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路杀神 第六九二章 压迫

小说:天路杀神 作者:撞破南墙 更新时间:2019-01-07 18:44:33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
  “让大人费心了。”叶信说道,这种交易对他来说是求之不得的。

  见叶信应允,眼中也有感激之色,浩歌大光明笑了笑,随后又想到了什么:“不过……据说那深渊鬼王来历不明,性格也有些古怪,叶太清,你确定自己能管束得住他么?”

  “可以。”叶信用非常肯定的口吻说道。

  “那就好。”浩歌大光明视线一转,落在了一边的庆云婴身上:“庆云啊。”

  “在!”庆云婴急忙陪笑道,同时挺直了身体。

  “你们人童渊前段时间是不是抢了太清宗的一个侍女?”浩歌大光明问道。

  “侍女?”庆云婴愣住了,片刻他才回想起来,不由失笑道:“大人误会了,那原本就是我人童渊的逃犯。”

  “这就有些难办了,叶太清说那是太清宗的人,你却说是你们人童渊的逃犯。”浩歌大光明说道:“这么争下去,永远也别想争出个对错来,不如这样,你令人去把侍女带过来,然后当场对峙。”

  庆云婴眼中充满了狐疑之色,他想不通,浩歌大光明怎么突然对人童渊的逃犯感兴趣了,犹豫了一下,他苦笑道:“大人有所不知,那是我人童渊的重犯,宗主有令,决不能再让她离开囚室半步。”

  “连我想见她都不行?”浩歌大光明缓缓说道。

  “这个……这个要和宗主商议一下。”庆云婴说道,接着他看向叶信:“叶太清,区区一个侍女,又何必小题大做呢?就当是你们太清宗把侍女卖给我们,总行了吧?至于价钱,叶太清你随便开!”

  “这不是价钱高低的事。”叶信淡淡说道。

  “叶太清,我也和你实话实说了吧。”庆云婴说道:“这个逃犯事关我人童渊的生死存亡,所以无论如何,我们都不会把她转让给他人的!还望叶太清不要强人所难。”

  庆云婴不敢坚决拒绝浩歌大光明,所以借用叶信,把人童渊的态度表达出来,人,我们无论如何不会交出来,价钱,你可以随便开!

  “既然叶太清想要的人如此重要……那就算了吧,大家都是朋友,不应该伤了和气。”浩歌大光明话题一转:“庆云,带我们几个到外面走一走如何?这人童渊我很长时间没来过了,看看风景有没有什么变化。”

  庆云婴看不到,但叶信的神念清晰的捕抓到了在浩歌大光明双瞳中一闪而逝的怒意,他没有异议,默默的站了起来。

  庆云婴让仆从找来一辆马车,把车厢拆掉,因为身材的缘故,这里的一切设施都显得偏小偏窄,包括房屋、桌椅、乃至车架等等,不把车厢拆掉,浩歌大光明等人进去会显得很憋闷。

  人童渊内一样有日月星辰流转,都是法阵聚生而成的,亦有山河草木,与地上没有多大区别。

  一行人一边观看周围的风景一边闲聊,氛围又逐渐变得轻松,好像都忘记了刚才的不愉快,走着走着,浩歌大光明突然向左边指了指:“那边是什么地方?”

  “是人童渊的蚕场。”庆云婴说道。

  “现在你们蚕场的幽明蚕产量多不多?”浩歌大光明很关心的问道。

  “幽明蚕很难养。”庆云婴不由叹了口气:“这种小东西生性非常凶残,经常自相厮杀,如果把它们分开来养,产出的蚕丝质量大幅下跌,只有在厮杀中活下来的大蚕,才能产出上等的蚕丝,可以用来编制软甲。”

  “哦?带我们去蚕场转一转。”浩歌大光明说道。

  庆云婴点头应是,随后令车夫改变方向,向着蚕场行去,差不多十几分钟,马车已接近了蚕场。

  人童渊对这种幽明蚕是下了大本钱的,入眼偌大一片山地,只长着同一种异常高大、粗壮的老树,树冠足有三、四十米高,每一棵老树下都有一座法阵,法阵内有凹槽,在凹槽中流动的都是金色的元液,元气显得非常浓郁。

  负责看守蚕场的都是人童渊‘童’字辈修士,属于人童渊的核心弟子,证明了人童渊对蚕场有多么重视。

  只是,原本显得很好奇的浩歌大光明却有些漫不经心了,随便走了走,便让庆云婴带着他们回去。

  刚刚离开蚕场,浩歌大光明眯起眼,向着侧方指去:“那边秽气冲天,是什么地方?”

