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路杀神 第七三七章 精妙手术

小说:天路杀神 作者:撞破南墙 更新时间:2019-01-07 18:44:33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
  几位太清商议了良久,针对当前的局势,大家都认为必须要加强浮城的防御了,从明天开始,城门的山门法阵还有太清宝莲,都必须有太清亲自坐镇,以便相互呼应,能在敌人发起进攻的第一时间,便立即做出反击。

  明天玄明负责守护城门,玄道进入太清宝莲,五天之后轮换玄体和玄戒,不过,叶信没有任务,现在太清宗的太清共有七人,多出了一个,而且叶信前段时间才晋升圆满境,大家都知道叶信肯定还有大幅的提升空间,他们认为叶信当前最重要的是努力修炼,把时间耗费在守护山门法阵和太清宝莲上,简直是一种罪过。

  商议得差不多了,几位太清各自回府,叶信沉吟了一下,跟在了玄知后面。

  玄知走出了十几步,察觉到叶信的脚步声,他回过头,讶然道:“叶太清,还有事么?”

  “前辈,这里不方便,到外门法阵去吧,我确实有事想和前辈聊一聊。”叶信低声说道。

  “好。”玄知毫不犹豫的点了点头。

  片刻,两人已接近了外门法阵,叶信唤过灵十七娘,让她看住大门,任何人不得擅入,随后与玄知走进了法阵。

  玄山炼制出的丹药已经都被收走了,不过法阵中依然残留着浓郁的丹香与丹光,玄知刚刚进入法阵,便察觉到异样,吃惊的说道:“怎么回事?有人在这里炼制丹药了?”

  “嗯。”叶信点点头:“是玄山前辈。”

  “他找到合适的丹炉了?”玄知露出喜色。

  “是我借来的丹炉。”叶信说道。

  “这种丹香……”玄知长长吸了一口气:“收获颇丰吧?”

  “还好。”叶信说道:“至少炼出了几十颗三转金丹。”

  “几十颗三转丹?”玄知显得瞠目结舌,良久,他又悻悻的说道:“他怎么也不告诉我一声?!”

  玄知现在已步入了寂灭境,比以往任何时候都需要丹药,而且以前寻觅丹药是为了修行,现在是为了续命,意义大不一样。

  “浮城出了这么大的事,玄山前辈也没机会说啊。”叶信犹豫了一下,突然转移了话题:“前辈,你已经步入了寂灭境,对吧?”

  “你……”玄知大惊,他的脸孔瞬间变得扭曲起来:“你怎么知道?”

  “前辈元府中有寂灭之气。”叶信缓缓说道。

  玄知的脸色阴晴不定,这是他现在最大的秘密,按照太清宗的规则,一旦步入了寂灭境,就要主动请辞,体体面面的离开,如果被人发现,然后无可奈何的走,会遭人诟病的。

  玄知不是眷恋手中的权柄,当初一定要把叶信带入外门,就是病急乱投医的表现,外门中的修士没有谁能撑得起这份基业,只能在太清宗以外寻找贤才,而叶信的出现让他如获至宝。

  如果不是把所有的期望都寄托在叶信身上,叶信与展开韬明争暗斗时,他也不会那么偏袒叶信,毕竟展开韬跟了他几十年,而叶信只是一个新人。

  当初叶信为了引起重视,编造谎言,虽然没有明着介绍自己以前是圆满境是大修,但口口声声说自己被奸人所害,跌了境界,不过,叶信掌握着圣诀,这是最有利的证明,谁都不可能怀疑他在说谎。

  至少,那个时候的玄知是完全相信的。

  气氛变得一片死寂,玄知好半天才回过神,长长叹了一口气,在太清宗内,他最信任的人是玄道,其次就是叶信了,纵使信错了人,他也只能坚持到底,既然把基业都交给了叶信,哪里还有反悔的资格?

  这就像赌博一样,已经押了宝,那只能赌下去,并且坚信自己不会错。

  “叶太清,你怎么能感应到我元府内的寂灭之气?”玄知深深的看着叶信。

  “前辈,这事情说起来就长了,不是三、五句话能说清楚的。”叶信说道:“以后有空暇了,我再和前辈聊一聊这些事,现在……前辈能不能完全信任我?”

