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路杀神 第六九八章 入围

小说:天路杀神 作者:撞破南墙 更新时间:2019-01-07 18:44:33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
  庆云婴沿着大路向前疾行,跑了差不多半天的时间,前方看到了一支规模不小的商队,他露出喜色,上前跑到商队找到管事的,挑了一匹看起来脚力不错的马儿,而商队的管事也算有点眼力,只是看庆云婴的身材相貌,就知道庆云婴是人童渊的修士,地位还很高,又听庆云婴说此行是要去拜云高山的山门,一点不敢怠慢。

  当庆云婴远远看到云高山的主峰时,已经是第三天黄昏了,为了不引起误会,他逐渐放慢了速度。

  云高山亦是大宗门,实力并不比太清宗、人童渊差,云高山的宗主叫张开君,自号金线天尊,座下共有八位大山主,三十六位小山主,威震一方,与云台点将阁平分云海之地。

  庆云婴知道此行并不轻松,一边走一边思索着方案,突然,一道剧烈波动从左侧的山头上掠起,闪电般向着庆云婴落下。

  庆云婴毕竟是圆满境大修,他在第一时间便判断出那攻击不会击中自己,便勒住马儿,停在了原地。

  轰……金光正落在庆云婴前方十余米远的地方,炸起了一片如海啸般的泥土,迸射向四面八方。

  庆云婴有金刚不坏之体,当然不会害怕,但他坐着的马儿却承受不住,当即发出痛苦的嘶叫声,身体向一侧栽倒,那马儿的前颈还有脑袋,被迸射来的泥土抽打出了几十个细小的血坑,鲜血喷涌出来,瞬间便把周围的草地染成了红色。

  “什么人?胆敢擅闯我云高山?!”一个冷冽的声音从前方传来。

  庆云婴眯起眼睛,向声音传来的方向看去,发现刚才击中地面的金光竟然慢慢升在了半空,原来金光中有一柄长达两米多的大戟,那声音是从大戟中传出来的。

  这时,从两侧出现了几十个修士,缓缓向着庆云婴围来。

  庆云婴从没听说过这种法门,心中暗自称奇,随后略微躬了躬腰,含笑说道:“尊驾莫要误会,在下庆云,是人童渊修士,此来云高山,是要拜见金线天尊。”

  “人童渊?庆云婴?”那冷冽的声音又一次从大戟中传来。

  “正是在下。”庆云婴笑道:“想不到尊驾也听说过在下的薄名。”

  庆云婴这么说自然是客套话,但对方没有回应,沉默片刻,那冷冽的声音说道:“带他过来。”

  话音刚落,那柄大戟又化作一道金光,向着山头掠去。

  围过来的修士神色变得放松了,一个为首的修士向庆云婴拱了拱手,轻声说道:“请随我来。”

  好大的架子……庆云婴心中很是不满,但他这一次抱着大目标而来,也有了受人轻慢的心理准备,只得在心中叹息了一声,随后跟着那些修士向着山顶走去。

  片刻,庆云婴走上了山顶,那些修士向着前方的一座小院躬身施礼,接着那为首的修士示意庆云婴继续跟着他走。

  走进小院,小院内的设施很简单,一间茅草屋,一座果架,果架下摆放着桌椅,两个人正相对而饮。

  正对着庆云婴的人,是一个身材很魁梧的年轻修士,他坐在那里,亦显得非常高大,那柄闪烁着金光的大戟就竖在他身侧。

  那身材魁梧的年轻人修士抬头扫了庆云婴一眼,淡淡说道:“你要见我家宗主?所为何事?”

  “事属机密,在下必须要面见金线天尊。”庆云婴说道:“还请尊驾见谅,在下不能在这里说。”

  “你不告诉我,我怎么可能放你过去?”那身材魁梧的年轻修士露出冷笑:“既如此,你回去吧。”

  庆云婴心中更感无奈,这云高山的人也太骄横了!他庆云总归也是很有名气的圆满境大修,竟然一点面子都不给留!

  不过,情势比人强,人童渊已经决定背叛光明山了,如果再触怒了云高山,断绝了投靠星殿的路,那么人童渊的未来将再没有出头之日了。

  庆云婴迟疑片刻,只得缓缓说道:“尊驾或许是对我人童渊还持着偏见,庆云这一次来,是要与云高山精诚协作的!”

  “送客。”那身材魁梧的年轻人低下头,他已经懒得再看庆云婴了。

  刚才引路的修士走过来,他摇了摇头,低声说道:“这是渔大山主,我家宗主对渔大山主是格外器重的,有什么话,你尽可对渔大山主说。”

  “原来是渔大山主。”庆云婴急忙说道:“是在下孟浪了,有眼不识金镶玉,尊驾莫怪!嗯……不知道尊驾知不知道太清宗的叶信叶太清?”

