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路杀神 第七五四章 强者亦有恐惧

小说:天路杀神 作者:撞破南墙 更新时间:2019-01-07 18:44:33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
  在李归元的元力波动到达顶峰时,他所释放出的剑影突然炸开了,化作亿万道攒射的剑光,呈现出一片巨大的扇面,不止是把明心雷笼罩在剑幕中,连两千余米开外的证道飞舟战群,也全部在他的攻击范围之内。

  这不是天势剑,而是一种浩瀚的剑阵!

  剑阵是李归元自己领悟的大绝,他在远海修炼时,发现自己逐渐走进了瓶颈,天势剑的总诀就是让自己的剑势变得更快、更强、更犀利,永远都在追求极限,而李归元在释放大绝时凝聚的剑光已接近千余米长,他要让这么长的剑光始终保持如钢铁般坚韧,难度太高,需要极其强大的神念为辅,他真的做不到。

  有一次在与恒封圣坐而论道时,恒封圣说他的天势剑过于追求偏锋,利弊同样明显,李归元突然醒悟,何必一定要努力凝炼剑光呢?放开控制,一切随其自然,会怎么样?

  不用神念去操控,李归元的天势剑总会在快要成型时,整体炸得粉碎,前后经过几次实验,他终于找到了控制炸裂剑气的法门,可惜的地方在于,如果他能象叶信那样不停的释放大绝,领悟要比现在深得多,剑阵的威力也比现在强得多。

  李归元的目的不止是明心雷,还有远方的那些证道飞舟,他要毁掉所有的龙气,为龙青圣解决后顾之忧。

  从单点单线的杀伤力来说,剑阵自然是远不如天势剑的,但是,李归元与恒封圣合作,效果就大不一样了。

  那明心雷一直呆立在半空,他的实力很强,从元魂被打出去,到元魂重新归位,不过需要两、三秒钟的时间,但高手相争,一秒钟就足以决定很多了。

  一道道血花在明心雷身上绽放,只是刹那间,便有百余道剑光击中了他的身体,而他周围的龙气同样受到剑光攒射,变得千疮百孔。

  铺天盖地的剑幕继续向着远方激射,炸响声最开始还显得很零星,随后便连成了一片,三十余艘证道飞舟上爆起了一层层光幕,无数乱流四下迸射,引龙宗的修士们同样都呆立不动,直到剑幕把他们轰飞、吞噬甚至是绞得粉身碎骨,他们也依然没有发出任何声响。

  恒封圣那一击夺魂超出所有人的预料,不要那些寻常修士,就连被叶信守护着的幽燕王也中了招,叶信可以无动于衷,是因为他的神能与元魂已融合在一起,恒封圣那种层次的攻击当然没办法撼动神位。

  其实此刻的恒封圣也不好受,两次大绝相隔的时间过短,让他的元脉受到了严重冲击,以至于眼睁睁看着李归元从空中坠落,一时无法出手相助,还得靠龙青圣驭动海浪,把李归元卷了回来。

  轰轰……远方有七、八艘证道飞舟摇摇晃晃从空中坠落,砸在了地面上,明心雷的身形也在跌落,他周围的龙气已经大都消失了,只剩下三道龙气还在围着他旋转,但那三道龙气已变得很暗淡,明显无法再承受激烈的战斗了。

  下一刻,明心雷总算清醒过来了,感受到身体传来的阵阵剧痛,他本能的发出怒吼声,接着开始运转元脉。

  如果他什么都不做,还能多活一段时间,他的身体已被剑光刺出无数创口,元脉、血脉更不知道断了多少截,突然全力运转元脉,简直与自爆无异。

  明心雷的身体上炸起成片的血雾,怒吼声也戛然而止,随后他的身体掉入到洪流中。

  吼……极远的天际传闷雷般的吼声,接着一道金光划开云层,以难以想象的速度向这边激射而来。

  几息时间,那段金光已飞临战场上空,如果说刚才明心雷操控的龙气都是一种半虚半实的存在,而那道金光就是一条真正的金龙了,至少叶信的神念看不出有虚幻之处。

  金龙足有上千米长,身躯恍若一条连绵的山脉,一种无形的威压笼罩下来,竟然把龙青圣操控的巨浪压得矮了许多,金龙在高空中往来盘旋着,显得无比神俊,龙角旁有两个小黑点,那是两个修士。

  “龙青圣,你好……很好!”龙角旁的一个修士咬牙切齿的喝道,而另一个修士纵身跃下,他的身体后方突然展现出一对火翼。

  引龙宗原本想得很好,让明心雷把龙青圣引出来,消耗龙青圣的元力,最后由明心刃出手,彻底解决这个心腹大患,可震怒的龙青圣已决定拼一个你死我活了,他把从没参与过冲突的李归元和恒封圣也带了出来,这两位帝主就成了引龙宗意想不到的变数,如果只是小小的失利还好说,可明心雷身受重创,被卷入洪水,明显是活不成了,这种结果让明心刃无法接受。

  观战的叶信露出微笑,他也没想到李归元和恒封圣会变得这么强,那明心雷确实很厉害,换成他对敌也不敢大意,谁知最后竟被李归元斩杀。虽然是两位帝主联手,但胜了就是胜了,引龙宗的修士口口声声说什么成王败寇,那他们自己也要有相同的觉悟。

  叶信向后退了几步,低声说道:“幽燕,你还能动么?”

