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路杀神 第七三六章 一枝独秀

小说:天路杀神 作者:撞破南墙 更新时间:2019-01-07 18:44:33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
  不过,叶信并不是一个喜欢苛责下属的人,方守逸确实有错,但情有可原,如果玄山、玄明等人上门拜访,方守逸绝不会显得如此没有戒心,只因为玄知的身份太特殊了,他是方守逸的长辈,属亲叔侄关系,当年又是他把方守逸带进太清宗的,而且长时间担任外门掌宗,从综合角度说,或许玄知才是方守逸最信任的人,连叶信都要差了一筹。 x

  在这种情况下,方守逸又怎么可能去提防玄知?

  而玄知在进入太清宗之前,被数个公国称为国士,他亦有自己的智慧!

  或许以前他也没能意识到,但经此一事,他突然发现方守逸太过信任他、依赖他了,这样绝对不行!

  身为外门掌宗府的管事,方守逸确实应该是叶信最得力的心腹,也只应该围绕在叶信身边,继续和他保持亲近,未免会给人一种脚踩两只船的感觉。

  短时间里,叶信看在他玄知的面子上,不会难为方守逸,但肯定慢慢把方守逸排斥在外,等到这份交情变淡了,方守逸必将受到冷落。

  就好像一个皇帝禅让了,新皇上位,臣子这边对新皇保持恭敬,那边又天天往老皇帝身边凑,新皇怎么会喜欢这种臣子?!

  其实,他可以等事后把方守逸叫道一边,仔细告诉他其中的因果,用不着当众痛打方守逸,但那样没用,只有自己醒悟,才能真正让心智得到提升,他耳提面命,固然能让方守逸马上明白,可是,方守逸无法获得成长。

  他能把方守逸带上这条修行路,却无法时时刻刻陪在方守逸身边,何况他已步入了寂灭境,时日无多,这条路可以走多远,还要看方守逸自己。

  所以他选择了这种粗暴的方式,如果方守逸自己悟了,他可以豁出自己的脸面,或者让叶信多承受他一些人情,弥补这一次错误,如果方守逸还是不懂,那么不如让方守逸直接去思乡城养老,至少能得一个善终。

  此刻,见叶信出面保方守逸,玄道等人也帮着说话。

  “玄知,这一次被歹人钻了空子,大家心里都有气,消消火么,何必呢?”

  “是啊是啊,玄知,现在方守逸可是外门掌宗府的管事,如何处罚,还应该叶太清说话的。”

  玄知还是怒目圆睁,死死的盯着方守逸。

  “对了,玄明前辈怎么没来?”叶信转移了话题。

  “歹人坏了浮城的山门法阵,玄明在那边处置呢。”玄道说道,他知道叶信的意思:“走,我们去山门那边看一看。”

  “几位前辈先去吧,我照看一下朋友,马上就过去。”叶信说道。

  玄道和玄戒拖着玄知向外走去,玄知感觉姿态已经做足了,冷哼一声,把视线从方守逸身上移开,叶信走入后院,让小月去把护法府的山炮等人叫过来看护温容和北山列梦,他自己换了套衣服,随后向外走去。

  走过前院时,看到方守逸面如土色的站在那里,发现叶信走过来了,方守逸噗通一声跪倒在地,哀声道:“主上,我知道错了……”

  “哦?你错在什么地方?”叶信淡淡问道。

  “我错在公私不清、观人不明……”

  “好了。”叶信摆摆手:“你能说出‘公私不清’这几个字,已经证明你确实知道错了,守逸,以后时刻都要记住,你是这掌宗府的管事,你的职责是守护这里的安宁!”

  “我知道,主上!”方守逸听出叶信有原谅他的意思,猛地抬起头,满脸都是惊喜交集。

  “起来吧。”叶信说道:“我那朋友和北山护法都受了重创,他们可能需要丹药,或者需要药师,你帮着跑一跑。”

  “明白了。”方守逸说道。

  叶信离开掌宗府,直奔着城门掠去,到了近前,发现大批修士都远远的站着,城门附近只有几位太清的身影。

  太清宗内肯定有奸细,否则就算那歹人再厉害,也不可能无声无息的潜入已经全面封闭的浮城,上一次叶信搜索奸细,范围主要锁定在两座护法府之内,其他地方都是各宗门自己排查的,遗漏必不可免,只有几位太清还能彼此信任,所以在太清商议事情时,任何人都不得靠近,纵使是内门核心弟子也一样,出了这么大的事情,几位太清实在是不敢再轻易信任别人了。

  叶信落在城门前,这时,玄明已经用砖石补上了最后一个洞口,他直起身长长松了一口气:“幸好发现得早……如果星殿大举来犯,山门法阵却无法立即开启,那我们都成了米缸中的老鼠了……”

