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路杀神 第七一零章 星殿的能人

小说:天路杀神 作者:撞破南墙 更新时间:2019-01-07 18:44:33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
  计划永远没有变化快,叶信的游斗之策确实很有效果,将近深夜时,他的战果很是丰硕,几乎摧毁了由二十余艘证道飞舟组成的战群,一记圣诀斩杀七位圆满境大修,随后他又接连突然袭击了两支小船队,让自己的杀戮名单上圆满境大修的数量达到了十九个,谁知道过了夜半,星殿的布置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大变化。 更新最快

  星殿所有的证道飞舟都被统一调动起来了,原来星殿乃至所统各宗门的修士,就像一群群赏金猎人,没有统一的号令,各行其是,各自揣着自己的主意,给了叶信太多可乘之机,举个例子说,如果那同心大师没有那么贪婪,不想独占赏格,带着十几个圆满境大修找到叶信,那一战叶信未必能撑得过去。

  而此刻,各方修士在星殿的调动下,非常突兀的变成了一支号令森严的军队!

  地面上,布成人墙的修士们释放出一轮轮攻击,笔直向前,他们不是象天黑时那样,仔细向前搜索了,而是向前推进!

  沿途所有的林木,都被修士们摧毁,不留下任何可以供人藏匿的角落,小乘境、大乘境修士,在叶信眼中是无足轻重的,而对普通人乃至对大自然来说,他们拥有着可怕的毁灭性力量。

  反正也不需要他们去围攻叶信,那就无需保留自己的实力了,一棵棵大树被放倒、一丛丛灌木被摧毁,他们所过之处,都化作平地,如果凑巧后方有携带者灭元炮的证道飞舟,那就更简单了,几炮下去,就能让数百米方圆的森林变成废土。

  那些修士每推进七、八百米,就搭起一座巨大的火堆,然后还会留下一个修士负责看守,他的任务是把周围被毁掉的树干树枝收集到一起,维持火堆的燃烧。

  叶信擅于在夜色中突袭,那就制造出人工的白昼,叶信擅于利用森林的掩护,那就彻底毁掉森林。

  星殿用了最笨但也是最有效的办法,工程量虽然很大,不过对那些小乘境、大乘境的修士而言,并不成问题。

  叶信先是向北走,发现北方的修士已经在森林中硬生生开辟出一片足有十几里宽的隔离带,想强行闯过去是不可能的,一旦暴露了行迹,转眼就会被证道飞舟盯上。

  随后叶信立即转向南方,发现南方的修士也在做着相同的事,接着东西两侧他也去看过去,都走不过去。

  这一次,他是真的被困住了,一个小时之后,各个方向的修士都已进入了他的神念洞察范围,这也代表着他的活动空间只有这近三十里方圆的森林了,而森林还在不断的被蚕食。

  “星殿还是有能人的……”叶信从心底里发出无奈的叹息声。

  与此同时,在那艘凤首证道飞舟上,段真静脸上露出了笑意,随后缓缓对高问鼎说道:“问鼎,你这坚壁清野的办法倒是厉害!”

  “如果早让我主持大局,叶信在这个时候已经伏法了!”高问鼎笑了笑:“真静兄,你也无需夸我,换成你,这种小事也是难不倒你的。”

  两个人这般说话,无疑是说给那年轻人听的,就你最蠢!星殿把大权交给你,你却毫无建树,只会带着无数修士与叶信玩抓迷藏。

  “我不行。”段真静摇了摇头:“当初你提出这个建议的时候,我还以为会太过耗费时间,或许要用上三、五天才能把那叶信找出来,到那时候,光明山已经插手了。可没想到,他们推进得会这样快、这么有效,我看再过上几百息的时间,叶信就无处藏身了。”

  “我出身将门,久经沙场,这种小伎俩不知道见识过多少了。”高问鼎眉眼间显露出一缕傲色。

  “哦?那你后来是怎么和行者遇上的?”段真静好奇的问道。

  “说来惭愧……”高问鼎忍不住叹了口气:“我得到了证道丹,并侥幸勘破铁壁,然后几个朋友说,我已是初萌境的修士了,应该给自己起一个道号,我当时正值酒后,志得意满,便随意给自己起了‘问鼎’二字,没想到却惹来滔天大祸。”

  “这是怎么说?”段真静一愣。

  “我那时还是边帅,国主听闻我更名为高问鼎,起了猜疑之心,随后有一些仇家又日日在国主面前毁谤我,结果国主听信了谗言,我一家老小都丧生火海,我也是身负重创,拼死杀出包围圈,是主上救了我,并且为我报了血海深仇。”高问鼎缓缓说道。