  “我现在好多了。”幽燕王睁开双眼,她拥有最纯净的熔火之脉,而魔族的力量都来自于血脉传承,当下幽燕王的实力还不到顶峰,但她有着无限可能的未来。

  幽燕王知道战场非常危险,她现在只会拖累叶信,所以运转熔火之脉最先修补的是她的肉翼,其他地方暂时顾不上,肉翼虽然还有些破裂的地方,不过短程飞行是没多大问题了。

  “你先避一避。”叶信说道。

  “主上,那可能就是星殿的凤四先生,你要多加小心。”幽燕王急忙说道。

  “我知道是他,否则我也不会想着动一动了。”叶信一笑。

  幽燕王站起身,向着叶信施了一礼,随后摇摇晃晃掠起在空中,这时,那展现出火翼的修士已落在中间,他的位置正好把叶信与战场隔开,意思很明显,我就是来盯着你的,不要妄动。

  他发现了幽燕王的身影,只是淡淡瞥了一眼,随后又把视线转到了前方。

  叶信缓步向前走去,战斗已停歇了片刻,洪水不再那么湍急了,因气息一直在阻绝洪水,叶信所过之处,依旧荡起了一道又一道大浪。

  天地间已暂时恢复了清明,叶信的神念可以屏蔽对方的神念,可无法遮挡对方的肉眼,他这一动,立即引起了明心刃和凤四先生的注意。

  明心刃本想不顾一切出手,就因为叶信突然开始动了,只得暂且压下内心的愤怒,转头看向叶信。

  精疲力竭的李归元,还有必须马上休息、随时准备迎接恶战的恒封圣都出现在了浪尖上,他们呆呆的看向叶信这边,脸上满是震惊与狂喜。

  叶信走到距离凤四先生百余米的地方,停下了脚步,抬头看向天空。

  凤四先生没有回头,只是轻声说道:“你刚才说自己是路人,只想看看热闹,现在怎么又耐不住寂寞了?“

  “你我相隔只有百米,我就不信你还不知道我是谁。”叶信微笑着说道。

  凤四先生叹了口气,随后慢慢转过身,迎视着叶信。

  凤四先生的相貌丰神俊朗,颇有出尘不染之气,他脸上同样带着微笑,上下打量着叶信。

  只是第一眼,叶信就知道,这是一个非常难得的对手,他见过凤五,在认为自己掌握着优势时,凤五便会显得很兴奋、嚣张,一旦发现自己堕入危局,他又会变得绝望,甚至是歇斯底里,狂叫着让人快来救他。

  而凤四的气势要比凤五成熟得多、也沉稳得多,他现在看向叶信的目光,竟然有几分敬佩、几分好奇,还有几分欣赏,简直就像是叶信的老朋友。

  叶信很明白,在不共戴天、针锋相对的敌我见面时,依然能表现得如此云淡风轻,是心理强大到一定极限的证明。

  不需要动手,叶信便已清楚,这凤四先生很强很强!超出了他的预料!

  “自然是知道的。”凤四先生略微顿了顿:“但我此次来东极之地,要找的并不是你。”

  “我来东极之地,要找的也不是你。”叶信说道。

  “这不是正好么?”凤四先生又笑了:“大路朝天,你我各走一边,如何?”

  凤四这么说绝对不是胆怯,而是因为根本没办法信任明心刃,除了真正的半圣之外,排名前五前十意义并不大,也就是说排名第十的亦有机会在生死搏杀中干翻前面的大修,而且生死搏杀往往代表着突破、领悟,所以登顶修士遇到箭在弦上、不得不发的境地时,绝不会害怕直面战斗,让他们恐惧的,是战斗之后。

  就像有钱人总会恐惧自己破产,带兵的将军总会恐惧自己变成光杆司令,修士们行走在巅峰之上,他们习惯了自己拥有翻天覆地的力量,可一旦耗尽所有,岂不是变成了鱼肉?到那时候又会被谁宰割?!

  话句话说,如果凤四身后不是明心刃,而是凤步若,他不会和叶信说半个字的废话,早冲上前动手了。chaptererror;

  (三七中文 et)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