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路杀神 第六七四章 资历

小说:天路杀神 作者:撞破南墙 更新时间:2019-01-07 18:44:33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
  “你终于舍得把自己的宝贝取出来了?”玄知太上叹道。

  “差不多一百年了,再不取出来,我都怕自己还有没有命享受。”玄道太上发出大笑声,接着他甩手把自己手中的酒坛扔了过来。

  玄知太上接过酒坛,用掌心在坛底轻轻一拍,一道喷吐着芳香的酒花便从坛子中升了起来,接着他张开嘴轻轻一吸,满饮了一大口。

  接着玄知太上反手把酒坛递给叶信,叶信看得出来,刚才玄知太上是用神念来控制酒水,便有样学样,也用神念控制着酒水,吸了一口。

  这种酒出奇的烈,进入胸腹之中,自己的血液好似火焰一样熊熊燃烧起来,而且酒力直贯入元脉内,元脉中竟然出现了无数点极其细小的晶体,让元力的运转不由自主加快了数倍。

  “好酒……”叶信喃喃的说道。

  “百年前,这不过是寻常的猴儿酿,不过那老小子很会找地方,居然把猴儿酿埋在天界唯一的一株万年绛云天芝下面,经过这些年元力的滋养,自然变得非同一般。”玄知太上说道。

  “玄道惯会吹嘘,进来之前还说什么这猴儿酿一口便抵得上十年修为,我感觉也没什么。”玄山太上笑眯眯的说道。

  “草,有种你别喝啊?刚才你比谁喝得都多!”玄道太上喝道。

  叶信感觉有些怪异,进入这天界之中,几位太上的性情好似都出现了一些变化,就说这玄道,以往可是不苟言笑的,现在却显得有些放浪形骸,可能是天界对他们造成了影响,或者玄道以前就是这样的,在外面一直在端着而已。

  而且,对自己的态度也有着微妙的变化,在外面,不管他们是和颜悦色,还是保持严肃,他都能感觉到双方存在着上下壁垒,而在这里,似乎已把他当成了同辈。

  “我们进去吧。”玄明太上缓缓说道。

  “好。”玄体太上点头道,接着亮出了自己的金印。

  几位太清先后亮出了金印,同时向金印中灌入元力,天道碑外围的光幕出现了松动,接着玄道太上第一个迈步向内走去。

  其他太清还好,走在最后面的叶信刚刚跨过光幕,突然有了一种毛骨悚然的感觉,这片光幕之中,隐藏着一个非常非常恐怖的生命,它在凝视着自己,并且一缕缕如丝状的神念渗透入他的元府内,他的神能好像感觉到了危险,光球在急速缩小,随后沉入到意识海中。

  几位太清的表情都很从容,虽然元府被侵入的感觉非常不好受,但他们多次来到这里,已经是习惯成自然了,并不觉得有什么,而叶信的恬淡完全是装出来的,因为只有他知道,这里藏着一个实力极其恐怖的修士,天道碑或许只是一个掩饰。

  光幕内的元气更为浓郁,几位太清本能的开始调息,在这里修炼的效果,是无以伦比的,哪怕是多呼吸几口,都会给他们带来益处。

  良久,玄明太上先开了口:“玄判有没有把天界的秘密泄露给星殿?”

  “应该没有。”玄道太上说道:“否则这一次就不是五大星门来对付我们了,聂乾元、狄战都会出手,甚至半圣师东游都有可能现身。”

  “这么说……玄判并没有真的背叛我们,只是理念不合罢了。”玄山轻声叹了口气。

  “恕我直言,你们都是坐井观天的蠢货!”玄体太上冷笑道:“怎么?你们还真以为区区一个天界,就能引得这证道世为之发狂了?光明山、星殿谁没有自己的秘密?甚至连一君坡、人童渊、大丹宫、霖古宗也一样,以为他们的底蕴只是你能看到的那么点么?!”

  “玄体,我记得你第一次进入天界的时候,也感叹不已呢。”玄戒太上不阴不阳的说道。

  “那只是给你们面子。”玄体太上愈发不屑了:“按照你们这么说,光明山也是觊觎天界的,九大光明早就应该对你们下手了!”

