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路杀神 第七三二章 圣子之患

小说:天路杀神 作者:撞破南墙 更新时间:2019-01-07 18:44:33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
  距离太清宗千余里之外的森林中,一艘证道飞舟的残骸正在熊熊燃烧着,木板、残缺不全的尸体散落遍地,一直蔓延了数百米远,而且在森林中硬生生留下了一条长长的裂隙,证明这艘证道飞舟是以一种极惨烈的方式坠毁的。

  太清宝莲悬停在半空中,宝莲的光芒变得格外暗淡,从莲瓣中伸展出来的光带一动不动,恍若已变得凝固了。

  突然,有几滴液体从莲瓣中滴落,砸到草叶中,留下了一条条猩红色的痕迹。

  那是鲜血!

  空气中弥漫着浓浓的丹香,丹香最浓郁的地方,有一片数百米方圆的平场,一棵棵大树被一种莫名的力量压倒,直至碾为齑粉,一丛丛枝叶也被压成了绿色的浆液,浆液还很粘稠,证明这片平场是刚刚被开拓出来的。

  玄知太上就站在平场之中,他背负双手,神情傲然,双瞳中闪烁着如刀锋般的锐芒,如果太清宗几位太清焉或是方守逸等人看到现在的玄知太上,肯定能一眼认出那是假货,因为真正的玄知太上绝不会显得如此锐气逼人。

  良久,那假的玄知太上悠悠叹了口气:“真真姑娘,你还是出来吧,此情此景,你又能坚持多久呢?”

  那假的玄知太上前方,有一团半个巴掌大小的火焰,火焰在缓缓燃烧着,火苗跳动间,有一只鼎的影像时隐时现。

  没有人回答,只有风声在呜咽。

  等了片刻,那假的玄知太上又叹了一口气,他伸手去抓那只鼎的影像,不过,那只鼎的影像似乎是虚幻的,假的玄知太上伸出的手反复从影像中来回掠动,却始终无法感觉到触碰。

  尝试了几次,那假的玄知太上眉头深深皱起,他有些头疼,修行数百年,第一次遇到如此诡异的法门,那团火焰居然在空气中硬生生开辟出了一个莫名的空间,好像近在眼前,又好像远在天边。

  那假的玄知太上突然甩出了一张长毯,接着又拿出一个酒壶,随后他缓缓盘坐在地上,拿过酒壶小饮了一口,吧嗒吧嗒嘴:“真真姑娘,我没有恶意,想来你也明白,如果我真的想杀你,你刚才已经死了。”

  这时,一个声音突然从火团中传了出来:“你到底是什么人?为何要偷袭我?”

  那是温容在说话,不过她故意压着自己的嗓子,只有和温容非常熟悉的人,才能听得出来。

  “真真姑娘这就是在装糊涂了。”那假的玄知太上眼神亮了亮,他唯一担心的是对方始终不作答,别人只知道他的剑厉害,却不了解他揣摩人心的本事,只要开了口,他就有把握说服对方:“这天下除了星殿,谁敢动光明山的人?”

  温容不说话了,只是幽幽吁了口气,她的心境似乎变得非常复杂。

  “真真姑娘的法门确实厉害,老夫纵横天下久矣,这是第一次感受到无可奈何啊。”那假的玄知太上露出笑意:“不过,真真姑娘的法门应该是很损耗元力吧?又是何必?嘿嘿……反正老夫也没别的事,就在这里与真真姑娘谈天说地好了,是一天两天还是一个月两个月,真真姑娘说了算。”

  “你得意不了多久的。”温容忍不住说道。

  “莫非光明山还会来救你么?”那假的玄知太上故意露出愕然之色:“也对,现在真真姑娘是光明山的首席大药师,如果知道真真姑娘有难,必定不惜一切代价来援,但问题是,我不说你不说,光明山又怎么知道真真姑娘在哪里呢?”

  “如果我没记错的话,此地距离太清宗只有千余里吧?”温容冷冷的说道。

  “难道真真姑娘的救星在太清宗?”那假的玄知太上脸色大变:“哎呀呀……这可是大不妙!万一太清七子出山,老夫想走都走不了了,玄道、玄明几个家伙还好说,那叶太清风头正盛,据说此人的修为已接近半圣境,啧啧,老夫真是怕啊……不过,那叶太清知道真真姑娘落难了么?“

  “自然是知道的,谁让你这么蠢呢?”温容用讥诮的声音说道,她知道敌人在想方设法扰乱她的心志,当然要发起反击:“如果你等到太清宗的证道飞舟返回去的时候再出手,那我真是求告无门了,可你连这点耐心都没有!呵呵……等时间到了,太清宗的修士没能返回去,叶太清必然要来救我!“

  实际上,此刻的温容内心是非常焦虑的,她已受了伤,保持这种状态又极为损耗元力,按照常理,北山列梦带人送她,再返回去,需要一、两个小时左右,等叶信发现不对需要的时间更长,但她支撑不了那么久,唯一的希望,就是叶信当时已感觉到不安,如果能及时察觉过来,或许还来得及。

  “叶太清……又是那叶太清……”那假的玄知太上摇头叹气:“这段日子以来,人人都在谈叶太清,好像不知道那叶太清是何许人就不配修行,真真姑娘当真以为他能救得了你么?”

