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路杀神 第六九一章 交易

小说:天路杀神 作者:撞破南墙 更新时间:2019-01-07 18:44:33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
  事情的发展都在叶信的预料之中,其实奸细出自太清宗,星殿的人与人童渊的大修撞在一起,都是叶信刻意安排的,而人童渊本身并没有问题,所以得到浩歌大光明来到幽城的消息后,庆云婴与人童渊的宗主丹石婴、还有人童渊所有‘婴’字辈大修,都赶往幽城,迎接浩歌大光明。

  浩歌大光明对庆云婴大发雷霆,几乎是骂了个狗血喷头,但对着人童渊宗主丹石婴,还是很客气的,毕竟人童渊属于光明山的附庸,并不是仆从,多少还要给些面子。

  就像浩歌大光明面对太清宗几位太清时,也会显得和颜悦色,而玄体和庆云婴都出自光明山,属于他的后辈,自然不需要顾忌什么。

  事实上浩歌大光明并没有怀疑人童渊‘婴’字辈大修中出了叛徒,圆满境大修突然改变阵营是很罕见的,因为达到这种境界,他代表的并不只是自己一个人,而是一股势力,实际操作难度非常大,一人得道鸡犬升天,那么一人倒霉也会闹得鸡犬不宁,万一失败,所有跟随他的人都要面临灭顶之灾。

  太清宗玄判的事情确实是特例,而且浩歌大光明并不知道,玄体本人,包括太清宗的几位太清,都不可能把这件事报给光明山,对玄体来说,首先他有失察之罪,对几位太清来说,事关太清宗的颜面。

  玄体在给光明山的信中,只推说是玄判座下的几个弟子与星殿相勾结,都已受到应有的惩罚,而玄判非常痛心,自感无颜面对其他太清,结果在闭关修炼中出了偏差,走火入魔,不幸堕入寂灭境,现在已去思乡城养老,玄判一门暂时归玄知管束。

  玄体写完信时,和几位太清交换了一下意见,商议措辞,其中也包括叶信,让叶信心中暗自失笑,看来不管什么地方,不管什么人群,都会出现欺上瞒下的现象,事情无关轻重,只在是否损害到了自己的利益。

  虽然有些草率,留下了很多破绽,但也不算什么,光明山绝无可能派人到思乡城调查玄判,再过一段日子,几位太清去思乡城为玄判举行葬礼,这件事也就盖棺定论了,纵使日后星殿主动把玄判的事情抛出来,太清宗也可以否认,反驳星殿是在颠倒黑白,光明山也不可能相信星殿的谣言。

  浩歌大光明行事风格非常干脆利索,骂完庆云婴之后,告诉人童渊的修士,在人童渊必定有星殿的奸细,他下令三天之内,人童渊必须把这个奸细找出来,否则他决不轻饶。

  接着浩歌大光明让人去请玄体和叶信过去,他们将一起进入人童渊,监督整个过程。

  终于见到了叶信,人童渊的大修对叶信的态度非常热诚,甚至可以说有些低三下四了,包括宗主丹石婴在内。

  红笠婴和琼水婴还被太清宗扣押着,他们也已接到了红笠婴和琼水婴的书信,两封信的内容虽然有些差别,但他们能看得出来,这一次琼水婴惹了大麻烦,居然与星殿的修士联手围攻叶信,和叛变已经没多大区别了。

  虽然他们在人童渊之内众口一词痛骂琼水婴太愚蠢,但毕竟是自己的师妹,总要想办法救人。

  浩歌大光明已经有言在先,这件事如何处置,还要看叶太清的态度,叶太清满意,一切都好说,叶太清不满意,他定会严惩不怠。

  接着浩歌大光明与玄体、叶信一起去往人童渊,玄体没有带随从,叶信只带了一个张如翼。

  人童渊的宗地是在地下数千米的地穴中,所以叫人童渊,宗门出入口在七江湖之内,七江湖占地极广,有近千里之遥,汇入七江湖的主河是晴雪河,还有另外六条大河,所以才起了这个名字。

  从人童渊的证道飞舟上眺望,可以清晰的看到湖面当中有一个黑洞,湖水不停的顺着黑洞灌进去,发出沉闷的响声,距离很远也能听得到。

  证道飞舟缓缓落入黑洞中,周围的湖水在飞速旋转着,恍若他们正置身于龙卷风之内,越往下沉,感应到的元力便越充沛。

  叶信认真观察着水势,他能感应到在水流后,隐藏着无数缕元力波动,这应该就是人童渊的山门法阵了,为了龙小仙,等于是和人童渊结下了仇,纵使在浩歌大光明的斡旋之下得以圆满解决,但疙瘩是没办法消解了,或许以后真的会与人童渊开战,现在多了解一些,以后的把握也大一些。

