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路杀神 第六九四章 一个机会

小说:天路杀神 作者:撞破南墙 更新时间:2019-01-07 18:44:33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
  “你的弟子?谁能证明她是你的弟子?!”丹石婴喝道。 更新最快

  “呵呵……她是我的弟子也需要证明么?按照你这么说,天下人伦乃至父子母女,都需要得到你人童渊的首肯?你这口气也太大了点。”叶信缓缓说道:“说开了吧,丹石婴,当初我收她入门的时候,传了她一套鲸龙圣决,你人童渊把我这弟子关了这么久,不外就是想从她口中得到鲸龙圣决罢了,你如果真有本事,从我这里把鲸龙圣决抢走,欺负一个小孩子算什么?”

  叶信这几句话算是彻底撕下了人童渊的遮羞布,丹石婴、庆云婴、采青婴等童渊大修都变得目瞪口呆,后面的修士也是面面相觑,他们本以为这是天大的秘密,没想到叶信早就知道了。

  “你……你血口喷人!”丹石婴强自呼喝着。

  “怎么?你们到底想不想要鲸龙圣决?”叶信露出古怪的笑意。

  丹石婴错愕在那里,身后的采青婴则露出惊喜交加之色:“叶太清是想把鲸龙圣决传与我人童渊么?如果自然再好不过了,大家以后还是朋友。”

  “你想多了。”叶信说道:“如果我看你们顺眼,传给你们一种法门,倒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但问题在于,看到你们,我只会感到厌恶,出奇的厌恶……想要鲸龙圣决?可以,先问过我的刀!“

  话音刚落,叶信开始催动元脉,他的元力波动象爆炸一样膨胀开,虽然面对这九个圆满境大修,但他并不怕,如果自己的全力出手,应该能保持不败,唯一担心的是人童渊的山门法阵,不过浩歌大光明在这里,想来不会袖手旁观。

  叶信不再掩饰自己心中的仇恨与敌意了,人童渊的大修各个变得脸色铁青,他们聚齐所有高端战力,其实目的是为了威吓叶信,让叶信服软,可没料到叶信如此好战,浩歌大光明尚没有说话,叶信便已主动挑衅了。

  “叶太清,你现在只需照顾好自己的弟子就行了,是我把你带进来的,自然也要把你完完好好的带出去。”浩歌大光明突然说话了,随后他向前走了几步,越过叶信,走到距离人童渊大修不到十米远的地方,俯视着他们:“算下来我已经有十几年没有出过手了,所以……有些人可能是认为我太老了,在我面前也越来越放肆,丹石婴,你带着这么多人挡我的路,是什么意思?要杀我么?!”

  “丹石岂敢在大人面前放肆!!”丹石婴急忙说道,他脸上带着愤愤之色:“大人每次来人童渊,丹石都把大人当做长辈,恨不能日夜服侍在左右,可大人……为何要偏袒那叶信?”

  “我这个人向来是帮里不帮亲的。”浩歌大光明缓缓说道:“是非黑白就在眼前,你还敢狡辩?!呵呵呵……刚才我还在犹豫,不想难为你们,可你们的表现太让我失望了!你们为了得到鲸龙圣决,把叶太清的弟子困在人童渊,其实这件事还能说得过去,因为你们最开始并不知道她是叶太清的弟子,所谓不知者无罪,我可以帮你们说说情。”

  丹石婴见浩歌大光明话风突转,眼中不由闪烁一缕喜色,他以为自己刚才的话触动了浩歌大光明,现在浩歌大光明想帮着人童渊说话了。

  “但是……到此时此刻为止,你们可曾对叶太清表达过一丝歉意?”浩歌大光明说道:“哪怕是一个字都好,有么?没有的……没有的……“

  说到最后,浩歌大光明发生叹息声。

  其实帮叶信有很多种帮法,现在浩歌大光明站在最前面,这是非常偏激并且不留后路的方式,或者说,他已经放弃了人童渊,原因就在于此,人童渊的大修不但没有表达过歉意,反而认为一切都是理所当然,已经亮明了身份,居然还要求叶信把自己的弟子留下,不提叶信如何想,他都听不下去了!

  “不知道是你们的性格太过耿直,从来不愿意认错呢,还是别的什么原因,你们……做得很过分。”浩歌大光明缓缓说道:“丹石婴!现在,马上,带着你的人滚蛋!莫要逼我出手!”

