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路杀神 第七二三章 猎不如养

小说:天路杀神 作者:撞破南墙 更新时间:2019-01-07 18:44:33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
  叶信和鬼十三都是久经兵事的,虽然萧魔指的口气很轻松、恬淡,但他们都清楚,那一战萧魔指赢得很艰难,纵使有渔道和墨衍做配合,也付出了不小的代价。

  更重要的地方在于,那时候萧魔指基业初成,人心不稳,那些从各个公国招揽来的将帅士卒,大多数还在初萌境,成群结队冲入战场,愿意成为蚁群中卑微的一员,这需要萧魔指拥有极为强悍的铁腕,还需要拥有接近完美的统御能力,才能驾驭得住这么多人。

  “经过这几年的打磨,我算是明白了一个道理。”说到最后,萧魔指叹了口气:“猎永远不如养。”

  “萧帅这是指什么?”墨衍不解问道。

  “如果我为虎狼,到处捕猎,先不说付出多少辛苦,纵使不休不眠,我一天又能捕到多少只羊?五只?十只?”萧魔指笑道:“可如果改行做一个牧羊人,那就轻松得多了,或许开始的时候会困窘一些,但随着时间的流逝,羊群的数量会变得越来越庞大,我要做的,就是给羊群寻找新的牧场,而且有时候不用我费力气去抢占,羊群会自己冲上去,死的是他们,肥的是我,然后我有了更多的牧场,还有会新的羊群加入进来,接着我再驱使更多的羊群去抢占更大的牧场,嗯……用主上的话说,这才是真正的良性循环。“

  萧魔指这番话虽然说得极为残酷冷漠,但揭露了所谓争霸天下的真面目,人从广义上大概可以分为三个层次,一种是用人的,一种是即被人用、也用人的,最后一种只是被人用,第一种人的数量最为稀少,通常一个集团中只会存在一个或者几个,这就是主子;第二种人数量也不多,但至少可以成批,他们是精英;而第三种人占了大多数,他们终其一生,将始终被人驱使。

  任何成规模的冲突中,死得多的,永远是第三种人,而收获大部分利益的,永远是第一种人。

  所以萧魔指才会直接了断的说,死的是他们,肥的是我。

  叶信沉默着,事实上,萧魔指所说的道理他早就悟透了,譬如说三国,人们只记得张飞关羽赵云典韦,又有谁记得堆积如山的士卒骸骨?他们为了主上的正义,付出自己的生命,可他们肥了么?永远不可能,他们的父母妻儿依然在死亡线上苦苦挣扎,依然要交纳皇粮国税,肥的是谁?是三分天下的曹刘孙。

  叶信一直以来的所有努力,说白了,其实都是为了做第一种人!

  这种规则他无力改变,也不知道该如何改变,但他叶信要处在什么样的位置,是存在着变数的。

  他拒绝被人驱使,哪怕是死,至少,这样他是为自己而死的。

  “就说云台山两年前建起的几十万亩药田吧。”萧魔指的口吻充满了唏嘘之色:“我从头到尾什么都没做,只是提出了一个想法,布置了具体的方案,土地是他们抢占的,也由他们去开垦,没日没夜在药田周围巡逻的不是我,辛辛苦苦设下阵图滋养药苗的不是我,到处捕猎凶兽、以防药田遭受损害的也不是我,但你们知道我能从药田的总收益中拿走多少么?”

  说到这里,萧魔指露出笑意:“八成,其中八成的收益是我的,有时候我感到不好意思,拿出一成当做奖励,赏赐给那些最辛苦的人,结果山上山下欢声一片,对我感恩戴德。”

  “云台山还有不少药师,一些是自己过来投靠的,一些是连哄带吓掠上山的,他们放弃了自己的修行,每天都要炼制丹药,没办法,谁让我这云台山人太多了……而他们炼制出的丹药都是我的,也只能是我的,然后我把丹药分发给下面的修士,我还是什么都没做,但这份天大的人情亦是我的。”

  “这几年我算是看透了,或许是眼界、见识方面太过不足,他们很容易控制,我说什么他们就信什么。他们兼具羊的怯懦、狗的忠诚、牛的勤勉、猪的奉献,哈哈……虽然这么说有些不太好听,但道理是这个道理,鬼先生,你知道去年一年我的收益是多少么?将近一百颗三转金丹,超七万颗一转金丹,其他丹药数不胜数,我的密库装得满满的,让我不得不新建了两座密库,而且,我估计到了年底,这两座密库也会装满。”

  “云台山尚没有步入正轨,就有如此丰硕的收获了,现在我的药师还得淬炼大批证道丹,药田只耕种了两年,当下的收成还很有限,何况云台山大修的数量太少,人手不够,只能顾及到云海之地。”

  “现在云海之地已经一统,再经过一年的修生养息,明年到后年间,几十万亩药田可以大范围收割了,而云台修士也差不多都步入了初萌境,不用再浪费资源淬炼证道丹了,然后我可以把云台修士象撒鱼鹰一般向四面八方撒出去,到那时候我的收获又会是多少?”

