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路杀神 第七二零章 投靠

小说:天路杀神 作者:撞破南墙 更新时间:2019-01-07 18:44:33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
  叶信并不知道外界的变化,他只知道聚集在云海之地的修士们突然之间都消失了,也再看不到在空中游弋的证道飞舟,那么,暂时应该是安全的。

  他用了一天多的时间,返回在云海之地第一次动用圣诀的地方,找到了鬼十三和龙小仙藏身的山洞。

  洞口已经被封死了,看不出异样,只有拨开草丛,才能发现下面有几个碗口大的通风孔,叶信刚想开口,里面的龙小仙已经感应到叶信熟悉的气息,发出惊喜的叫道:“师父?”

  “是我。”叶信应道。

  轰……封堵洞口的乱石被人从里面暴力轰开,接着龙小仙的身影出现在洞口,她尖叫一声,便扑上来抱住了叶信的脖子。

  其实龙小仙是很稚嫩的,她根本不知道叶信离开后,将独自承受什么样的风险,但鬼十三的心情变得很不好,整日长吁短叹,龙小仙好奇,询问鬼十三为什么不高兴,鬼十三也想找人吐吐苦水,便把自己的担忧告诉了龙小仙,结果,搞得龙小仙的心情也变得极度恶劣了,所以看到叶信安全归来,才显得那么激动。

  三光和月见过叶信,总会恭恭敬敬叫一声‘师尊’,而龙小仙只会叫‘师父’,前者是服从上下地位等级的尊敬,后者是家人式的亲爱,这也从侧面证明叶信在龙小仙心里占了很重要的位置。

  鬼十三也出现在洞口,他的脸色有些发白,上下打量了叶信片刻,突然说道:“打赢了?”

  “你怎么知道?”叶信笑道。

  “自从你勘破圆满境之后,好像彻底变成了另外一个人,你自己的、还有杀神刀内的煞气都被炼化了。”鬼十三说道:“可现在,我又重新感应到了你的煞气。”

  “还好吧。”叶信说道:“收拾收拾,我们准备出发了。”

  “去哪里?”鬼十三问道。

  “去云高山。”叶信说道。

  “去云高山?做什么?”鬼十三一愣。

  “有人出手帮我,我感觉……”叶信犹豫了一下:“可能是墨衍。”

  “墨衍在云高山?你确定?”鬼十三说道:“万一错了,我们就是自投罗网了!!”

  “没事。”叶信说道:“那张开君应该是不敢难为我们的。”

  他见过张开君,张开君在他的刀下只勉强撑过一招,便已受创退走,纵使再见面,那张开君真的还有胆量纠缠么?

  鬼十三和龙小仙简单收拾了一下,三人向着云高山的方向进发,在林中飞驰了差不多有两个小时,远方突然出现了一艘证道飞舟,可能是感应到了三人散发出的元力波动,竟然笔直向着这边飞来。

  叶信心中有些吃惊,立即运转神念,观察着那艘证道飞舟,那艘证道飞舟上有二十余名修士,他们的神色虽然有些紧张、但看起来很平和,并没有摩拳擦掌之意,也就是说他们不是来打架的,而是另有用意。

  片刻间,那艘证道飞舟已然临近,证道飞舟上一个修士探头向这边张望,看到叶信的身影,明显松了口气,随后他跃离证道飞舟,落在地上。

  那修士陪着笑向这边走来,距离叶信还在二十余米开外,已弯下腰向叶信深深施了一礼,随后说道:“尊驾可是叶太清?”

  “是我,你又是谁?”叶信淡淡的问道。

  “在下付小山,是麒麟社的修士。”那修士恭声回道。

  “找我有事?”叶信心中暗自吃了一惊。

  “确实有要事想与太清商议。”那修士顿了顿:“太清可否上船一叙?”

  叶信想了想,点头道:“也好,我要去云高山,你顺便把我们送过去。”

  “云高山?”那叫付小山的修士脸色变得复杂了,犹豫片刻,壮着胆子问道:“敢问太清与云台萧副阁是敌是友?“

  “我要去云高山,又不是云台山,有什么关系?”叶信皱起眉头。

  “太清有所不知。”那付小山陪笑道:“前夜萧副阁率领七十二将台奔袭云高山,一夜之间便攻占云高全境,现在风头正盛,偌大的云海之地从今以后就姓萧了,如果太清与萧副阁往日有不睦之处,还是要避避那萧副阁的锐气。”

  “张开君呢?”叶信急忙问道。

  “张开君回援云高山,好像已被萧副阁斩杀。”那付小山说道。

  叶信沉默片刻:“我与萧副阁是朋友,你放心过去吧。”

  “这就不妨事了。”那付小山松了口气,侧身让了让:“太清,请!”

