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路杀神 第六八三章 十面埋伏

小说:天路杀神 作者:撞破南墙 更新时间:2019-01-07 18:44:33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
  “我临行之前,玄知前辈曾经嘱咐过我,让我尽可能不要伤了贵我两宗的和气。 ”叶信缓缓说道:“说实话,我并不知道是怎么回事,既然是怪罗安重对前辈无礼,我在两位前辈面前要了他的狗命,两位前辈还算满意吧?”

  “其实……略施薄惩即可,我们真没想过要夺他的性命。”红笠婴神色略有些古怪,其实他知道叶信必有后招,但现在猜不出来,只能暗自等待:“否则,鄙师妹也不会容他活到今天了,说到底,他是你们太清宗的管事,因为这样一个家伙,就伤了两宗的和气,太不值得。”

  “好,既然两位前辈满意,此事就到此为止了。”叶信笑道,随后再次向鬼十三使了个眼色。

  鬼十三起身向着草棚走去,红笠婴看着鬼十三的背影,突然问道:“这位是……”

  鬼十三扮演的是叶信的小跟班,但他毕竟是凶名昭著的圆满境大修,深渊鬼王的名号不是白叫的,他的气质、神态都显得与众不同,红笠婴没办法不重视。

  “他叫鬼十三,现在是我太清宗外门的护法。”叶信说道。

  “这个名字……我好像在什么地方听说过……”琼水婴喃喃的说道。

  “深渊鬼王?!”红笠婴大吃一惊:“这位是深渊鬼王?!”

  “他曾经误入歧途,跑到葬龙湾谋出路,让两位前辈见笑了。”叶信说道。

  听到鬼十三果然是深渊鬼王,红笠婴和琼水婴的神色都显得有些愣怔,各个宗门都会经常进入宝庄寻找资源和宝物,葬龙湾是让他们非常头疼的存在,葬龙湾的大当家修罗王自然不用说了,位列仙升石前十,连九大光明也要让他三分,座下的法王、恶王和鬼王也是一个比一个难缠,听说深渊鬼王离开葬龙湾自立门户,没想到跑到太清宗,成了叶信座下的护法,而且他们看得出来,鬼十三是心甘情愿的供叶信驱使,如此……叶信到底有什么本事,能让深渊鬼王屈尊?!

  这时,鬼十三已经带着草棚中的修士走出来了,那些修士见叶信莫名其妙杀了罗安重,心中恐惧不安,脸色苍白无比。

  “罗安重这一次收了多少侍童和侍女?有人知道吗?”叶信问道:“我昨天怎么没看到?”

  “一共有十一个侍童,还有一十七个的侍女。”立即有修士回道:“他们都住在客栈的马厩旁边,所以太上没看到。”

  “只有这么多?怎么和我了解的不一样呢?”叶信又问道。

  “对了,还有一个侍女,被这位人童渊的前辈抢走了。”另一个修士说道。

  “哦?”叶信的视线在红笠婴和琼水婴身上扫过,,随后干咳一声:“两位前辈,这就不对了吧?一码事归一码事,罗安重对你们无礼,惩罚他一个人就够了,那些侍童和侍女是我们太清宗的,凭什么把人抢走?”

  “叶太清有所不知。”红笠婴急忙说道:“那侍女是我人童渊的逃犯,不知道怎么,落在了那罗安重手里,我们自然要把逃犯带回去的。”

  “有意思……”叶信的脸色有些发沉:“现在罗安重已死,算是死无对证了,然后你们就可以信口胡言么?!”

  “区区一个侍女,我们有必要抵赖么?!”琼水婴忍不住叫道:“这样,就算是我们从你太清宗手里买走了这个侍女,如何?现在给你二十颗一转金丹,够了吧?!”

  说完,琼水婴把一个匣子扔在了木墩上,喝道:“你自己点!多了算我送你的!”

  其实琼水婴在人童渊的大修中,是脾气最大的一个,她要拿出金丹换那个侍女,给足了叶信面子,因为叶信刚才杀了罗安重,为她出了一口恶心,所以她在投桃报李,只是,她的口气过于咄咄逼人了,但她认为这没什么,叶信是后辈,纵使她的口气再生硬,叶信也得乖乖听着。

  叶信根本没有看那匣子,一直在盯着琼水婴,语气变得有些冷漠了:“你以为我们太清宗缺你这几颗金丹?!”

  红笠婴急忙伸手拍了拍琼水婴的胳膊,示意琼水婴不要急,由他来交涉,随后他看向叶信:“叶太清,那你说应该怎么办?”

