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路杀神 第七四九章 成王败寇

小说:天路杀神 作者:撞破南墙 更新时间:2019-01-07 18:44:33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
  片刻,叶信已走到小山的另一端,找了个比较隐蔽的地方,用杀神刀挖了一个坑,随后蹲下去,缓缓把浩歌大光明的遗骸放在坑底,这时,他突然发现浩歌大光明嘴里好像有什么东西,犹豫了一下,低声说道:“浩歌前辈,恕我失礼了……”

  随后他用指尖强行撬开浩歌大光明已暴露在外的牙关,果然发现浩歌大光明嘴里有一截布条,他把布条抽了出来,仔细观察着。

  布条上隐隐有一个字,应该是用血写的,不过布条早已浸满了鲜血,字迹非常难辨认,叶信看了很久,勉强认出应该是一个‘习’字。

  叶信沉吟了很久,用手指揉了一下,把布条碾得粉碎,接着他把坑边的浮土扫入坑内,盖住了浩歌大光明的遗骨。

  堆起一个土包,叶信还想砍掉一棵树,给浩歌大光明做一个墓碑,但一转念,感觉还是算了吧,浩歌大光明失踪,光明山的修士肯定要到处寻找浩歌大光明的踪迹,找到这里发现墓碑,又会把浩歌大光明的遗骨挖出来研究,其实堆这个坟包都是多余的,生命已逝,无可挽回,那就让他尘归尘、土归土吧,这是对死者最大的尊重。

  叶信又扫平土包,从其他地方铲起几块草皮,移植过来,稍微做了些简单的伪装,都忙完了,他肃然站在那里静默片刻,随后又向着埋遗骨的地方拜了一拜,转身要走,突然感应到一股元力波动在快速接近,他停步向着元力波动传来的方向看去,片刻,一艘证道飞舟从远方飞掠而来,转瞬间已从树林上空掠过,到了山头的另一端。

  叶信微微摇了摇头,如果是以前,那证道飞舟在十余里之外,他就可以发现了,但现在他的神念已变得很衰弱,不知道还要养多久才能恢复全盛状态,所以不可能象以前那样时不时的释放出神念,去观察周围的动向。

  叶信轻轻举步,向着相反的方向走去,不过他只走出了十余米,山头上已传来一个悠长的声音:“道友请留步!”

  叶信叹了口气,转过身向着山头看去,他预想得并不差,引龙宗绝不简单,随便遇到一艘证道飞舟,就能发现一个淬炼出神念的圆满境大修,虽然这样的修士未必有资格列入仙升石百名之列,但他遇到的总不会是引龙宗的宗主吧?观其兵而知其将,座下有这样的修士,引龙宗的宗主至少也不应该比玄道、玄体等人差。

  山头上的修士运转元脉,释放出了剧烈的元力波动,接着他的身形从山头掠过,撞开了密集的树丛,稳稳落在叶信前方三十余米开外的地方。

  那修士是个中年人,留着短须,身上穿着淡青色的长袍,脚踏白色的软靴,倒是显得超凡脱俗。

  “道友太过目中无人了吧?”那修士缓缓说道:“进了东极之地,就要守引龙宗的规矩,这里严禁私斗!要打要杀,你们离开东极之地再说,道友搞出这么大的声势,现在拍拍袖子就想走人么?”

  “阁下误会了,我只是路过。”叶信说道。

  “是不是路过,道友说了不算,我说了也不算,还请道友去引龙宗小坐片刻,如何?”那修士缓缓说道。

  “我很忙,没工夫。”叶信淡淡说道。

  “道友这是根本没把引龙宗放在眼里啊。”那修士的脸色变得阴沉了。

  “也可以这么说。”叶信笑了,随后转过身向着前方走去:“如果你真那么想死的话,我会成全你的。”

  那修士的气势原本显得很霸道,但是,一直等到叶信走远,他始终静静的站在那里,最多是用双眼狠狠的盯着叶信的背影。

  靠着自己拥有地主之利,加上不远处有证道飞舟的威慑,他可以让自己嚣张一点点,可真要动手,就是另外一码事了。

  战场就在小山后面,刚才他看得清清楚楚,那种毁灭性的恐怖力量所造成的巨大地势变化,让他有一种难望项背的感受,上去强行阻拦,真的就是找死,对方有资格不给他任何面子。

  只是,对方瞧不起他,他可以认,谁让自己技不如人呢,但连引龙宗都不屑一顾么?