  只有一艘证道飞舟,对他叶信构成不了威胁,二十几个修士中,唯独付小山一人达到了圆满境,其他修士的修为很有限,叶信不需要担心什么。

  片刻,叶信和鬼十三、龙小仙跃上了证道飞舟,那付小山下令证道飞舟调头,向着云高山的方向行进,随后又令人抬过桌椅,摆上酒宴,但他自己又不敢入席,只是点头哈腰的站在叶信身侧。

  叶信很清楚,对方表现得如此恭敬,必定有所求,和鬼十三闲聊过几句之后,话题突然一转:“付兄,你可认得薛麒麟?”

  “不敢当不敢当……太清叫我小山就好。”那付小山急忙说道:“自然是认得的,薛麒麟曾是我麒麟社的大社。”

  “哦?你来找我到底是为了什么事?”叶信问道。

  那付小山变得沉默了,他特地进入云海寻找叶信,确实是为了一件大事,但又实在羞于启齿。

  不过,既然找到了正主,该说的话必须要说出来,否则此行就全无意义了。

  思索了片刻,那付小山终于开了口,原来,麒麟社的局势已变得非常混乱。

  麒麟社的内部构筑与太清宗、人童渊这些宗门不一样,太清宗和人童渊是群雄并立的格局,有福同享有难同当,遇到事情大家一起商量,而麒麟社是一家独大的格局,凡事都由薛麒麟说了算,薛麒麟一死,麒麟社的修士们等不及返回去,就在云海之地爆发了一连串内讧,血案频发。

  在付小山的讲述中,叶信突然意识到一个很有趣的现象,与光明山亲近的各个宗门,如太清宗、人童渊、一君坡等等,包括光明山本身,内部格局都差不多,光明山有九大光明,太清宗有七位太清,人童渊有十几位‘婴’之辈大修,一君坡有十三大君。

  而与星殿亲近的各个宗门,都是一家独大的格局,麒麟社如是,云高山亦如是。

  或许,资源分配方式决定了阵营的构成!

  叶信是星堂走出来的,自然清楚星堂的主星掌控着什么样的资源,而且,拥有担任过主星的资历,提升速度远超其他星官。

  麒麟社、云高山也一样,宗主、大社掌控着宗门过半的资源,至少拥有资源流向的话语权,说白了,主子是专门吃肉的,下一层的修士只能分肉汤喝,主子心情好,也可以给他们留几块肉,至于更底层的修士,最多能闻一闻肉汤的味道。

  而光明山、太清宗、人童渊等等宗门,属于精英共治、共享的社会群体,谁都别想一个人说了算。

  这两种格局各有各的长处,资源由精英分享,容易滋生出更多的圆满境大修,资源由一家独大,容易培养出恐怖的巅峰强者,张开君应该是资质有限、难堪大用,而那薛麒麟给叶信留下了无法磨灭的印象。

  这时,那付小山的声音已变得哽塞了,在麒麟社的内讧之中,他成了失败者,两个最好的朋友被杀害,他的弟子亦损伤过半,也因此产生了一个疯狂的念头,他要把麒麟社的基业送给叶信!

  那付小山当然会挑好听的说,所谓的送,其实还需要叶信用暴力去抢,不过,有了付小山的投靠,抢的过程会变得相对顺利一些。

  把该说的话都说完了,付小山偷眼观察着叶信,他不担心叶信拒绝,没有谁能拒绝得了这种诱惑,不过,这是一种无耻的背叛,所以他担心叶信会瞧不起他,掌控住麒麟社之色,再顺手把他干掉,那他的一生都是一场笑话。

  但,他没有别的办法,麒麟社是回不去了,留在麒麟社的弟子、随从此刻恐怕也已遭受血洗,想报仇,只能依靠外援,除了叶信,他找不到第二个人。

  叶信神色不变,鬼十三眼中闪烁出精光,那可是麒麟社啊!如果薛麒麟还在,麒麟社的实力要比太清宗厉害得多,就算薛麒麟死了,至少资源并没有随着薛麒麟一起消失,所谓百足之虫死而不僵,真要能拿下麒麟社,十几年的用度都不成问题了。

  接着,鬼十三想到了另一个问题,他的视线落在叶信身上,神色变得惊疑不定,最后还是忍不住问道:“是你杀了薛麒麟?!”

  叶信只是笑了笑。

  鬼十三的神色变得愈发复杂了,随后长叹一声:“是麒麟社啊!信哥,你真不动心么?”

  “不止是麒麟社,我还要拿下人童渊。”叶信淡淡说道:“只是……我们的人手还是少了些,就算暂时占住了,最后也未必能占得稳。”

  (三七中文 et)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