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路杀神 第七六七章 借刀杀人

小说:天路杀神 作者:撞破南墙 更新时间:2019-01-07 18:44:33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
  就在羽霄大光明进退失据的时候,后方的飞弋大光明突然发出怒吼声:“走!”

  羽霄大光明如梦初醒,立即展动羽翼向着飞弋大光明的证道飞舟掠去,接着两艘证道飞舟开始向后急速退却。

  飞弋大光明倒是很有决断力,当判断出这一战几乎不可能打胜之后,立即选择了撤退,绝不拖泥带水,何况星殿也派人来追杀泥生了,就算他拼劲全力,击败了已淬炼出圣体的叶信,也会付出相应的代价,等到星殿修士逼近,局势就会更加不妙了。

  鹬蚌相争渔翁得利!飞弋大光明算计得很明白,纵使没办法做渔翁,但也绝不能去做鹬蚌。

  这时,大海中掀起一股足有数百米高的巨浪,浪花居然凝成龙青圣的影像,接着那影像缓缓看向叶信,好似在等待着什么。

  叶信微微摇了摇头,身形向着礁石落下,掀起水域的龙青圣见叶信摇头,无可奈何的叹了口气。

  虽然龙青圣还是以‘先生’称呼叶信,但心底里已经承认了叶信的领导者地位,否则不会等待叶信示意,所谓背靠大树好乘凉,龙青圣是从灭法世下来的,那里低等修士生存环境之恶劣,远超这证道世,叶信能在短短五年便淬炼出圣体,这份资质是他平生仅见,想靠着自己打出一片天地,难度太大,或许跟着叶信,未来会大有作为。

  光明山的证道飞舟继续飞退,飞弋大光明视线变得格外深邃,双方距离虽然已经拉远了,还在神念锁定范围之内,他能看得到叶信,也知道叶信同样能看得到他。

  不管以前双方关系如何,从此刻开始,已成仇敌!

  “飞弋,就这么放过那孽畜么?!”羽霄大光明不甘心的说道。

  “只有蠢材才会争一时之长短。”飞弋大光明淡淡说道:“你应该感到庆幸,庆幸那叶信现在就暴露了狼子野心,如果再过上一两年,无恙首座把他带进了光明神殿,那时候才真是尾大不掉了!”

  “这一次只能便宜他了?”羽霄大光明还在纠结这个问题。

  飞弋大光明眼中闪过一缕狐疑之色,随后摇头道:“便宜他?呵呵呵……哪里有这么简单?!狄战与凤四已经进了东极之地,此刻应该在引龙宗汇合了,圆枢,你跑一趟,想办法把叶信在鸿海的消息转给引龙宗的修士,让狄战和凤四去对付叶信!”

  “妙计!”圆枢大光明双眉一挑,嘴角露出一抹笑意。

  “哈哈!我就知道飞弋你不会这么灰溜溜回去的!”羽霄大光明长吸一口气:“那我们呢?”

  “我们当然要灰溜溜的回去。”飞弋大光明山说道:“如果我们不走,狄战和凤四又怎么会与那叶信死斗?”

  “这……”羽霄大光明愣住了:“就这么回光明山?”

  “谁说我们要回光明山了?”飞弋大光明说道:“羽霄,你留在东极之地外面,如果狄战和凤四真的与那叶信动手了,我们的人肯定会把消息带给你,然后你立即发出讯号,让无恙首座带着人赶过来,嗯……算了,怕时间赶不及,我还是另外做些布置吧,如果此战能把狄战、凤四、叶信尽数诛杀于东极之地,只剩聂乾元和凤步若,他们也成不了多大气候了。“

  “飞弋,那你去做什么?”羽霄大光明问道。

  “我去太清宗。”飞弋大光明眼神转冷:“听说那叶信收了几个弟子,都安置在自己府内,还有一些他的朋友,我这次直接扫了他的老巢,也算是给他一个血的教训!”

  “飞弋,不如让我去太清宗吧!”羽霄大光明的精神立即变得振奋了:“我定会把他们斩尽杀绝、一个不留!”

  飞弋大光明眼中再次露出狐疑之色,随着合上双眼沉吟良久,点头道:“好,你去太清宗。”

  “我现在就走。”羽霄大光明片刻都等不及了:“我有重霄羽衣,比这船要快上许多。”

  “也罢,这一路你自己多加小心。”飞弋大光明说道。

  羽霄大光明点点头,接着纵身掠去,展动重霄羽衣,向着西方急掠而走,只是片刻,已看不到人影了。

  飞弋大光明目送羽霄大光明飞远,随后长长吁出一口气,又突然说道:“圆枢,你刚才欲语还休,是在想什么?”

  “现在说已经晚了。”圆枢大光明苦笑道:“飞弋,这么做……是不是有些孟浪了?你我都不是瞎子,当时也看得出来,那叶太清与泥生确实是旧识,而且关系匪浅,应该是迫不得己,才力保泥生,又何必闹到这种境地?”

