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路杀神 第六八九章 玄知的危机

小说:天路杀神 作者:撞破南墙 更新时间:2019-01-07 18:44:33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
  红笠婴和琼水婴被带进宝莲之中,叶信不可能放他们两个离开,如果事情不顺利,最后至少还有机会用他们两个去交换龙小仙,不过,他们毕竟是人童渊的大修,多多少少总要给人留些面子,不能上镣铐,换成其他地方,真未必能看得住他们,只能把他们带到宝莲里去。

  其实按照本心行事,叶信恨不得当场把那琼水婴干掉,但做事不能太过冲动,要考虑到方方面面,这也是加入一个集团、按照规则行事所要付出的代价,不自由,因为他代表的不止是自己了,还代表着整个太清宗。

  太清宗宝莲是难得的法器,宝莲中有内中外三层花瓣,每一片花瓣都是一个独立的法阵,也有自己独立的空间,这一天,叶信正在宝莲静室中调息入定,与此同时,晴雪河岸的上空,几十只大雁排成‘人’字形,扇动着翅膀向前飞行,突然,中间的几只大雁莫名消失了,接着又有十几只大雁化作飞烟,其他大雁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只隐隐感觉到一种恐怖的波动近在咫尺,它们发出惊慌的鸣叫声,四散逃开。

  静室中的叶信突然睁开了眼睛,就在刚才,他的意识莫名其妙被拉了出去,来到了晴雪河附近,接着看到一只只大雁撞向自己,随后消失得无影无踪。

  叶信感应到了天地间竖着一根巨大的光柱,而他就被光柱笼罩在当中。

  这应该是圣裁留下的余劲,现在他释放的是真正的圣诀了,按照泥生的说法,这根光柱或许会历经几十年、甚至是几百年而不灭,可问题在于,他的意识为什么会被拉到这里来?

  他刚刚开始思考,又发现自己的意识已回到了宝莲内,奇怪……叶信皱起眉头,他思考了良久,也是不得其解。

  这下子他没有心情修炼了,在静室中来回踱步,转了半天,还是想不明白,索性不想了,反身走出了静室。

  走了没多远,迎面看到了周星野,他笑着问道:“周兄,几位太清呢?”

  “太上,这可使不得……”周星野露出苦笑,连连摆手,整个太清宗的弟子中,能赢得叶信尊称的,只有他一个,其实他本心很骄傲,但又感到承受不起。

  “有什么使不得的。”叶信说道:“当初如果不是遇到星野兄,我还未必有这福泽,能拜入太清宗呢。”

  “使不得使不得……”周星野的手还在摆着,如果不是修士,那种摆动的节奏恐怕都能把腕子甩脱臼。

  “也罢,以后就叫你星野了。”叶信见周星野这般坚持,也不好勉强。

  “好好好。”周星野长松了一口气:“太上,他们都在那边闲聊呢。”

  “不是在聊我吧?”叶信笑了笑:“我这么进去会不会显得有些唐突?”

  周星野很聪明,立即明白了叶信的意思:“太上稍等,那我过去通报一下。”

  “好。”叶信点头道。

  几位太清很有可能是在聊他叶信的事情,他的圣辉、圣诀已打破了太清宗无数年来的平衡,此事关乎到太清宗未来的气运。

  再往深里说,叶信一人能与六位圆满境大修对抗,而且还是在极其不利的、被包围的情况下,依然可以占据绝对优势,那么以后太清宗真的发生争端,几位太清同样是奈何不了叶信的。

  或许,几位太清会产生一种失控的危机感,以前他们几个掌握了太清宗的所有权限,出现对立,会采用进入天界的办法解决,但是,规则往往是由拳头决定的,如果叶信一个人的实力就能压得住他们,恐怕以后太清宗的事情都要看叶信的脸色了。

  这是鸠占鹊巢!

  事实上对这种逻辑,叶信早就料到了,他原本准备低调做人,给几位太清慢慢适应的时间,可偏偏遇到了龙小仙的事情,他不得不亲自出面。

  这时,周星野已经从静室中走出来了,对叶信躬了躬身:“太上,里面请。”

  叶信缓步走了进去,玄道、玄知、玄山、玄明和玄戒都在,只少了玄体,看到叶信的身影,几位太清的神色不太一样,玄知和玄道是笑得合不拢嘴,而玄戒、玄山和玄明显得有些紧张。

  叶信清楚,玄戒和玄山、玄明都感受到了自己造成的压力,又暂时没办法化解,都积在了心底。

  “叶太清,你来得正好。”玄知笑道:“我们正在聊你呢,来,坐下坐下。”

  “聊我?聊我什么?”叶信也笑道,随后坐在玄知旁边的位置上,不过,在他的视线与玄知的视线相碰撞的瞬间,他不由愣了愣,他的视线似乎已穿透了玄知的皮肉与头骨,直贯入到玄知的元府中,有一个小黑点在玄知的元府中悬停着。

  叶信太了解那是什么了!

