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路杀神 第七一六章 围攻

小说:天路杀神 作者:撞破南墙 更新时间:2019-01-07 18:44:33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
  三人之中,第一个出招的是流沙刀高问鼎,他的右手向前卷起,挥洒出的刀光陡然化作一片狂涛骇浪,狂涛骇浪中隐藏着无数点星光。

  似乎是受到了叶信的感染,或者是迫于叶信的压力,高问鼎一出手就是大绝。

  段真静与那年轻人却保持不动,既然已经定下攻守同盟,那就不需要着急了,反正高问鼎并没有陷入劣势,不如先近距离观察一下叶信的战决,也观察观察高问鼎。

  现在星殿的核心战力由三大部分组成,一方是以聂乾元为首的老牌星殿修士,一方是以狄战为首的星殿新人,还有一方就是天凤星皇在这证道世收下的几个弟子了。

  当前是因为光明山的压力,还有妖皇遗宝的诱惑,三支力量能精诚协作,但是,谁敢保证这种信任会海枯石烂永不变呢?

  所以,相互之间多留意一下,多观察一下,总不会有问题。

  叶信嘴角带着一抹冷笑,手中的杀神刀旋即向前方卷了出去,如果换成别人,同时面对三个足以给自己构成巨大压力的巅峰修士,必定会感到忐忑恐惧,而叶信不是这样,他心中只有兴奋,甚至可以说是亢奋。

  轰轰……叶信散发出的气息瞬间爆炸开,迸射的刀光铺天盖地卷向了高问鼎,不过,刀势刚刚膨胀开,却又突然开始向前方坍缩,时光似乎进入了倒流模式,转眼间,无穷无尽的刀光只剩下了一道。

  高问鼎的双瞳蓦然收缩,对他这种境界的巅峰强者而言,化简成繁并不难,修士的大绝,就是把化简成繁达到极致的过程,但叶信的刀势明显是化繁为简,这超出了他的理解范畴。

  更何况,叶信的气息竟然再次膨胀,绝对是突破了某种瓶颈的征兆。

  高问鼎也是从战场走出来的,他的搏杀经验非常丰富,根本不需要等到碰撞之后,便已知道自己要败了。

  下一刻,高问鼎的脸色陡然变成得血红,舞动的长刀向后一缩,接着又全力卷向前方。

  大绝!竟然又是大绝!!!

  前一招大绝犹在排山倒海般卷向叶信,后一招大绝又已经出手,难道这就是高问鼎的法门?!

  叶信的双瞳闪过一缕惊诧之色,段真静和那年轻人也同样吃了一惊。

  轰轰……叶信的刀光与高问鼎的双绝碰撞在了一起,高问鼎的双绝形成了两道惊涛骇浪,气势滔天,而叶信的刀光只有一道,看起来单薄得多,但是,叶信的刀光中蕴藏着摧枯拉朽的力量,不到半息的时间,刀光便已接连透过两道惊涛骇浪,继续斩向高问鼎。

  高问鼎的双绝已彻底崩溃,化作无数乱流荡向四面八方,但叶信注意到那点点星光并没有熄灭,而是随着乱流到处飞舞。

  紧接着,高问鼎发出怒吼声,身形拔地而起,冲向高空,叶信的刀光从他身下斩过,卷向远方的黑暗。

  叶信心中暗自吁了一口气,果然,天亦有缺,世间根本就没有完美的法门,领悟变通后的大绝,同样有优点也有缺点。

  优点很明显,威力比以前提升了许多,单单以八极炫光的力量撞上高问鼎的双绝,吃亏的应该是他叶信,结果是高问鼎一败涂地。

  不过,也因为把所有的刀幕凝炼成一刀,攻击面积大幅减少,容易受到对方的干扰和影响。

  刀光凝炼之后,速度是快如闪电的,但撞开了高问鼎的第一道惊涛骇浪时,速度至少减慢了一半,等撞开第二道惊涛骇浪,速度再次被削弱。

  事实上,高问鼎只需要释放一道大绝,就可以靠自己的身法避开叶信被削弱的绝杀了,可他被叶信的气息所慑服,心生恐惧,所以才使出了自己压箱底的本事。

  段真静眉头皱起,身形突然掠向叶信,高问鼎能在瞬间释放出双绝,已经让他感到万分吃惊了,可如此强横的高问鼎也不过只撑过一招,现在高问鼎的气息正急剧衰弱,叶信的实力竟然恐怖如斯么?!

  眼前的叶信,绝对是一个足以与聂乾元、狄战、凤步若这星殿三巨头相比肩的超级强者!

