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路杀神 第六六四章 寂灭之光

小说:天路杀神 作者:撞破南墙 更新时间:2019-01-07 18:44:33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
  不知道过了多久,叶信还在不停的述说着,而温容看向叶信的视线,竟然隐隐夹杂着一缕宠溺,就像在看着一个陷入烦恼

  突然,叶信莫名变得沉默了,随后跳起身,四下打量着蛋壳般的光幕。

  “在想什么?”温容柔声说道。

  “我怎么……还不死?”叶信喃喃的说道。

  梦境已经持续了这么久,早应该随着他的彻底死亡而湮灭,难道他还活着?不可能!就算闫客心没杀他,就算那些疯的恶狗没有撕咬他,最后出现的那个圆满境大修,释放出的雷霆万钧的一击,也足以把他碾成肉泥了。

  纵使那个圆满境修士在最后收了手,他的身体状况也已糟糕到了极点,当时他自己倒下去,是因为实在无法支撑,砍了闫客心一刀之后,他的骨血元脉都开始消融、衰败,和众口相传的寂灭境很相似,但那是一种极而又极致的寂灭,大概用不了几息的时间,他的身体都会化作飞灰。

  等等……我砍了闫客心一刀?!叶信立即回想起最后一击的画面,他只是靠着自己的肉身,便冲开了闫客心的大绝,那是怎么做到的?!

  叶信有一种寒毛直竖的感觉,他现什么都不对劲!

  “你想死?现在可不行。”温容微笑着说道:“总要先见过小玲一面的,否则她可饶不了我。”

  “你……什么意思?”叶信现面前的温容也不对劲,他能清晰的嗅到温容的体香,也能清晰的看到温容似笑非笑、隐藏着很多情绪的眼神,如果是梦境,仅仅一个眼神,不应该如此复杂。

  温容探手抓住了叶信的手,下一刻,蛋壳般的光幕轰然破碎。

  摘星洞的黑暗世界,突然之间便出现在叶信眼前,当他与这个世界相接触的第一瞬间,元脉乃至元府,便爆出一连串不由他自己控制的炸响声,圣辉也在叶信脑后出现。

  叶信在鼎内的空间里,与世界完全隔绝,感觉不到自己的变化,一旦他重新出现在世界之内,那么体内疯狂震荡的元力狂潮,便全面爆了。

  以前的圣辉,是一种圆形的光圈,现在则已变成了一个光团,光团中有无数异象在飞闪烁着。

  接着,叶信本能的开始呼吸了,重返世界之后的第一次吸气,让他的圣辉陡然绽放出万丈毫光,比地表之上的太阳还要耀眼。

  随后,叶信又开始呼气,圣辉绽放出的光芒如无数根钢针一般射向四面八方,就连温容也是花容变色,不得不运转护身元气。

  圣辉的光芒在天地之间卷过,卷到哪里,哪里的地面就会爆出沉闷的轰鸣声。

  而叶信从头到尾都显得目瞪口呆。

  这是……证道世?为什么会变得如此生动而清晰?!

  一望无际的黑暗,对叶信构不成任何影响了,他的视野变得无比宽阔。

  他看得到无数细小的沙砾被圣辉扰动,随着风儿到处飘荡,有的沙砾在互相碰撞,有的沙砾向上升起,有的沙砾向下低掠,有的沙砾在不停的旋转,他不但能看清所有,还能精准的估算出那些沙砾在下一秒钟的方位,那种感觉奇妙到了极点,恍若世界在沿着他的计算而运转,不会出现一丝一毫的偏差。

  他能看到温容的惊讶,能看到叶玲一边流着眼泪一边向这边飞驰而来,而且叶玲的眼泪流下的痕迹并不对称,左眼的眼泪顺着腮边流下,而右眼的眼泪斜着流过眼睑,滑向鼻翼,他还能看到邵雪露出惊喜交加之色,正转头看向这边,而站在邵雪身边的沈妙出惊呼声:“他醒了?真的醒了?!”

  邵雪和沈妙距离他足有数万米开外,沈妙的惊呼声并不大,而在叶信的感知中,邵雪和沈妙似乎就站在他身前。

  他还看到一只濒死的恶狗慢慢张开双眼,眼中蕴藏着无尽的留恋,它在留恋这个世界,恶狗的颈下有一处创口,已经溃烂,距离恶狗受伤到现在,应该有五天了,叶信并不清楚自己从什么地方接出了结论,可他就是知道,恶狗是在五天前受的伤。

  更关键的是,那只恶狗扑倒在距离他千余米开外的地方,狗头朝向远处,处在叶信视线的死角,按理说,叶信根本没办法看到那只恶狗的双眼。

  这世界,叶信一览无遗,他在观察着天地,就恍若在看着自己的手掌,一切的一切,都在他的注视之内。

  不过,这种感应开始如潮水般消退,接着引起叶信注意的,是体内那种澎湃、磅礴的力量,太强大了……强大到让他产生了惊心动魄的战栗感,似乎自己在此刻挥出一拳,能把这片天地粉碎。