  “呵呵……你就等死吧!”温容狠狠的回道。

  “看来姑娘是真不知道老夫的来历啊。”那假的玄知太上忍俊不禁的说道。

  火焰中的温容沉默了一下:“你到底是谁?”

  “老夫姓苏,号百变!”那假的玄知太上缓缓说道。

  “什么……”火焰中的温容无法控制的发出惊呼声,云海之战,叶信如彗星般崛起,甚至已成为能与聂乾元、狄战等人并列的巅峰修士,但,云海之战中有一个人的风头并不逊于叶信,那就是重出世的苏百变!

  羽霄大光明和浩歌大光明返回光明山的途中,遭遇到苏百变的袭击,虽然说苏百变是布下圈套进行刺杀,而羽霄大光明和浩歌大光明都有伤在身,但他毕竟是以一敌二,重创羽霄大光明,又让浩歌大光明伤上加伤,战绩显赫。

  温容刚才还在期盼着叶信快点赶到,把那个老东西干掉,可知道了眼前的杀手是苏百变,她突然感到阵阵恐惧。

  叶信在云海之地虽然获得了巨大收获,但敌人都是第二梯队的修士,距离登顶尚有一段距离,而师东游、聂乾元与苏百变,曾经是星殿赫赫有名的铁三角,连光明山九大光明亦要避其锋芒!

  更重要的是,叶信还在成长,并没有达到自己的极限,而苏百变很多年前就已达到巅峰,这个时候叶信与苏百变对决,对叶信太不公平。

  就好像让一只幼虎去面对恶狼,明明再熬上一两年,幼虎长成,可以轻而易举的把恶狼撕成碎片,现在就让幼虎去承受生死考验,难道不是一种悲哀么?

  这一刻,温容的心境变得无比复杂,为了自己,她希望叶信快点赶到,为了叶信,她又希望叶信一直不会来。

  “看来真真姑娘与那叶太清的关系很亲近啊。”苏百变露出狡黠的笑意:“否则也不会偷偷出山,来帮着太清宗炼制丹药了。”

  其实,苏百变从一开始就判断错了,也不怪他,光明山把真真保护得非常好,连星殿也无法探听到与真真有关的准确情报,只知道光明山出了一个极其了不得的大药师,还是个年轻女子,所以,在他看到天地间引发的丹力波动,并察觉到车厢散发出的浓郁丹香时,认为是真真在车厢里。

  这也是他临时改变计划的原因,对星殿和光明山而言,真真的价值是远高于叶信的!

  “你怎么知道我是偷偷出山?”此刻温容不知道说什么好,只能顺着苏百变的话说下去。

  “九大光明把真真姑娘视为奇珍异宝,又岂会让姑娘一个人出山?”苏百变笑道:“老夫确实没有恶意,只求真真姑娘到星殿小住半月,如果姑娘就是不喜欢星殿,老夫会亲自把姑娘送出来,如何?”

  “呵呵……你以为我是小孩子?!”温容冷笑道。

  苏百变嘿然,随后话题突然一转:“听说真真姑娘与灭绝圣子关系很亲近,犹如母子?不知是真是假?”

  “你……你问这个做什么?”温容错愕的说道。

  “如果是真的,那真真姑娘就要小心了。”苏百变笑眯眯的说道,想强行掠走大药师是很容易的,但要想让大药师一心一意为星殿效力,那就难了,苏百变压根没想过要对真真来硬的,否则温容完全没机会藏到母鼎中去,前面显得杀气毕露,是想让温容感觉到恐慌,这属于策略,之后便可以摆事实讲道理了,他有把握说服温容,因为他掌握着一个天大的秘密。

  “你到底是什么意思?”温容追问道。

  “历代圣子,都活不过十八岁,便会夭折,难道真真姑娘没想过这里面有什么秘密么?”苏百变慢吞吞的说道:“灭绝圣子现在只有十三、四岁,暂时没有危险,可他总会一天天长大的,等到他夭折了,真真姑娘又该何以自处?”

  “你胡说什么?!”温容失声叫道。

  “这是一个天大的秘密,老夫今天对姑娘吐露实情,是不忍见姑娘遭受灭顶之灾啊。”苏百变叹道。

  (三七中文 et)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