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路杀神 第六八一章 进击人童渊

小说:天路杀神 作者:撞破南墙 更新时间:2019-01-07 18:44:33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
  当叶信返回掌宗府时,鬼十三正在翻阅人童渊的卷宗,张如翼已经到了,他带了一些与人童渊有些的资料,其他资料还会6续送到。 | (八)

  看到叶信,张如翼毕恭毕敬的施了一礼:“见过太上。”

  “信哥,人童渊可不好搞啊。”鬼十三抬头看向叶信,叹了口气:“他们的法门是把自己的肉身淬炼到极致,我的毒遇到这种修士,效果会大幅减弱的。”

  “哦?”叶信说道:“你已经了解他们的法门了?”

  “只是入门的一些东西。”鬼十三晃了晃手中的卷宗:“他们会以纸化成纸浆,制作成纸锤,外门弟子每天都要承受四个小时的捶打,然后再辅以调息之术,三年后,把纸锤变成木锤,十年后,木锤再变成铁锤,足足要熬过一十三年,才算是人童渊的入门弟子。”

  “这算什么法门?”叶信有些惊讶。

  “是啊。”鬼十三摇头道:“每天都要受伤,每天都要用调息养伤,如果伤势的积累过复原的度,这个人就算是废了,资料上写得很明白,能熬过这一十三年,成为入门弟子的,寥寥无几,十个里面至少有七、八个,半道上就被活活打死了,有的被打成了白痴,有的变成了残废,然后赶出人童渊,啧啧……如此苛刻,人童渊能有今日之气象,也算是个奇迹了。”

  “怪不得人童渊的修士都那么暴戾。”叶信顿了顿:“少年时承受太多的苦痛,心理上很容易变得扭曲、阴暗,如果是我们太清宗,几位太清是做不出这种事的,他们至多是采用利诱、劝说的办法,因为有自己的底线。“

  “唉我去……”鬼十三斜着眼睛看向叶信:“你不是在说我呢吧?”

  若论苦痛,鬼十三才是真正从地狱里走出来的,人童渊训练弟子,至少希望弟子们能熬下去,成为人童渊的助力,而鬼十三被人当成炼毒的试验品,谁会在意他的死活?

  “莫非你很正直、阳光?”叶信反问道。

  鬼十三熄火了,这两种特质确实和他不沾边。

  “算了,不和你斗嘴。”鬼十三说道:“成为入门弟子之后,他们的骨骼和肌肉都会变得异常坚实,象铁块一样,然后就该进化骨池了,据说进化骨池是非常痛苦的,要把全身的硬骨化柔,比那十三年还要痛苦,幸好时间很短,一个月就可以出来了,这个时候才能开始正式修炼人童渊的法门。”

  “人童渊‘婴’字辈的大修,都有上刀山、下火海而无伤的本事,虽然他们没办法释放大绝,但要知道,他们的战力是保持恒定的,和我们不一样。他们靠着自己的肉身战斗,头、手、脚、肩、肘、膝、哪怕是屁股,都能成为武器。”

  “真头疼……这一次我恐怕帮不上你什么忙了,最多是替你摇旗呐喊,要不然去吸引一些注意力。”

  叶信沉吟起来,他知道鬼十三的意思,大多数修士在释放大绝时,战力会变得空前强大,大绝之后,将陷入一段时间的衰弱期,而人童渊的修士很另类,他们自身就是武器,战力可以始终保持在巅峰状态。

  其实叶信有过类似的经验了,他第一次遇到龙小仙时,就曾被搞得手忙脚乱。

  “信哥,我们还要仔细谋划谋划。”鬼十三说道:“十一个‘婴’字辈大修,真要是象一群疯子般冲过来,你也是要吃大亏的。”

  “不用担心,这一战人童渊输定了。”叶信说道:“我已经借到了兵马。”

  “兵马?哪来的兵马?”鬼十三一愣。

  “几位太清都会和我们配合行事的。”叶信说道。

  鬼十三呆住了,死死看着叶信,良久他长叹一口气:“怪不得当年萧帅说你这一张嘴就抵得上百万雄兵,服了……心服口服。”

  因为张如翼在这里,鬼十三不好细说,不过,他对叶信的敬仰之心当真如滔滔江水一番而不可收拾……

  如果只有他们兄弟两个准备对付人童渊,救出龙小仙,难度很高,风险极大,但现在叶信说服了太清六子,事情就不一样了,太清宗与人童渊的实力在伯仲之间,加上有叶信和他鬼十三,人童渊已不足惧,更重要的是,太清六子中的玄体代表着光明山的态度,原本他还担心会触怒光明山,现在连这后顾之忧也被叶信解决了!

