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路杀神 第六八零章 同仇敌忾

小说:天路杀神 作者:撞破南墙 更新时间:2019-01-07 18:44:33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
  如果换成血气方刚的年轻人,听到龙小仙被欺负的事,估计早就拔刀冲向人童渊了,老子这么牛,你们还敢欺负老子的人?灭了你们!

  但叶信一直是统帅、是首脑,心理年龄也早就不年轻了,当他把人童渊当成敌人的那一刻,便想到了如何去造势、借势、顺势。

  他把星殿的内幕说出来,玄体肯定会向光明山报告,这一次星殿突然开始挑衅,光明山一定会惊疑不定的,所以一直没有反击,现在知道半圣师东游已经出了问题,还等什么?当然是要给星殿一个惨痛的教训!

  而且,他展现了自己的能力,肯定会得到光明山的高度重视,要知道太清宗和人童渊都是以光明山为主宗的,他跑到人童渊大打出手,九大光明怎么会坐视?如此救人还不如不救,九大光明发雷霆之怒,恐怕连他叶信也会被碾为齑粉,龙小仙凭什么继续活下去?!

  得到了光明山的重视,然后又在道义上又占了绝对优势,纵使和人童渊彻底撕破脸,光明山也会偏袒他叶信,并且向人童渊施加压力。

  而且,他最大的敌人是狄战!他判断狄战不会离开星殿,但无法百分之百的保证,现在光明山开始出击,那么狄战又岂能分出精力,来对付他叶信?这就是借势。

  叶信的行事逻辑,是想方设法把敌人的势压制到最低,而把自己的势滚到最大,如此一击必中、摧枯拉朽,无往而不胜。

  与人童渊这一战的胜负,已在太清阁内见了分晓!

  叶信非常聪明,他擅长布局,但最大的弱点也在此处,想布局,首先要拥有畅通发达的信息渠道,其次还要得力的人手,缺了这两点,他就变成了瞎子、聋子、手脚全无,一身本事被废掉了大半,就像他刚刚苏醒时那段日子。

  有关红霞星门的消息,都来自于温容,通常情况下,浮尘世的修士步入证道世,要经过相当一段时间的考核期,绝不可能一上来便担任一方主星,温容很幸运,只等了三个月,红霞星门就出现了空缺。

  当然,温容也很争气,星殿在考核期内,对被考核的修士是不会吝啬的,这样才能看出潜力,温容借助天地九鼎,境界飞速提升,三个月便从证道境突破小乘境,再突破大乘境,等到聂乾元和狄战考虑信任红霞星门主星的人选时,因为双方都想安插自己的人手,相持不下,温容也就进入了他们的视线。

  温容绝对不是师东游的人,亦不是聂乾元和狄战的人,对聂乾元和狄战而言,自己更进一步的阻力太大,只得放弃,但至少不能让自己的竞争对手占便宜,而温容表现出了傲人的潜力,加上温容身边有个能力卓绝的大药师苏静智,值得培养。

  不过,他们都小瞧了温容,就是因为自己的上位,她才产生疑心,星殿中比她资历深、境界高的修士大有人在,而她也听说过为了主星权位的明争暗斗有多么激烈,这个位置不应该是她的!

  随后温容又在暗地里开始调查贾庆业的事情,堂堂主星,说杀就杀了?那她以后是不是也要时刻处在危险边缘?为了自己的安全,无论如何也要搞清楚,星殿中到底存在着那些忌讳,贾庆业的死因到底是什么。

  结果越查疑点就越多,等到很多线索已经指向半圣师东游,而师东游很长时间没有公开露面之后,温容感到害怕,不敢继续查下去了。

  最后遇到叶信,在叶信抽丝剥茧的整理下,一切都水落石出。

  几位太清的脸色变幻不定,叶信这些话虽然缺少明确的证据,大都是分析判断,但叶信的逻辑性太强了,他们不由自主的顺着叶信的思路走,而且越思考越认为叶信的判断接近真相。

  良久,玄体长叹了一口气:“当初玄知和我谈起,说你叶太清是个千年难遇的人杰,我以为他不过是想出力扶持你罢了,现在才知道是我迂腐了,有眼不识人啊!”

  “我怎么感觉……现在是对付星殿最好的机会?”玄山喃喃的说道。

  “不止是你感觉,看样子我们大家都是这么认为的。”玄道说道,随后他的视线转向叶信:“但我还是一件事不明白,叶太清,什么大事会逼得你一定要在这种时候出去走动?”

