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路杀神 第六八七章 追击

小说:天路杀神 作者:撞破南墙 更新时间:2019-01-07 18:44:33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
  “咦?”叶信心中突然生出危机感,接着抬头看向天空。

  其实天上什么都没有,蔚蓝色的空中只有一朵铅色的乌云,今天的天气非常好,那朵乌云是鬼十三搞出来的,用来藏匿他的鬼船。

  叶信能感应到,一缕缕游离的元气正在向空中的一处地方集中,危机即将在不足一秒的时间内落下。

  只能说,袁鸿飞等人与现在的叶信,完全不在同一层面上,叶信能屡屡识破先机,他们多少也应该有些感应才对,就如当下,袁鸿飞尚没有出手,叶信已抬起头,可袁鸿飞什么都没意识到,还在拼命催动元力。

  紧接着,空中荡起了一片金光,一道直径达到百余米的光柱从空中落下,正把叶信笼罩在里面。

  在光柱落在地面上的瞬间,光柱边缘的泥土便被压了下去,形成了一个巨大的圆,刚刚看到金光的叶信,神色还有些惊愕,他以为这是天族的法门,随后便已看出破这种光柱的威能,嘴角露出冷笑。

  光柱内的一切都变得异常沉重,包括叶信自己的身体,他只感觉自己的体重似乎一下子增加了几百倍,连抬抬手这种动作都变得有些困难。

  “我已困住此獠!诸位还在等什么?!”袁鸿飞用艰涩的声音喝道:“等到他脱出天光,大家都会死无葬身之地!”

  在场的修士同时向着叶信掠去,但琼水婴没有动,她要靠自己的肉身战斗,没办法靠近,否则她也会被那种天光禁锢在里面。

  “这也算……大绝?”叶信悠悠吐出一口气。

  下一刻,八极炫光的刀势再次绽放在天地间,反正已经拖了这么久,应该不会引起重视了,虽然两次大绝的间隔时间还是短了些,但这和无间断释放大绝完全是两码事。

  轰轰轰……禁锢着叶信的光柱立即被刀幕绞得粉碎,接着刀幕急膨胀开,把那三不老和持着长剑的修士全部卷在里面。

  其实袁鸿飞的法门还是很厉害的,但要看是在对付谁,用树枝编织的笼子,关几只鸡鸭鹅狗可能没问题,不过,想要困住一只巨象,那就是在痴人说梦了。

  轰轰……无穷无尽的刀幕继续向远方滚去,三不老与那持着长剑的修士,挣扎的身影在刀幕中若隐若现,没有了大绝的压制,叶信的八极炫光已释放到极致,几乎每一秒钟,他们都要接下几十道甚至是上百道刀光的轰击。

  几息的时间,刀幕落尽,三不老与那持着长剑的修士已被刀幕轰退出三百余米开外,他们人人带伤,在生死攸关之际,他们本能的拼力反抗,现在刀幕已褪去,他们的状态一下子接近崩溃了,天不老卢荡立和地不老林星波还好,人不老唐冰心摇晃了一下,不由自主向后坐倒,她身上的长裙已大片大片被鲜血染红,那持着长剑的修士身形摇晃不定,他的剑锋上出现了无数道细小的裂痕,这法宝已经废了,再经历一次巨力碰撞,就会变得粉身碎骨。

  “想不到你们居然能挡住我这一招……”叶信摇了摇头,他还是不满意,距离他所希望的摧枯拉朽、踏平一切阻碍的境界差得还远。

  几个星门修士呆呆的看着叶信,就连脾气一直很暴躁的琼水婴也不敢妄动了。

  “就到这里吧,黔驴之技,不过如此。”叶信说道。

  黔驴之技这句话他们听不懂,但能感觉得到叶信的轻蔑,只是,叶信有足够的资格看不起他们,不论是语言还是行动,他们都无法反击。

  就在这时,云端突然传来剧烈的元力波动,那朵铅色乌云似乎被风儿吹散了,一艘造型极为诡异的证道飞舟跃入视野。

  怎么有证道飞舟?几个星门修士当即露出恐慌之色,他们不是叶信的对手,还可以分散开逃走,能逃出一个是一个。

  在圆满境级别,直接分出生死的战斗并不多见,大多数情况下,处于劣势的一方开始寻机逃走,胜者追杀一段距离,然后志得意满的回去,这属于常态。

  但如果出现证道飞舟,那就麻烦了!

  可惜,证道飞舟只是一般麻烦,随后中等麻烦便出现了,一条条人影跃离证道飞舟,气势如虹,向着地面落来。

  玄道、玄知、玄戒、玄山、玄明、玄体,六位太清同时出现!

