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路杀神 第六七六章 新一代太清

小说:天路杀神 作者:撞破南墙 更新时间:2019-01-07 18:44:33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
  对叶信而言,这不过是另一种形势的政府工作报告而已,听多了自然就熟了,他很拿手,虽然说得是口若悬河,但仔细思考,不难看出这番话的大而无物、华而不实,几乎等于是废话,只是效果还算勉勉强强,毕竟玄道等人在类似的经验上远不如叶信,而且他们并没有仔细思考的机会,等离开天道碑之后,这里的记忆都会消失,根本想不起发生过什么。

  不过,叶信还是抓住了一个重点,他认为太清宗所有的问题,都在于人太多。

  在浮城生活的人都是修士,但精锐修士很有限,玄道、玄山等诸门,多的有一百余名弟子,少的有三、五十名弟子,而浮城中的总人口数百倍于此。

  太清宗的内部构筑太过臃肿,这都是历史遗留的结果,用玄知太上来举例子,他拜入太清宗之后,把自己的远方侄子方守逸带了进来,事实上以他的地位,别说只带进来一个人,就算是几十个,也不会有人敢说什么,这证明玄知太上有分寸、有节操,可其他太清未必能象玄知那样严格要求自己,有句话说得好,一人得道鸡犬升天!

  方守逸很能干,一直做到了护法府的大管事,境界也早已升入大乘境,如果方守逸不能干,境界又升不上去,结果怎么样?他还是会留下来混日子,太清宗绝无可能把人赶走,等到方守逸老了,或者步入寂灭境,还可以去思乡城养老,再如果他知道自己天资不足,在修行路上走到了头,干脆结婚生子,那他的孩子还是有资格进入太清宗修行的,当然,这时候要考验的就是他的人脉了。

  随着时光流逝,一代代修士走上舞台,又黯然退出,总会留下很多痕迹,面积越来越庞大、人口越来越密集的思乡城就是一个证明。

  单单是外门的船坞,就让叶信暗地里摇头,船坞内一共只有十几艘证道飞舟,两、三个管事就完全可以管得过来,这还是在轮班的情况下,可船坞一共有几十个管事,还有一个大管事,四个副大管事,说白了,就是在吃空饷。

  人多没问题,如果每一个人都能做到有用,肯定是好现象,但太清宗真正可用的是各门精锐弟子,还有外门的银袍客卿、金袍客卿。

  去各个历练之地寻找资源,抵御外来的危险等等,都要靠精锐修士出力,至于搬运物资,种植药田这些琐事,都由仆役们完成,修士们认为做这种事有损自己的颜面,绝对不可能伸手,他们宁愿无所事事。

  这种现象是没办法逆转的,叶信也不能,就像一个年迈而又过度肥胖的老者,谁都没办法让他重获生机,勉强大量裁员,用不了多久,还会有更多的人通过各种门路,走进浮城。

  而且就算他可以做到,也会远避三舍,逐利是商人的本性,他可以付出,但要让他看到收益,哪怕是希望也行,把太清宗上下所有人都往死里得罪,他又能得到什么?岂不是成了另一个商鞅?!

  不过,把这个大家都能意识到的问题当成武器,唬唬人倒是可以的,至少可以证明他有眼光、有见识,能担得起外门掌宗的职责。

  叶信口若悬河,不停的说着,其间也回答了玄山等人提出的一个个问题,等到他说得口干舌燥,玄山他们也没什么好问的了,气氛又开始变得安静起来。

  晋升太清,必须要得到当前所有太清的同意,叶信才能得到自己的金印,太清七子,现在只剩六个,玄知、玄道、玄戒和玄体都已同意叶信成为太清,只有玄山和玄明有些犹豫。

  但不管怎么样迟疑,最后总要有个结果,事实摆在这里,叶信被否决,离开天道碑之后,叶信会找机会带着深渊鬼王离开太清宗,另寻出路,玄山和玄明在长时间的天人交战中煎熬,逐渐的,他们的态度不再那么坚决了。

  叶信是不可多得的人才,这一点大家是公认的,逼得叶信出走,无疑是自毁长城。

  在夜色笼罩下的浮城,突然响起阵阵钟声,一道巨大的光柱从三朵宝莲围绕着的中心法阵内激射向高空,荡开云层,最后凝成一颗大印。

  浮城内的修士都被惊动,就连遥远的思乡城都能看得清清楚楚,大家知道,新的太清出现了!

  叶信的护法府内传出阵阵欢声,叶信不在,鬼十三自然成了老大,北山列梦、山炮、李猜等人围绕着鬼十三,大家都显得异常兴奋。

  “老大就是老大!”山炮怪叫道:“这才几天?老大就成了太清了!!”

