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路杀神 第六七八章 漏洞

小说:天路杀神 作者:撞破南墙 更新时间:2019-01-07 18:44:33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
  屋中的气氛变得异常沉寂,叶信如柱子一般站在那里一动不动,想着自己的心事,北山列梦加入叶信的集团时间很晚,不太了解叶信与龙小仙的关系,而鬼十三是非常清楚的。

  从源头说起,叶信与龙小仙第一次相遇的情境并不太友好,双方是敌人,大打出手,等到叶信把龙小仙擒下之后,发现这个海族少女的心性和小孩子没什么区别,海族成长很快,出生之后最多三五年,就会变得与成人无异,但这只是外形和力量,龙小仙的真实年龄是很小的。

  之后龙小仙整天围着叶信转,日子长了,逐渐的,叶信把龙小仙当成了自己的小妹妹,总是把龙小仙叫做‘泼猴’,正代表叶信对龙小仙有着师长辈的心态。

  现在知道这几年来龙小仙一直被关在人童渊,受到难以想象的折磨,他的心阵阵绞痛,龙小仙的实力不错,修炼的又是上界圣诀,但实力并不能让她的心性立即坚强成熟起来,她只是一个小孩子,在那种环境下,她承受着怎样的绝望与恐惧?!

  不过,这种大事还要计议,不能拍拍脑袋就闯上门去要人。

  沉吟良久,叶信轻轻吁出一口气:“这事情应该与星殿脱不开关系,他们的用意并不是在我太清宗和人童渊之间制造矛盾,主要是想把我引出去,罗安重终归是我外门的修士,他们的目标也是我这个新任外门掌宗!既然有星殿有关,或许温容那边会有消息,李猜还没回来么?”

  叶信和温容分手的时候,商议过每一个月通一次信,时间、地点都定好了,李猜离开太清宗就是去和温容的人接头。

  “还没有。”北山列梦摇头道:“从时间上算,他至少也要在明后天才能返回来。”

  “十三,你做好准备吧。”叶信说道:“多了解一些消息,只是为了知己知彼,可无论如何,我们也要走一趟的。”

  “我早想到了。”鬼十三淡淡说道:“其实我也很喜欢那小丫头,心里的火气并不比你小,她吃了那么多苦,必须要有人付出代价。”

  “我要去太清阁。”叶信说道:“十三,你找到方守逸,让他通知张如翼,把所有和人童渊有关的情报给我整理一遍,我晚上回来马上要看。”

  “好。”鬼十三点头道。

  叶信离开掌宗府,径自向着浮城中央行去,浮城上空三只宝莲围绕着的地方,正是浮城的枢纽所在,太清阁就建在那里。

  叶信已是太清,随身带有太清金印,沿途的法阵还有守阵的修士自然不会阻拦叶信入内,进了太清阁,叶信令人敲响铜钟,随后已经在大厅找了个座位,静静等待着。

  现在不是以前,以前他是老大,做出的决议下面必须无条件服从,此刻身为太清之一,不管想做什么都要相互通通气,这属于职守。

  时间不长,玄道、玄知、玄山和玄体先后走进了大厅,又等了片刻,玄戒门和玄明门的弟子过来传报,说玄戒和玄明正在闭关,没办法参加这次会议。

  “既然他们来不了了,我们就开始吧。”玄道的视线落在叶信身上:“叶太清,出了什么事?”

  “过几天,我要出去走一趟。”叶信说道。

  “现在风声可是很紧张的。”玄山不由皱起眉,他曾经坚决反对叶信升为太清,此刻却接受了天道碑下的结果,听到叶信这句话,心中大感无奈,还是太年轻啊!麻烦真多!安安静静的在浮城中修炼该多好?怎么又要往出跑?

  当然,玄山是为了叶信的安危考虑,别的太清或许还可以到外面走一走,独有叶信不能动,据说谈中维的死讯传到星殿之后,狄战大发雷霆,甚至当场立下誓言,一定要亲手为谈中维报仇雪恨,叶信刚刚成为太清,转眼便被狄战干掉,太清宗颜面何存?!

