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路杀神 第六八八章 作死

小说:天路杀神 作者:撞破南墙 更新时间:2019-01-07 18:44:33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
  叶信这时已追向了袁鸿飞,他的身法不如对方,也没有法宝相助,完全是靠着自己强横的元力,弥补了不足,他与袁鸿飞的距离一点点缩短,再过十几息的时间,他就可以追上袁鸿飞了。

  这是叶信突破圆满境之后,第一次全力以赴的飞驰,空气在他前方变得粘稠而又柔韧,恍若将要固化的胶水一般,逼得他不得不释放出护体元气。

  袁鸿飞知道这样下去不行,突然转身,他散发出的元力波动也随之暴涨,接着一条如长虹般的光带向着叶信卷来。

  又是大绝!

  在袁鸿飞转身的同时,叶信已看破了袁鸿飞的用意,手中的杀神刀微微一顿,随后释放出八极炫光。

  刀幕卷开,叶信却愣怔了一下,他突然感觉袁鸿飞的这招大绝有些不对。

  不过,那条光带以超出想象的速度向他逼近,已没有时间思考了,只能先把自己的刀幕催动到极致。

  轰轰轰……刀幕与光带剧烈的冲撞在一起,刚才叶信以一敌六,尚且显得游刃有余,稳占上风,但这一次袁鸿飞的大绝出奇的强劲,不但把卷动的刀幕撕开了一道足有几十米方圆的口子,还把叶信的身形震得向后飞退出老远。

  叶信收刀而立,他一下子明白了。

  有些事属于常识,非常非常简单,但只有亲身经历过,才能完全明白那代表着什么。

  以前鬼十三、还有玄知等人时常提起,圆满境大修间的战斗,通常不会当场分出生死,除非两个人有深仇大恨,一定要拼到最后,失败者总是有很大几率逃掉。

  其实原因很简单,时间和空间在发生剧烈变化,叶信急速追击,袁鸿飞突然释放大绝,留给他应变的时间要比平常少得多,而且他是迎头撞了上去,袁鸿飞大绝的威力自然出现大幅提升,而他的大绝却连袁鸿飞的毫毛都没碰到。

  这很像车祸,两车对撞的损害总会比追尾凶猛得多,也就是他叶信,及时判断出袁鸿飞的用意,换成别人,恐怕要吃大亏。

  “叶太清,青山不改绿水长流,我们后会有期!!”袁鸿飞发出怒吼声,他的身形还是头也不回的向前飞掠。

  叶信本已有了些犹豫,犹豫自己还要不要继续追,听到袁鸿飞的挑衅,不由动了真怒。

  叶信收起杀神刀,双瞳神光内敛,开始催动元府神能,下一刻,蔚蓝色的天空突然出现了莫名的波动,一道道雷光不知从什么地方渗出来,在天空中汇集在一起,疯狂的滚动着。

  在叶信追击袁鸿飞的时候,晴雪河岸的战事已经接近了尾声,琼水婴委顿在地,红笠婴呆呆站在一边,人不老唐冰心已被玄道击杀,地不老林星波一边咆哮一边挥舞着长枪,抵挡着玄道和玄戒的攻势,而天不老卢荡立已逃向远方,玄明、玄体和玄山正在追击。

  天空突然出现了无数道滚动的雷光,一股无形的威压弥漫在空中,并且开始向地面渗来,激战中的玄道脸色陡变,接着脱离战团,抬头看向空中,随后用惊骇的声音叫道:“圣诀?!天行者狄战也来了?!”

  玄戒的脸色也已变得极不好看,随后他连着向后退出十几步,呆呆的看向天空。

  而地不老林星波露出不敢置信的喜色,行者真的来支援他们了?!

  “不要担心。”玄知淡淡说道:“是叶太清的圣诀。”

  玄道恍然大悟,长长松了一口气,而玄戒的脸色就变得很复杂了,顿了顿,他开口说道:“叶太清……果真已淬炼出圣诀了?”

  “我就知道你一直不太相信。”玄知忍俊不禁的摇着头:“这一次你该没什么话了吧?”

  另一面的红笠婴和琼水婴都是一脸痴呆,他们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圣诀?叶太清?

  误以为自己逃过一劫的地不老林星波双眼呈现出死灰色,他呆呆看着天空中滚动的雷光,心中在拼命吼叫着,不可能!一个刚刚晋升太清的修士,怎么可能修炼成圣诀?你们想骗我?!一定是行者来了,一定……

  就在这时,林星波突然感觉后脑一阵剧痛,身形不由自主向前扑倒,在他的身形将要砸到地面上的瞬间,拼力侧头向后看去,看到的是脸带冷笑的玄道,随后听到玄道满是不屑的吐出两个字:蠢货!

