突然变得破碎了,同时破碎的还有他脑后的圣辉,接着,整片世界释放出光华,一柄柄大小不一的杀神刀浮现在空气中,刀光不停的蔓延开,直至无穷尽的远方。

  方圆万米之内,刀光已成了世界唯一的存在,层层叠叠、连绵不绝,恍若山岳、恍若汪洋,而被刀光环绕的叶信,就是世界的主宰。

  这是叶信步入修行路以来,酝酿并终将释放出的最具杀伤力的超级大绝!

  所以,叶信有足够的信心,看向闫客心的眼神也趋于平淡了,他没必要在一个死人身上浪费情绪。

  闫客心倒吸了一口凉气,他本以为一切都在自己掌握中,拼命引诱叶信释放大绝,一方面是想消耗叶信的元力,另一方面是不想给叶信时间,以免叶信运转圣诀,他听说过叶信的名号,自然有所防备。

  但是,已经力竭的叶信,怎么可能释放出如此恐怖的元力波动?!他也会这种招数,不过是点燃自己留下的余劲而已,可在叶信手里,这种招数的威力似乎已接近了圣诀!

  “其实……我在仙升石上是可以排进前三十名的……”闫客心的声音突然变得如金铁交鸣一般响亮,他已意识到自己已到了生死攸关之境。

  “我管你能排进多少名。”叶信冷笑道,他已把闫客心当成了死人,眼前恍若能看到一条金光大道,这一役先后斩杀了青脚和闫客心,算得上太清宗千年未有的大功,玄知太上本就有退隐之心,等他再搞到几颗三转金丹,冲开圆满境的天堑,将顺理成章接了玄知太上之位。

  至于进入星路,重塑贪狼殿,只能等到长生世再说了,他在证道世的最高目标是报仇雪恨,斩杀狄战,还有狄战的追随者,肯定会被星殿视为死敌。

  下一刻,叶信发出低沉的咆哮声:“破!”

  轰轰轰……无边无际的刀光在同一时间全部启动,从各个方向卷向了闫客心,闫客心的双瞳变得越来越明亮,释放出的元力波动也在急速膨胀,他一直显得很谨慎,不过是为了谋求胜利,并不代表他缺乏勇气和实力。

  紧接着,闫客心的气息如海啸般疯狂卷动起来,他尚没有出招,仅仅是靠着膨胀开的气息,便挡住了破碎千劫的第一波攻击。

  轰轰……闫客心随后荡起的双剑绽放出强横的元力波动,他的白剑卷起道道剑影,黑剑则挥洒着浓浓的黑雾,不停催动刀势的叶信微微皱起眉,他感应得到,闫客心竟然在同时释放两个大绝!

  闫客心的光袭与夜噬已然成型,但并没有攻向叶信,而是急速在闫客心周围旋转着,叶信的破碎千劫裹挟着毁天灭地的威力,持续狂轰滥炸,却无法撼动那急速旋转的漩涡。

  闫客心的白剑荡起了一片片流火,那种流火显得如岩浆一般厚重,而他的黑剑则蔓延出扭曲的结晶,结晶在疯狂的成长,并且能与流火融合在一起,凝成一道道铜墙铁壁。

  流火是光袭的加强版,冰晶是夜噬的加强版,两种大绝同时出现,融合在一起,就是闫客心的超级大绝,冰火绝幕!

  闫客心说自己能在仙升石上排入前三十名,并不是信口开河,他的冰火绝幕和叶信的八极炫光差不多,都类似集攻防于一体的大型法阵,这是闫客心压箱底的绝招,以往,从没有谁能逼得闫客心动用自己的超级大绝,实力过强的,闫客心不会去主动招惹,实力一般的,挡不住闫客心的夜噬与光袭,战斗早结束了。

  轰轰轰……如果说叶信的破碎千劫恍若有万千门巨炮在齐射,那么闫客心的冰火绝幕就是一个巨大的碉堡,几乎每一秒钟,破碎千劫都会在冰火绝幕上炸起无数轰鸣,让冰火绝幕变得千疮百孔,但始终没办法把冰火绝幕彻底摧毁。

  在周围的空气中,同样出现了数不清的流火与冰晶,如万鸟投林一般涌向了冰火绝幕,流火与冰晶不但能摧毁沿途所遇的刀光,融入冰火绝幕之后,还可以让冰火绝幕再次膨胀开,变得更加坚韧。

  轰轰……叶信赋予无限希望的破碎千劫终于临近了尾声,他的心如堕冰窟,前后释放出三十多次八极炫光,暗中布下天罗地网,这是他最强的超级大绝,竟然没办法击败闫客心么?!