  庆云婴是想找个话引子,然后再进入正题,但万万没想到,这句话刚刚出口,情势陡变,那身材魁梧的年轻修士猛然站起身,虎目圆睁,身侧的大戟无风自动,剧烈的震荡起来,一股无形的压力迫得庆云婴不由自主向后退了一步,但,那股无形压力并不是最可怕的,庆云婴还感觉到有一双隐藏在空气中的眼睛,正死死盯着他,那双眼睛锐利到了极限,似乎已把他周身上下的衣服、软甲全部扒光,连皮肉筋骨也被腐蚀,甚至直接洞穿到他的灵魂深处。

  “叶信?哪个叶信?!!”那身材魁梧的年轻修士一字一句的说道。

  “叶……自然是……”庆云婴被两种力量压迫得接近窒息,连话都说不出来了。

  后方的茅屋中突然传出悠扬的口哨声,里面有人,用口哨唱着不知名的小曲,场中形成的压力旋即快速消退,那身材魁梧的年轻修士闭上眼睛,似乎在平复自己的呼吸,随后再次张开双眼,他的口吻变得平和多了:“说,是哪个叶信?”

  “名动天下的叶信,好像只有一个太清宗的叶太清。”庆云婴缓缓说道。

  “太清宗什么时候多出了一个叶太清?”那背对着庆云婴的人轻声问道。

  “两位大山主这一年来一直在闭关,所以不知道。”刚才引路的修士站了出来:“太清宗确实多出了一个叶太清,此人修为高深莫测,几个月前,他在摘星洞大败星殿,连谈中维和闫客心两位星主也先后死于其刀下,一个多月前,他又在幽城晴雪河畔,用圣诀斩杀了星殿袁问尘,据说叶信当时以一人对抗星殿六位大修,却不落下风,也不知道是真是假。”

  “此事千真万确。”庆云婴露出苦笑:“我人童渊的琼水师妹当时也在场,并且助星殿修士围杀叶信,可惜,都不是叶信的对手,最后失手被擒,奇耻大辱啊奇耻大辱……”

  “你人童渊为何要出力相助星殿?”那身材魁梧的年轻修士皱起眉头。

  “此事说来话长,不是一时半刻能说完的。”庆云婴说道:“现在叶信已进入了云海之地,渔大山主,当下正是围杀叶信、报仇雪恨的好机会啊!!”

  那身材魁梧的年轻修士死死的盯着庆云婴,把庆云婴看得心头发毛,突然,从茅草屋中传出一个声音:“口渴了,还有酒么?”

  那身材魁梧的年轻修士终于移开视线,掏出一块令牌,抬手扔给了引路修士:“带着这位贵客去主峰,面见宗主,沿途任何人不得阻拦!”

  “是。”引路修士急忙应道。

  庆云婴见对方开始重视自己了,不由长松一口气,随后拱手道:“多谢尊驾。”

  那身材魁梧的年轻修士摆摆手,随后喝道:“你们也都退下去吧。”

  等到庆云婴离开小院,走向云海深处的主峰,那身材魁梧的年轻修士脸色逐渐变得铁青,随后冷冷说道:“老大出世了,为什么没告诉我们?萧魔指,别说你不知道老大的消息!”

  “我确实存着一点私心。”随着话音,俊美无匹的萧魔指面带微笑,缓步从茅草屋中走了出来:“你们也知道,我一直以副阁自居,因为在我眼中,唯有他才可以做阁主,几年的辛苦奔波,我是为了他打江山,但是,现在这江山还不够大,等我完全占了云海之地,再把他请过来,岂不更完美了?”

  相对而坐的正是天罪营的渔道和墨衍,两人相互对视,接着墨衍露出笑意:“萧帅既然承认有私心,又何必故意搪塞呢?想先占了云海之地……我看是处心积虑要压住鬼先生一头吧?也算稳住了自己的副阁之位。”

  “你们两个啊……”萧魔指摇了摇头,接着也在椅子上坐下了:“燕雀焉知鸿鹄之志!和鬼十三有什么好争的?我的目的仅仅是为了磨练自己,云台点将阁也算是一个庞然大物了,上千个日日夜夜,我是亲眼看着它一点点从无到有、慢慢成长的,这种阅历很珍贵,以后我再到了一个陌生的地方,亦会有自信再一次从无到有,亲手打造出一份基业!呵呵呵……我在意的不是这份基业属于谁,而是整个过程。”

  燕雀焉知鸿鹄之志?换成别人说这话,渔道和墨衍会立即发火,但面对萧魔指,他们一点脾气都没有,可以说,萧魔指在很多方面并不逊于叶信,几年的配合,让他们对萧魔指的能力已经心服口服了。。

  a

  (三七中文 et)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