  “你是指什么?”玄知反问道。

  “前辈要放开心防,让我神念渗入你的元府。”叶信说道。

  “我可以信任你,但你应该告诉我,这是要做什么?”玄知又问道。

  “我或许有办法剥离前辈的寂灭之气,让前辈的元府恢复生机。”叶信说道。

  “你既然知道我已经步入了寂灭境,还和我开这种玩笑?”玄知皱起眉。

  “我没有开玩笑。”叶信正色道:“坦白说,我没有多大把握,但我修炼的法门生出了一种感应,告诉我应该试一试的。”

  “你认真的?”玄知的眉头皱得更紧了,他上下打量着叶信。

  叶信的话太过匪夷所思,他完全没办法相信,但叶信的表情又是那么郑重,绝对没有开玩笑的成分,这让他没办法拿定主意。简直是荒谬……修士步入寂灭境就是被判了死刑,他还从没听说过有谁能熬过这一劫!等等……苏百变?苏百变七十年前便已步入了寂灭境,又是怎么出山的?难道叶信也能做到?

  世间事就是这样,如果从来没发生过,任由叶信说破天玄知也不会信,但此刻他突然想到了死里复生的苏百变,一颗心不由自主颤动了一下。

  “前辈,相信我一次吧。”叶信说道,他讲不出什么大道理,因为连他自己都感觉到不可思议,能不能成更是一点把握都没有,之所以生出这个念头,是感觉到了元府神能隐隐有一种要吞噬什么的**。

  他不懂这是为什么,第一次发现玄知元府中的寂灭之气,他并没有察觉到神能有波动,或许是那时候的神能还不够强,或许是玄知元府中的寂灭之气还不够多,但现在不是查根问底的时候,他的神能只会汲取元魂,此刻有了吞噬的**,周围却没有元魂,肯定是有其他东西让神能蠢蠢欲动。

  所以他才跟在玄知身后,距离玄知越近,那种**就越清晰,那么,他有必要去尝试一次。

  “好!”玄知突然长吸一口气:“要我怎么做?”

  “前辈只需要在这法阵中打坐就可以了。”叶信说道,随后他犹豫了一下:“前辈可能会有些不适,或者是痛楚,稍加忍耐,我察觉不对头,会把神念收回去的。”

  玄知什么都没说,径自走入法阵中,随后双膝盘坐在地上,换成正常情况,任何修士都不可能放开心防,让其他人的神念侵入自己的元府,那等于把性命完全交给了对方,但是,一个病入膏肓的人看到生机,所滋生出的勇气是难以形容的,他会愿意豁出一切。

  叶信缓步走到玄知身后,这时玄知突然说道:“上一次你进入宝庄,看到了几只太清宝莲?领队的是谁?”

  “一只太清宝莲,领队是周星野。”叶信愣了愣,随后反应过来:“莫非前辈怀疑我是苏百变?”

  “其实我也知道,如果你是苏百变,现在已经可以杀掉我了,不过……还是确认一下好,图个心安。”玄知笑了笑:“好了,你动手吧。”

  叶信盘坐在玄知身后,闭目调息,足足过了百余息,他才展开双眼,全力以赴操控着神念,缓缓渗入玄知的元府。

  叶信的动作很小心,现在玄知的元府已经是不设防了,凝聚的神念稍微出现摇曳,便有可能给玄知造成重创,换一个角度理解,叶信这就是以神念为手术刀,要给玄知做一个精妙的外科手术,而且是脑部手术。

  叶信的神念每前进一点,都要耗费十几息甚至更长的时间,这是为了保护玄知,不知道过了多久,他的神念终于触及到了玄知元府内的寂灭之气。

  生机代表着什么,大家都明白,而寂灭无疑是与生机截然相反的,在神念与寂灭之气相接触的瞬间,叶信恍若看到了无边无际的冰冷与黑暗,这种冰冷与黑暗似乎可以让世间的一切变得枯萎,直至化作飞烟。

  不过,叶信元府内的神能出现了波动,吞噬欲也变得愈发强烈了。

  保持这种状态并不轻松,好像在纫针,线头刚刚穿入针眼中,就不能动了,稍微动了一点点,线头便有可能脱离针眼,或者是透过针眼,不管哪一种,都代表着玄知会受伤。

  和其他修士相比,叶信的优势在于拥有强大无比的神念,还有异常坚韧的元脉、元府,神念是神能赠给他的,元脉、元脉是因修炼贪狼战诀产生的改变。

  这世间只有叶信才能如此精准的控制自己的神念,或者说,也只有叶信有机会完成这种奇迹。

  此刻,叶信并不知道应该如何做,他只能不停的把神念压进寂灭之气中,但寂灭之气是可以让一切都变得枯萎,叶信的神念也不例外,压进去的神念转眼消失得无影无踪,似乎那是一个无底的黑洞,不到百余息的时间,神念损耗极大,远远超过了叶信的预料。

  但是,叶信知道自己必须坚持到最后,至少要确认自己到底有没有这种能力,更关键的事情在于,他所经历的所有战斗,威力最强的一击并不是圣裁,而是在面对闫客心、濒临死亡时,很随意发出的那一刀!

  chaptererror;

  (三七中文 et)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