  林星波的所有记忆也就到此为止了,鲜血从他后脑的创口中不停的喷涌出来,染红了地面。

  正在拼力奔逃的袁鸿飞感觉到有些不对,一股森冷而又强大的威压正从空中垂下,似乎已锁定了他,他抬头向空中看去,发现空中布满了无数道滚动的雷光,随后在下一刻,雷光都变得静止了,恍若是一幅巨大的已遮盖了整片天空的画。

  袁鸿飞还是有见识的,他立即明白发生了什么,圣诀?谁释放的圣诀?!他蓦然停下脚步,向后看去,叶信已距离他千余米开外,换成平常,这种距离已经不需要担心叶信追击了,但,那是圣诀……

  接着,一道天光突然空中垂下,笼罩住了袁鸿飞的身影。

  没有爆炸的巨响,没有狂暴的冲击波,一切都是那么的静悄悄,袁鸿飞的身体瞬间消失,就像被原地蒸发了一样,没有留下任何痕迹,就连他手指上的纳戒,已同样变得无影无踪。

  地面突然出现了一个直径达到几十米的黑洞,黑洞深深的贯入地下,洞壁如镜面一般光滑。

  圣裁!在贪狼星皇的圣之裁决面前,这世间所有的一切似乎都变成了一触即破的幻影。

  叶信遥遥看着闪烁的光柱,好像有些用力过猛了……可惜,他对袁鸿飞的万古心书还是很感兴趣的,而且袁鸿飞不止是狄战的心腹,还是问尘星门的主星,肯定有不少珍藏,现在都变成飞灰了。

  不过,总比眼睁睁看着袁鸿飞逃掉好得多,叶信转过身,向着晴雪河的方向掠去。

  当叶信回到晴雪河岸时,战斗已完全结束了,玄山等人也返了回来,叶信扫视了一圈,发现少了一个卢荡立,他开口问道:“那个天不老卢荡立呢?逃掉了?”

  “他逃不掉的。”玄山说道:“十三先生带着鬼船已经追上去了。”

  叶信感觉到了异样,玄戒、玄山等人看向自己的目光,显得很复杂、很慎重,而且他们是第一次把鬼十三叫做十三先生。

  这当然是圣诀造成的影响,以往玄知说叶信已修成圣诀,其实玄戒、玄山等人都是半信半疑的,这种事总不能去验证,难道告诉叶信,来你释放一次圣诀让我们看看?把叶信当成什么?又把圣诀当成什么?

  现在叶信证明了自己的实力,那么玄戒、玄山等人的心理层面自然会发生一些变化,叶信已淬炼出圣辉,固然让他们非常吃惊,但是和圣诀相比,圣辉就不那么重要了。

  天下修士中淬炼出圣辉的,至少有近三十人,包括半圣师东游还有九大光明,但能修成圣诀的,却只有那么几个,师东游和九大光明,还有聂乾元、狄战和葬龙湾的修罗王,因为圣诀的威力是压倒性的,但凡有人修成圣诀,都是惊天动地的大事,所以人数很明确,一共只有那么十三个,现在,变成了十四个。

  这也代表着叶信必将成为整个太清宗的战略核心,与这种趋势对抗,就是要把太清宗置于不利之地。

  几位太清中,玄体的神色变化最大,他原本是把叶信当成了可以信任的朋友,因为叶信绝无可能与星殿勾结,可转眼之间,叶信已成了能与九大光明比肩的存在!

  叶信的视线落在了红笠婴和琼水婴身上,缓缓说道:“两位现在可以给我个解释了?到底是什么,能让你们背叛光明山,甘心情愿与星殿合谋,一心要害我叶信的性命?!”

  “我们……与星殿没有任何关系。”红笠婴吃力的说道:“此事只是凑巧。”

  “凑巧?”叶信笑了笑:“刚才琼水前辈应该不是这么想的吧?”

  红笠婴的脸色变得铁青,他不由转头看了琼水婴一眼,如果琼水婴没出手,他还可以咬牙挺到底,但这个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蠢货已加入了战团,让人童渊的处境变得非常险恶。

  “我可以立誓,确实只是凑巧。”红笠婴惨笑道。

  “我们会信么?”叶信说道:“两位前辈就不要走了,给人童渊写一封信吧,把这里的事情原原本本告诉他们。”

  “还有,告诉铜章婴,让他出来见我!”玄体突然说道,他的态度要比叶信凶狠得多:“我倒要当面问问他,他是怎么想的?!”

  铜章婴和他玄体的身份差不多,属于光明山的监军,人童渊居然与星殿勾结,铜章婴至少有失职之罪!

  红笠婴也知道玄体的身份,他默然不语。

  “坦白告诉你们,不要想蒙混过关了!”玄体冷冷的说道:“浩歌大光明即将赶到人童渊,呵呵呵……到时候看你们拿什么交代!”

  (三七中文 et)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