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路杀神 第七三八章 刀中寂灭

小说:天路杀神 作者:撞破南墙 更新时间:2019-01-07 18:44:33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
  不止是他自己,天凤星皇的弟子所释放出的圣诀,与那一刀相比,也是远远不够看。

  但,从摘星洞出来后,叶信却发现,自己再发不出那一刀了,这么长时间以来,不知道反反复复试过了多少次,始终不行,这让他感到万分纠结。

  他明明释放出过超越圣诀的力量,最后那种强大无比的力量却消失了,叶信怎么可能甘心?!

  感应到元府神能想要吞噬玄知的寂灭之气,叶信突发奇想,他无法发出那一刀,心中无法滋生出那种天地皆归寂灭的情境,是不是因为缺了寂灭之气为引?

  当然,实验是有可能付出惨重代价的,寂灭之气无疑是世间最毒的东西,只要沾上了,生命便会开始枯萎,万一神能汲取了寂灭之气之后,开始变得失控,他该何以自处?!

  走向法阵的过程中,叶信想了很多很多,他修炼的速度已经够快了,远远超过世间绝大多数修士,但还是不够!

  因为他斩杀了天凤星皇的弟子,或许这证道世,天凤星皇无暇干涉,等进入了长生世,便有可能承受天凤星皇的压力。

  仅仅靠着贪狼战诀,他未必能支撑得住,钟馗的神能虽然厉害,但不是造成直接杀伤的法门,想继续走下去,他还需要一种凌驾在圣诀之上的力量!

  叶信知道,自己别无选择。

  不知道过了多久,叶信的头上已布满了汗珠,并且顺着他的脸颊不停的滴落下去,后背前襟也早已被汗水打湿,神念消耗过大,让他的脸色变得有些苍白。

  叶信不敢动,更不敢分神,苦苦支撑着。

  突然,玄知发出隐约的闷哼声,叶信的双瞳也猛地缩小,一缕极为细小的寂灭之气终于被他的神念剥离出来了,并且顺着神念卷向他的元府,最后被元府神能吞噬掉。

  叶信不再运转神念了,内视自己的元府,他必须要观察那缕寂灭之气对自己有没有影响。

  不过,那缕寂灭之气已完全消失了,好似刚才什么都没发生过,叶信耐心的等待了几十息的时间,见还是没有反应,心中大定。

  接着,叶信重新开始运转神念,一点点剥离着玄知元府中的寂灭之气,尽管有了一个开始,但过程依然显得非常艰难,叶信的神念缓缓剥离出一缕微弱的寂灭之气,再用神念慢慢引导到神能之中,先后至少需要十几息的时间,叶信不敢提升效率,一方面担心玄知无法承受,一方面也担心自己没办法控制过多的寂灭之气。

  玄知同样不轻松,每一缕寂灭之气被剥离出去,他都有一种被刮骨剜心的痛苦,不过,他的精神反而变得旺盛了,因为叶信竟然可以做到!他真的有了回天的机会!

  时间一点一滴流逝着,玄知元府内寂灭之气在缓缓缩小,玄知的身形越来越佝偻,他的嘴角渗出了血丝,那是因为他强忍痛楚,死死咬紧牙关,受到巨力挤压的牙龈出现了破裂,不过,他的眼睛却越来越亮。

  叶信有些支撑不下去了,当他感觉到疲倦不堪时,还想要收回自己的神念,准备先休息几天,然后再为玄知剥离寂灭之气,谁知转眼就察觉玄知元府内的寂灭之气产生了反弹,甚至可以清晰的感应到玄知的元府在以一种肉眼可以察觉的速度衰萎。

  叶信隐隐明白了,寂灭之气原本是缓缓滋长的,可一旦受到外力的破坏,寂灭之气就会全面爆发,如果现在放弃,顶多十几个小时,玄知就会在寂灭之气的侵袭下化为飞灰。

  这也算是一种难得的经验,如果以后再为别人剥离寂灭之气时,至少有了一条准绳,一个概念,知道自己能不能完成。

  神念的大幅损耗,让叶信的精神变得格外萎靡,困意如潮水般涌来,好像他已经有几百年没有睡过觉了,眼皮一次次不由自主的合拢,也一次次猛地张开,叶信很清楚,这个时候决不能泄气,只要他的眼皮合拢,这一次脑部手术肯定会失败,而玄知必死无疑。

