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路杀神 第七零七章 血夜即将降临

小说:天路杀神 作者:撞破南墙 更新时间:2019-01-07 18:44:33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
  同心大师和琼水婴倒在了坑底,身受重创,虽然圣诀的威力被抵消了大半,但就算只剩一成,他们也承受不住,尤其是琼水婴,在圣光的灼烧下,再坚韧的筋骨也和寻常人没什么区别,同心大师好歹还有护体元力,加上手中有法器,而琼水婴什么都没有,她的脑袋看起来像个长眼睛的骷髅头,身体也是处处皮开肉绽,露出了烧成焦黑色的骨头。

  叶信被拉扯出去的元魂已回归本位,他在原地站了良久,才算真正恢复过来,接着迈开脚步,缓缓向着同心大师走去。

  “你……你到底是什么人?”同心大师挣扎着要爬起身,他的伤势外表看起来没琼水婴那么惨,但周身元脉已全部崩毁,此刻连凡人都不如。

  “你这不是废话么?”叶信笑了笑。

  “证道世……不可能出现这样的圣诀……”同心大师死死的盯着叶信:“也不可能……抽光我法器的元力……你……你有神之位格……”

  叶信正伸手去抓地上的银色长鞭,听到这句话,他的身体变得僵硬了,脸色阴晴不定,随后慢慢把长鞭抓起来,仔细端详着,以前都是他汲取其他修士的元魂,这一次是他自己的元魂被硬生生剥离出来,对他内心造成了巨大的冲击,所有他很知道这银色长鞭到底是一种什么样的法器。

  银色长鞭也承受了圣光的灼烧,他把神念探入到长鞭中,却感应不到任何元力波动,这法器已经废了,可惜可惜……

  叶信的视线转到了其他法器上,那柄红色的伞已只剩下巴掌大的伞柄,由证道飞舟化成的木尺正在燃烧着,这一战,他那么接近死亡,最后却什么都没得到,心头不由升起怒火。

  “你是谁……你到底是谁……”同心大师吃力的说道。

  “你知道得太多了,说得也太多了。”叶信缓步走向同心大师,上下打量了片刻,突然说道:“你这些法器是从什么地方找到的?”

  “你……放过我……我就带你去……”同心大师眼中浮现出一缕希望:“我的元脉已经毁了,以后也是废人……”

  “操作难度太大,我带着你和星殿的修士周旋么?”叶信淡淡说道:“而且你刚才居然提到了神之位格……天下之广,果然能人无数,你知道了我最大的秘密,我怎么可能让你活着?”

  话音刚落,叶信的杀神刀陡然卷起,同心大师瞬间被刀光劈开,接着叶信接连释放出瞬斩、醉清风,刀光不停的卷过同心大师在空中翻滚的残破尸体,直到把同心大师的尸体斩得七零八落,他才收住刀光。

  接着,叶信找到了同心大师的纳戒,把那几件法器的碎片也都一一收起,这些法器都不是凡品,他还是不死心,准备以后再仔细观测一段时间。

  随后叶信转身走向琼水婴,琼水婴正拼尽最后的力气往坑外爬,从叶信找同心大师说话开始,到叶信把同心大师斩成碎片,她才爬出了三十余米。

  看到叶信的影子追上来,琼水婴终于绝望了,也泄了气,她的双手死死抓着泥土,口中发出嘤嘤的哭泣声,这条修行路,她走得很艰难,不知道承受了多少磨练,当然,也怪人童渊的法门太不人道了。

  煎熬到了今天,一切都将成空,她真的不甘心,如果早知道如此,又何必修行?在有限的时间里,尽可能享受尘俗之乐,该有多好。

  “嗨,又见面了。”叶信轻轻吁出一口气:“刚才打我是不是打得很爽?”

  琼水婴没有说话,她依然沉浸在不甘与绝望之中。

  “我问你话呢,怎么不回答?你这样很不礼貌。”叶信用刀锋敲了敲琼水婴的后脑,竟然发出金铁交鸣的声响。

  琼水婴醒转过来,她想翻身,可就在这时,叶信已抬起脚重重踩在她的后腰上,让她动弹不得。

  “确实是把金刚不坏的法门炼到骨头里去了,想杀掉你还真有些不容易。”叶信淡淡说道:“不过,我很了解骨头的构造,也知道关节最怕什么。”

  说完,叶信已把杀神刀探入琼水婴的脖颈下:“你们把龙小仙关在人童渊,五年的时间,你们一直在想方设法折磨她,小仙告诉我,你是最坏最坏的一个,知道世间有一种东西叫做报应么?别以为报应不存在,不是不报,时候未到!现在么……时候到了。”