  听闫客心刚才的口吻,对狄战是充满忌惮的,根本不敢争锋,闫客心已经这么强了,狄战又该有多厉害?他距离自己的报仇雪恨还有多远?!

  叶信的元力已然耗尽,用三转金丹强行提升战力的后遗症,在此刻也开始发作了,他连呼吸都感到艰难,更不用说继续战斗了。

  这时,闫客心早已变得黯淡无光的冰火绝幕,如沙子一般轰塌了,闫客心的身影向后踉跄了一步,跌坐在地上,紧接着,他大口大口喷吐着鲜血,神色显得非常萎靡。

  原来闫客心也到了强弩之末的境地,叶信从绝望中发觉到了生机,他立即拼命运转自己的元府,试图再压榨出一些元力,手中出现了杀神刀的光影,接着纵身向闫客心掠去。

  闫客心的双眼已变得如死鱼一般,叶信的破碎千劫威力已可用逆天来形容,虽然挡住了这一击,但他也付出了惨重的代价,眼见叶信要趁虚而入,他突然从自己的纳戒中取出一只匣子,接着,手中多出了一颗金丹,金丹散发出浓浓的光雾,光雾不停闪烁着,里面隐隐映生出如海市蜃楼般的异景。

  那是……三转金丹?!叶信一颗心陡然变得焦虑起来,同时更加拼命的催动自己的元府。

  闫客心服下了三转金丹,随后他的身形猛然挺起来,原本已变得微不可查的气息,竟然在成倍增长,开始的时候还不算什么,等到叶信的刀光掠近,闫客心的气息已重新恢复了强盛,至少要比叶信强大得多。

  “杀……”叶信发出怒吼声,接着拼劲全力释放出八极炫光。

  只可惜,叶信现在已接近山穷水尽的地步了,虽然勉强释放出八极炫光,但威势已然大减,徒具其型而已。

  闫客心挥动手中的白剑,剑光如注,笔直轰入八极炫光之中。

  八极炫光的刀影一触即溃,瞬间便被闫客心轰开,接着叶信的身影裹挟在冲天的血光中,向后倒飞出去,飞出百余米远,重重跌落在泥土中。

  “叶信,能把我逼到这种境地,你……足以笑傲天下了!”闫客心沙哑的声音响起:“可惜,你还不是我的对手!”

  话音刚落,闫客心的身形已掠起在半空,手中的白剑卷动,遥遥指向了叶信。

  光袭!靠着三转金丹的强力加持,闫客心居然又释放出大绝,一道道剑影凝成了巨型光柱,无情的轰向了叶信。

  叶信已受重创,他艰难的撑起身,看着巨型光柱向自己轰落,他叶信……终于要死了么?

  这已经不是距离死亡有多远的问题了,他已经嗅到了死亡的气息,不管出现任何奇迹,都救不了他,纵使是鬼十三这时候赶过来,也无济于事。

  自从第一次举起杀神刀之时,叶信就已想象到自己或许也有这一天,他苦苦挣扎、殚精竭虑,就是为了生存,为了让这一天晚一些到来。

  终究……是逃不过轮回啊……叶信发出长长的叹息声,他已不想反抗了,亦无力反抗。

  在这个瞬间,叶信的心境变得非常奇特,是心如死灰?是惆怅无奈?是顿悟到了什么?好像都不是,又好像都是。

  但叶信完全不在乎,反而有一种解脱感,总算不用再活得那么累了。

  叶信一点点抬头,看向黑暗中的地穹,随后他突然笑了,在此刻他有一种感受,不论是将要面临死亡的他,还是马上赢得胜利的闫客心,在天道的笼罩下,都同样的微渺、同样的可怜,犹如蝼蚁。

  天地就是一个舞台,你方唱把他登场,各领风骚数百年,今天是他叶信失算,低估了圆满境大修的战力,败亡于此地,而现在赢得胜利的闫客心,又会在什么时候被人斩杀?现在名动天下的狄战,又真的能在修行路上一直走下去么?

  蝼蚁……全都是蝼蚁……唯有俯视着苍生的天道,才真正无可撼动,换一个角度说,所谓修行,其实就是天道扔出的一根香喷喷的骨头,而无数修士如饿狗般冲上去,相互撕咬、相互冲撞,只为能杀出重围,抢到那根骨头。

  叶信元府的神能在此刻快速衰竭,这是从来没有过的事情,以前他不管处于如何虚弱的状态,元府神能始终保持着充沛,只是,叶信一点不在乎,此刻的他,连死亡都无所谓,又怎么会在意神能的消失。

  (三七中文 )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