  “是啊,叶太清,你眼带杀意,到底是出了什么事?”玄知说道。

  听到玄知的话,叶信心中警醒,绝不能在这些证道世的老字号修士面前大意马虎,都说玄知擅于知人,可他一直也没觉得玄知有什么太过了不起的地方,没想到只是情绪变化的余波,也被玄知看出来了。

  “此事说来话长。”叶信轻轻叹了口气:“我以前收下了两个弟子,在我落难之时,大弟子和我失散,恐怕现在也还被困在海外,二弟子……身受重创,我本为她已经死了,可没想到,又得到了她的音讯。”

  叶信做事喜欢剖析隐藏的逻辑,现在编织谎言,自然也会尽可能的把逻辑搞得象那么一回事,而且还要规避所有隐藏的风险,面面都要想到。

  他不会说出三光的名字,因为不知道三光到了哪里,万一三光在敌对阵营内,或者是做了一些对太清宗不利的事,他的处境会变得很尴尬,而且没有了周旋的余地。还有,他记得对外宣称过月是他的二弟子,肯定要为自己圆谎。

  如果想名正言顺的去救龙小仙,并且得到光明山的支持,至少是默许,龙小仙的身份很重要,朋友的女儿、焉或自己认得干妹妹等等,都没有足够的重量,修士不是侠客,只重视自己的传承,还有容身的宗门,说龙小仙是自己的弟子,那问题就不一样了。

  对开山立宗的修士而言,弟子就是自己的孩子,就说眼前这几位太清,要是自己重视的弟子出了事,那都是要撸胳膊挽袖子上去拼命的,上一次叶信会去成天宗,源于玄戒的弟子涵春空离奇身亡,当时玄戒亲自上门,拜托叶信走一趟,他自己不去,是因为以太清的身份去成天宗,调查自己弟子的死因,有仗势欺人的味道,不利于团结,而叶信的身份正合适。

  “哦?她在哪里?”玄知问道。

  “她在人童渊。”叶信说道。

  “我当是什么大事,这个太简单了!”玄体大笑:“叶太清莫急,我这就写一封信,让人送去光明山,等光明山派人去和人童渊谈一谈,我敢保证,人童渊会把你的弟子送到我太清宗来的!叶太清,你那弟子姓什么?叫什么?有没有道号?“

  “人童渊不会把人交出来的。”叶信摇了摇头:“而且人童渊知道此事外泄,极有可能用最暴戾的手段把我那弟子折磨致死。”

  玄体有些笑不出来了,他定定的看着叶信:“叶太清,你口口声声把我们称为前辈,可你以为……我们连这点小事都做不来么?”

  玄体的自尊心受了伤害,虽然言辞还有些委婉,但实际意思就是:你以为我玄体是个无足轻重的废物?连这点面子都没有?!

  “前辈有所不知。”叶信说道:“我那几个弟子都不适合修炼我的法门,所以想来想去,最好是因材施教。我那二弟子修炼的是鲸龙圣决,鲸龙圣决修炼到一定境界,有金刚不坏之能,并且还可以修炼大绝,鲸龙圣决是上界圣诀,威能远超过他人童渊的法门,前辈还以为人童渊会乖乖放人么?”

  几位太清的脸色又变了,叶信这番话透露了不少信息,因材施教?他们最有效、最强大、进境最快的法门只有一种,说白了,他们也想因材施教,但没有那么多法门,拿什么去教?!二弟子修炼的鲸龙圣决是上界圣诀?那大弟子修炼的又是什么圣诀?也是上界圣诀?叶信本身修成的圣诀又属于什么?这家伙到底掌握了多少种法门?!

  玄体的神色变得很凝重,他明白自己确实在痴人说梦,叶信的鲸龙圣决全面碾压人童渊的宗法,人童渊是绝无可能把人交出来的,这件事很麻烦。

  “给我传信的人告诉我,这几年我那弟子在人童渊承受了难以想象的折磨……”叶信幽幽叹了口气:“可她还只是个孩子啊……”

  “叶太清,你那弟子禀赋如何?”玄山突然问道。

  “禀赋极佳。”叶信说道:“如果到了太清宗,得浮城元脉的滋养,一年内必臻大成。”

  “放肆!”玄山猛地一拍桌子,昂然站起身。

  叶信心中暗惊,这玄山又要反对?或许是自己什么地方的逻辑有矛盾?而其他几位太清的视线也转向也玄山。

  “叶太清的弟子,自然也是我太清宗的人,他人童渊凭什么?!”玄山喝道。

  其实在叶信说出龙小仙的遭遇之后,几位太清心中都是支持叶信去要人了,但情绪尚没有达到临界点,玄山这一嗓子,突然让他们想到了太清宗的未来。

  他们的年纪都差不多,已经很老了,哪怕是最乐观的估计,五、六十年之内,应该先后步入寂灭境了,未来的太清宗,只是靠叶信。

  叶信是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一直担心几位太清不愿看到他叶信一家独大的局面,实际上几位太清根本没这么想过,本门中的弟子与叶信相差实在太过悬殊,未来也不可能与叶信相抗衡,要么真正接纳叶信,要么彻底毁掉叶信,没有第三条路。

  在他们决定就叶信是否晋升太清,进入天界时,其实已经过了这道关。

  如果叶信是太清宗的未来,那叶信这个禀赋极佳的弟子,或许就是未来的未来!

  “这样的好苗子,绝不能被人童渊毁了!”玄道沉声说道。

  “我去找玄戒和玄明,让他们出关。”玄知说道。

  “要得要得。“玄体抚掌大笑:“看来这一次,我太清七子要联袂而往了!”

  (三七中文 et)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