  片刻,他们到了庆云婴的府邸,庆云婴很热情的把浩歌大光明、叶信等人引了进去,他不太管人童渊的事,只需要陪好几位贵客就行,其他大修则要努力要奸细找出来。

  三天的时间,说长不长、说短不短,难处是现在一点眉目都没有,估计最后只能屈打成招,随便交出几个弟子了。

  转眼过了两天,浩歌大光明始终不露声色,叶信也没有催,托人办事同样要讲究技巧,如果托的是一个不太靠谱的人,催一催倒是没什么,但象浩歌大光明那样强势的人,催促则代表着不太信任,怀疑浩歌大光明的能力。

  到了第三天,浩歌大光明把叶信还有玄体和庆云婴都叫到一起聊天,只是天南地北的闲聊,聊着聊着,浩歌大光明话题突然一转,转到了叶信身上:“叶太清,你的外门护法还是北山列梦吧?”

  “是他。”叶信点点头。

  “听说你们两个以前闹得不太愉快。”浩歌大光明微笑道:“现在你已是太清,大人有大量,就不要和他一般计较了,我见过列梦,他为人很率真,天赋不错,是个好苗子,怎么样?能不能给我几分薄面?”

  “大人,晚辈本来就没想过要难为他。”叶信笑道:“他的秉性我也是能看出来的,当初几位太清已内定他升为护法,突然被我抢了位置,自然会心怀不满,所谓将心比心,换成我,我也会一样会出来捣乱,其实在展开韬获罪,他升为护法之后,我们的关系也没那么僵硬了,经常会走动走动。”

  “这个我可以作证。”玄体笑道:“开始的时候,列梦总跑到我那里骂你,后来他却在我面前说你的好话了。”

  “我记得我是在两年前见过他的吧?”浩歌大光明说道:“玄体,你上次带着他来光明山,是什么时候?”

  “确实是刚满两年。”玄体说道。

  “当时我就说过,此子在三年内极有望勘破铁壁,晋升圆满境。”浩歌大光明说道:“转眼已过了两年,玄体,他的进境如何?”

  “他已经是巅峰境了。”玄体说道:“不过……可能是压力太大,或者是还没准备好,现在看样子好像不太敢冲关。”

  “那就再等他半年,半年之后还是不动,你要催促一下。”浩歌大光明说道:“我怕我记不住,你在半年后给我来一封信,提醒提醒我,然后我会送他一些丹药的。”

  “大人就是喜欢提携后辈。”玄体叹道:“能得到大人的赏识,是列梦莫大的福缘啊。”

  “我老了,以后光明山还要看你们这些年轻人的。”浩歌大光明说道,接着他的视线再次转向叶信:“叶太清,如果一年之内,列梦果真晋升大修,能不能给他一个太清之位?”

  “这个……恐怕是要我们几位太清在一起商议的。”叶信说道。

  “你别多心,我不是说让太清宗外门再多出一个掌宗。”浩歌大光明笑道:“只是一个位置,一种荣誉,列梦可以象玄体一样,做个闲散太清么,外门的事情,当然还是由你叶太清做主。”

  叶信明白了,浩歌大光明是把北山列梦当成了光明山一系的人,所以想多一个位置,多一点话语权。

  “我这里没问题。”叶信说道:“不知道几位太清是怎么想的。”

  “只要你没问题就好,叶太清年轻有为、前程无量,这太清宗的事情,你至少可以当一半的家,你点了头,事情就好说了。”浩歌大光明对叶信的态度很满意,连连点头,接着话题再转:“听说深渊鬼王现在投奔到你麾下了?”

  “是的。”叶信说道。

  “他早已是圆满境大修了……”浩歌大光明沉吟了一下:“你准备怎么安置他?”

  “我想让他替我的护法。”叶信说道。

  “这就他来说,有些屈才了。”浩歌大光明轻叹一声:“但也是他的运数,谁让你叶太清能镇得住他呢?哈哈哈……不过,他也应该有自己的位置吧?”

  “大人说的是太清之位么?”叶信露出苦笑:“现在还没有动议。”

  “我知道,你拜入太清宗的时间还不长,已经成了太清,这件事就没办法开口了。”浩歌大光明露出理解之色:“但做事情是要讲究公允的,深渊鬼王是圆满境大修,理应成为太清,你不好说,我去替你说!”

  叶信一时无言,他明白浩歌大光明的意思,你帮我,让北山列梦坐上太清之位,我也帮你,让深渊鬼王成为太清,这属于一笔交易。

  (三七中文 et)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