  庆云婴本能的感觉到有些不对,但他还是如实回道:“是人童渊的牢狱之地。”

  “走,再去你们的牢狱转一转。”浩歌大光明说道。

  庆云婴的脸色陡然变得铁青,他到这时才明白,浩歌大光明要到外面走一走,目的就是他们的牢狱!

  “大人,没有宗主之令,我们是进不去的。”庆云婴用艰涩的声音说道。

  “总要去试一试的,我不太相信他们敢拦你。”浩歌大光明淡淡说道。

  “如果大人一定要去……我也没办法,但我要先拜见宗主,拿到令牌才可以。”庆云婴苦笑道。

  “走吧,有我在呢,难道我还比不上区区丹石婴了?”浩歌大光明说道,他的口吻已经有些不太客气了。

  “大人,可这里是人童渊啊……有自己的规矩……”庆云婴几乎是在哀求了。

  “当年如果没有光明山,你们人童渊早就在师东游手里变成人尸渊了,庆云,你确定要光明山服从人童渊的规矩?”浩歌大光明笑了笑。

  “可……”庆云婴猛地咬了咬牙:“我可以带着大人过去,但大人和叶太清要答应我一件事,绝不能把我们人童渊的逃犯带走。”

  庆云婴已经很明白了,浩歌大光明是要为叶信出头,带走那个逃犯。

  “庆云,几年不见,长进不小啊,居然知道要挟我了?我不答应又如何?”浩歌大光明的脸色终于沉了下去。

  事实上,他原本没想到此事会如此麻烦,叶信传了自己弟子鲸龙圣决,与人童渊的法门相近,他虽然不知道鲸龙圣决,但能理解人童渊的做法,天下各宗为了得到更多更强的法门,总会不择手段的,换成别人,他才懒得理会,只因为那是叶信的弟子,所以决定帮叶信一把。

  到现在他终于意识到,人童渊对鲸龙圣决是非常重视的,甚至说事关人童渊的生死存亡,这就很棘手了,如果早知道,定会三思而行,可他答应了叶信,如箭在弦上不得不发,这个时候退缩,等于彻底把叶信拒之门外。

  “大人,如果那个逃犯出了些差错,庆云还有什么脸面继续在人童渊修炼?!”庆云婴叫道。

  “无妨,人童渊不留你,我会带着你去往光明山。”浩歌大光明说道:“有我庇护,你还愁没有容身之地么?!”

  庆云婴的脸色变幻不定,时而咬牙切齿,时而又显得失魂落魄,不去,彻底得罪了浩歌大光明,那绝对没有他的好日子,去了,万一出了闪失,又会和所有人童渊大修成为死仇,他修炼的也是人童渊的法门,很清楚鲸龙圣决对他们意味着什么。

  “或许,叶太清只是想问那侍女几句话,没别的意思。”浩歌大光明深深叹了口气:“庆云,当年你也是从我府里出去的,就算你不为自己考虑,总要想想别人吧?”

  庆云婴斜眼瞄向了叶信,浩歌大光明已经把话说得很明白了,他并不想难为人童渊,但叶信一定要亲自见一见那个逃犯,他不清楚叶信到底是用了什么手段,赢得了浩歌大光明如此卖力的支持,但他知道一切都是因叶信而起,眼中深藏着恨意。

  “庆云,莫要逼我对你出手!我原本还不信,看来你们人童渊真的生出二心了……”浩歌大光明的耐心已经耗尽,以往他到各个宗门走动,都会被人恭恭敬敬的伺候,提起事情,无有不应,在这人童渊却连连吃瘪,想见个逃犯也再三受阻,如果换成平常时候,他早就大发雷霆了,可现在情势不同,星殿正磨刀霍霍,光明山亦在全力备战,人童渊毕竟是大宗门,不能在这种关键时刻爆发内讧。

  庆云婴确实是从浩歌大光明的府里走出来的,听到这些话,他知道浩歌大光明已处于暴走边缘,心中不由生出惧意,九大光明是一体的,惹得浩歌大光明震怒,其他大光明也会把人童渊看成眼中钉,那时候就要坏事了!

  而且天下一分为二,不靠向星殿,就要靠向光明山,得罪了光明山,星殿又未必接纳他们,或许人童渊很快就要遭受灭顶之灾。

  “好,那我就带着大人去见那逃犯!”庆云婴长吸一口气,随后死死的看着叶信:“叶太清,你厉害!!”

  庆云婴也是压抑到了极致,已不再掩饰自己的情绪了,这句话无疑是说,叶信,你给我记住今天!

  叶信连看都没看那庆云婴,有意思……就算人童渊能乖乖把龙小仙放出来,他以后也会找机会为龙小仙讨回公道,厉害?你们很快就知道,什么是真正的厉害!

  chaptererror;

  (三七中文 et)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