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路杀神 第七一四章 人与圣的节点

小说:天路杀神 作者:撞破南墙 更新时间:2019-01-07 18:44:33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
  此刻,叶信已进入地穴,向着地穴深处急掠,刚才是谁在帮他?地穴应该是云高山修士历练之地,是否藏有厉害的凶兽?远处有没有别的出口?这些问题都需要他注意,但现在真的没有时间,他的全部精力都用在思考一个问题上。 更新最快

  片刻,叶信进入一片广阔的地穹之内,他蓦然停下脚步,身形化作了一尊雕像。

  进入地穴,主要目的是摆脱那些证道飞舟的压制,如果星殿修士只凭自己的力量,与他战斗,他是一点都不怕的,但每一艘证道飞舟上都有法阵,或者提升星殿修士的气息,或许强化星殿修士的防御,刚才那薛麒麟更是明显在从证道飞舟中汲取力量,这些都让他防不胜防,一点不公平……

  只要证道飞舟进不来,那就没事了,就算有的证道飞舟拥有鬼船的能力,可以地遁,也不过一两艘而已,他可以对付,怕的是星殿调集过来的上百艘证道飞舟都聚到一起,根本不用打了,单单是轮着释放灭元炮,就足以耗到他力竭。

  叶信的心神又回到了那个问题上,上界的贪狼星皇,是如何去战斗的?

  在浮尘世,他隐隐见过贪狼星皇一次,但那时的贪狼星皇已到了山穷水尽之境,引发的元力波动甚至远比不上他对抗魔龙使的时候,不过,贪狼星皇能在上界闯出一片自己的天地,必有独到之处。

  他已经明白,上界的贪狼星皇,绝不会象他这样,只知道不停的释放贪狼战诀。

  这才仅仅一天,星殿的修士就已看出八极炫光的弱点,并且制定出克制八极炫光的战术,如果不是他有点急智,应变很快,靠着无招胜有招,强行突出包围圈,或许现在还被困在里面。

  贪狼星皇不可能如此轻易被人看透、被人克制!

  就在全力以赴的思考中,叶信突然想起了孙子兵法上的两句话。

  兵无常势、水无常形。

  在带领天罪营征战的时候,他做到了,包括被誉为天下第一智将的萧魔指在内,没有谁能猜透他的战术、也没有谁能预测他的目标。

  他的天罪营忽东忽西、忽南忽北,时而攻城拔寨,时而潜驰千里,以三千死士之力,把坐拥几十万大军的大召国搅得到处鸡飞狗跳。

  可是,在修炼一途上,他却忘记了变化,只知道按部就班的修炼战诀,或许,当初他心中太过崇拜贪狼星皇这样的上界大能了,以至于把贪狼战诀当成了金科玉律。

  其实现在的叶信,虽然修为距离圣境还差得很远,但思想已站在了人与圣的交界点上,他想得一点没错,如果贪狼星皇每次对敌,只知道反复释放贪狼战诀,绝无可能走得那么高!

  天下修士,在没有达到圣境之前,都和叶信一样,只会按照法门去修行,可到了圣境,必须要感悟独属于自己的东西,否则,在圣境的位置上是坐不了多久的。

  穷则思、思则变、变则通、通则久,叶信的悟性极高,仅仅是一次被人战术克制的经历,就让他意识到了自己的浅薄。

  准确的说,叶信刚刚过了穷则思的心境,但怎么样去变,他还没有着落。

  差不多过了十几息的时间,叶信手中的杀神刀一顿,接着八极炫光的刀幕全力释放出去。

  叶信的附近并没有敌人,这一记大绝也不是为了伤人,而是要仔细凝注自己的元力每一丝变化,以及刀幕的运转。

  叶信释放大绝的次数,已超过这证道世任何一个修士,包括半圣师东游、乃至九大光明那些修炼了几百年的老怪物,但他依然觉得不够纯熟,或者说,尚没有达到突破的那个点。

  轰轰……地穴中荡起了阵阵雷鸣般的呼啸声、爆裂声,巨响甚至隐隐传到了地穴之外,让将要进入地穴的星殿修士们愣在那里。

  “谁是云高山的修士?”流沙刀高问鼎皱着眉头喝道:“里面有很难缠的东西么?”

