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路杀神 第六八六章 以一敌七

小说:天路杀神 作者:撞破南墙 更新时间:2019-01-07 18:44:33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
  叶信看到星门修士还有琼水婴瞪大双眼,疯了一般向着他扑过来,神色略微有些愣怔,接着他就明白了,星门修士并不了解他,不知道他拥有无间断释放大绝的本事。

  双军对阵是要擅于藏拙的,在敌军主力尚未出动之前,自己也要藏好杀手锏,示敌以弱,同理,他最大的死敌是狄战,那么在于狄战对决之前,他不能暴露自己的所有,或许狄战示意这些人来对付他,就存着试探他底细的用意。

  叶信立即改变主意,他本想再次发出八极炫光,现在已强行把自己的元力波动压了下去,接着刀锋一卷,释放出奔雷击。

  虽然是普通战诀,但在叶信手中用出来,威力显得异常惊人,甚至堪比一些圆满境大修的大绝,只是攻击范围不大,元力波动也不那么强烈。

  叶信的刀锋遥遥指向了第一个冲过来的琼水婴,下一刻,两个人象两颗彗星一般相对撞了过去。

  人童渊的法门确实很霸道,琼水婴根本不在乎叶信释放出的刀劲,刀光卷落在她的身上,全部都震得粉碎,接着向四下迸射。

  在琼水婴距离叶信还有五十余米时,她身上的衣物已被刀光绞得支离破碎,露出了里面浅红色的软甲。

  那种软甲不是寻常物,人童渊大修往往只靠自己的肉身搏斗,不用武器,他们的拳头、脚、肘、膝乃至头等等,攻击力都不比法宝差,但是,他们可以增强自己的防御能力。

  软甲是由人童渊内幽明蚕的蚕蛹制成,数量非常有限,人童渊大修得到自己的宝衣之后,会施行血炼之法,每隔三、五日,就会用自己的鲜血去淬炼,几十年、上百年下来,这种软甲的防御能力已到了让人匪夷所思的地步。

  轰……琼水婴破开叶信的刀劲,她的拳锋毫不犹豫的轰击在杀神刀上。

  这是硬碰硬的对决,没有任何花俏,紧接着,两个人都受到了巨力反弹,又以更快的速度向后飞了出去。

  叶信飘退出几十米开外,稳稳落在地上,而琼水婴的脸色却是一变再变,等到红笠婴察觉到不对,从后方掠来扶住她时,她突然张开嘴,喷吐出一口鲜血。

  金刚不坏?在叶信这里是不存在的,因为他的杀神刀不同于世间任何法宝!何况就在不久之前,叶信耗费了六千余斤玄阶天净沙,彻底喂饱了杀神刀。

  事实上杀神刀能融入叶信的圣辉之中,已经是一种宣告了,换成长生世,大家都知道代表着什么,不过这里是证道世,修士的见识有限,他们能看到叶信的圣辉中有一柄长刀在旋转,但完全不懂。

  这时,三不老已从后方袭至,天不老卢荡立也持着一柄长刀,刀光大开大合,如狂涛骇浪般卷向叶信,地不老林星波手中的战枪化作万千道游龙,人不老唐冰心的长剑洒出无数朵剑花,他们惯于并肩作战,配合之默契也远超其他修士。

  不过,叶信一眼便识破了那三不老的战术,天不老卢荡立的长刀是主攻,地不老林星波的战枪在寻找机会并且负责牵制,人不老唐冰心的剑舞很漂亮,但她负责绝杀,三人之中,只有她的剑光大有保留,隐藏着杀机。

  而且,虽然三个人步伐一致,保持着同速,不过攻击来临的时间有微妙的差别,先是刀劲,接着是枪影,然后是刀花,衔接得非常巧妙。

  叶信冷笑一声,刀光随后轰然绽放,倒卷山河!

  在倒卷山河成势的第一瞬间,天不老卢荡立的刀劲便被绞碎了,接着地不老林星波的枪影也成片溃灭,随后倒卷山河又扫向了人不老唐冰心,唐冰心这时才发觉不妙,花容色变,立即把剑光运转到极致。