  人童渊的大修们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虽然他们属于光明山的附庸,但遇到事情,光明山一直是采取商量的办法,从来没有这般声色俱厉过。

  下一刻,浩歌大光明长吸一口气,他的脑后突然出现了一道月牙状的圣辉,形状和叶信的差不多,但亮度极为耀眼,甚至给在场的修士造成一种错觉,一轮太阳正在从浩歌大光明身后冉冉升起。

  丹石婴的脸色一变再变,接着他的脸孔突然间显得松弛了,随后向着浩歌大光明深施一礼:“既然大人把我人童渊视为粪土,我等也无话好说了。”

  说完,丹石婴猛地转过声,轻声说道:“我们走!”

  丹石婴迈步向后走去,人童渊的大修们脸上有不甘,也有仇恨,他们看了看丹石婴离去的背影,又恶狠狠的看向叶信,接着纷纷转身,跟着丹石婴向后走。

  很快,人童渊的修士已走得干干净净,浩歌大光明看着远方,眼中露出一缕惆怅之色,接着叹了口气:“这帮杀材,到了最后亦是不知道认错么……”

  人童渊大修摆出的阵势,没有吓到叶信,也没有吓到浩歌大光明,不过,玄体感到心有余悸,如果九大光明齐至,那是另外一回事,只有一个浩歌大光明,未必能挡得住人童渊的山门法阵,他是太清宗的太清,很清楚山门法阵的威力,一旦人童渊真的要铤而走险,浩歌大光明也未必能讨得了好。

  “大人,我们还是快点离开这是非之地吧,免得夜长梦多。”玄体低声说道。

  “好。”浩歌大光明说道。

  一来一去,完全是两种体验,来的时候前呼后拥,人童渊大修们围着浩歌大光明、叶信两人团团打转,曲意逢迎,现在要离开了,却是冷冷清清,一个送行的人都没有,就连庆云婴都再没出现过。

  当年庆云婴是从浩歌大光明的府里出去的,总归该有一点主从之情,看来,庆云婴已作出了自己的选择。

  不过,人童渊并没有把他们的证道飞舟故意调走,不来送行,只是表达自己的愤怒。

  离开了人童渊,回到幽城,太清宗的宝莲早就在等着了,鬼十三的鬼船也回来了,浩歌大光明和叶信下了人童渊的证道飞舟,几位太清立即迎上前,他们原本还是满面笑容,等看到浩歌大光明的脸色不太好看,不由面面相觑。

  “玄体,出什么事了?”玄戒忍不住问道。

  “别提了!”玄体愤愤的说道:“那帮孙子,也太过嚣张了!”

  “怎么?”玄戒大吃一惊:“人童渊……连大人的面子都不给?”

  “叶太清不是把人带回来了么?”玄道说道,他看到了龙小仙,还特意过去观察了一下,只是龙小仙早已陷入了昏睡之中。

  “这些事你们回去再说吧。”浩歌大光明又叹了口气:“走,我先送你们,然后我也要马上赶回光明山了。”

  “多谢大人援手!”叶信向着浩歌大光明深施一礼。

  “你无需谢我,我在人童渊里也说过,呵呵……我是帮理不帮亲的。”浩歌大光明顿了顿:“只是回去之后,应该有些不好交代。”

  这是最让浩歌大光明头疼的地方,出来跑了一趟,就闹出如此大事件,其他大光明肯定会追问,他参与了整个过程,可以认为自己并没有做错,但其他大光明未必这样想。

  叶信固然重要,但只因为叶信的一个弟子,就把整个人童渊逼反么?是不是太小题大做了?

  “大人,我们可以自己回去,不需大人相送。”叶信笑了笑:“而且,是几位前辈先回去,我还有些事。”

  “你要去做什么?”浩歌大光明一愣。

  “叶太清,现在可是非常之时!”玄体急忙说道。

  叶信侧头看了看死死抱着他脖颈昏睡的龙小仙:“我想带着我这个弟子去一个地方走一走。”

  “叶太清,有必要闹成这种境地么……”浩歌大光明露出苦笑。

  “我不做选择,做选择的是他们。”叶信说道:“我只是陪客。”

  几位太清听得莫名其妙,他们不懂浩歌大光明和叶信在说什么。

  实际上浩歌大光明要亲自送他们回太清宗,就是担心人童渊再搞出什么事情,叶信不让浩歌大光明相送,又坦言自己会带着弟子单独行走,意思就是看看人童渊的反应。

  如果人童渊听说叶信独自行走,蜂拥而出来追赶叶信,那就开战好了。

  所以浩歌大光明才会问,有必要闹到这种境地么?当然,他是不了解叶信的,叶信崛起于沙场,叱咤风云、快意恩仇,从没如此忍耐过,今天,他熬得太辛苦了!

  而且已经带着龙小仙离开人童渊,他再没有顾虑了,也又一次濒临失控边缘,他就是要故意给人童渊一个机会。

  (三七中文 et)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