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路杀神 第七零一章 云海已成瓮

小说:天路杀神 作者:撞破南墙 更新时间:2019-01-07 18:44:33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
  叶信三人并不知道外界发生了什么,他们还在古森林中向着云台点将阁的方向前行,转眼过了十几天,叶信的脸色逐渐变得凝重了,说笑的次数也在明显减少,而龙小仙的表现让人啼笑皆非,见叶信的情绪好似不太好,她反而变得很乖巧了,以前叶信让她修炼,她总要赖皮赖脸的墨迹好一会,才心不甘情不愿的坐下去,现在叶信督促她,她会立即开始打坐调息。

  这一天,天色已晚,叶信准备在一座小山坳中休息,当龙小仙开始调息之后,鬼十三才凑到叶信身边,低声问道:“怎么了?你这两天有些不太对头。”

  “有种不好的感觉。”叶信瞥了龙小仙一眼,随后示意鬼十三再走远一些,随后缓缓说道:“你还记得袁问尘么?”

  “在晴雪河被你干掉的那个?记得啊。”鬼十三说道。

  “当时我动用了圣诀。”叶信说道。

  “这个我知道。”鬼十三说道。

  “这一个月来,差不多是有十几批人去过晴雪河,观察我的圣诀。”叶信说道:“第一个去的是浩歌大光明,他的用意我能理解,光明山要对我做出综合评价,然后才能决定用什么样的力度来扶持我,但后来一批一批赶过去的人,我大都不认得。”

  “你怎么知道?”鬼十三露出诧异之色。

  “我能看到。”叶信说道:“我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做到的,但就是能清清楚楚的看到周围发生的一切。”

  “天下修士那么多,你又能认得几个?”鬼十三笑道:“你在怀疑什么?”

  “开始的时候,我还很高兴,以为他们都是慕名而来,感觉自己名动天下的时刻终于到了。”叶信轻叹一声:“可现在越来越感觉不对劲,尤其是前天那批人……”

  “你说啊,到底怎么了?”鬼十三变得认真起来了,因为叶信以前的感应是很准的,一旦发觉有问题,总会有大事发生。

  “前天那批人我只认得一个,就是流沙刀高问鼎,在宝庄里我见过他。”叶信说道:“但他不是主事的,主事的是另外一个年轻人,他竟然反复十几次冲入我的圣诀余劲之中,好像是在试探圣裁的威力。”

  鬼十三变得沉默了。

  “他似乎在研究我,或者说……他是在研究怎么样才能杀了我。”叶信露出苦笑:“而且……他应该不知道我能看得到他,前后动用了好几种法门,更让我感到古怪的是,明明从没见过他,但就是对他的法门有一种似曾相识的感受。“

  “这也是真正的巅峰修士,很少出手的原因。”鬼十三轻叹一声:“我指的是暂时放下一切,全力以赴去战斗!元力会受到巨大损耗,很难在短时间内恢复,而且还在天地之间留下了自己的痕迹,每一次出手,敌人对他的了解就会更多一分,所以,如果得不到巨大的回报,出手就显得毫无意义了。”

  “哦?”叶信心中有些触动。

  “我在葬龙湾呆了有一年半,才出来另立山头的。”鬼十三说道:“那些暗修都很张扬、跋扈,总会惹下各种各样的麻烦,在那一年半的时间里,风波就从没停息过,但是,我从没见过修罗王出手。有些麻烦真的让人头疼,如果交给我和法王、恶王,局势会很艰险,如果修罗王出手,大有把握轻松解决,在这种情况下他依然会保持沉默,开始的时候,我还以为修罗王是想让我们三个得到更多的历练,后来越想越奇怪,甚至猜测他的修为已经开始下跌了,将要步入寂灭境,所以才会想方设法避免亲自对阵,再后来,有一天我实在忍不住了,旁敲侧击的问了他。”

  “他是怎么说的?”叶信问道。

  “他笑着告诉我,当有一天,我达到了他的境界时,无论如何也要学会一个本事。”鬼十三顿了顿,缓缓说道:“藏拙!当时他是真的器重我,所以愿意给我一些弥足轻重的指点。”

  “藏拙么……”叶信的神色略有些无奈:“其实在幽城,那个袁问尘已经根本没办法威胁到了,只是想逃走,我为了留下他竟然出释放出圣诀,象我这样随性的人应该很少吧?”

  “信哥,他们是他们,你是你。”鬼十三说道:“我倒是觉得修罗王本没必要活得那么谨慎,当初你杀了袁问尘的时候,是不是感觉很痛快?这就足够了啊,总是憋着忍着,我们什么时候才能报仇?”

