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路杀神 第七六零章 步步相逼

小说:天路杀神 作者:撞破南墙 更新时间:2019-01-07 18:44:33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
  第三天黄昏,叶信已带着龙青圣等人来到了明兰山,这地方并不算难找,附近都是浓密的森林和草原,只有明兰山的山脚下能看到人烟,参差不齐的几间庄院,还有几十亩开垦出来的田地,庄院后有一条小路,一直通往山谷深处,而且在山谷中悬停着一艘证道飞舟,离很远就看到了。

  叶信等人展动身形向着山谷深处掠去,那艘证道飞舟上的修士感应到叶信这边散发出的元力波动,有人吹响了号角,因为叶信等人只是运转元力释放身法,元力波动很有限,所以上面的修士只是发出的警示,并没有撤离的意思。

  叶信迅速接近那艘证道飞舟,看到山谷间有一座不小的庄院,心中略微送了口气,看来那位千遁大师是个实在人,并没有骗他。

  看到叶信等人继续向前飞掠,几个引龙宗的修士跃离证道飞舟,挡在叶信等人前方,大声喝道:“站住!这里是引龙宗的禁地,任何人不得擅入!”

  叶信恍若未闻,那几个修士见叶信来势不太友好,毫不犹豫的开始运转元力,就在这时,一股强横的元力波动从空中传来,幽燕王带着她的两个族人俯冲而下,那几个修士脸色大变,也顾不上阻拦叶信了,立即掠回到证道飞舟上。

  叶信已落在了院门前,他平息自己的元力波动,缓缓向内走去,龙青圣和李归元跟在后面,恒封圣则停下了脚步,转向那艘证道飞舟,幽燕王的伤势尚没有复原,他要留下来以防出现意外情况。

  刚刚走进庄院,便看到那千遁大师和一个年轻的女修士匆匆走出来,身后还跟着几个引龙宗的修士,可能是感应到了幽燕王强大的元力波动,要出来看个究竟。

  千遁大师也看到了叶信,他呆了呆:“原来是叶太清!不知叶太清到明兰山是为了……”

  “自然是找你的,我在东极之地谁都不认识。”叶信说道。

  “哦?叶太清有什么事?”千遁大师问道。

  “我们赶了一天的路,怎么也得请我们进去喝杯茶吧?”叶信说道:“大师怎么连一点待客之道都没有?”

  轰……后方陡然传来轰响声,元力波动再次暴涨,恒封圣也已经出手了,迸射的乱流向着这边袭来,龙青圣微微皱起眉,手腕轻轻一晃,一道水幕出现在院门外,把乱流全部隔离在外。

  千遁大师眼珠乱转,随后不得不向一边让开,苦笑道:“叶太清,请……”

  那些引龙宗的修士原本还是气势汹汹的,不过在千遁大师提到‘叶太清’三个字之后,他们立即变得萎靡了,一个个低眉顺眼的,连看都不敢向这边看,所谓人的名树的影,不管是引龙宗的榜单,还是千遁大师的私人榜单,叶信的排名都在天下十之列,身为引龙宗的修士,当然知道叶太清是谁。

  千遁大师引着叶信向后院走去,那些引龙宗的修士原本想退让到一边,再出去看看,李归元横着跨出一步,正挡在前方,明显是在针对他们,那为首的女修士脸色变了变,随后向后面的人使了个眼色,缓步跟在了千遁大师身后。

  进了后院的大厅,千遁大师引着众人落座,又让两个仆人端上茶水,接着迫不及待的说道:“叶太清,外面是不是有什么误会?”

  叶信没有理会他,视线在周围缓缓扫视着,外面的元力波动已开始平息了,代表着战斗接近结束。

  千遁大师还好,他和叶信接触过,知道叶信不是没底线没原则的人,否则上一次的生意不可能那么顺利,而引龙宗的修士们脸色阵青阵白,屁股底下象有钉子一样,根本坐不住,但又不敢有所动作。

  “你们是引龙宗的人吧?到这里来做什么?”叶信淡淡问道。

  “开榜之日快要到了,我们来向千遁大师讨教。”那为首的女修士急忙说道:“以前每到开榜的时候,我们也会来的。”

  千遁大师觉得心里很不是滋味,叶信没资格问他的客人,何况还是用审问的口气,但形势比人强,他只能听着。

  “你们倒是很有闲情逸致。”叶信笑了:“是不是早就从宗门里出来了?一直没回去过?”

  “我们在这里等了五、六天了。”那为首的女修士神色显得有些慌张,她听出了叶信的画外音,难道宗门出了什么事?