  话音刚落,叶信抓住刀柄的双手缓缓用力,琼水婴的后腰被叶信死死踩住,上半身却被叶信用力拉了起来,让她的身体变成了一张弓形。

  几息的时间,琼水婴的身体扭曲的角度越来越大,她的椎骨发出吱吱嘎嘎的响声,极致的痛苦让她拼命挣扎起来。

  “你很幸运,我本来想了很多种办法收拾你,但现在时间不多。”叶信笑了笑:“否则,我真想把你也关上五年,让你尝尝那是什么滋味。”

  琼水婴的骨骼已发出了隐约的断裂声,双手胡乱抓动着,她想放声嚎叫,但杀神刀的刀柄已深深陷入她的颈下,连呼吸都中断了。

  “我杀过很多人,经常让我有负罪感,唯独这一次,我感到由衷的愉悦,或许……是因为我在模仿你们这种变态的心理吧……”

  叶信一边说话一边加大力道,片刻,咔嚓一声,琼水婴的身体竟然被硬生生掰断,近乎骷髅头的脑袋无力的贴在了屁股上,她的身体本来就小,现在变得更小了。

  叶信直起身,俯视着龙小仙:“这是在为小仙儿报仇,现在该为我自己报仇了,再问你一遍,刚才打我是不是打得很爽?”

  琼水婴的嘴唇艰难的蠕动着,她试图吐出一口唾液,以回应叶信,但她现在一点力气都没有,喷出的也不是唾液,而是鲜血,那口鲜血旋即就落下去,溅在了她的鼻口间。

  叶信冷笑一声,举起杀神刀,用刀柄全力刺下。

  噗嗤……刀柄正刺入琼水婴的眼眶,接着琼水婴的后脑出再次传来金铁交鸣的锐响,叶信全力出手,依然没能达到刺穿的效果。

  琼水婴剩下的那只眼睛逐渐变得呆滞和灰暗了,代表着生命正离她远去,胸部的起伏也变得越来越缓慢。

  叶信抬头看着天空,喃喃自语着:“第五个、第六个……星殿一共能召集百余位圆满境大修,应该是极限了吧?毕竟还要防御光明山呢……嗯嗯,现在已经快要杀十分之一了,继续努力……”

  琼水婴终于死了,她的**竟然以一种眼睛可以察觉的速度**着,人童渊的法门可以让她的身体拥有远超常人的坚韧度,可只要失去生机,****的速度也要比常人快得多。

  叶信摘下琼水婴的纳戒,回头看向另一侧天空,夕阳西下,天快黑了。

  他喜欢黑夜,尤其是在这种时候,白天,对追捕者有利,夜晚,自然对他这个被追捕者有利。

  下一刻,叶信纵身向远方掠去,身形闪了几下,消失在林间。

  在这同时,云高山,一间静室内,墨衍缓缓张开了双眼,他的嘴角露出笑意。

  突然,房门被推开了,渔道和萧魔指先后走了进来。

  “墨衍,现在是什么时候了?你居然还在闭关修炼?”渔道皱起了眉头。

  “没办法,实在是控制不住自己,我想知道老大现在到底是什么修为。”墨衍笑着说道。

  “你找到老大了?”渔道刚才皱起的眉头立即变得松缓了。

  “嗯。”墨衍点了点头:“老大……很强,比我们想象中要强得多,他杀了同心大师。”

  “哦?”萧魔指露出吃惊之色:“同心大师的来历和身世都神秘莫测,很不容易对付,没想到……主上变得这么厉害了?!”

  “这样我也可以放心了。”墨衍说道,随后他看向渔道:“你那边准备得怎么样了?”

  “我早就准备好了,现在就等你了。”渔道说道。

  “萧帅,你那边呢?”墨衍又看向萧魔指。

  “只等天黑了。”萧魔指推开了窗户,最后一抹阳光洒入屋内,而在夕阳上方,一轮弯月已隐隐显露出来:“你们发现没有?今天的月亮有些发红,这……注定是一个血夜啊……”

  云海之地,一艘证道飞舟上,流沙刀高问鼎匆匆走进一间船舱:“不对劲!又出现了圣诀的气息!应该还是那个叶信!”

  “不可能吧?”主座上穿着黑袍、双瞳呈淡红色的年轻人蓦然站起身:“三个小时?叶信能接连释放两次圣诀?!”

  “我们都低估了他。”流沙刀高问鼎不想费力气证明这种板上钉钉的事,他只关心如何解决叶信那个烫手山芋。

  “看来……需要我们三人联手了。”另一边的中年人幽幽说道,此人正是现在星殿的主宰者聂乾元的得力心腹、段真静。

  “不要忘了星殿。”流沙刀高问鼎说道:“临行前主上告诫过我,光明山必然会死保叶信,我们的时间并不多。”8)

  (三七中文 et)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