  “准备准备,等李猜回来,我们就出。”叶信说道。

  “你有计划了?”鬼十三问道。

  叶信沉吟了片刻,露出古怪的笑容:“嗯,我是将计就计,不过……有些不太讲义气……”

  ****

  第二天夜晚,李猜返回了太清宗,把温容的密信交给了叶信,叶信翻阅过密信之后,下令明天清晨出,赶往人童渊。

  叶信已是太清,自然有资格乘坐宝莲,而人童渊距离太清宗并不是很远,只有三地,中午时分,宝莲便已进入了雷阵之地。

  远远看到了幽城,叶信下令宝莲停下,随后带着鬼十三、北山列梦等人离开宝莲,向着幽城进。

  北山列梦有详细的信息,带着大家一直走到城市中心的一间大脚客栈。

  找了个伙计问了问,在那伙计的带领下,众人走进客栈后方的正院里,罗安重代表太清宗出外行商,只带了十几个外门的修士,他们包下了这座正院,自从罗安重出事之后,大家的情绪都有些萎靡,突然看到北山列梦还有叶信等人走了进来,当即变得惊喜交加,这段时间他们和太清宗有书信来往,也知道叶信已升为外门太清,急忙过来施礼。

  “安重在哪里?”叶信开口问道。

  “这边。”立即有修士指了指院中的正房。

  叶信带着鬼十三和北山列梦步入正房,罗安重正在床榻上睡觉,他的肤色很苍白,面容萧瑟,比离开太清宗时整整瘦了一圈,房间里还弥漫着丹香,看样子罗安重刚刚吃过丹药。

  罗安重毕竟是大乘境的修士,房间里突然多出几个人,他在睡梦中也有所察觉,慢慢张开了双眼,看到北山列梦,还有叶信,不由大吃一惊,挣扎着要坐起来。

  北山列梦抢上一步,按住了罗安重的肩膀,轻声道:“安重,不要乱动,小心动了伤势。”

  罗安重勉强笑了笑,视线转到了叶信身上,神色变得有些怯怯,他当时可是帮着展开韬与叶信为敌的,现在展开韬彻底败了,叶信反而升为太清,心里不能不紧张,但不管怎么样,总要先开口说话:“见……见过太上……”

  “安重,让你受委屈了。”叶信轻叹了一口气,他走到床榻便,后面的鬼十三给叶信搬过来一张椅子,叶信缓缓坐了下去。

  见叶信对他如此怀柔,罗安重的眼眶不由变得湿润了,他涩声说道:“安重无能!让我宗受辱了……”

  “这事情不能怪你。”叶信摇了摇头:“人童渊出手的是‘婴’字辈大修,你怎么可能是她的对手?对了,安重,到底是谁打伤你的?采青婴还是琼水婴?”

  “不知道……”罗安重苦笑着摇头。

  “不知道?”叶信皱起眉:“谁打伤你的你都不知道?”

  “我问了,可她……说我不配知道。”罗安重说道。

  “呵呵呵……倒是够狂妄的!”叶信冷笑道。

  “太上,这次来雷阵之地的,只有您一个?”罗安重突然问道。

  “只有我一个。”叶信说道。

  “太上,这可大大不妙!”罗安重脸色大变:“幽城内遍布人童渊的爪牙,您到这里找我,估计那些爪牙都看到了,必定会报给人童渊,太上,您马上走!越快越好!如果因为这点事让太上陷入险境,安重万死难辞其咎啊!”

  “谁敢动我?!”叶信摇头道:“安重,你安心养伤好了,我这一次来,就是要给你出一口气!”

  罗安重见叶信如此看重自己,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安重,你的人可以和人童渊通上话吧?”叶信说道。

  “可以的。”罗安重说道:“打伤我的女修临走前,给我留下了一个地址,说我太清宗不服可以去找她。”

  “正好,让你的人去送封信,约个地方见一面。”叶信说道:“幽城附近,有没有什么开阔些的地方?我们要光明正大,免得让人以为我们要搞鬼。”

  “开阔些的地方么……”罗安重想了想:“晴雪河附近还算开阔。”

  “那就是晴雪河了。”叶信说道,随后转身看向北山列梦:“列梦,你回宝莲,这一次我们就不带宝莲过去了,宝莲毕竟是法器,容易造成误会。”

  “太上,没有宝莲可不行!万一出了什么事,我们怎么接应你?”北山列梦急忙说道。

  “嘿嘿嘿……仙升石上排名前五十的闫客心,尚且被我斩于刀下,区区一个人童渊,他们敢做什么?能做什么?”叶信的态度显得很骄横:“在做手脚之前,总该掂量一下自己的本事吧?!”

  (三七中文 et)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