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路杀神 第七二二章 近墨者黑

小说:天路杀神 作者:撞破南墙 更新时间:2019-01-07 18:44:33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
  大家许久未见,心中有太多话要说,但碍于有外人在场,只能遮遮掩掩,片刻,萧魔指意识到了这个问题,向一枝道人使了个眼色,一枝道人急忙告退,另一边的付小山也坐不住了,这点眼力价他还是有的。

  大厅中只剩下了叶信、鬼十三等人,萧魔指犹豫了一下,缓缓说道:“主上,有件事情我得告诉你,和程先生和侯先生有关,还望主上有些心理准备,不要太过悲恸。”

  “他们怎么了?”叶信一惊。

  “四年前,我进入云海之地游历,正巧碰上了程先生,才知道程先生和侯先生已经在云台山扎下了根,并且有了一些势力。”萧魔指说道:“两位先生给自己的宗门命名为仇社,专一与星殿的修士作对,张开君的云高山一直是星殿的羽翼,自然也被两位先生视为眼中钉,后来,张开君发现两位先生的仇社搞得颇有声色,便起了招揽之心,派人过来找两位先生,两位先生表面上应允,转而布下圈套,狠狠的坑了张开君一次,虽然占了些便宜,但也彻底惹怒了张开君。“

  “我当时劝过两位先生,做事不能做绝,主上一直没有消息,他们的宗门又是刚刚起步,实力太过弱小,这个时候还应该虚与委蛇、从长计议,可两位先生不听,我没办法。”

  “我在遇到程先生之前,和渔道、墨衍碰过头,感觉仇社的人手不够用,便和两位先生商量,应该去把渔道和墨衍找过来,两位先生很高兴,让我快点动身。”

  “谁知道仅仅过了一个月,我和渔道、墨衍走进云台山,发现仇社已被夷为平地,后来找云台山其他宗门打听,才知道张开君带着云高山的修士倾巢而出,一夜便荡平了仇社,两位先生也已被张开君所害。”

  “我们三人痛定思痛,最后决定我在云台山再起炉灶,而渔道和墨衍投靠云高山,我们相互配合,步步为营,经过这四年余,总算是拿下了云海之地,如果两位先生在天有灵,应该会感到欣慰了。”

  叶信一时说不出话来,尽管他久经沙场,见惯了死亡,但每一次听到自己所信任的人魂归西去的消息,依然会感到阵阵刺痛。

  在对抗汐月魔族的战争中,他的心腹爱将子车灰阵亡,周破虏和吴秋深两位统帅先后战死,苍妒兵下落不明,曲云鹿被星堂的人暗杀,加上这一次程祭邻和侯轮月双双被害,当初泥生给他挑选的四个帮手,已是全军覆没。

  他掌控的集团中也存在着各种各样大大小小的山头,而苍妒兵四人就是其中一个山头,向来只对他叶信负责,在集团崛起的最关键的第一步,苍妒兵四个人起到了极其重要的作用,他们是经验丰富的修士,正是因为有他们坐镇,各个新建的星会才能稳定壮大。

  哪怕是留下一个人都好,这样他不会如此难熬,四个人全部死难,让他有一种痛失一臂的感受。

  过了良久,叶信低声说道:“两位先生被葬在何处?”

  “我没有找到两位先生的尸骨。”萧魔指说道:“后来渔道和墨衍进入云高山之后,多方打听,才知道张开君害死两位先生之后,已把两位先生焚骨扬灰了。”

  叶信长叹了一口气,程祭邻和侯轮月太过急迫了,在势力刚开始起步的时候,怎么能把那张开君往死里得罪?杀了人,还要焚骨扬灰,可见张开君对他们两个已是恨到了极点,这件事不能怪萧魔指,萧魔指肯定想方设法劝阻过,但仇社是程祭邻和侯轮月创立的,萧魔指是后来加入,他的态度不能太过强硬,否则会给人一种喧宾夺主的感觉,甚至会留下无法逆转的嫌隙。

  见劝阻不成,萧魔指立即动身去找渔道和墨衍,肯定是察觉到了巨大的危险,希望能快速增强仇社的力量,以对抗张开君的反击,可惜,最后还是晚了一步。

  “给两位先生建一座衣冠冢吧。”叶信说道:“当我斩杀狄战,为大家报仇雪恨之后,还要去拜祭两位先生。”

  “好,我马上让人去建。”萧魔指说道,随后顿了顿:“不,我亲自去建。”

  做为云台点将阁的缔造者,萧魔指很清楚程祭邻、侯轮月两位先生的作用,坦白说,没有两位先生,就不会有今天的云台点将阁,当年他到处游历,目的就是为了寻找一个各方面条件都不错,可以开创江山的地方,他遇到程祭邻,并且在仇社中呆了一段时间,发现云海就是他的理想之地。