  “那个侍女是不是被你们抢走了?”叶信说道。

  这是一个坑,只要红笠婴点头,无疑是把道义拱手让给了叶信,不过,红笠婴此来是解决罗安重的事情,根本没把那侍女当回事,他以为除了人童渊以外,外人不可能知道那侍女的重要性,心里一点准备都没有。

  而且谈判交涉有自己的节奏,一方在一件事情上让了一步,另一方在下一件事情上自然也要让一步,这是有诚意的谈判,如果事事都要占据先机,只能让谈判失败,除非双方的实力底蕴有强弱之分,弱的只能点头认怂,否则就不可能进行下去。

  红笠婴的诚意是有目共睹的,他一直在当和事佬,言语态度都很柔和,见叶信纠结这个问题,觉得认了也没什么,何况这是实情。

  “不错,但事出有因。”红笠婴说道:“此女确实是我人童渊的逃犯!我可以用性命保证!”

  “是不是逃犯,不能由你们单方面说了算。”叶信说道:“把那侍女带过来,让我亲眼看一看!”

  “不可能!!”琼水婴的态度陡然变得激动了,整个人都跳到了椅子上,显得气势汹汹。

  “叶太清,那逃犯已经逃跑过一次了,所以我们必须把她关在渊底,不可能把她带出来的,免得她再次逃掉。”红笠婴说道。

  “笑话!”叶信用阴测测的语气说道:“两位前辈以为我叶信是傻子么?逃跑?在我们几个大修面前逃跑?!”

  “叶太清,我们实在有自己的难处。”红笠婴苦笑道:“要不然……我们可以多给一些补偿,你开个价。”

  “前辈越是不想让我见到人,我越是怀疑里面有鬼啊。”叶信摇头道:“只有一个办法,把那侍女带过来让我看一眼,否则,一切休谈!”

  “不谈就不谈!”琼水婴纵身跳下了椅子,随后叫道:“红笠,我们走,莫要与他浪费口舌!”

  “给我站住!”叶信勃然大怒,其实他一直在控制着自己的情绪,每次想到他在这里耽搁一会,龙小仙就要多遭受些折磨,心情就变得极为暴躁,现在琼水婴终于给了他机会,那他也没必要再控制自己了。

  一股震荡并不强烈,但如山岳一般浑厚的气息,以叶信为中心席卷向四面八方,方圆百米内的草木无风自伏,被无形的力量压倒,十几个太清宗的修士跌跌撞撞向后退去,周围那些高大的树木倒是能与压力相抗衡,但树干内不时传出断裂破碎的声音。

  连周围的空气都变得滞涩了,这种气息之强,远超红笠婴和琼水婴估计,他们都露出惊骇之色。

  “你们说是罗安重无礼在先,好,我杀了罗安重,给你们一个交代!你们抢走了我太清宗的侍女,现在我要亲眼见一见她,问明缘由,你们却百般阻挠,原来……你们根本没瞧得起过我啊……”叶信一字一句的说道:“那就都给我留下吧!什么时候把我太清宗的侍女交出来,我什么时候放你们走!”

  “你敢!!!”琼水婴也动了真怒,她的声音异常尖利,在天地间响彻着:“叶信,你还年轻,根本不知道这天下的水有多深!莫非你真以为我们人童渊是泥捏的?!敢动我们?!”

  “此言深合吾意……”一个苍老的声音突然从晴雪河对岸远方卷来:“叶信,你根本不知道天下的水有多深,亦敢放肆?天作孽、由可违,自作孽、不可活……今天,你认命吧……”

  话音刚落,天际突然卷起一道金光,正向着叶信等人这边落下,金光似乎是由一卷巨大而又极长的竹卷凝成,竹卷上铭刻着无数符文,在金光的笼罩下冉冉生辉。

  鬼十三冷哼一声,反手向前推出,一道黑光激射而出,化作一块黑色的巨碑,拦在了金光前。

  那是鬼十三在浮尘世的时候从魔族云墓王手中夺得的云墓碑,经过长时间的淬炼,已成为他的法宝。

  轰……轰轰轰……金光撞击在巨碑上,化作无数流光四下迸射,其实来者只是用这一击宣告自己出场,并没有动用多强的元力,自然没办法撞开云墓碑。

  “深渊鬼王……当初行者很看重你,希望你能弃恶从善,为匡扶正道出力!谁知江山易改本性难移,你居然与这叶信搅在一起,这就是你的取死之道了!”天际又传来了那苍老的声音。

  红笠婴脸色一变再变,突然失声叫道:“万古心书袁飞鸿?!”

  只听到这几个字,叶信便知道来者必是天行者狄战的心腹,证道世的修士都有自己的道号,譬如说他叶信,叶太清勉强就是一个道号,再譬如说温容,其他同阶修士会称呼她为温红霞,道号是会随着地位的变化而变化的,只有狄战的心腹有独特的别号,如苍生剑封绝等等。rw

  (三七中文 et)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