  坚持……不停的坚持……叶信的嘴角也开始流血了,但和玄知不一样,他是故意咬破了自己的嘴唇和舌尖,只有用强烈的痛苦才能让他的神智保持清醒,才能控制自己的神念。

  终于,最后一缕寂灭之气被叶信的神念引了出去,玄知的元府突然大放光明,根本不受他控制,而玄知的元脉同时疯狂运转起来,神念也开始自发震荡。

  这是摆脱了死亡之后,生命从灵魂深处爆发的雀跃与欢呼,这种本能的律动,已让玄知瞬间陷入了一种半疯半魔的状态。

  “啊……”玄知无法抑制的发出长啸声,身形猛地跃起,随后转身看向叶信。

  叶信已被玄知爆发出的气息吹倒,不过他的双腿依然保持着盘坐的状态,胳膊显得非常僵硬,双眼紧闭,吐息若有若无。

  玄知本已兴奋到了极点,希望能与叶信分享,谁知看到叶信这种样子,他就像被一桶雪水迎头浇下一般,遍体冰凉,一个箭步冲到叶信身边,探手去摸叶信的脉搏。

  其实叶信并没有大事,只不过因为神念已损耗殆尽,让他的大脑乃至身体陷入了一种昏睡状态。

  良久,玄知确认叶信没有大碍,缓缓直起身,但还是用忧心忡忡的目光看着叶信,如果因为他,让叶信遭遇不测,对太清宗而言无疑是一个巨大的损失。

  玄知清楚叶信的问题在哪里,叶信的神念从一开始的磅礴如海,到最后的微若游丝,他见证了整个过程,但是,他并不懂这一点意味着什么。

  在叶信参与的所有战斗中,不管是胜是败,焉或是濒死边缘,他的神念都是保持充沛的,因为他的神念太强大了,无人可比,现在为了剥离玄知的寂灭之气,竟然落得神念损耗一空的境地。

  ****

  叶信自从步入初萌境之后,再没有做过梦,现在,消失已久的梦境居然又一次降临了,但这一次的梦境没有任何变化,更没有五光十色的风景,他只看到自己置身于无边无际的黑暗中,然后在不停的坠落。

  不知道坠落了多久,他突然感觉身体一震,似乎撞击到了地面,接着他便猛地坐了起来,张开双眼,看到了空无一人的法阵。

  应该是睡得时间还短,他依然能感受到浓浓的倦意,尝试着释放出自己的神念,神念很微弱,距离自己的巅峰状态差得很远很远。

  不过,他记忆中最后一件事是把玄知所有的寂灭之气都剥离出来了,此刻玄知已不在法阵中,肯定是自己离开了,这让他长松了一口气。

  叶信直起身,旋即意识到什么,他脑后的圣辉随之绽放,右手轻轻一卷,杀神刀已出现在他的手掌中。

  杀神刀释放出淡淡的青芒,一如往常,叶信的双眼猛地张大,他发现在杀神刀内出现了一条黑线,从刀柄一直延伸到刀尖。

  叶信愣怔了良久,接着勉强振作精神,极力去回想当初濒临死亡的场景,或者说,他在模仿天地皆归寂灭的心境。

  就在这同时,元府中的神能、还有杀神刀内的黑,都出现了变化,尤其是杀神刀内的黑线,如被弹动的琴弦般激烈的震荡着,一股莫名的力量,在杀神刀内凝聚。

  这就是寂灭的力量么?叶信的身形已化作雕像,过了许久,他开始散去自己的元力,平复波动。

  叶信也知道自己需要实践,不过,他耗费这么大力气,才汲取到了寂灭之气,一刀出手,便把所有的寂灭之气消耗干净,他的付出岂非变得毫无意义?!

  有些事情可以试,可有些事情他真的试不起,至少,应该等一个值得的机会。

  叶信稳定了自己的心绪,转身向法阵外走去,推开紧闭的大门,耀眼的阳光立即扑落进来,让叶信不得不眯起眼。

  “主上,你醒过来了?!”前方传来了灵十七娘的声音。

  “我……睡多长时间了?”叶信心中很惊愕,神念变得微弱了,连身体也变糟了么?怎么可能被阳光刺痛了眼睛?!

  “今天是第八天了。”灵十七娘说道。

  “原来如此……”叶信恍然:“玄知太上呢?”

  “玄知太上在法阵中守了你七天七夜,他早晨刚刚离开。”灵十七娘说道:“还有三天,就该轮到玄知太上镇守山门法阵了,他要去做些准备。”

  “哦。”叶信点点头。

  “主上,我这就去禀报玄知太上。”灵十七娘说道:“玄知太上嘱咐过了,一旦主上醒过来,马上就要告诉他。”

  “不急。”叶信说道:“我那个朋友怎么样了?”

  “她的伤势已经好得差不多了。”灵十七娘说道:“前天她就要走,是北山护法和山炮护法好说歹说,才把她留下来的。”

  叶信吁出一口气,他还是感觉到有些虚弱,其实他应该返回法阵,开始闭关修炼的,但不能再让温容等自己了,红霞星门那边离不开温容,应该先把温容送走之后再说。

  (三七中文 et)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