  段真静沉默了,虽然高问鼎的话不多,但其中包涵着一场场腥风血雨,还有达到极致的悲伤愤怒,乃至绝望痛苦。

  “我突然想起半圣在读《妖皇传》的时候,说过的一句话。”段真静微笑着说道:“半圣在读书前,总要焚香洗手,似乎对书……显得非常谨慎,我们当时不大懂,问过他老人家,他老人家很认真的告诉我们,有故事的人是值得尊重的。”

  “呵呵……天下人谁没有自己的故事?”高问鼎也笑了起来:“不说我们,就说世间那些凡夫俗子,亦会有喜怒哀乐吧?年少时,仰慕过谁,后来又娶了谁,谋业时,谁与他有恩,谁又为难过他,这些都是故事啊。”

  “有的。”段真静淡淡说道。

  “什么……”高问鼎一愣,旋即明白过来,段真静是说某些人,活了多年,却一丁点值得怀念的故事都没有。

  段真静在影射谁?当然是后面那年轻人了,那年轻人还不满二十,却已在深山中苦苦修炼了六、七年,未经世事,让那年轻人回忆自己的故事,应该除了修炼还是修炼。

  那年轻人脸色变得有些不好看了,但无话可说,他确实不知道该如何指挥这些成千上万的修士,又该怎么去对付到处逃窜的叶信。

  事实上,那年轻人和叶信的地位是相当的,都得到了上界星皇的传承。

  不过修炼之路截然不同,那年轻人有天凤星皇的指引,每走出一步,都知道下一步该如何走,只需要全力以赴的付出时间和精力就好,他或者他们都不会承受失败的困扰,这一路走得异常通畅。

  而叶信只能靠自己摸索,如果不是拥有神能,他耗费的时间要比那年轻人多得多,但是,正因为靠着摸索一步步走到今天,他的基础是绝对扎实的,而且也因为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做到了最好,贪狼战诀中还有没有隐藏的奥义,他会保持自己探索、参悟的热情。

  那年轻人只是一个模仿者,而叶信却有着创造者的潜质,模仿者永远无法超越自己的模仿目标,也就是说,那年轻人永不可能超越天凤星皇,而叶信已把八极炫光与破碎千劫变成了组合技,这是贪狼星皇生前从没尝试过的。

  在这个时候,林中的叶信终于选择发起攻击,等一个多小时后,附近所有林木都会被摧毁,包围圈也合拢了,身前身后到处是敌人,等到元力耗尽,只有死路一条,那还不如现在就发动,如此后方和左右两侧的敌人尚远在几十里开外,以普通证道飞舟的速度计算,他至少有一两分钟的突围时间。

  更重要的是,在前方十里开外,有一处巨大的洞穴,里面喷吐出白色的烟气,可能是云高山的一处历练之地,他以前并没有发现,现在所有的林木都被摧毁了,他的神念能清楚的看到洞口。

  杀出去!逃到那个洞穴中!就算里面是死路,他只需面对闯入洞穴的圆满境大修就可以了,没有证道飞舟的威胁,他的压力会减轻许多。

  这毕竟是生死攸关的决定,叶信在紧张的思索着,星殿修士们制造出的隔离带已经超出了神念的观察范围,根据自己第一次发现隔离带的时间计算,这片隔离带的宽度应该超过了三十里,想逃到那边,基本是没可能了。

  前方的修士们还在一边摧毁林木一边前进,叶信轻轻吁出一口气,罢了,现在唯一的出路是杀入那个巨大的洞穴中坚守,拖延时间,一直耗到光明山的支援赶到。

  叶信一直对光明山抱有期望,不是自视甚高,而是看透了妖皇遗宝的诱惑,为了救他叶信,光明山未必会达成统一意见,可如果为了大幅摧毁星殿的战力,那光明山不应该错失良机。

  近了……前方修士越来越近,叶信蓦然睁大双眼,他的气息也在同时疯狂卷动起来,脑后的圣辉释放出耀眼的光华,接着叶信化作一颗炮弹,闪电般向前方激射。

  感应到叶信释放出的恐怖元力波动,正在毁山灭林的修士们轰地炸了窝,接着四散奔逃,他们接到的命令就是在战时可以逃跑,不要枉自送命。

  如果是对付寻常的圆满境大修,他们多少能起到一些作用,但叶信的战力太强了,星殿对叶信最新的评估是圆满境巅峰之上,战力一旦超越了一整阶,那么所有的努力都会变得毫无意义。

  前方的一艘艘证道飞舟立即做出反应,他们一直处在高度戒备状态,早已料到穷途末路的叶信必定会发起疯狂的反扑。

  (三七中文 et)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