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路杀神 第六六三章 最后的梦

小说:天路杀神 作者:撞破南墙 更新时间:2019-01-07 18:44:33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
  这时,闫客心释放出的剑光正一点点进入他的视野,叶信降低自己的视线,看向了闫客心,时间似乎莫名其妙的被放慢了千百倍,闫客心在一点点的向前飞掠,剑光也在一点点的向前推进,如果不是距离很近,隐约能感觉到距离在缩短,他甚至会以为闫客心已被凝固在了空气中。? 一看书?? ・

  看到闫客心,叶信感到非常厌恶,他的计划原本有多好?为太清宗立下不世大功,坐上太清的位置,再报仇雪恨,然后进入长生世,他为自己未来的设想非常完美,可就是这个闫客心,偏偏要执拗的让他从美梦中惊醒,迫使他不得不直面死亡。

  闫客心……这个人应该死,也必须死。

  叶信站起身,随便拍了拍身上的泥土,接着亮出杀神刀,他的圣辉已然破灭,杀神刀只能保持本体,一柄二寸余长的小刀。

  事实上,叶信现在的大脑处于混沌状态,彻底失去了分析判断能力,一切都是从本能出发,否则他会发现很多很多异常。

  叶信认为的自己,与闫客心眼中的叶信,是截然不同的两种存在。

  叶信已接受了死亡,仅仅是出于厌恶,想给闫客心一刀,但他也知道,自己绝对不是闫客心的对手,但他不在意结果,只为了发泄那么一下下。

  起身时,叶信感觉到自己的身体异常轻盈,接着眨眼间便冲开了闫客心的光柱,逼近闫客心,他百无聊赖的挥出小刀,在闫客心的脖颈上划出一道血痕,随后与闫客心擦肩而过,落在了地上。

  叶信长长吁出一口气,心里果然舒服多了,接着他把杀神刀随手扔到了地上,一直以来,他都把杀神刀当成了自己最重要的东西,如果理智保持一丁点正常,他也绝不会把杀神刀象扔垃圾一般扔掉,可他现在想的是,反正自己要死了,就把杀神刀放在这里,留待有缘人吧。

  叶信错过了很多,譬如说,他的肉身怎么可能冲开闫客心的大绝?元府中的神能本已油尽灯枯,在小刀划过闫客心的脖颈时,神能为什么突然恢复了一些?

  在叶信亮出小刀的同时,闫客心已露出了惊骇之色,他的攻击速度已经非常快了,但叶信似乎比他快出了无数倍,前一刻他刚刚看到叶信亮出了一柄小刀,下一刻叶信已在他身边掠过,他的大绝莫名灰飞烟灭,是彻底的湮灭,连一点元力乱流都没有滋生,恍若他从来就没释放过什么大绝,而他从叶信身上感应到的气息,滂湃如汪样、巍峨如山岳。? ?一看书

  接着,闫客心发现自己的元脉正在急速衰萎,他突然响起了什么,颤声道:“寂灭?怎么……”

  话没说完,他感觉一个东西砸在了自己的脚面上,低头看去,看到的是一个下颌骨,还带着一排牙齿,牙齿由洁白迅速变得乌黑,接着缓缓瓦解成灰尘,闫客心下意识的伸手摸自己的脸,发现鼻子下面空空如也,随后又发现自己的手指、手臂都在不停的干枯,然后一点点消散在空气中。

  闫客心想惊呼,但喊不出来,想转身,却无法动弹,他再稳不住身形,终于软软向前栽倒,当他的身体扑落在地面上时,竟然一点声音都没有,整个身体瞬间化作一蓬灰尘。

  叶信静静的看着前方,他的大脑已陷入了更深层次的混沌状态,甚至已让他忘记自己快要死了。

  整个世界对他而言,都已变成了一片虚无,这是一种无生无死、无天无地、万物寂灭,只余一点神机的境界。

  赐诸神以寂灭,还天域以清明。

  叶信的脑海中不知从什么地方冒出了这两句话,他愈发感到无聊了,随后发现成群恶狗正从远方向着这边扑来,那些恶狗的双瞳已变得血红,似乎要和他拼命。

  叶信已完全丧失了认知能力,他现在已衰弱到了极点,如果那些恶狗扑近,他会堕入什么样的境地,对这些他没有任何判断,世界是虚无的,所有的影像也是虚无的,完全与他无关。

  下一刻,一只巨大的古鼎出现在上空,散发出了极为恐怖的元力波动,叶信抬头向上看了一眼,不由笑出了声,闫客心还在他身后虎视眈眈,居然又出现了一个比闫客心还要强横的圆满境修士……老天啊老天,你是生怕我叶信不死啊……

  太累了,随你们怎么折腾吧!叶信躺了下去,身体蜷缩成一团,他脸上露出微笑,最后感应到的,是那只巨大的古鼎正从空中落下,裹挟着无尽的威能,只不过……那古鼎怎么看起来有一点眼熟呢?