  “也对。”叶信笑了,就在这时,他脸色微变,给了鬼十三一个眼色,随后快步走回到山坳中。

  鬼十三跟在叶信身边,也退入了山坳,过了差不多有二十多息的时间,一片阴影快速从他们上空掠过,掠向远方。

  那是由几十艘证道飞舟组成的舰群,各个宗门建造证道飞舟时,总会有自己的想法、自己的喜好,表现在证道飞舟上,形状就会出现明显的差别。

  “怎么回事……”鬼十三已经惊呆了,他在证道世的阅历要比叶信多,认出了那些证道飞舟都属于哪些宗门:“星殿、云高山、蜈蚣岭、麒麟社、百守观、通宝堂、天门……这些一等一的大宗门怎么都走到一起去了?信哥,是不是这段时间里外面发生了什么了不得的大事?“

  叶信的脸色陡然变得铁青,随后试探着说道:“十三,你说……人童渊会不会背叛光明山,转而投靠星殿?不大可能吧……这种决定宗门未来的大事可不是一拍脑袋就能决定的,而且人童渊一直跟着光明山,其中瓜葛太多,真的要改换门庭,有可能出现各种各样想不到的事情!再说还有庆云婴在盯着,他可是从浩歌大光明的府中走出去的,必定会阻止,连他们的大修都无法统一意见,又怎么敢乱来?”

  “信哥,如果是你,你当然不会轻易改弦易撤,因为你是正常人。”鬼十三突然说道:“可你说过,人童渊那些家伙都不正常啊,他们是变态……”

  叶信猛地站起身,他终于意识到自己错在了什么地方,以己之心度人之腹!

  象鬼十三说得一样,换成他,他是不会轻易改弦易辙的,这种事情操作起来很难,而且有百害而无一利。

  叛变,首先会彻底激怒光明山,并成为光明山开刀的目标,因为妖皇惊天的遗宝,大战即将爆发,在这种时候,必须要用雷霆手段镇压叛变,达到杀一儆百的目的,才能整合人心。

  投靠星殿之后,得到的重视与待遇不但不会提高,反而会受到百般提防,为了试探人童渊是否真心,星殿肯定会把人童渊推到第一线,没有投名状,谁敢信你?

  一点好处没捞到,反而会遭受巨大的损失,傻子才会做这种事。

  做叛徒,尤其是仓促叛变,到最后大都没有好下场。

  问题在于,有些时候心理变态者的想法就是和傻子没什么区别的!

  其中的逻辑,于电光石火间在叶信的脑海中形成,他明白了,人童渊为了得到鲸龙圣决,不惜付出一切代价!那些‘婴’字辈大修认为,集人童渊之力未必就能拿得下他叶信,索性找上了云高山,并且把他叶信的行踪上报给星殿,这是要借刀杀人。

  星殿在意的,是他叶信的性命,不会在意龙小仙,然后人童渊自然可以再把龙小仙带回去。

  鬼十三刚才说出了那些一等一大宗门的名称,代表着星殿为了除掉他叶信,已经是不遗余力了!

  叶信愣怔了良久,吐出一口闷气,脸上浮现出苦笑,这事情大条了,简直是把天捅出了一个窟窿……

  “信哥,我感觉有些不妙啊!”鬼十三说道。

  “何止是不妙,是非常非常不妙。”叶信说道:“可我有些想不通,我叶信不过是太清宗的一位太清,还是刚刚爬上去的,有这种必要么?大炮打蚊子……”

  “你可不是蚊子。”鬼十三说道:“你已修成圣诀了啊!大家都知道的拥有圣诀的巅峰修士,满打满算只有那么十三个,你是第十四个!妖皇惊天的遗宝就在那里,估计星殿和光明山都下定了决心,要在一两年之内,彻底击败对方,独占遗宝,你是第十四个巅峰大修,你的存在已经可以影响格局了,他们又岂能容你?”

  叶信显得很安静,他现在已经意识到,这一次面临的危机远远超过以往,当初带着天罪营东奔西逃时,至少身边有人可用,此刻只有一个鬼十三,而且那时除了自己军力太弱之外,其他因素都是对等的,此刻他却刚刚察觉到危机,星殿明显已经布置多时了,他看到那个强行闯入圣诀余劲中的年轻人,就是星殿派过来对付他的。

  “如果我的鬼船在这里就好了。”鬼十三咧了咧嘴:“可为了麻痹人童渊,我故意让鬼船跟着宝莲回太清宗了。”

  叶信突然摆手,示意鬼十三不要说话,片刻,又是一群证道飞舟从远方掠过。

  (三七中文 et)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