  赐诸神以寂灭,还天域以清明……叶信的元府中响起了轰鸣声,他的身形不由晃了晃,无数画面在同一时间涌现,不过叶信的洞察能力已经匪夷所思的程度,虽然信息量极多极杂,但他还是立即理清了脉络,那些画面描述的是一位天域神邸苦苦挣扎的一生。

  接着,叶信明白了自己为什么还活着,为什么出现这种奇妙的变化。

  沉默片刻,叶信露出冷笑,他的声音旋贯入自己的元府,你是你!我是我!我继承了你的力量,但不会模仿你的意志!

  你有自己的经历,所以你是钟馗。我有自己的感悟,所以我是叶信。

  你,绝无仅有;我,亦是独一无二!

  钟馗,仅剩的那点残念,也想作祟么?

  我答应你的,肯定会去做,但如何去做、做到什么程度,还要由我做主。

  我是我的君王,不是你的傀儡。

  你的时代已经结束,而我的时代刚刚开始。

  轰轰轰……叶信的元府陡然荡起一片狂潮,钟馗残念的轰鸣瞬间被狂潮绞得粉碎,永远沉寂下去,接着无边无际的黑雾向元府中心坍缩,凝成了一颗光球,光球不时迸射出弧状电光,每一次电光出现,都会在元府中造成惊涛骇浪。

  这就是他所有力量的本源!

  叶信立即产生了很清晰的认知,不过认知的过程很怪异,好似这些都是他的记忆,不过以前被遗忘了而已。

  寂灭……叶信抬头看向地穹,天域诸神各有所统,他原本以为钟馗是靠着汲取元魂的能力,才能在天域中占了一席之地,现在叶信已经明白了,钟馗的神能在天域中衍化出一种力量,被称为寂灭之光。

  寂灭比死亡更可怕!有生命才会有死亡,而万物皆可寂灭!

  虽然天空中并没有光芒出现,和他的徒弟三光相比都差远了,至少三光释放本命技时,会立即出现效应,不过,叶信能感应到自己的神能正在一点一滴的成长。

  “哥……”叶玲已经接近了,她一边哭喊着一边冲向叶信。

  叶信露出微笑,随后向着叶玲张开了双臂,叶玲猛地扑入叶信怀中,放声大哭,她的双手死死抓住叶信背后的衣服,好像生怕自己一松手,叶信就要在她面前消失。

  “大乘境了,这点定力都没有?怎么哭成这个样子……”叶信轻叹一声,他的手轻轻抚摸着叶玲的长。

  “不要怪小玲……”一边的温容陡然感觉鼻子一酸,眼眶也变得湿润了:“我们找到你的时候,你身上的肌肤正成片的腐蚀、脱落,我不得不把你收到我的母鼎之内,大家……大家都以为你挺不过去了……“

  “哥……”叶玲再次出哀叫声,她的手抖得厉害,显然当时的场面把她吓坏了,现在叶信明明在她面前,可回想起来还是会感到异常恐惧。

  “母鼎?”叶信愣了一下,随后看向温容,温容的身形始终被笼罩在一层淡淡的辉光之中,还有八颗光团围绕在她身边:“你……居然炼化了天地九鼎?”

  叶信大吃一惊,他的感应能力以及判断能力都变得常敏锐,再联想起自己昏迷之前看到的景象,立即猜出了温容的法宝来历。

  “嗯,多亏了苏先生。”温容点头道。

  就在这时,邵雪的声音从远处传来:“我就知道信哥不会这么轻易就倒下的。”

  叶信看向邵雪,随后笑道:“几年不见,小雪是越来越漂亮了,嗯……大乘境巅峰?厉害厉害!”

  “我呢我呢?!”后面的沈妙不满的叫道。

  “原本有天成媚态,现在又多出了冰雪灵气,这眼睛随便转一转,不知道能让多少少年郎失魂落魄。”叶信说道。

  “什么嘛……乱七八糟的!”沈妙气得跺了跺脚。

  事实上叶信的评价很公道,原本这学院四大兵花的相貌各有所长,温容神态清雅,邵雪胜在英气勃,叶玲是小家碧玉的俏丽,沈妙天生柔媚,不过当她们的境界都达到一定高度之后,沈妙的变化是最大的,柔媚未减,又多出了冰清玉洁的灵气。

  当然,在修行界,外貌是最无足轻重的,温容竟然已突破了圆满境,邵雪只差一步,而叶玲是大乘境高阶,沈妙还在大乘境中阶。8

  (三七中文 )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