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路杀神 第七零六章 反杀

小说:天路杀神 作者:撞破南墙 更新时间:2019-01-07 18:44:33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
  “混账!敢毁我法器?!”那同心大师目眦欲裂,他不再犹豫了,手中的长鞭化作一片银光,笔直卷向了叶信。

  不过,那同心大师出手还是略微晚了一点,在叶信身下的泥土中,一道光团蓦然升向空中,竟隐约凝成一条人影,而场中的叶信、同心大师和琼水婴,都隐约听到了凄厉的嚎叫声。

  “想走?给我回来!”叶信发出一声大喝,他的神能全力运转,那条升向空中的光影居然被硬生生拽了回来,光影的身体被拉扯得四分五裂,化作无数迸射的流光,如万鸟投林般消失在叶信脑后的圣辉之中。

  这时,同心大师释放出的长鞭已接近了叶信,叶信立即运转元脉,杀神刀向着上空卷起。

  在自己被镇压的时候,叶信已感应到金线的最后隐藏着一个非常奇怪的存在,和失去肉身、不得不靠着不断夺舍才能生存下去的钟馗很相似,而神能在告诉他,那是极其极其难得的补品。

  果然,当万千道流光全部被神能汲取之后,元府内饱满感已无法用语言来形容,甚至可以说涨得难受,脑后圣辉的亮度明显提升了几个量级,不过,叶信也因此浪费了宝贵的时间,待到同心大师的鞭影卷到,他已来不及释放大绝,只能动用倒卷山河,希望可暂时挡一下,然后他就可以全力发动了。

  叶信的刀光透过重重鞭影,卷向了同心大师,但同心大师与他的距离在数百米开外,等刀光卷到,对同心大师很难构成伤害,而叶信要格挡的鞭影,却不受任何影响,径自卷入他的身体中。

  不对……叶信刚才已经有过一次这样的经历了,可没想到同心大师还有类似的法器,他立即把神念沉入元府,试图保护自己的神能,因为上一次的经验告诉他,这种法器没办法伤害他的肉身,却能直接攻击他的元府神能。

  就在叶信内视元府的瞬间,他突然发现自己的视角发生了急剧变化,似乎在飞行,随后他竟看到了自己的身体。

  心惊胆战的琼水婴蓦然瞪大眼睛,她看到了非常诡异的一幕,同心大师的鞭影卷过叶信的身体,竟然把叶信的影子硬生生拉了出来。

  琼水婴的视野中,明明白白有两个叶信,一个叶信手持杀神刀,立在场中,另一个叶信被长鞭卷向高空,不过,这个叶信的影像稍微有些模糊不清。

  “叶信的元魂已被禁锢!!琼水婴,你还不出手?在等什么?!”那同心大师发出一声大喝,接着右手一晃,远方的证道飞舟径自向他投来,距离越近证道飞舟就变得越小,等落在同心大师手中时,已变成了一截两尺长短的木尺。

  随后同心大师挥动木尺,木尺扫过之处,卷起无数道闪烁的符文,符文如潮水般卷向了叶信在空中的影像。

  那同心大师虽然显得气势如虹,似乎法器被毁对他的打击并不严重,但实际上他心痛得想吐血,手中的长鞭是他最重要的法器,已精心温养了二百余年,始终舍不得动用,也因为这法器的威力太过惊世骇俗,一旦出手会引起天下修士的警觉,尤其是那些圆满境巅峰大修,恐怕都会想杀了他。

  而别的法器的隐蔽性很强,除了被镇压的修士知道是怎么回事,其他修士根本看不出所以然,只会认为他神威盖世。

  这时,琼水婴终于做出了决定,她尖叫一声,闪电般掠向叶信。

  叶信第一次有这种体验,他的元魂竟然被硬生生剥离出来了?!

  此刻,叶信有一种被分裂开的感觉,他有两种视角,一边是琼水婴正全力向他冲来,一边是如潮水般的灵符从空中洒落,他的身体可以做出各种动作,元脉的运转亦不受影响,但反应速度明显降低。

  琼水婴的攻击还好说,那同心大师释放出的闪光的符文,让他有一种恐惧感,或者,是神能在警告他,他的元魂是撑不住多长时间的!

  生死已悬于一发!

  叶信拼力运转元脉,手中的杀神刀迎向琼水婴,至于被剥离出去的元魂,他就不知道该怎么办了,只希望能撑过一点时间!

  叶信的元力波动恍若火山爆发般喷涌着、膨胀着,不过,那同心大师并不担心,只要他亮出了这件法器,证道世不应该有人能挡得住,在这最关键的时刻,他还有闲暇把目光转向琼水婴,眼中闪过一缕杀意,琼水婴已看到了这件法器的威能,如此,杀掉叶信之后,还要把琼水婴也杀掉!!