  其实萧魔指这番话一直都在针对鬼十三,他不是要打击鬼十三的自尊心,而且因为他知道鬼十三的能力有多强,如此继续这样特立独行,纯粹是在浪费生命。

  萧魔指为鬼十三的执迷不悟而痛心。

  鬼十三确实没想到萧魔指的云台点将阁居然有了如此规模,脸色一变再变,当初他进入深渊葬龙湾,感觉不开心,索性离开,别人都说他另立山头,但那算什么山头?不过是乘坐着自己的鬼船,选了十几修士做随从,然后到处游走,可能是幼童时被人锁起来当药罐的经历,使得他对自由有着一种极度的渴望,他就认为这样轻松、惬意,不用操心费神,才是享受人生,如果不是叶信与他亲如兄弟,有这份情谊牵绊着,估计连叶信这里他都不想长住。

  “当然了,主人也是分好主人和坏主人的。”萧魔指说道:“好主人要始终保持公正、公平,让羊群看到希望,并且尽可能让每一只羊活在幸福、快乐的氛围中,至于坏主人,就是各种横征暴敛了,这不好,虽然能在短时间内让自己变得非常壮大,但从长远的眼光看,最后肯定要亏,有竭泽而渔的危险。“

  “其实说了这么多,我是希望先生能留下来的,这云高山就交给先生了。”萧魔指这时才吐露了自己的真实想法:“不知先生意下如何?”

  这个时候,鬼十三真的被萧魔指说动了,他想找个地方尝试一下,也开创出一份基业,但不能是云高山,云高山是萧魔指打下来的地盘,他入主云高山算怎么回事?

  “萧帅刚才说想修生养息一段时间?恐怕是不行了。”叶信突然说道。

  “主上的意思是……星殿那边会有反弹?”萧魔指顿了顿:“我们完好无损拿下了云高山,山门法阵没有受一点波及,星殿就算不甘心,恐怕也无力染指这云海之地了,何况,他们的注意力应该都放在宝庄内,妖皇惊天的遗宝才是重中之重的大事,云海之地只是纤芥之疾,等到他们斗败了光明山,夺得妖皇惊天的遗宝,再转头对付云海之地,也并不晚,如果为了云海之地,耽误了真正的大事,那也太愚蠢了!”

  “星殿一时半会确实无法顾及到云海之地,就算要动手,也应该选在太清宗。”叶信说道:“与星殿无关,只因为麒麟社。”

  叶信原本是有些犹豫的,因为他人手不够,想吞并麒麟社难度太大,可发现云台点将阁居然是萧魔指创立的,那么一切都水到渠成了,萧魔指要兵有兵、要将有将,最大的难题被解决了,剩下的是应该如何去操作。

  “麒麟社?麒麟社怎么了?”萧魔指一愣:“薛麒麟已死,麒麟社内讧都来不及,还有心情管云海之地?莫非是要不惜一切代价为薛麒麟报仇?”

  “不是,是我要拿下麒麟社。”叶信说道。

  “主上是看中了麒麟社的基业?”萧魔指的眼睛一下子亮了起来:“主上可已有了定策?”

  这是萧魔指的本性,虽然刚刚获得大成功,统一了云海之地,但听到还有机会向外扩张,便抑制不住内心的狂热。

  “我倒没有什么定策。”叶信笑道:“是麒麟社的人自己找上我了,愿意配合我行事。”

  “老大,麒麟社就交给我吧。”鬼十三突然说道。

  叶信心中大喜,鬼十三什么都好,就一点让他头疼,一直不求上进,以前在浮尘世,让鬼十三去天缘城,虽然鬼十三最后无可奈何的答应了,但他看得出来,鬼十三心里非常不情愿,这一次竟主动请缨,大大超出了他的预料。

  “既然你对麒麟社感兴趣,看样子这件事不用我操心了。”叶信点头道:“那个付小山就交给你带吧,虽然他有背信弃义、卖宗求荣之嫌,但这个人还是可以用一用的。”。

  a

  (三七中文 et)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