  “叶太清,到底是什么事,能让……”千遁大师忍不住说道。

  “有笔账要好好算一算。”叶信截断了千遁大师的话,随后取出当时买下的榜单:“在你的榜单里,凤四先生只是排在第十五位,对吧?”

  “没错。”千遁大师点头道。

  “前天,我碰上了凤四先生,大打了一场。”叶信顿了顿:“我差一点死在他手里,他排在第十五位?你骗我?”

  “前天?”千遁大师突然脸色大变。

  “我最恨别人骗我了。”叶信一字一句的说道:“别的大修我没见过,不好说,但凤四先生的实力,远在浩歌大光明之上!你居然说他只排在第十五位?!!”

  “是不是在紫天峰西南?”千遁大师猛地站起身。

  “什么紫天峰西南?”叶信愣了愣。

  “我是说,叶太清遇到凤四先生的地方,是不是在紫天峰的西南方?”千遁大师说道。

  “没错。”龙青圣突然开了口,他对东极之地的地域,还算是有些了解的。

  千遁大师呆立了良久,随后向叶信苦笑着说道:“叶太清,这事怪不得我,因为凤四先生从没出过手,我也不清楚他的实力到底有多强,把他排在第十五位,只是觉得他应该和凤步若差了不少,比凤五要强出一些。”

  “不怪你,难道还要怪我喽?”叶信的笑容变得诡异了:“我是运气好,勉强占了一点便宜,如果运气不好呢?最后被他所害,我又该找谁去说理?千遁大师,你我当初是第一次相见吧?往日无怨近日无仇,你又为何故意算计我?!”

  “叶太清,你这真是误会我了。”千遁大师急得连连摆手:“我怎么会算计你呢?你出了事,对我又有什么好处?!”

  “事实如此。”叶信说道。

  千遁大师头上已急出汗了,他在厅中来回踱步,片刻,突然停下来转向叶信:“好,叶太清,这次是我的榜单有误,我认了,这样,一千颗金丹,我如数还给你!!”

  “大师这话好生无趣。”叶信说道:“举个例子来说吧,你走街串巷贩卖甘蔗,我买了一根,结果你的甘蔗有毒,我上吐下泻差一点死掉,然后你说,把我买甘蔗的钱还给我,一笔勾销?“

  “这个……”千遁大师咬了咬牙:“我这里还有三百多颗金丹,全部给你,总该可以了吧?”

  “你要还我买一根半甘蔗的钱?想得太简单了!”叶信冷笑道。

  “叶太清,那你要我怎么样?!”千遁大师叫道。

  “一个人做错事,必须要遭受惩罚,何况,大师这一次可是差一点害死我的。”叶信缓缓说道:“除却生死无大事,我在修行路上煎熬了这么久,却险些被大师毁掉,大师是不是应该给我一个交代?”

  千遁大师脸色惨白,叶信的实力有多强,他心知肚明,打是肯定打不过的,摆事实讲道理,他也不是叶信的对手。

  “叶太清,你就明白说吧,怎么样才能让你满意?!”千遁大师用苦涩的语气说道。

  “很简单,只要你让我相信,你确实不是故意害我,这件事就算过去了。”叶信说道。

  “我刚才已经说了那么多了。”千遁大师说道:“我又没疯,为什么要故意害你?!”

  “你刚才说的还不够让我相信。”叶信说道:“大师,从开始到现在,我对你一直是很客气的,哪怕被你害了,我也忍着火气,和颜悦色的与你说话,但如果你不把事情给我说个明明白白,那可就不要怪我了。”

  千遁大师嘴唇嗫嚅着,好像想说什么,但没有说出来。

  “当我不想克制自己的时候,这里的人都要死,你的庄院也会变成废墟。”叶信说道:“不要指望引龙宗保护你了,引龙宗的修士伤亡惨重,明心雷也被我这位朋友斩杀,只剩一个明心刃,已经无力回天。”

  这番话出口,引龙宗的修士一个个脸色变得铁青,那一直努力保持冷静的女修士,也瘫倒在了椅子上。

  “原来……那个殒落的大修是明心雷……”千遁大师喃喃的说道。

  “你是怎么看到的?”叶信轻声问道。

  千遁大师脸色变幻不定,良久,他猛地咬了咬牙,对叶信说道:“叶太清苦苦相逼,不过是想知道我暗藏的到底是什么法宝而已!”

  “如果我想要你的法宝,当初就不会让你走。”叶信笑了笑:“我根本不怕引龙宗,想杀你动动手指就可以了,明白么?我到这里来,只是要让你给我一个交代,为什么会出现这样的错,使得我差一点丧命!”

  不管叶信这话是真是假,千遁大师的心还是安稳了一些,他长叹口气:“叶太清,这里不方便,跟我到后面坐坐。”

  (三七中文 et)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