  琼水婴无暇去注意同心大师,她只盯着叶信,报仇雪恨的机会终于来了,她当然要全力以赴。

  而叶信却没办法全力以赴,他只能用寻常的战决,去格挡琼水婴如暴风骤雨般的攻势。

  人童渊能成为大宗门,实力与太清宗并不差多少,是有原因的,固然,人童渊的法门存在着天生缺陷,以至于为了得到鲸龙圣决,彻底得罪了叶信,但他们的法门亦有自己的强大之处。

  琼水婴犹如一道急速掠动的旋风,围着叶信打转,她的每一次攻击都裹挟着万钧之力,而且周身上下坚硬如钢铁,完全可以接下杀神刀的反击。

  挥出第一拳,琼水婴还只是动用了七、八分力,因为上一次她被叶信的杀神刀伤害过,不敢大意,等到撞击之后,发现叶信的刀劲显得很疲弱,应该是元魂离体的缘故,那么随后的攻击,琼水婴就无所顾忌了。

  同心大师对叶信造成的威胁远大于琼水婴,每一波灵符击中叶信的元魂,都会让叶信的元魂激烈震颤起来,好像下一刻就要变得支离破碎,而且叶信元力波动的膨胀也会出现中断。

  叶信只是苦苦支撑了两息的时间,终于没能挡住琼水婴的全力飞踢,杀神刀被震得高高举起,中门大开。

  琼水婴立即欺近,双手如闪电般轰向叶信,叶信的护体元力瞬间被摧毁,余劲让他不由自主向后飞起。

  琼水婴一击得手,气势变得更加凶猛了,她如影随形扑上去,一脚卷向了叶信的脖颈。

  叶信只得暂停运力,接着释放出瞬斩,但他的瞬斩并不是攻击琼水婴,而是要拉远距离。

  叶信在贪狼战诀上的修为已经是炉火纯青了,各个战诀都能做到活学活用,斜刺里掠出去,不但能避开琼水婴的攻势,还能给自己争取一点点时间。

  可惜,也仅仅是争取而已,叶信的元魂在承受着同心大师的攻击,肉身却被琼水婴缠住,让他无法兼顾,只能咬牙支撑。

  不过叶信心性之坚韧是承受过无数次考验的,虽然他显得左支右拙,处境无比的艰难危险,但同心大师和琼水婴就是没办法真正击垮他。

  “叶信,看你能撑到几时!”那同心大师发出大笑声,他这是一箭双雕,扰乱叶信的心理,同时又能让琼水婴变得更加疯狂、拼命。

  果然,本已占据优势的琼水婴象打了鸡血一般,口中尖叫连连,气势更加凶猛,眼中充满了滔天的恨意。

  终于,叶信的杀神刀又一次被崩了出去,琼水婴趁虚而入,全力一脚,踢击在叶信胸膛上。

  叶信的护体元力再一次溃灭,身形向后倒飞出去,一股鲜血从口中喷出来,在空中留下了一道长长虹光。

  叶信足足飞出几十米开外,滚落在地,不过当他稳住身形时,眼神却丝毫没有挫败感,而是如释重负。

  琼水婴又一次发出尖叫声,接着身形掠向叶信,而同心大师突然抬头看向高空,脸色旋即变得惨白。

  同心大师是心痛自己的法器被毁,以至于忽略了一些不应该被忽略的东西,而琼水婴属于完全没有理智,什么都不管不顾,只要报仇。

  他们忘记了,叶信第一次名扬天下,是因为他以大乘境的身份,修成了圣诀!

  一道光柱静悄悄的从空中垂下,把叶信、琼水婴和同心大师全部笼罩在当中。

  直到圣诀的威能释放出来,琼水婴才有所察觉,她猛然抬头看向高空,接着便呆在那里,而同心大师手中多出了一柄红色的伞,随后他已把伞撑开,伞盖化作一片厚厚的红色云层。

  轰……圣诀第一次发出轰鸣声,因为光柱撞上了同心大师手中的红伞。

  轰轰轰……红色云层在不停的翻滚着、咆哮着,试图挡住光柱的倾泻,但圣裁的威力无穷无尽,只是半息的时间,红色云层便被绞得粉碎,接着光柱继续向下,把同心大师、叶信和琼水婴全部轰击在烟尘中。

  轰轰……地面被轰出了一个数百米方圆的大坑,这是因为同心大师的法器抵消了圣诀大部分威力,否则三个人会直跌入地底深处。

  荡起的烟尘开始缓缓下落,叶信的身形逐渐显露出现,他虽然也在圣诀笼罩之内,但受到的压力是微乎其微的,毕竟是他释放的圣诀,只要神念一动,圣诀便不会伤害到他。

  chaptererror;

  (三七中文 et)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