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路杀神 第七零五章 第一个强敌

小说:天路杀神 作者:撞破南墙 更新时间:2019-01-07 18:44:33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
  琼水婴忍不住提醒道:“大师,那叶信可不是容易对付的,您要多加小心!”

  “叶信不容易对付,我匡同心就容易对付了?”那老者忍俊不禁的说道。

  “那叶信已修成圣诀,我亲眼见过!!”不知道为什么,琼水婴就是有一种不详的感觉。

  “圣诀又如何?在我前面,他根本没机会释放圣诀!”那老者淡淡说道。

  事实上,那老者并不是目中无人,匡同心是天下各地散修之中实力最强、声望最高的,并且被无数散修视为荣誉领袖,在引龙宗的仙升石上,匡同心列在二十余位,这是非常难得的成就。

  仙升石前三十名,差不多都被星殿和光明山包场了,能硬生生挤进去的,都是世间雄才,他们付出的努力、承受的艰难险阻,肯定要比星殿和光明山的修士多。

  远方,叶信轻轻吁出一口气,虽然对方尚没有开始运转元脉,但他已知道,这一次遇到了难缠的对手。

  那艘证道飞舟显得古怪,整个船身笔直平滑,没有船舱船舷,看起来就象是一根巨大的木板,偌大的船板上只有两个人,一个是老者,一个是琼水婴。

  从战斗爆发到现在,叶信总能摧枯拉朽般粉碎一切阻碍,但他内心一种保持绝对的冷静,绝不会产生骄横轻敌的心理,因为他知道那些不算什么,天下还有其他人能做到同样的事,如狄战,如九大光明。

  就在叶信观察那艘证道飞舟的时候,那艘证道飞舟已经开始加速,向着他这边掠来,片刻间已停在林间上空。

  “叶太清,既然是故意引我过来,又何必躲躲藏藏?不妨现身一见!”那老者缓缓说道。

  叶信笑了笑,从树后走了出来,缓步走到林间的空地上,那老者的视线立即落在叶信身上,两个人都在仔细观察着对方,片刻,那老者拱了拱手:“在下匡同心,见过叶太清。”

  “原来是同心大师。”叶信说道:“同心大师也来蹚这趟浑水么?”

  “唉……这只能怪星殿的标赏太过诱人了,老朽实在是无法拒绝。”那同心大师叹了口气:“叶太清,这次能遇到老朽,是你的命数,也是老朽的命数,如此……就不要再暴殄天物了,叶太清吐气间犹有隐约丹光,想来刚才是用了一颗三转金丹,何必呢?不如把这些宝贝留给老朽,老朽还能领一份人情。”

  “我的宝贝有很多,就怕你没本事拿。”叶信笑道。

  “总归要试试的。”那同心大师也笑了。

  “好啊。”叶信漫不经心的应道。

  下一刻,林间的空气似乎陡然变得凝固了,整个世界格外的安静,紧接着,叶信的身形掠起向空中,他的脑后出现圣辉,杀神刀也出现在他手中,而同心大师探手扔出一个圆盘,口中发出怒吼声:“禁!”

  那圆盘骤然膨胀开,化作足有千余米方圆的光团,接着向下砸落,叶信感觉到一股巨力包裹住了他的身体,身不由己被光团压了下去,早已蓄势待发的八极炫光因为元脉受到强烈震荡,竟没能成型。

  轰……叶信重重落在了地上,他的一双小腿深深陷入到泥土中。

  那同心大师双手不停掐动法印,口中再次发出怒吼:“封!”

  光团化作万千道金线,从四面八方卷向叶信,叶信一边努力与那种莫名的压力抗争,试图重新催动大绝,一边释放出护体元力,以抵抗将要来临的攻击。

  不过,叶信的护体元力与卷来的万千道金线似乎分处在两个不同的世界中,都无法给对方造成影响,接着金线已射入到叶信的脑中。

  金线的目标是叶信的元府,进入元府之后,便立即缠在了叶信的神能之上,转眼间,已把神能缠绕成了一颗巨大的光茧。

  叶信突然不动了,那种感觉有些古怪。

  见叶信释放出的元力波动不再继续膨胀,那同心大师露出了笑意:“这才对么,叶太清,老朽这件法器已温养了四十多年,一直舍不得动用,只为找到一个十全十美的仙胎,今天用在你身上,也是你的幸事。”

  星殿和光明山虽然能称霸证道世,但不可能占了天下所有的造化,宝庄也不是唯一的遗宝之地,那同心大师年轻时误入荒山,无意中发现了一处古时大修的隐居之地,得到了几件世间难遇的法器,经过几百年的参悟、修炼,创出了独属于自己的法门。