  “太清……太清啊……”鲁药师双手忍不住乱抓乱挠,好像要把自己的胡子头发都揪下来,他真的敢相信,自己有生之年能有这番际遇,太清宗的太清,对他而言就是传说中的神仙人物,叶信仅仅用了一年多,便走得如此之高!

  “师尊当然是最厉害的……”月眼中满是崇拜。

  清瞳保持沉默,但双眼精芒闪烁,代表着她内心中的惊涛骇浪,与叶信相比,她的旧主那位老白虎恐怕给叶信提鞋都不配。

  “不值得这样大惊小怪。”鬼十三的表情却显得很淡漠:“信哥现在不过是刚刚从谷底爬出来了而已,以后的路还长着呢。”

  仅仅是境界勘破圆满,还远不够,拥有相匹配的地位,才能得到广泛的认同与尊重,譬如说各个星门的主星,譬如说光明山的光明,譬如说太清宗的太清,譬如说一君坡的天君,能坐在那个位置上,才是真正意义上的大修。

  天界内,几位太清正缓步向光幕外走去,在他们脱离光幕的瞬间,一缕缕呈网状的电弧从他们的头部撕离开,转眼消失在光幕中。

  玄山和玄明立即停下脚步,用错愕的目光盯着叶信手中金印,他们的记忆就到此为止,在刚刚进入天道碑的时候,他们以为自己无论如何也不会同意叶信晋升太清,可现在的结果太过出乎他们的预料了,怎么可能?

  “叶信,你亦是太清了,应该给自己想一个道号了。”玄知太上含笑说道,他显得非常欣慰。

  “玄信怎么样?”玄道太上说道。

  “道号么……”叶信顿了顿:“我说过会给太清宗带来新气象,那就从我开始吧,我还是叶信,不需要道号。”

  “叶太清?也好!”玄知太上点了点头,这些对他而言都是无足轻重的小节,只要叶信得以留在太清宗,他已经很满意了:“我得先去玄判门,处理一些事情,等我忙完了,再回头找你,外门的事情我们两个要交接一下,对了,叶太清,你从护法府里搬出来吧,搬到我那院子里去,嗯……还有,外门护法又出了空缺,你应该有合适的人选吧?”

  “就让鬼十三来做吧。”叶信说道。

  “深渊鬼王么……”玄知太上想了想:“他的能力肯定没问题,只是……他的凶名太盛,你要时时约束他一些,可千万不能在外门闹出乱子来。”

  “他处事的秉性确实有些过于狠辣,但不是疯子,这点轻重他还是知道的。”叶信笑了笑。

  “深渊鬼王我们可要仔细观察一段时间了。”玄戒太上说道:“至少在两、三年内,不能就他是否晋升太清的事情动议,叶太清,你没什么意见吧?”

  “我现在不能给出保证。”叶信皱起眉头:“这一次他也立下了大功,但他不是我太清宗的修士,只能算为我出力,所以也就轻轻放下了,但如果下一次,他又为我太清宗解了燃眉之急,一定要把他排斥在外,是不是有些过分了?”

  “深渊鬼王立下了什么大功?”玄体太上不解的问道。

  “星殿出动了五个星门,除了红霞星门的主星温容逃之夭夭以外,其他四位主星都已先后授首,我斩杀了青脚、闫客心和张一甲,而谈中维是被鬼十三除掉的。”叶信说道。

  “原来如此……”玄体太上双眼一亮,不管是谁,只要亲手杀了星殿的大修,与星殿结下血海深仇,都是他的朋友。

  “以后的事情还是以后再说吧。”玄道太上说道:“五大星门碰得头破血流,星殿肯定是要想办法报复的,这段时间内,大家还是不要出外走动了,小心为妙。”

  “只要大家留在山门内,肯定安然无恙,嘿嘿……除非是半圣师东游亲自出手,否则,就凭狄战他们,根本没有攻破我们的山门法阵。”玄戒太上说道。

  “是这个道理。”叶信点头道,根据传言,狄战是个非常护短的人,尤其重视那些老兄弟,谈中维被害,狄战绝对不会善罢甘休。

  这时,玄山突然发出悠长的叹息声:“叶太清,你……好自为之吧!”说完玄山已大步向前走去。

  他怎么也想不通自己为什么会妥协,但现在只能接受现实,因为心中郁闷得无以复加,他不想再看到叶信了。

  叶信看着玄山的背影,他的元府中,隐入意识海的神能又悄悄浮现出来,与此同时,在天道碑下发生的种种飞速划过他的脑海,天道碑竟然无法抹去他的记忆!

  (三七中文 et)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