  “这地穴原本是云高山的药圆,后来里面滋生出了很多巨鼠,杀不尽、斩不绝,日夜以药草为食,最后云高山没办法,就把这地穴废弃了,除了那些巨鼠之外,并没有别的凶兽。”有一个修士立即回道。

  “没有凶兽?那叶信到底在做什么?”段真静显得很不解。

  叶信的神念已看到了星殿的修士们正在缓缓向地**靠近,人数越来越多,加上一起恐怕已有千余人了,可他还是把精神集中在了反思上,突破瓶颈比任何事都重要。

  轰轰轰轰……叶信依然持续不停的释放着八极炫光,以前释放大绝,注意力是向外的,因为要斩杀敌人,现在释放大绝,精神却是内敛的,因为在反思。

  很快,叶信不惜耗费元力,接连释放了十几次大绝,反正在这半天的时间里,他已先后斩杀了二十余位圆满境大修,所汲取的元魂足以弥补现在的消耗。

  当又一道八极炫光刚刚成型时,不知道为什么,叶信突然想起了名将岳飞所说过的另外两句话。

  运用之妙,存乎一心!

  运用二字,似乎可以分开来解释!

  运,是指体内元脉的运转,用,是指如何才能把元脉的力量释放出来,形成杀伤力。

  就像古武一样,出拳讲究力由腰生,以肩为传递,最后由手释放出去,甚至还有无腰不武的说法,这就是运。

  至于用,就是指要攻击敌人的什么部位,用什么样的速度等等。

  如此,他的战诀也可以同样理解。

  贪狼战诀的运转方式,是经过千锤百炼的,按照贪狼战诀修炼,可以不停大幅强化他的元脉、元府,法门不可变,至少他现在没有资格去改变。

  但如何把激烈震荡的元脉中的力量释放出来,好像可以另辟蹊径。

  这种变化需要极强的神念去控制,幸好,他对自己的神念是有信心的。

  想到这里,叶信的刀势陡变,闪电般舞动的杀神刀突然卷向高空,接着刀势一顿,全力向着前方斩落。

  这一刀出手,围绕在周围刀幕风暴竟然也顺着杀神刀所指的方向卷了出去,一**的刀光开始向中央坍缩。

  叶信在反其道而行,八极炫光的奥义是以一柄杀神刀,荡起数以千万计的刀光,卷向四面八方,全无死角,以一法破万法,此刻,叶信却在用极强的神念驾驭着铺天盖地的刀光,让刀光返璞归真,凝炼成一刀。

  八极炫光的所有威力,就在这一刀之内!

  当所有的刀光凝成一道光幕,从空中斩落的同时,叶信心中生出一种畅快淋漓的感觉。

  轰……大地中间出现一道极深极长的裂隙,而刀光还在持续向前,刹那间,便已射出上千米远,甚至透过地穴的出口,把几个刚刚想要进入地穴的星殿修士轰飞出去。

  刀光的余波竟然没有消失,出现在地表上之后,依旧向前激射。

  叶信这一刀的攻击距离达到了数千米,虽然越靠近尾端,杀伤力越弱,但这种威势足以笑傲天下了。

  “怎么回事?”高问鼎失声叫道,叶信的刀劲没有彻底消失,这一刀正好把他和段真静隔开,透过残留的刀光对视,对方的身体都出现了变形,因为残留的刀光中还存有剧烈的波动。

  那年轻人的双瞳骤然收缩,当初赶到幽城,见识了叶信的圣诀之后,他还是有足够自信的,可看到了叶信,他发现叶信比他想象中的要厉害得多,所以才希望由别的修士去消耗叶信的力量,然后他可以趁虚而入,可到了现在,他已经一点信心都没有了。

  当初对叶信的评估并没有错,唯一错的地方在于,他根本没想到叶信始终能以一种逆天的速度成长,当下要面对的叶信,与在幽城时的叶信,可以说完全是两个人!

  别人看不到刀光的由来,他看得清清楚楚,这就是无界之瞳的威能,叶信那一刀给他一种浑然天成、无力反击的感觉,而叶信现在的神色更让他感到熟悉,当他终于修炼至圆满巅峰,微笑着看向河水中的自己时,倒影的表情和那叶信一模一样。

  叶信领悟了,并且突破了!

  一刹那,他莫名的产生了惧意,差一点要转身离开,但旋即他的眼神重新变得坚定了。

  这是他人生中真正意义上的第一战,无论如何也不能退缩,否则,他终生都将被困在证道世。

  决定修士命运的,不止是天赋、资质,还有机缘运道,修士迟早会有自己的第一战,如果对手太强,直接被宰了,自然没有了未来,或者败下来之后,信心被碾得粉碎,以后也只能蹉跎岁月而已;如果对手太弱,自信心爆棚,也不是好事,以为天下成名修士不过尔尔,然后连战连捷,终于碰上一个厉害的,瞬间便失去了所有。

  碰上一个修为相差无几,经过苦战勉强获胜,获得宝贵的经验,这才是好运气。

  那年轻人的人生第一战便面对叶信,他的运道好像真的不怎么样。

  (三七中文 et)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