  “你说得再明白一些。”飞弋大光明笑道。

  “那叶太清如此年轻便淬炼出圣体,今后进境恐怕不是你我能相比的,而且他与星殿是死敌,就算我们心中再恼火,也应该采用怀柔手段,让那叶太清先去与星殿拼个你死我活,飞弋,我认为叶太清的价值要比废掉的师东游重要得多,现在是因小失大啊。”圆枢大光明说道:“现在尚有回旋余地,你却要把叶太清的羽翼全都斩尽杀绝……太过!真的太过了!”

  “这是什么话?”飞弋大光明微笑着说道:“我只是说去扫了叶太清的老巢,是羽霄说要斩尽杀绝的,你怎么怪起我来了?”

  “羽霄……”圆枢大光明愣住了,随后顿足道:“这个蛮货,怎么连这点道理都想不通?”

  “如果是以前的羽霄,肯定会想得通。”飞弋大光明淡淡说道。

  “你是说……他败给了苏百变,所以心境不稳?”圆枢大光明瞪大双眼:“可你为什么不提醒他?!”

  “为什么要提醒他?”飞弋大光明眼中露出揶揄之色:“下手的是羽霄,与我何关?与光明山何关?”

  “你……你……你这是什么意思?”圆枢大光明彻底被搞糊涂了。

  “圆枢,我知道你是老实人,但你也太老实了……”飞弋大光明忍不住笑了:“不过,那叶太清可不简单,还是靠着他提醒,我才醒悟过来的,所以……他肯定知道应该把这笔血债算在谁的头上。”

  这边,叶信落在了礁石上,随后向泥生深深施了一礼:“叶信见过前辈!”叶信的声音微微有些颤抖,从某种角度说,泥生是他心目中唯一的一位长辈,因为他崛起得太快,如龙青圣这种从上界下来的大能,也只能与他平辈相交,唯有泥生是特殊的存在,纵使他以后走得再高、再强,在泥生面前也会永远持后辈之礼。

  泥生比叶信更为激动,他大步走过来,伸手双手,接着重重在叶信的肩膀上拍了一下,随后手指又不由自主扣住叶信的肩膀,他很用力,让叶信隐隐感觉到了疼痛。

  泥生的脸已是老泪纵横,其实他最开始的时候并没有把自己的使命当回事,但慢慢的,在叶信身上倾注的心血越多,他的态度就变得越认真,到了最后,甚至可以不惜一切代价为叶信死战,因为他心中已经隐隐把叶信当成了自己的孩子。

  所以,看到叶信淬炼出圣体,他心中的欣慰感已无法用语言来形容。

  “好……好啊……好……”泥生此刻几乎说不出成句的话。

  这时,龙青圣的身影从海浪中升起来,稳稳落在了礁石上,李归元和恒封圣还有幽燕王,也接连落了下来。

  隔了五年余,终于重新聚首,每个人心中都充满了振奋之情。

  泥生顾不上把师东游介绍给大家,心情略微稳了稳,便对叶信说道:“你这几年躲到什么地方了?我想尽了办法,也没有找到你的音讯!!!”

  “不能怪我。”叶信苦笑道:“当初我受了重创,在一条河水里昏迷了四年多,一年多前才被人所救,恢复了神智。”

  叶信本来是实话实话,不过等他说完之后,蓦然发现周围的人象集体中了某种魔法一般,张大了嘴,呆呆的看着他。

  “怎么了?”叶信问道。

  “你……你是说……到现在你只修炼了一年?”泥生吃力的说道。

  “是啊。”叶信点点头,他明白大家为什么事情而吃惊了:“我的运气比较好。”

  叶信不知该如何解释自己的进境,只能用运气来搪塞了。

  众人依然是呆若木鸡,用五年的时间,接近半圣之境,淬炼出圣体,已经让人无法接受了,现在叶信又告诉大家,其实只用了一年多,这简直岂有是理!难道一定要把别人的自信全部碾碎么?!

  泥生第一个做出了反应,因为他突然想到了叶信拥有的神之位格的碎片,仅仅是用贪狼传承,绝对没办法解释叶信如此神速的进境,叶信手中的杀神刀虽然来历非凡,但法宝所能提供的助力总归是有限的,所以,肯定是神之位格碎片的影响!

  得想办法替叶信遮掩过去,否则,秘密一旦泄露,叶信必遭灭顶之灾!

  “当日老朽见到主上,就看出主上的资质是世间绝无仅有的,不过……老朽以为主上至少要苦修两三年,才有望接触到圣阶的门槛,却没想主上一年就做到了。”泥生干笑道。

  旁边的李归元等人忍不住大翻白眼,刚才您老那目瞪口呆的样子大家又不是没看到,如此强行解释有意思么?chaptererror;

  (三七中文 et)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