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路杀神 第七六一章 天网

小说:天路杀神 作者:撞破南墙 更新时间:2019-01-07 18:44:33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
  “好。”叶信站起身,他心中暗喜,脸上依然不动声色,绕了这么多圈子,就是想知道这千遁大师的法门,现在终于达到目的了。

  其实叶信最担心的,是千遁大师自觉走投无路,最后生出玉石俱焚的念头,所以必须要占住道理,然后一点点施加压力,如果只是玩狠的,恐怕会弄巧成拙。

  千遁大师和叶信两个人走出客厅,转向后院,随后千遁大师走到院中的一棵梨树下,站在那里发呆,久久无语,叶信也不着急,只是默默的站在一边。

  良久,千遁大师长叹了一口气:“这些年来,引龙宗多次让人来请我加入宗门,可我始终没有答应,叶太清知道为什么吗?“

  “为什么?”叶信很配合的问道。

  “我十几岁的时候,一心想要修行,而且我觉得我也姓明,也是明王的后裔,引龙宗肯定会收容我的。“千遁大师缓缓说道:“等到我去了引龙宗,才明白什么叫世事艰难,哈哈……根本不是我想的那样,其实我的资质还算不错,第一关已经过去了,谁知他们知道我姓明之后,态度就变了,不顾我的苦苦哀求,把我扔出了引龙宗,而且没有给我任何理由。”

  “我不死心,几乎每一年都会去参加他们的选拔,但总会被他们认出来,轻则一顿臭骂,重则就要挨打了。在我……我记不太清了,好像是十七岁或者是十八岁的时候,我决定最后尝试一次,实在与修行无缘,那我就认命了,那一次我遇到了明心雷,哈哈哈……我以为自己终于时来运转了,遇到了本家,怎么也会帮我说几句话的,结果呢?明心雷居然打断我一条腿,然后把气息奄奄的我扔到河里,这是存心让我死啊!“

  “大师每一次拒绝引龙宗的邀请,都会感到很畅快吧?”叶信微笑着接道。

  “没错!”千遁大师用力点了点头:“我还算命硬吧,在河里飘浮了半天,被两个渔民救了上来,然后一路乞讨为生,回到了明兰山,到了明兰山才发现,我父母早已经过世了,幸好这里的人很淳朴,替我安葬了双亲,没有让他们暴尸荒野。”

  “叶太清恐怕是没办法理解那种心情的,本已灰心绝望,回到家里,发现一切都已物是人非,我真的不想活了,在双亲的墓碑前,我不知道哭晕了多少次,连眼睛都快瞎了,什么都看不清,乡亲们陪了我两天,后来见我就是不走,他们留下了一些吃的东西就下山了,毕竟家里还有农活,不可能一直照顾我最后一次晕过去后,是被炸雷的轰响声和灼烧的痛苦惊醒的,醒来后隐隐看到周围有火光,可能是闪电把周围的荒草点燃了。”

  “我不怕死,不过被烧得很痛很痛,我一边大喊大叫,一边到处乱爬,不知道爬了多久,无意之中钻到了一个土洞里,洞里没有光,我更是什么都看不到了,而且洞口非常狭窄,挤得我喘不过气,转身更是没可能,我只得继续往里爬。“

  “结果爬着爬着,一头扎到一条裂缝中,我本就没有力气了,反应不过来,结果一直跌了下去,等我又一次从昏迷中醒来的时候,眼睛已经恢复了一些,发现自己被陷在一座庞大的地穴里,嘿嘿……这一次,我是真正的转运了!“

  “但那时候我不知道,本以为自己不怕死的,在地穴里却感到非常恐慌,因为我不想死在这种没人知道的地方,而且地穴里太安静了,我甚至能听到自己的心跳声,那种感觉很不好受。”

  “我想逃出去,但已经好几天没有吃过东西了,一点力气都没有,我只能在地穴中抓老鼠、抓虫子吃,开始的时候很恶心,吃多少就吐多少,后来也就慢慢习惯了,不过,没用多久,老鼠和虫子差不多都被吃光了,偶尔遇到一只老鼠,却又变得非常狡猾,隐隐听到我的脚步声或者是呼吸声,就会立即逃走,我怎么也抓不到了。”

  “就在我以为自己会活活饿死的时候,我发现了一片密密麻麻的树根,其实现在回想起来,我知道那些不是树根,是从法宝里逸散出的元力凝结而成的。当时我琢磨了很久,那些树根摸起来很硬,但用力捏的话会发现树根是软的,而且洁白如玉,看起来不像有毒,我实在找不到别的东西吃,感觉吃这个总比吃泥土强得多。”

  “这东西没有味道,但很管饱,吃了一小块,就有一种神清气爽的感觉,我知道自己暂时不会饿死,也就不再心慌了。饿了就去吃,吃饱了或者打坐调息,或者各处走走寻找出路,我家里有一本祖传的册子,上面记载了一些很粗浅的法门,至少怎么调息还是懂得的,这样的日子一晃……就是一百多年……”

  “一百多年?”叶信愣了愣:“大师在不见天日的地穴里修炼了一百多年?”