  叶信开始的时候确实被搞了个措手不及,他所有的战斗经验,都是人与人之间的博弈、搏杀,法宝和法器再强,也需要人来释放,而那同心大师不一样,那件不知名的法器,所释放出的威能要远比同心大师强得多。

  “琼水婴,还愣着做什么?该你了。”那同心大师转头喝道。

  一直发呆着的琼水婴如梦初醒,下意识的跃离了证道飞舟,不过,她落在地面之后,并没有立即冲向叶信,而是显得犹疑不决,进退失据,片刻又抬头看向那同心大师。

  琼水婴的性子一直是极为暴戾的,现在居然不敢向叶信出手,是因为前一次被叶信打怕了,幽城一战,他们六个人都奈何不了叶信,现在只有她一个,实在是没有底气。

  “你这胆小鬼。”那同心大师失笑道:“也罢,再让你看看老朽的神通!”

  叶信凝立不动,探入他元府内的金线竟然在试图汲取神能的力量,他有一种啼笑皆非的感觉,这种感觉来自于神能,犹如处于食物链顶端的巨兽,突然发现有一群小蚂蚁试图要吃掉自己。

  金线汲取力量的进程并不顺利,或者说,金线还咬不动神能。

  那同心大师清楚法器受到了阻力,摇头叹道:“没有用的,就算是半圣师东游在这里,老朽也有一战之力。”

  叶信抬头看向那同心大师,随后也叹了口气:“你的修为真差……你到底是怎么勘破圆满境的?带着琼水婴过来,是不是知道自己没了法器,就会变成一个废物?”

  琼水婴本来想发起攻击了,听到叶信这两句话,她脸色再变,悄悄向后退了几步,再次看向那同心大师。

  叶信看得很明白,这种法器连他都未必驾驭得了,那同心大师更不可能,别的圆满境大修,境界都是实实在在的,而那同心大师的圆满境却掺了水分。

  如果法器和主人的实力处在同一个水平线上,或许世间除了星殿、光明山和深渊葬龙湾之外,将会出现第四个大势力,就凭这种恐怖的镇压之力,绝对可以做到,刚才那同心大师说就算遇到半圣师东游,也有一战之力,叶信是相信的,半圣的战力同样会受到巨大影响。

  那同心大师的眼神闪烁了一下,随后摇头道:“徒逞口舌之力有什么用?!”话音刚落,一根银色的长鞭出现在那同心大师手中。

  只是,和进退失据的琼水婴差不多,他也变得有些犹豫了,事实上,叶信没有看错,他所有的力量都来自于法器,这些法器他可以用,但没办法驾驭,使用和驾驭是截然不同的两码事。

  同心大师必须要把自己拥有的法器时时带在身边,用自己的元力去滋养,滋养的年头越久远,法器的威力就越强,可一旦动用过法器,法器就会恢复当初的模样,失去所有的威能,还要经过漫长岁月的滋养,才会逐渐变得饱满。

  所以,同心大师轻易不会与人发生争端,实在是避无可避了,动用一件法器,击败对手之后,潇洒转身离去,给世人留下一个神秘的背影。

  也所以,星殿和光明山屡屡为他伸出橄榄枝,条件优越得不能再优越了,他却只能拒绝,圆满境大修都会释放出一种强大的气息,他没有,短时间别人看不出来,可天天与人走在一起,最后肯定要露出端倪,被人怀疑。

  现在为了对付叶信,释放出一件法器,他已经很心痛了,不过能得到星殿的赏格,付出是值得的,但是要动用两件法器,他就有些拿不定主意了。

  “该怎么说呢……”叶信幽幽说道:“谢谢啊……”

  “什么?”那同心大师一愣。

  下一刻,叶信的神念全力运作,元府中的神能同时疯狂的卷动起来,意识海也化作汹涌的风暴。

  探入元府的万千道金线,被绞得粉碎,化作无数游离的光点,聚向了神能。

  紧接着,又有万千道金线进入元府,而他的神能犹如一条巨龙在吸水,进来多少便吞噬多少。

  叶信的神能早已变得异常强大了,汲取圆满境大修的元魂,也是瞬间完成,这种送上门的养料,再多亦能一扫而空。

  法器所散发出的恐怖元力波动,正以极速变得衰竭!

  钟馗在天域之内,一直所向无敌,那些高高在上的神尊,在钟馗眼中都是可以汲取的力量之源,此刻居然有不知死活的东西要汲取他的力量,纯粹是做梦。

  (三七中文 et)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