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路杀神 第六七七章 真怒

小说:天路杀神 作者:撞破南墙 更新时间:2019-01-07 18:44:33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
  转眼过了半月,叶信的掌宗府天天都在大摆宴席,因为来的宾客太多了,浮城各门弟子,都要过来恭贺叶信升为太清,然后就轮到了外门,当初叶信与展开韬明争暗斗时,外门绝大部分修士都站在了展开韬那一边,现在自然是懊悔得捶胸顿足,也不能怪他们,就算是叶信自己,都没想到自己如此之快便成了浮城主宰者中的一员。

  思乡城亦不甘落后,其实也是不敢落后,城内大大小小几十股势力都派出代表,到浮城恭贺献礼。

  这还仅仅是太清宗内部,光明山来了人,同一阵营的一君坡、人童渊、大丹宫和霖古宗等等大大小小近百个宗门,都派出了自己的使者,云台点将阁的使者还是上次那个一枝道人,不过这一次,一枝道人的态度变得极为恭谨,甚至可以说有几分敬畏。

  事实上一枝道人算是个很厉害的角色,否则也不会被萧副阁当成左右臂膀,不过,眼前发生的事情远远超出了常理,他上一次来太清宗,叶信不过刚刚拜入宗门,担任太清宗的外门护法,这才一转眼,叶信便已勘破了圆满境,并击杀大名鼎鼎的闫客心,荣登太清之位!要知道闫客心在仙升石上的排名高出他一枝道人三十余名。

  当然,更让他敬畏的,是云台之主萧副阁!萧副阁似乎有预知之能,刚刚听到叶信的名字,便让他带着重礼来拜见叶信,再三嘱咐他态度一定要恭敬,证明萧副阁早就预料到叶信能一飞冲天!这种远见让他有种毛骨悚然的感觉,并百思不得其解。

  叶信是没必要亲自出面招待宾客的,他出面了反而会让人受宠若惊,只有光明山和一君坡等大宗门的使者入府,他才会抽空去见一见,其他时间都在静室中修炼,把外面的事情都交给了方守逸。

  玄知太上带着掌宗府的老人去了玄判门,方守逸自然水涨船高,成了外门掌宗府的大管事,他做事,叶信也放心,方守逸这一次晋升,可不是靠自己远房叔叔的扶持,首先,他跟对了人,其次,他的能力得到了叶信的认可,带着方守逸搬入掌宗府,这是对方守逸极大的肯定,所以,方守逸的自信心暴涨了许多,每天都是喜笑颜开,虽然忙得团团转,几乎到了脚打后脑勺的程度,但他乐在其中。

  地位得到极大提升的还有月和清瞳等人,叶信成了外门太清,月就是外门的大小姐了,她的境界并不重要,有叶信的照顾,成为大乘境修士肯定是板上钉钉的事情,清瞳虽然只是侍女,但她能服侍在叶信左右,属于叶信的心腹,她的面子并不输给方守逸。

  这一天,叶信坐在书房中,观察着金印,半个多月来,他的修炼效果得到了大幅提升,一旦把元力灌入金印,在浮城范围内他就似乎拥有了无所不能的本事,神念被极大增强,几乎能俯览半个城市,法阵元气运转的速度亦变得极快,让他的修炼有事半功倍的效果,而且与浮城范围内各个法阵都有了若有若无的联系。

  唯一让他怀疑的地方在于,金印好像截留了一部分元力,换句话说,他借用金印来修炼,而金印也需要他本身元气的滋养。

  在联想到天道碑中那个隐隐约约的生命,他做出了很多判断,只是信息太少,他根本没办法排除,也不知道哪一种判断最接近真相。

  突然,房门外传来鬼十三的干咳声,叶信把金印放在一边:“十三么?进来吧。”

  房门被推开了,鬼十三和北山列梦先后走了进来,自从叶信升为太清之后,北山列梦来得非常频繁,一方面他身为外门护法,肯定是要讨好掌宗的,另一方面玄体在暗地里也告诫他,一定要化解以前的矛盾,服从叶信的命令,在玄体眼中,叶信这个新出笼的太清,将成为自己最值得信赖的伙伴,其他太清对玄判向星殿靠拢的事情,态度都显得很暧昧,独有叶信,刚刚与星殿结下血海深仇,绝无可能再改变立场,其他太清他不敢相信,而叶信不会有问题。

  所以,原本与叶信保持对立的北山列梦,突然开始讨好叶信,并没有引起别人的怀疑,他的变化在大家情理之中,难道还要和太清对着干么?嫌自己死得不够快?!