  寂灭之力!!!

  当初他动用寂灭之力,奇迹般反败为胜,一刀便击杀了闫客心,这些天来,他不知道反复试验过多少次了,希望自己能再次挥出那么一刀,可惜,寂灭之力恍若是昙花一现的绝响,他无法再次体验那种感受。

  那种力量,绝对远远凌驾在圣诀之上,叶信当然不会气馁,不过到现在为止,他还没有找到原因。

  玄知的元府中居然有寂灭之力?!叶信呆了呆,旋即反应过来,不对!那不是玄知能控制的,代表着玄知似乎已步入了寂灭境!

  “怎么了?”玄知看到叶信的神色有些不正常,惊讶的问道。

  “没什么……有些恍惚了。”叶信轻叹一口气。

  “哦?叶太清有心事?”玄知问道。

  “在今天,想当初,叶信心里好似有千言万语啊……”叶信再次叹了一口气:“如果不是两位前辈亲赴宝庄,接引叶信拜入太清宗,我叶信又岂能有今天的意气风发?!”

  叶信以后不会试图隐瞒自己的进境,那样太累,也不会保持低调,他对太清宗的很多事都看不顺眼,那么唯一可以化解几位太清心结的办法,就是以情感人了。

  所以叶信公开承认玄知和玄道对他有大恩,并且以后他也要经常提起,这样会让几位太清的心境轻松一些。

  “哈哈哈……这是叶太清的福缘,也是我太清宗的福缘啊。”玄道大笑起来:“如果没有叶太清,我们几个想扣住人童渊的‘婴’字辈大修,他们早就要暴跳如雷了,现在呢?看那红笠婴和琼水婴,连个屁都不敢放,比我门中的侍童还要乖巧啊!”

  听到玄道这几句话,玄戒、玄山和玄明都露出了笑意,叶信会不会专权,毕竟是以后的事,担心这个为时尚早,但太清宗对外变得有多么威风,就在他们眼前,这虽然是叶信带来的改变,但他们同为太清,自然感到骄傲、高兴。

  “说实话,每每想到我那弟子……我就感到心痛如绞,恨不得这就杀了那红笠婴和琼水婴,打上人童渊。”叶信缓缓说道:“不过,我现在已经不能再随心所欲的做事情了,总要为我太清宗考虑,也只得忍下这口恶气了。”

  叶信还在释放感情攻势,这是在告诉几位太清,他会尽职尽责,会为太清宗付出、忍耐。

  “放心,叶太清,我们一定会让人童渊付出代价的!”玄戒急忙说道。

  就在这时,周星野又一次急匆匆跑进来:“太上,玄体太上回来了,还有浩歌大人,现在已经去了正厅。”

  “哦?”玄道急忙站起身:“正好大家都在,一起过去拜见大人。”

  玄道走在最前面,走进宝莲中央的正厅,看到一个穿着金色长袍、面容黝黑的长者坐在中央,而玄体就在那长者身侧,两个人说着什么。

  玄道急忙深施一礼,随后说道:“玄道见过大人!玄体,大人到了,怎么不来通知一下?我等也好出外相迎啊!”

  “是我让他陪着我的,免得打扰了你们清修。”那穿着金色长袍的长者笑道:“我又不是第一次见你们了,不算外人,没必要这般客套的,对了,叶太清可在?”

  玄道转身点了点叶信:“这位就是叶太清。”

  叶信躬身施礼:“叶信见过大人。”

  大人泛指圆满境巅峰之上、半圣之下的大修,意味着他们还不是圣尊,但也超出了‘人’的极限。

  “叶太清果然是少年英雄、气势夺人啊。”那穿着金色长袍的长者居然站起身,也算是给叶信回礼了。

  这种姿态既让几位太清感到惊讶,又在情理之中,叶信的境界和大光明相比固然还有很远的距离,但已修成圣诀,等到叶信达到圆满境巅峰,实力必与大光明平分秋色。

  “大人谬赞了。”叶信急忙说道。

  “来,叶太清,这边坐。”那穿着金色长袍的长者说道,随后他看向玄体:“玄体,过去再拿一把椅子。”

  玄体愣了愣,随后笑呵呵的走到一边,抓起一把椅子走过来,那穿着金色长袍的长者接着椅子,就放在自己身边,接着向叶信招了招手。chaptererror;

  (三七中文 et)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