  “这里的弟子损失也不少吧?”叶信说道,苏百变的手段确实残忍,证道飞舟和宝莲中所有的修士几乎全部被杀,只有温容和北山列梦能逃出生天,如果这里也是苏百变的手笔,估计不会留一个活口。

  “今天负责守护山门的正是我的弟子。”玄明惨笑道:“二十多个好孩子啊,我培养了他们几十年!谁知一下子……”

  “伤亡太惨重了。”玄道缓缓说道:“近二百条生灵啊……其中还有三个大乘境巅峰的内门弟子,他们……”

  玄道已经没办法再说下去了,这是太清宗多年未有的惨烈打击,虽然大乘境巅峰与圆满境有着天壤之别,但那些年轻弟子代表着太清宗的未来,象蚂蚁一般被人成片碾死,他心中的悲恸难以形容。

  这也是实力的差距,如果是叶信潜入其他宗门,所造成的伤亡恐怕要更加惨烈!

  证道世虽大,能登顶的也就是那么寥寥几人。

  “叶太清,听说你追下去了?”玄明看向叶信:“到底是谁?!”

  “如果我猜得没错的话,应该是星殿的苏百变。”叶信说道。

  叶信这句话出口,几位太清都变成了雕塑,良久做不得声,尤其是玄明,脸色由愤怒的涨红陡然变成苍白,本来他是想亲手报仇的,但苏百变的名字,让他感到绝望。

  其实这个话题在叶信进入掌宗府的时候,就应该提起的,但玄知为了保住方守逸,打乱了节奏,现在大家都是第一次听到凶手的名字,一个绝对想象不到的名字。

  不知道过了多久,玄道吃力的说道:“听闻那苏百变法门诡异,能化作水中的游鱼和林中的走兽,令人防不胜防,出手暗袭屡屡见功,可他……是怎么变成玄知的?!“

  “几位前辈都不了解苏百变么?”叶信问道。

  “真正了解苏百变的人,除了师东游和聂乾元之外,恐怕都已被他杀了。”玄知苦笑道:“而且此人深居浅出,很难见到他的真面目,何况已经有七十余年没听到过他的消息了,谁想到……”

  “竟然是苏百变!”玄戒喃喃的说道:“我还以为是有人易容假扮成玄知!”

  “一开始我就感觉不对。”玄体叹道:“如果是易容,怎么可能瞒得过方守逸?而且叶太清也没能认出来,但我也没想到是苏百变……”

  “苏百变不是应该在光明山附近么?怎么跑到太清宗来了?我们……又没有惹到他?!”玄明说道。

  “苏百变应该是冲着叶太清来的。”玄知说道:“不过,看到叶太清之后,他反而害怕了,没敢出手,所以选择了其他目标。”

  “对对,肯定是这样!!”玄明精神一振:“叶太清在云海之战威震天下,以寡敌众,力克高问鼎与段真静,七十年前的苏百变确实厉害,但他已在寂灭境煎熬了这么久,法门恐怕是有些荒废了,又岂敢与锋芒正盛的叶太清对决?嘿嘿嘿……他倒是聪明!”

  面对苏百变的威胁,几位太清都感到非常头疼,压力巨大,可玄知的话让众人精神陡振,对啊,星殿有苏百变,太清宗有叶信,来吧,谁怕谁?!苏百变好不容易潜入太清宗,却没有对哪一位太清动手,更没敢去招惹叶信,转而去袭击了北山列梦,还不就是因为害怕叶信么?

  只有玄山脸上带着狐疑之色,他想到了温容,身为药师,他当然清楚温容的母鼎是一种什么样的宝贝,用神器来形容都不为过!苏百变会转移目标,恐怕是觊觎那药鼎吧?!

  几位太清这个时候都没意识到,在这刚才,局势已经开始产生变化了。

  无数年来,太清宗一直保持着各门相互制衡、相互合作的均势,但叶信一枝独秀的崛起,已从根本上打破了这种均势,面对强敌,他们下意识的希望得到叶信的庇护,甚至还要用叶信的名字来鼓起自己的斗志,那么均势还能长久么?

  实际上世间没有什么是一成不变的,连沧海亦成变成桑田,更何况是一种规则?以前太清宗能始终保持均势,是因为没出现过象叶信这般强势的天才,如果叶信在几千年前带着鬼十三等人进入这证道世,也走进了太清宗,太清宗的规则在几千年前也一样会被叶信打破。、

  除非,是叶信本人想让太清宗继续这样走下去,他不愿做一个改革者,而是做一个守护者。rw

  (三七中文 et)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