  ****

  不知道过了多久,叶信蓦然从梦乡中惊醒,他张开双眼,发现自己躺在一个女子的大腿上,而那女子竟然是温容。

  四目相对,两个人都保持着静寂,片刻,叶信笑了笑,随后坐起身,观察着四周,发现自己好像是呆在一个鸡蛋壳里,上下左右是一片温红色的光幕。

  “我听说过,在死亡的瞬间,有些人的神智会返回母体,回想起胎儿时的记忆。”叶信轻声说道:“我回来了是理所当然,但把你也带进来……就有些古怪了,可能……是因为我牵挂你,感觉对不起你吧。”

  此刻的叶信刚刚从混沌状态醒转,神智还有些模糊,更关键的是,他坚信自己现在已经死了,因为当时的境地,他真的没有任何活下去的机会。

  所以他看到温容一点都不惊讶,现在不过是梦境,短暂的、也是最后的梦境。

  “为什么……会感觉对不起我?”温容柔声说道。

  “我叶信纵横沙场,最后走上这条修行路,从没愧对过身边的任何人,只有你……能让我感到歉疚。”叶信顿了顿:“温容,我一直想问你,但又不能问,呵呵呵……现在就没那么多顾忌了,在我送你去青元宗的时候,你没有一丝一毫的怀疑过我的用心么?”

  “为什么要怀疑你?”温容还是在反问。

  “我不想把叶玲送过去,是怕青元宗利用叶玲要挟我,而你呢,我可以随时放弃你,和青元宗撕破脸,你没这么想过么?”叶信认真的问道。

  “你不会。”温容微笑着说道。

  “为什么说我不会?”叶信追问道,这是他最大的心结,当时他是绝对不会辜负温容的,但没办法解释证明。

  “没有原因。”温容摇头道。

  叶信看着温容,良久,他突然笑了:“你不过是我梦境中的一个投影罢了,能问出什么来?哈哈哈……怪我太执泥了!”

  温容双瞳中闪过一缕异彩,但她没说话,依然静静的看着叶信。

  叶信又躺下去,躺在温容的大腿上,而他却翘起了二郎腿,悠闲自得的喃喃自语着:“我叶信这辈子也算是值了……呵呵……当初重生之后,发现自己占据了这个叶信的身体,然后进入天罪营,唉……那个惨啊!吗的身边所有人都是怪物,为了不引起别人的警觉或者是排斥,我也只能把自己装扮成怪物!”

  叶信一边说一边看着温红色的光幕,其实这里的景象对他来说是极具欺骗性的,如果醒来发现是在战场上,或者看到了别的正常的景象,他的神智被惊动,肯定能快速复苏,但那片温红色光幕不属于常理中的世界,反而与重返母体的逻辑很相符。

  “我做得还不错?对吧?”叶信说道:“陷入十面埋伏,带着天罪营东征西杀,区区三千人,就把大卫国上下搅得鸡飞狗跳,除了我,还有谁能做到?和庄不朽斗,和萧魔指斗,嘿嘿……他们以为我很年轻,其实老子是活过一世的人,和我玩心眼?他们可不行!”

  很多经历过大风大浪的人,在生命的最后一息,大都会总结自己的一生,叶信也难免落入俗套。

  “铁心圣那个蠢货,不想让马儿饱,只想让马儿跑,让我叶信做他的奴才?去他吗蛋的吧!在他把你们温家三口送上刑场的时候,我非常清楚,如果不宰了他,我迟早有一天会被他所害,那是一个毫无信义的人,以为自己是整个世界的中心,所有人都要供他驱使。”

  叶信一直是深藏城府的,从没有过这般放浪形骸的时候,可现在死都死了,还有什么好顾忌的呢?

  叶信在絮絮叨叨的说着,温容在安安静静的听着,叶信所说的内容不止是对各个人物的评价、对自己的评价,还有每一段历程中的心境,他也有过惶恐不安,他也有过挣扎难决,他也有过思念憧憬,他也有过兴奋快乐,只不过,以前他一直把自己所有的情绪波动深深藏在心底,他是统领,是大家的主心骨,那么他必须要表现出坚定不移的意志。

  温容的表情随着叶信的述说变化着,当叶信说到高兴处,手舞足蹈时,她会露出微笑,当叶信说到艰难境地,神色低落时,她会发出柔和的叹息声,慢慢的,她的手开始在叶信的头发上轻轻抚摸起来。

  (三七中文 )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