  有了这种觉悟,段真静一出手就是全力以赴,他的长剑遥遥指向叶信,空气中的温度骤然降低。

  与此同时,那年轻人也动了,双手卷处,一股强横无比的元力波动轰然绽放,下一刻,一颗火球激射而出,掠向叶信。

  火球的形体在极速膨胀,转眼便化做一只足有百余米方圆的巨型火鸟,恍若是活的一般,竟然发出一种高亢的鸣叫声。

  叶信嘴角带着冷笑,这两个家伙是在玩冰火两重天么?!对面释放的都是大绝,段真静大绝的杀伤力来自随着剑光无声无息卷动的寒流,而那年轻人的威能则隐藏在炽烈无比的火焰之中。

  叶信手中的杀神刀全力卷动,面对这种前后围攻,他只能按部就班的释放八极炫光,先挡住这一轮进攻再说,同时还可以充分了解对方的战力。

  轰轰……叶信挥洒出的刀幕被裹上了两种色彩,前方是一片火红,后方则是一片银白,而且叶信的刀幕是飞速转转的,结果使得他的刀幕风暴变得如烟花般绚丽。

  火鸟在与刀幕撞击的第一时间,便轰然炸开,化做万千点火雨,迸射向四面八方,并不是说那年轻人的大绝不够强,而是火鸟本就会炸开,这样才能让火鸟的杀伤力达到最大化,叶信的刀幕风暴瞬间溃灭了近三分之一,正是那年轻人实力和证明。

  段真静的寒流亦被刀幕卷散,不过寒流中蕴藏着一种非常奇特的腐蚀力,本来显得极为轻灵的刀光只要和寒流发生碰撞,就会立即变得僵滞、沉重,随后成片的象玻璃一般破碎开。

  叶信的八极炫光只持续了一息多的时间,便湮灭了,昭示着他承受了多大的压力,如此他也不可能连消带打,在抵御的同时展开反攻了。

  叶信清楚自己面对的是星殿的核心修士,对这种结果并不感到意外,而段真静意识到叶信拥有强得离谱的实力,知道不大可能占到叶信的便宜,所以神色保持如常,唯有那年轻人,整张脸瞬间便得扭曲了,好似看到了鬼一般瞪着叶信。

  “你……”那年轻人发出嘶吼声:“八极炫光?!”

  高问鼎和段真静并不知道这四个字代表着什么,叶信的身形晃了晃,脸色便得雪白,可想而知他内心受到了多么强烈的冲击。

  那年轻人亲眼目睹叶信释放过几十次大绝,可他仅仅是有些疑虑,没有真的把叶信与贪狼星皇联系起来,一方面因为天下攻击效应类似的大绝有很多,没必要疑神疑鬼,另一方面因为这种可能性太过微乎其微了,更重要的是,贪狼星皇的法宝是破军剑,而叶信用的明明是一柄长刀。

  但是,亲身承受过叶信的大绝后,那年轻人终于醒悟了。

  叶信双瞳突然失去了焦点,元脉全力运转,八极炫光的刀幕又一次绽放。

  叶信的反应极快,在那年轻人叫破了他的来历之后,他立即做出了决定。

  不能再让那年轻人开口说话了,而场中的这些星殿修士,他要竭尽所能,全部斩杀!

  现在他已与星殿成了死敌,有不共戴天之恨,如果让光明山知道他叶信也是从星殿走出来的,并且拥有贪狼传承,必定要与他反目成仇。

  如此,天下虽大,将再无他叶信立锥之地!

  甚至星殿和光明山有可能在这个问题上达成一致,先除掉他叶信再说。

  段真静与那年轻人,还有刚刚缓过劲的高问鼎,都开始向后退却。

  叶信的八极炫光虽然把他们裹在里面,但因为距离过远的缘故,威胁并不大,三人都可以从容应付。

  只是,叶信杀意已决,再不考虑元力损耗,刀幕刚刚湮灭,便毫无迟滞的再起一刀,刀光掠向了段真静。

  段真静不假思索的挥出剑光,萦绕在他附近的寒流迅速冻结,化作一道道杂乱的冰墙,这种冰墙虽然无法挡住叶信,但可以让叶信的刀势持续削弱。

  轰轰……冰墙在一片片破碎,段真静也在不停的后退,那年轻人和高问鼎立即从两个方向冲向叶信,但就在这时,好似盯准了段真静、不停穷追猛打的叶信突然改变了目标,刀光卷向了那年轻人。

  那年轻人发出大笑声,他的双臂张开,一双巨大的火翼突然在他身体两侧伸展出来,犹如天族的光翼一般,而他散发出的元力波动,也比刚才至少强出了一倍以上。

  看起来直到此刻,他才算真正动用全力!

  “叶贪狼,今日你我是宿命之战,来吧!”那年轻人朗声喝道,一面圆形的光幕以他身体为中心,迅速膨胀开,把他包裹在其中。

  叶信心中大恨,打就打,但能不能闭上嘴?!也因为杀意愈重,他冲刺的速度骤然提升,杀神刀卷处,一道足以斩裂山河的刀光激射而出,闪电般斩向了那年轻人。

  chaptererror;

  (三七中文 et)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