  数百年前,云高与云台两大宗门全面火拼,以云台的覆灭而告终,最后云台山分裂成大大小小几十个宗门,云高山亦是损失惨重,几乎一蹶不振,原来云高山是星殿附庸下的第一大宗门,实力远强过麒麟社,后来麒麟社出了一位薛麒麟,此消彼长,云高山只能把第一的位置让出来,又逐渐被其他宗门超越。

  直到张开君成为云高山的宗主,云高山才算恢复了一些元气,不过,依然无力掌控云海全境,云高山的大修数量有限,分出去的多了,内部变得空虚,分出去的少了,根本无法对付云台山大大小小的宗门。

  云台山各宗毕竟是一脉相承的,他们彼此会因为抢地盘争资源相互火拼,可一旦张开君向云台山伸手,云台山各宗就会变得非常团结,一致对外,百年来张开君先后尝试过几次,每一次都是开始时毁了一两个宗门,获得些小成果,然后就被云台山各宗袭扰得焦头烂额,不得不退回去。

  张开君把失败的原因归结于云高山的实力还不够强,然后养精蓄锐,感觉差不多了,再次尝试,败了再开始养精蓄锐。

  萧魔指在云海开创基业之时,正是张开君养精蓄锐的时候,张开君也听说了云台山出现了一个叫萧副阁的修士,到处开战,他并没有当回事,而且认为云台各宗相互斗得越厉害对他越有利,选择了听之任之的态度。

  等到张开君决定再次尝试的时候,萧魔指已在悄无声息之间整合了云台山所有的宗门,并且从云海周围的各个大小公国中招揽了无数将帅士卒,建起七十二座点将台。

  那一战张开君碰得头破血流,虽然表面上看云高山占据了绝对优势,因为双方的伤亡比率是几十比一,甚至上百比一,也就是说萧魔指的部下死了上百个,云高山才会有一个修士阵亡,但萧魔指不惧怕消耗,云台修士以一种蚁群吞象的气势一**冲进沙场,结果反而是张开君承受不住了。

  最后张开君决定擒贼先擒王,率领十几个大修找到了萧魔指的帅帐,却被萧魔指打得屁滚尿流,他率领的十几个大修全部战死,本人也被萧魔指重创,狼狈逃了回去。

  心胆俱碎的张开君从此就变成了孙子,守在家里不出头,反正云高山的法阵经过无数年的累积,萧魔指是没办法攻破的,云高山与云台山之间的攻守之势也从那一战之后开始逆转。

  事实上,有渔道和墨衍做内应,张开君不可能赢,而且跟着叶信的时间久了,大家多多少少都学会了叶信的阴招,鬼十三和北山列梦知道怎么干,萧魔指和渔道、墨衍也知道怎么干。

  被萧魔指斩杀的云高山大修,几乎都是渔道和墨衍迫切希望去死的,原因无他,给渔道和墨衍让路。

  否则,渔道和墨衍也不可能在短短几年间爬到大山主的位置上。

  渔道和墨衍的实力足够,但资历差了太多,而擒贼先擒王的妙计,就是出自渔道之口,当然,渔道可不傻,为了甩脱自己的责任,还特意问过张开君,如果直接面对萧副阁,有几成把握?张开君自信心极强,更瞧不起萧魔指,开口便说翻掌可灭之。

  然后渔道才出谋划策,并且做了种种安排,让张开君得以顺利接近萧魔指的帅帐。

  是你说的翻掌可灭,可翻了好几次,不但没赢,反而屁滚尿流的逃回来,那就与我渔道无关了,不是我渔道计策有误,是你无能。

  张开君最后确实没有怪罪渔道,一方面心中羞愧难当,另一方面亲信死得七七八八,已到了无人可用的窘境,必须要重用渔道和墨衍。而且渔道确实有能力,用渔道的计策,他避开了云台山的重重阻拦,成功接近萧魔指的帅帐,这就是渔道的本事,最后见萧魔指强得离谱,撤退的时候因机缘巧合,没有按照渔道的计划逃走,结果搞得伤亡惨重,本都是他的错。

  殊不知,真的完全按照渔道的计划行事,连他张开君也要死在那一战里,事后让渔道和墨衍连连跌足叹息,可张开君不知道,反而觉得更加愧对渔道。

  萧魔指见气氛有些感伤,便提起了那一战,把战前战后的种种都详详细细说了出来,最后还感叹张开君气数未尽,奇迹般避开了死劫,否则他在两年前已一统云海之地了。

  (三七中文 et)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