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路杀神 第七七五章 畏惧心

小说:天路杀神 作者:撞破南墙 更新时间:2019-01-07 18:44:33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
  狄战在叶信引动破碎千劫的同时,也拼力运转元脉,无数残留在空中的剑气如海啸般向他聚来,接着凝成了一道椭圆形的光幕,把狄战笼罩在当中。

  那道光幕看起来很象阴阳鱼,但没有鱼眼,而且是立体的,不管从哪个角度看,都能看到黑与白的急速旋转。

  星殿很多人认为狄战的性格有些倨傲,不好接触,可狄战认为自己行事已经低调得不能再低调了,其实在他心底里,从不觉得世间有谁能真正威胁到他。

  狄战的道号叫行者,但狄战的老兄弟们都知道一个秘密,他们一直守口如瓶,所以不管在师东游的时代,还是凤氏弟子突然进入星殿之后,他们都对狄战拥有绝对的信心,或者说是一种崇拜,与叶信在渔道、薛白骑等人心目中的地位差不多。

  狄战在浮尘世还有一个道号,叫狄双圣!因为他先后淬炼出了两种圣诀,能带自己的马帮,席卷天下,战必胜攻必克,都是赖着他的圣诀之力。

  更恐怖的地方在于,这两种圣诀都是狄战自己领悟的!!

  而到了此刻,在狄战那些老兄弟眼中,狄战的道号已经变成了狄三圣。

  这就是狄战傲群雄的资格,一身兼具三大圣级法门,天下确实只有他一个。

  浮尘世的极限是证道境,能在证道境参悟圣诀,固然有多种际遇的滋养,但如果没有钢铁般坚韧的心志,根本不可能做到。

  现在狄战引动所有残留在空中的剑气,就是他的圣诀,乾坤圣变!

  而狄战最强大的圣诀,是乾坤不灭,只是他并不想动用,一种原因是不想暴露自己的全部实力,另一种原因是无法承受后果,虽然不认得龙青圣,但他知道泥生,当下的情况不太妙,前有泥生,后有飞弋大光明,全力以赴的后果,只能是与叶信同归于尽。

  事实上叶信也留了一手,他曾经想动用过寂灭刀,可在狄战用隐语告诉他原因之后,他放弃了,狄战还有用,而且是大用。

  两个人都是城府很深的人,可在这个时候,又同时犯了一个小小的失误。

  战斗的时间太长,这么打只是为了让觊觎者们作出判断,叶信与狄战的元力都已消耗得差不多了,以往他们所经历过的单打独斗不可能鏖战如此之久,早分出胜败,或者决出生死了。

  在叶信发现自己凝聚的光影无比宏伟时,还没觉得有什么,等到巨型光影挥刀向前斩击,而前方的空间陡然开始变得扭曲,似乎在不停的塌陷时,他露出了错愕之色,这种力量让他有种失控感。

  狄战释放出的漩涡光幕急速膨胀着,迎向了巨型光影的刀光,接着他眉头一挑,抽身向后急退。

  叶信本在错愕之中,突然发现狄战在退走,下意识的向着后方掠去。

  叶信与狄战引动的力量,已经达到了以往经验中的几十倍、上百倍,他们的境界本就触及了证道世的法则边缘,那么现在,等于撕开了法则的约束。

  百余米高的巨型光影与狄战的乾坤圣变撞击在一起,场面显得充满了诡异,这种强度的碰撞,本应该发出惊天动地的炸响,但是,一点点声息和变化都没有,就像两只相遇的超级肥皂泡,自然而然粘连到了一起。

  说不清到底是巨型光影融入到乾坤圣变之中,还是乾坤圣变被巨型光影吸收了,又或者两者好似就是一体的,闪烁的流光迅速变得暗淡,变成了一个直径达到数百米的黑色球体,裹挟着无穷力量的黑色球体在急速缩小,最后凝成了一个悬停在空中的黑点。

  那个黑点非常小,但急退中的叶信和狄战却看得清清楚楚,下一刻,世界似乎变得凝固了,连时间都不再流转。

  接着,黑点突然炸开,化作咆哮的冲击波,卷向四面八方,这个时候叶信和狄战都已退出七、八百米开外,但完全没用,冲击波在瞬间便追上了他们。

  泥生等人乘坐的证道飞舟变成了在惊涛骇浪中翻滚的纸船,虽然船上引龙宗的修士们都拼命的运转法阵,可碰上如此恐怖的冲击,只能勉强保持船体不被打碎,根本没办法让证道飞舟停下来,有几个引龙宗的修士被硬生生甩到了船外,失去法阵的保护,他们立即就被绞得支离破碎,成为冲击波的一份子。