  轰轰……剑花刚刚荡起,就被叶信的倒卷山河一扫而空,接着唐冰心发出一声闷哼,身形象稻草一般向后飞了出去。

  只能说这三人组太想当然了,过于高看自己,都是一触即溃,所谓的主攻、牵制等等变得没有任何意义。

  “呔!”另一边的袁鸿飞发出一声怒吼,手中的竹简卷处,一道金光正贯向叶信的后背。

  这就是围攻,叶信没有三头六臂,他的背后面对谁,谁就有机会发出攻击,除非是再次释放以一破万的八极炫光,否则只能陷入被动。

  其实在袁鸿飞卷动竹简时,叶信已预先判断出袁鸿飞的攻击,猛然转身,顺势发出一招醉清风。

  叶信是后发,但他的刀幕成型的速度要比袁鸿飞的攻击快得多,在外人看来,好像是袁鸿飞在抵挡他叶信的进攻。

  轰……金光轰击在刀幕上,瞬间如泡沫般消失了,但刀幕却愈卷愈烈,继续扫向袁鸿飞。

  袁鸿飞的身形晃了晃,脸色陡然变得惨白,他的法宝竟有些受损了。

  轰轰……持剑的修士见袁鸿飞处境不妙,立即抢上前,手中的剑影急速膨胀开,死死挡在袁鸿飞身前。

  叶信正想继续出刀,突然感觉一股微不可查的声音渗入自己的耳膜,他的耳膜还有大脑似乎被万千根钢针攒刺一般,阵阵作痛。

  叶信侧头看向那持着长笛的修士,那修士已把长笛横在嘴前,虽然没有吹出笛音,可他的表情显得很痛苦,眼睛瞪得老大,身体在不停发抖。

  这是……神念?竟然可以用神念来伤人?!叶信开始时感到很惊讶,他从见过这种法门,虽然当初钟馗和他谈了一些,但钟馗谈的是天域的事情,区区证道世,也有人掌握着这种秘法?

  紧接着,叶信感到出离的愤怒,神念?你以为你的神念很强?!

  叶信运转天狼劲,在冲击波以他身体为中心,向四面八方扫荡开的瞬间,他发出了如炸雷般的怒吼声:“滚!!!”

  轰轰轰……袁鸿飞和那持着长剑的修士,全部被突然爆发的风暴吹飞,后方刚刚准备发起第二轮攻势的三不老,也同样化作风中的浮萍,不过天狼劲是伤不到他们的,他们毕竟都是圆满境大修,唯有那持着长笛的修士最惨,叶信动用所有的神念卷向他,他的嘴竟然轰地一声炸开了,瞪大的双瞳莫名变成了弹珠,飞离眼眶,迎向天狼劲,接着便在天狼劲的风暴中化作血雾,他的双耳也喷出了两条血箭。

  用神念伤人,首先要保证自己的神念远比敌人强大,否则这种秘法就要反噬!

  那持着长笛的修士发出凄厉的哀嚎声,身形被天狼劲的风暴轰出去五十余米开外,又软顿在地,双手双脚在地上拼命挣扎着,却怎么都爬不起来。

  其实他的伤势并没有到爬不起来的程度,问题在于,他的脑袋已经被自己的秘法彻底破坏,丧失了一切机能,现在他还保留了几分意识,还知道痛苦,但用不了多长时间,他会变成一个真正的白痴,连婴儿都不如,婴儿还知道饿,饿了要吃,而他会失去所有的意识乃至本能。

  被天狼劲轰出去的袁鸿飞已是目眦欲裂,七个圆满境大修围攻一个叶信,不但没能伤到叶信毫毛,反而被叶信重创一人,这还怎么打?更恐怖的是,他不知道自己的同伴是怎么被重创的,叶信只是发出一声大吼,就能伤人?太可怕了……

  “红笠兄,如果今天让此獠逃脱,你人童渊万年基业也会毁于一旦!”袁鸿飞咆哮着:“莫非你还要袖手旁观么?!”

  “师兄!上啊!!”琼水婴也发出尖利的叫声。

  “这么做是没道理的……”红笠婴喃喃的说道,当一个人面对一个突如其来的恐怖存在时,通常会有两种念头,一个是立即逃走,一个是立即动手,逃走可以远离危险,不惜一切把那恐怖存在杀死,也可以让自己得到保障。

  红笠婴一直感受着叶信散发出的强大压力,心中自然也有这种冲动,但他苦苦让自己保持冷静,不动手或许还有回旋的机会,真的动了手,那只能被迫叛离光明山,投靠星殿了。

  琼水婴的暴脾气又一次发作了,她突然朝着红笠婴的脸吐了一口唾液,随后恨恨说道:“我没有你这种师兄!”

  说完,琼水婴又一次第一个冲向了叶信。

  袁鸿飞见红笠婴不出战,又看到叶信气定神闲的样子,心中有些发沉,红笠婴的实力在人童渊排在前三,要比排在末尾的琼水婴厉害得多,如果能说服红笠婴,他们或许还有一些希望。

  轰……疯狂冲向叶信的琼水婴又一次被叶信轰飞了,而且这次要比上次惨得多,这次琼水婴连着挨了两刀,第一刀瞬斩,她被叶信劈翻在地,第二刀倒卷山河,她的身体象颗石子般飞了出去,远远掉入晴雪河中,有没有受内伤大家看不出来,可她身上的软甲已出现一条长长的口子。

  袁鸿飞见情势已万分危急,突然把竹简举在身前,接着猛地咬破自己的舌尖,把一口血喷在了竹简上,他的法宝是万古心书,舌脉通心,舌尖血即是心头血,双心合一,万古心书的威能才能达到最大。

  (三七中文 et)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