  加上叶信,太清宗太清七子已全部到场。

  那袁鸿飞脸色惨变,随后怒吼一声:“走!”话音未落,他的身形已向着晴雪河的对岸掠去。

  三不老和那持着长剑的修士也落荒而走,不过,几位太清的落点是在外围,已把他们困在里面,想要逃走并不容易。

  琼水婴也在逃,只是刚刚逃出百余米开外,玄知已落在了他的前方。

  琼水婴出一声咆哮,如利箭般射向了玄知,玄知微微叹了口气,手中亮出一面方形古镜。

  而在战场的另一端,三不老已与其他几位太清交手了。

  琼水婴眼中充满忌惮之色,太清七子中,别人还好说,她最怕的就是玄知,但情势不由她退避,面对玄知总比面对叶信轻松一些。

  “滚开!”琼水婴出尖利的吼声,接着一拳轰向了玄知。

  “回去吧……”玄知摇摇头,接着举起了手中的方形古镜,迎向琼水婴的拳头。

  向前飞射的琼水婴终于接近了玄知,可就在她距离玄知已不足三米时,突然变招,飞起一脚卷向玄知的下阴。

  以琼水婴的脚力,这一下足以让玄知某个地位变得血肉模糊,不过玄知的应变也很快,手中的方形古镜向下一沉,挡在了自己的身前。

  紧接着,琼水婴居然再次变招,她的双脚猛力回缩,一头撞向玄知的脑袋。

  距离不足三米,电光石火间完成两次变招,足以证明琼水婴的搏击之道是多么娴熟了,两个人的脑袋在极接近,琼水婴清清楚楚看到了玄知眼中的惊愕之色,她心中突然升起了一个疑问,这才应该是她的真实本事,可为什么面对叶信的长刀,她就没办法动用自己的技巧?叶信的刀随意一卷,好像就能把她逼入变无可变的境地。

  玄知已被惊出了一身冷汗,他没想到,已在叶信刀下受创的琼水婴,居然还保留着如此强横的战力。

  玄知全力运转元脉,手中的方形古镜猛地举了起来,就在两个人已接近贴脸时,方形古镜挡在了中间。

  轰……玄知倒退了几步,而一头撞在方形古镜上的琼水婴,象炮弹一般向后飞射出去,足足在地上翻了几十个跟头,才算勉强稳住身形。

  玄知的法门是见微知著,他手中的方形古镜可以反弹劲力,如果让叶信来形容,那就是以彼之道还治彼身了。

  对付其他圆满境大修,玄知的压制力还差了一些,但对付追求肉身成圣的人童渊,他的法门就是克星。

  不管人童渊大修的力量如何凶猛,只要玄知还有元力运转法宝,在方形古镜面前,人童渊的大修永远只能和自己战斗。

  “你走不了的。”玄知用怜悯的目光看着灰头土脸的琼水婴:“叶太清让你走,你才可以走。”

  这时,叶信已掠过晴雪河,追向那袁鸿飞,还有那持着长剑的修士。

  “星主!带上我!”那持着长剑的修士一边拼力飞驰一边大叫着。

  跑在前方的袁鸿飞充耳不闻,他的身法很怪,在平地上飞驰,度应该是几个星门大修中最慢的,可只要他甩开竹简,他的前方就会铺上一条长达数百米的光带,跳上光带后,他简直是飞一般向前滑行。

  但袁鸿飞根本不管那持着长剑的修士,屡屡只是差了一点点,那持着长剑的修士就能跳到光带上了,接着袁鸿飞已散去劲力,跑出几十步,又在自己前方铺上一条新的光带。

  叶信的云龙变并不算上等战诀,但他靠着强横无比的元力,弥补了身法上的不足,十几个起落,他已追上了那持着长剑的修士。

  “星主……袁鸿飞!!”那持着长剑的修士出绝望的叫声。

  只是,叶信已释放出八极炫光,同时也释放了云龙变,那持着长剑的修士本命法宝已被叶信所毁,身受重创,失去了还手之力,但困兽犹斗,感应到叶信的刀幕轰然炸开,他咬着牙转身,接着挥动剑影,迎向叶信。

  不过,他的法宝上已布满无数裂痕,仅仅第一波刀幕,便让他的剑彻底化作碎片,随后他的身影便被刀幕吞噬了。

  叶信的刀幕就像一团急旋转的巨型龙卷风,毫不犹豫的从那修士身上碾过,接着又遥遥卷向前方的袁鸿飞。

  叶信元府中的神能突然跳动了一下,释放出一道道弧光,他的神能已非常强大了,只在瞬间便汲取了那修士的元魂,没有留下任何痕迹。

  “废物……”滑行中的袁鸿飞咬牙切齿的说道,他本以为那修士能阻拦叶信一时片刻,给他争取时间,没想到是一击必杀。

  (三七中文 et)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