  往年每到十年之期,总会有大批外面的修士涌入东极之地,其实很多人不只为了看榜,来自各地的修士汇聚一堂,又在引龙宗的约束下暂时忘记争端,彼此相安无事,所以也算天下难得的一场盛会了,大家互通有无、谈天说地,增进自己的见识、阅历,换取自己急需的资源,又可以完全放松找些乐子,这也是东极之地特殊性的体现。

  那修士以前经常与其他宗门的客人打交道,因为谁都不是来惹事的,自然要对引龙宗礼让几分,而且被派来看榜的人,大都不属于宗内的核心层,也惹不起事,偶有大修来东极之地,定会被引龙宗引为上宾,盛情款待,没机会惹事。

  那修士最大的错误,就是用习惯中的态度去对待叶信,被打脸在情理之中,本事大的人多少有点脾气,如果他遇到的是狄战、聂乾元等人,同样会落得灰头土脸,如果是苏百变,恐怕要有性命之忧,其实叶信脾气算好的。

  不过,那修士觉得自己丢了脸,神色显得很不忿,一直到叶信走得看不到影了,他还是没能找到下台阶,就在这时,山头上的证道飞舟传来一阵喧哗声。

  那修士愣了愣,转头向着山头掠去,等掠到近前,怒喝到:“出了什么事?!”

  “长老,抓到了!我们抓到了!”证道飞舟上有修士大叫道。

  那修士露出狂喜之色,纵身掠上证道飞舟,这里的事情也顾不上了:“回去!我们快回去!”

  证道飞舟全力启动,向着东方飞掠,林中的叶信露出狐疑之色,随后缓缓释放出神念,盯上了那艘证道飞舟。

  往东四十余里之外,有三艘证道飞舟快速盘旋着,而在三艘证道飞舟之间,有一个修士上下翻滚拼力挣扎,试图摆脱控制。

  那修士是个魔族,天族与魔族一出生便有极大的优势,他们可以飞,自由翱翔会带来很多便利,不过,那魔族的翅膀已被一层层白色的丝网缠绕得蜷成一团,失去了飞翔的能力。

  三艘证道飞舟都在围绕着魔族修士旋转,丝网接连不断的撒出来,缠在那魔族身上,而且丝网中挂着不少倒钩,那魔族的肉翼已被倒钩划出了千疮百孔,身体上也留下无数伤口。

  相持了差不多十几分钟,丝网越撒越厚,最后已形成了一只茧,外面只能模模糊糊看到魔族扭动的身体,白色的茧逐渐变成了红色,代表着那魔族流了很多很多的血。

  终于,那魔族已经没有力气挣扎了,血茧也停止了扭动,里面隐隐传来若有若无的呻吟声。

  这时,又一艘证道飞舟从西方飞来,船首上正是刚才与叶信接触过的修士,看到魔族已经被控制住了,那修士露出喜不自禁之色,大声叫道:“放下来!小心一些!”

  三艘证道飞舟缓缓向地面落下,让血茧也落在了地上,那修士探手从一个随从手里接过一柄铁锤,兴冲冲的向着血茧走去。

  几艘证道飞舟上的修士也都下来了,围在了战利品附近,那修士走到近前,一脚踩住了魔族的身体,大概辨认了一下,接着抡起铁锤,重重砸击在那魔族的肩膀上。

  虽然那修士没有全力运转元脉,铁锤也不是法宝,杀伤力并不大,但魔族已彻底失去了抵抗能力,一锤下去,附近的人都清晰的听到了骨头粉碎的声音。

  网中的魔族承受不住剧痛,发出刺耳的惨叫声,那修士用脚尖把血茧翻了过去,接着又抡起铁锤,砸在魔族另一边的肩膀上。

  那魔族已经没有力气动了,可先后挨了两次锤击,身体开始剧烈抽搐起来,那不是挣扎,而是身体本能对剧痛做出的反应。

  那修士笑眯眯的把铁锤扔到一边,随后努了努嘴,附近的修士们围上来,一层层的掀掉丝网。

  过了好半天,修士们才把数百层丝网掀开,外面的丝网还好说,里面丝网上的倒刺依然留在魔族的肌肉中,那些修士下手毫不留情,内层丝网每一次被大力掀动,都会有一块块碎肉随着剥落,这与千刀万剐的酷刑没什么区别,魔族痛苦的惨叫恍若野兽嘶鸣。

  那修士双眼一亮,俯身从网中抓起一柄火红色的战斧,他端详片刻,微笑着说道:“好法宝啊好法宝!幽燕,我们怎么说也有两三年的交情了,何必这么客气呢?”

  遍体染血的魔族一只眼睛已被倒钩刺瞎,另一只眼睛也睁不开了,只能眯一条缝,随后那魔族用气若游丝的声音说道:“你们……这些……卑鄙小人……”

  “成王败寇,这道理你不知道么?”那修士笑道:“上一次我们要停战,那个九头怪物急匆匆过来送死,这一次我们要谈判,你又兴高采烈的过来了,哈哈哈……你还真敢来啊?不过,你能从引龙宗逃到这里,也算不容易了。”8)

  (三七中文 et)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