  “是啊。”千遁大师点头道:“在地穴里,我根本不知道过了多少年,开始的时候,我还到处寻找出路,但一次次碰壁之后,我也就不报希望了,每天饿了就去吃,吃饱了就开始调息,现在回想起来,一百多年好像只是一眨眼的事。”

  “那大师是怎么出来的?”叶信问道。

  “因为……所有能吃的都吃光了。”千遁大师苦笑道:“我搬开最后一丛树根,发现下面有一块由黄铜制成的圆镜,但圆镜已经变得非常腐朽,我轻轻一碰,铜镜整个粉碎了,呵呵呵……我说了这么多,就是想让叶太清知道,我没有什么法宝,其实我明白那面铜镜肯定有来历,所以铜镜的碎片一直留在原处,始终没有去动,如何叶太清不信的话,我可以带叶太清过去!”

  “大师还是信不过我么?我绝对没有贪图法宝的意思,只是想让大师给我一个交代。”叶信说道:“然后呢?大师是怎么出来的?”

  “我知道不能继续留在这里了,所以把最后一丛树根都带在身上,准备去寻找出路,结果突然发现,我的力气变得出奇的大,身体也异常轻盈,轻轻一跳,就能跳起几十米高,挥出一拳,能把坚硬的岩石打得粉碎,那地穴自然也留不住我了。”千遁大师顿了顿:“至于那榜单有误,真的怪不得我,叶太清不妨把神探入到我的元府中,自会明白了。”

  “哦?”叶信伸出手,释放出一缕神念,缓缓卷入千遁大师的眉心。

  仅仅一缕神念,根本无法突破千遁大师元府的本能防御,但千遁大师自己放弃了抵抗,使得叶信的神念很轻松的渗入元府。

  叶信的神念感应到,在千遁大师的意识海中,出现了十八、九个光团,光团分为三个角度,好似在对峙,一方是七个光团,一方是两个光团,还有一方的光团足有十个。

  接着,光团之间发生了剧烈的冲撞,只有那两个光团的一方保持不动,随后又从远方掠来了三个光团。

  叶信陡然有一种毛骨悚然的感觉,神念不由自主收了回来,他呆呆的看着千遁大师,莫非……这些光团模拟的就是他与龙青圣等人的战斗?

  “看样子叶太清是明白了。”千遁大师长叹一声:“我从地穴里走出来之后,在修炼中经常能看到这种幻象,如果认真去看的话,可以隐隐约约看到他们的身影,开始的时候我还以为是走火入魔了,后来结识了几个引龙宗慧心阁的修士,才知道自己看到的是天下各地爆发的战火。“

  “这几天东极之地一共爆发过四次战斗,两次都在紫天峰西南,一次是在鸿海的海边,一次是在奇陀路附近,不过鸿海和奇陀路的战斗,都是一触即收,并没有伤亡,紫天峰西南的战斗一共两次,但前一次只有三个人,叶太清带着这么多随从,所以我知道肯定是第二次。“

  “你……都能看到?”叶信一字一句的说道。

  “如果战斗发生时,我正在修炼,或许能隐约看到他们的身影。”千遁大师说道:“如果当时我正在做别的,也会有所感应。”

  叶信的大脑已经无法运转了,这千遁大师难道就是天网雷达么?或许别的修士会认为没什么了不起的,但叶信很清楚,这种本事就是无价之宝!

  “我只能看到圆满境大修,而且……如果两场战斗在各地同时爆发,我就没办法辨认出到底是哪一场战斗了。”千遁大师说道:“幸好,天下这些年来还算太平,冲突并不频繁,而且慧心阁的修士帮了我不少忙,每一次大战之后,他们都会把从各方收集来的消息转报给我,哈哈……表面上他们是来向我请教,实际上是我占了他们的大便宜,不过他们一直不知道,还以为我是靠着算筹之术去评估天下大修。”

  “所以……凤四先生从来没出过手,你就没办法评估他了?”叶信缓缓说道。

  “是这个道理。”千遁大师点头道。

  “能不能让我看看另外三场战斗?”叶信突然换了个话题。

  “这会消耗很多元力的……可谁让我有愧于心呢,好吧!”千遁大师无奈的说道。

  chaptererror;

  (三七中文 et)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