  “玄体,你不是立誓不把天界的秘密转告给光明山么?!”玄道太上愣了愣。

  “我没有说,但光明山早就知道!”玄体太上说道。

  “玄体,你混蛋!”玄山太上怒发冲冠,几乎要跳起来了。

  “所以我才说你们都是坐井观天的蠢货!”玄体太上针锋相对的喝道:“这证道世的大宗门,都和长生世都着千丝万缕的联系,你们有,别人也有!你们蠢就蠢在一直以为自己是独一无二的。”

  叶信看得目瞪口呆,这明显是彻底撕破脸的节奏啊!他一点不怀疑,下一刻撸胳膊挽袖子的玄体就要和其他几位太清大打出手。

  “好了好了。”玄知太上出面打起了圆场:“玄体敢在天道碑前说他没有泄露天界的秘密,那他肯定没有泄露,而且我们这一次进入天界,是为了叶信,别的事情先放一放吧。”

  气氛陡然陷入了沉寂,片刻,玄明太上缓缓说道:“自从我太清宗开宗以来,但凡是步入圆满境的修士,都可以登上太清之位,得到自己的天道金印,但这一次……我确实有异议,叶信加入我太清宗的时间太短了,才几个月,以前可没有这种先例。”

  “没错。”玄山太上接道:“想成为太清,首先至少要有个十几年的资历,否则,谁能相信他?谁敢相信他?”

  “叶信,就在天道碑前,你坦白告诉我们,你为什么加入我太清宗?”玄戒太上看向叶信。

  “我漂泊已久,想找个安身立命之所。”叶信顿了顿,又重复道:“是安身立命。”

  所谓安身立命,是指生活有所着落、精神有所寄托,乍一听好像没什么,但细细品味,里面的意思有些沉重。

  叶信说的是实话,他知道自己回不去星殿了,只能投靠其他宗门,宗门给他一个崛起的平台,他为宗门服务,这本就是一个契约,他会尊重、并且付出。

  天道碑并没有示警,几位太清的神色都显得有些松动,玄明太上又说道:“为什么要选择我们太清宗,而不是其他宗门?”

  “只能说是缘分了。”叶信说道:“如果当初在宝庄,我遇到的是一君坡、或者是霖古宗的大修,并且他们也对我叶信非常倚重,那我选择的自然是他们。”

  “你能斩杀闫客心,境界恐怕比我们几个都要高,完全可以得到自己的太清金印,只是……你的资历实在是太浅了……”玄戒太上苦笑道。

  太清毕竟是太清宗的核心,对这几位太清而言,让一个只认识了几个月的修士成为太清,确实是一种极端的冒险。

  “现在是什么时候?还要讲资历?”玄体太上突然接道:“叶信粉碎了星殿的阴谋,并且接连斩杀三位主星,已经证明对我太清宗是忠心耿耿的!你玄戒的资历确实很深,但你为太清宗做出了什么?几百年的浑浑噩噩,对我太清宗做出的贡献尚不如叶信这一个月,还有脸谈什么资历?”

  玄体太上会站出来为叶信说话,对叶信而言并不突然,玄判的理念是改弦易撤,向星殿靠拢,而玄山、玄明等人的态度都是含含糊糊的,甚至对玄判多有同情,这让玄体感觉到了巨大的风险,他原本是光明山的修士,进入太清宗成为太清之一,唯一使命是确保太清宗站在光明山的阵营内,其他事情他可以不管不问,但凡与这件事有关的,他必须要挺身而出。

  叶信先后击杀了三位星门主星,与星殿已结下血海深仇,让一个绝无法与星殿苟合的人成为太清,对玄判只有好处没有坏处,所以玄体的态度是异常坚决的。

  “玄体,我们是在讲道理,你这么胡搅蛮缠,莫非是要打架么?!”玄山忍不住了。

  “你要打,我就陪你打。”玄体太上阴测测的说道:“还有你们!如果谁认为自己为太清宗做出的贡献远远超过叶信,可以在资历的问题上继续纠缠,如果认为自己比不上叶信,那就闭上你的嘴!”

  玄体的质问,是一个死结,让几位太清面面相觑,如果是星门的主星阵亡,或者有一位太清殒落,那都是惊动天下的大事,这些年来,敌对宗门间的冲突都会控制在一定界限之内,他们也没机会为太清宗做出贡献。

  “我认为玄体说得没错。”玄知太上终于开口了:“这个时候再执泥于资历,太过迂腐了,而且你们不要忘了,叶信身边还有一个深渊鬼王,如果叶信拿到太清金印,我们表面上还是有七位太清,实际上是有八个!”

  “我不管这些。”玄山太上摇了摇:“我始终认为太过仓促了,还是等一等吧,至少要在三年之后再说,仅仅靠着这些,是说服不了我的,只要有一个人不同意,叶信就没办法拿到金印。”

  说完,玄山太上向着天道碑的方向看去,在天道碑下,摆放着一圈金印,金印应该都是闲置的,在玄山眼中,金印就算被闲置,也不能落在一个他无法真正相信的人手中。rw

  (三七中文 et)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