  “是啊,狄战已经放出话了,他要亲手斩杀你,为谈中维报此血仇,万一我们浮城还有星殿的奸细,把你离开太清宗的消息传回星殿,你必定会堕入险境。”玄知说道。

  “如果狄战亲至,我或许暂时还不是他的对手,如果换成别人过来,那就是他们来给我送礼了。”叶信淡淡说道:“我仔细思考过,眼下的局势确实是剑拔弩张,在这个时候想做点事情,犹如火中取栗一般,危险重重。“

  “你明知有危险,还要走?”玄知说道。

  “但是,只要你看得足够准,手也足够快,火中的栗子就未必取不得。”叶信顿了顿,他决定把几位太清暂时当做可以信任的同伴,不过,这种信任是有限的,他只能简单谈一谈自己的大略,绝不会透露细节:“星殿各路星门蠢蠢欲动,我前些天见过各宗来的使者,人童渊和一君坡倒是无事,而大丹宫和霖古宗都先后与星门发生了摩擦,他们各有机缘,挫败了星门的阴谋。”

  “对各地宗门来说,这一次是我们胜了,但在我眼中,种种异变不过是山雨欲来之前的一阵清风而已,星殿是想动一动,然后等着看光明山的反应,如果星殿真的想毁掉哪个宗门,必定要全力出手,岂能让各个星门自行其是?而且,他们的计划太过粗陋、急躁了,我敢保证,星殿只是表明了自己的意思,绝对没有亲自参与。”

  “所谓见招拆招,他们已出了招,就要等光明山还招了,所以在短时间之内,狄战是不可能离开星殿的,玄体前辈,你对光明山应该非常熟悉,这一次星殿摆明了要剪除光明山的羽翼,以九位大光明的脾气,应该不会忍气吞声吧?”

  “我已先后给光明山写了几封信,听说诸位大光明都发了雷霆之怒,但具体要怎么做,我就不太清楚了。”玄体说道。

  “人最怕的就是未知。”叶信笑了笑:“谁都不知道九位大光明会怎么样报复,那么一向与星殿交好的宗门在这段时间内必定会全力戒备,而半圣师东游、将府聂乾元、还有狄战都会镇守星殿,随时准备驰援。”

  “所以,不要只看狄战放出了什么话,他根本脱不开身。”说到这里,叶信沉吟了片刻,又说道:“下面就要说说狄战了,他已是星殿的急先锋,更是我太清宗的心腹大患,我收集了很多与他有关的消息,这个人……该怎么说呢……他的风评极好,做事滴水不漏,天赋独一无二,身边还有一群随时为他卖命的大修,呵呵呵……这是一个几乎找不到破绽的人,想彻底除掉他,难度很大。”

  “不过,他没有破绽,我们可以给他制造破绽!人终归是血肉之躯,有七情六欲,虽然我们圆满境的大修,心境都变得异常坚韧,难以被撼动,但……这里只是难以,并不是说根本无法撼动。”

  “狄战重情重义,这是他最大的金字招牌,是他最大的优势,可同样,也是他最大的劣势,我们正可以从这方面着手!杀了谈中维只是第一步,之后我还会不停的斩杀他的亲信。谈中维死了,他显得非常恼火,或许只是做给别人看的,等到他的亲信一个接一个的死,他肯定要坐不住的。”

  “以狄战的骄傲,岂能眼睁睁看着别人往他的金字招牌上泼污水?他会生气,会想办法反击,这就够了。始终保持冷静的狄战,确实有让人束手无策的感觉,可只要他生气了、发怒了,迟早会露出破绽。”

  几位太清认真的听着,有叶信在,这次会议与以往变得截然不同,因为叶信是由上而下、由浅入深,一层层的剖析局势,就好像有一张图画在他们面前缓缓展开。

  “而且,天下修士都太高看狄战了,他肯定有自己的苦衷和难处,譬如说我们太清宗,几位太清心怀宽广,能和睦相处、共享浮城元脉,但偶尔也会有你多他少的不悦,何况是星殿?!”叶信说道:“狄战是天才,这个我承认,但天才还有一个与生俱来的本事,遭人嫉恨。我以前也被人誉为天才,后来发现,我每上升一步,都会引发很多人的不满、嫉妒、乃至敌视,因为我在奔跑中挡了他们的路,他们不会怪自己走得太慢,只会怪我不应该跑到他们前面,而狄战的处境也会和我一样。”

  “我拜入太清宗几个月了,侥幸为太清宗立下奇功,并且勘破了圆满境,理应升为太清,但玄山前辈和玄明前辈还是想方设法阻挠,呵呵呵……我说这件事不是心中有怨气,其实我能理解两位前辈的顾虑。”

  “就算狄战比我能干得多,但他凭什么就一帆风顺,现在已成为星殿的第三人?位置只在师东游和聂乾元之下?没有人心怀存疑?大家真的那么心甘情愿为狄战让路?”

  “因为半圣师东游很赏识狄战。”玄知说道。

  “我以前也是这么认为的。”叶信笑了:“可现在我发现了一个极大的漏洞!”

  (三七中文 et)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