  “太上,罗安重出事了。”北山列梦轻声说道。

  “罗安重?那个星殿奸细?”叶信皱起眉,他知道应该是大事,否则不会惊动鬼十三的。

  “是的。”北山列梦说道:“罗安重在雷阵之地收购了一些侍女,人童渊的修士突然上门找他的麻烦,说他有一个侍女是人童渊的逃犯,让罗安重把那侍女交出来,结果罗安重拒绝了,人童渊出动了一位婴字辈的大修,好像是采青婴,要不然就是琼水婴,人童渊大修中的女子只有这么两个,最后重创了罗安重,也把罗安重的侍女抢走了。“

  “人童渊与我们太清宗是友非敌吧?”叶信说道。

  “确实是,按照道理,他们不应该这么做。”北山列梦说道:“但他们既然做了,我们总要讨还一个公道的。”

  “人童渊……我不大了解,他们有多少大修?”叶信说道。

  “他们一共有十一位婴字辈的大修,一百三十余位童字辈的修士。”北山列梦说道:“人童渊的修炼法门非常特殊,他们只炼体、不养气,修炼他们的法门达到小乘境,会返老还童,变成二十岁左右的年轻人,等步入大乘境,又会变成十一二岁到十五六岁的孩子,这就是童字辈的修士,最后步入圆满境,他们的身体会再一次缩小,外形看起来只有六、七岁。“

  叶信静静的听着。

  “虽然他们的法门很怪异,但实力不可小窥,达到圆满境,他们便修成了金刚不坏之体,刀剑难破、大绝难伤。”北山列梦续道:“我没有和人童渊的修士交过手,不过,盛名之下无虚士,他们的法门定有独到之处。”

  “送信的人说,当时那采青婴并没有真的下杀手,只是给了罗安重一个耳光,就让罗安重的元府受了重创,根本爬不起来,人童渊修士的肉身之力确实强到了极点。”

  “这也太沉不住气了,才几天?”叶信摇头失笑:“而且,想用一个星殿修士的命把我引出去么?十三,你怎么看?”

  “我猜也差不多是这样,星殿在想办法报复你。”鬼十三顿了顿:“可是……我们又不能不上当。”

  “为什么?”叶信一愣。

  “人童渊的法门是淬炼肉身,目标是以肉身成圣,你不觉得这么法门似曾相识么?“鬼十三说道,随后他看向北山列梦:“列梦,说说那个侍女吧。”

  “罗安重不愿意把那个侍女交出去,一方面是因为那侍女确实是他花大价钱买下来的,另一方面也是看出了那个侍女有些古怪。”北山列梦说道:“那侍女可能是得到了人童渊的传承,力气极大,周身刀枪不入,寻常的笼子根本关不住她,得把她埋在土里,并且用重锤把泥土捣实,还得把她的头发分成数股,绑定在铁柱上,才勉强能让她乖一些,但有一点和人童渊的修士不同,人童渊的修士气息是内敛的,这也意味着他们只能靠自己的肉身战斗,而那侍女的气息是外放的,意味着她有可能修成大绝。”

  “通常情况下,人童渊怎么也会给我们太清宗几分面子,这一次悍然翻脸,应该是那侍女太过重要了,我猜测……”北山列梦顿了顿:“那侍女修炼的不是人童渊的传承,两种传承相比,那侍女明显要强得多,只能靠自己的肉身,人童渊修士的境界再高,杀伤力也有限,而那侍女是可以修炼大绝的!所以,他们绝无可能让罗安重把人带走,别说我们太清宗,就算是面对光明山,他们或许也要豁出去赌一次,因为他们想得到那侍女的传承。”

  “这些都不重要,你说那个侍女叫什么名字。”鬼十三说道。

  “好像是……姓龙。”北山列梦说道。

  “鲸龙圣决?龙小仙?!”叶信蓦然站起身,其实北山列梦说到半道,他已经隐隐想到了,现在是有了非常明确的判断。

  “十有**就是龙小仙了。”鬼十三叹了口气:“列梦,你继续说,把话说完。”

  “送信的说,那侍女应该在人童渊被囚禁很长时间了,经受过不少折磨,她在白天显得非常强悍、凶狠,可到了夜里入睡之后,总会嚎啕大哭、泣不成声。”北山列梦说道:“看到那个采青婴之后,那侍女疯了一般拼命挣扎、嚎叫,可能是惧怕到了极点。”

  叶信的神色一点点变得阴冷了,鬼十三看了看叶信,轻声说道:“所以我说,就算明知道是个圈套,我们也要走一趟的。”rw

  (三七中文 et)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