  幸运的是,他们距离战场很远,如果再近上千余米,恐怕整艘证道飞舟都不复存在了。

  冲击波继续卷向远方,化作一道滚滚洪流,如果身在高空,可以看到一个极其规整的圆形在急速扩展,而叶信和狄战之间的世界,仅仅是一眨眼的时间,便变成了另外一个样子。

  地面上出了一个足有千余米方圆的巨坑,但空气显得极为洁净,洁净得一尘不染,恍若天地初生,所有的尘烟泥沙都被冲击波带走了。

  叶信慢慢直起身,他已变得衣衫褴褛,感到耳中鸣叫不停,他晃了晃头,居然甩出了两蓬血箭,接着鼻孔中也渗出了鲜血,别的地方还好,他的耳膜好似被撕裂了,传来阵阵痛楚。

  接着叶信抬起头,他从没看到过如此干净的天空,也从没看到过如此整洁的大地,在他低下头的时候,竟然在地面上看到了自己的倒影。

  蓝天象一面镜子,大地也被压成了一面镜子,他和狄战就站在由镜子组成的世界边缘,彼此对峙着。

  狄战也受了伤,他的嘴角一直在渗着鲜血,不停滴落在**的胸膛上,接着他深深的看了叶信一眼,转身向后走去。

  偌大一片引龙宗,几乎消失了,叶信释放出的圣诀,只是摧毁了引龙宗的山门,而冲击波却让引龙宗接近化为乌有,一片片楼宇大都不翼而飞,只能隐隐看到残垣断壁。

  场中出现了一只巨钟,当狄战接近时,巨钟自动掀开,从里面走出了十几条身影。

  狄战什么话都没说,继续向前走,那些身影保持沉默,跟在狄战身后。

  差不多走出千余米开外,狄战突然低声说道:“我一定要杀了他……”

  “我就说你们有可能会控制不住的,没猜错吧?”柳柳叹道。

  “我不是冲动。”狄战说道:“我真的一定要杀了他。”

  “为什么?”柳柳皱起眉,叶信今天的表现实在是太出色了,让她有了一种惊艳感,否则也不会这么反问。

  只要是自己的朋友,哪怕成天偷鸡摸狗,也是好人;只要是自己的敌人,纵使到处铺桥补路,那也是王八蛋!

  这属于凡间愚夫的逻辑,而聪明人懂得如何去欣赏敌人,并擅于发现敌人的优点,如果有必要,会不惜放下身段去学习。

  柳柳就是聪明人,她一直把狄战当成自己心目中的神明,这一战狄战虽然还有所保留,但已接近动用全力了,纵使如此,也没能把叶信逼退半步,足以证明叶信绝不弱于狄战。

  对这样的人,第一选择不应该是摧毁,而应该是去结交,所以她感觉狄战有些反常。

  “可能是因为……”狄战顿了顿,随后长叹一口气:“他是第一个让我产生了畏惧心的人吧。”

  “畏惧心?这可不像你。”柳柳再次皱了皱眉,她的语气变得有些严厉了:“虽然那叶太清敢随便耗费圣诀,肯定还有比圣诀更强的法门,但你也还有乾坤不灭,这一战最多算是旗鼓相当,谈何畏惧?!“

  狄战露出苦笑,他想说,只是本能中的一种感觉,但这种理由是说服不了柳柳的,他清楚柳柳是个非常较真的人。

  狄战停下脚步,看着柳柳,后方那些随从在狄战开始与柳柳交谈之时,便已经故意落在了远处。

  接着,狄战张开双臂,轻轻的抱了柳柳一下,随后非常认真的说道:“是我错了。”

  “知道错了就好。”柳柳嘴角上翘,微微笑了起来,其实她的姿色还算不错,可不属于那种天香国色的美女,与温容、邵雪等人相比差了不少,但这一笑便笑得春光明媚、风情万种。

  “如果老谈的本事恢复过来,就能找到那叶太清的破绽之处了,可惜!”狄战说道。

  “你……”柳柳的身体颤抖了一下:“你的道心果真被动摇了么?”

  “怎么?”狄战一愣。

  “以前你虽然很重视老谈的意见,但不会言听计从,因为你总有自己的想法,现在你变得这样软弱,竟会把希望寄托在老谈身上……”说到这里,柳柳的双瞳中突然闪过一缕厉色:“看来一定要除掉那个叶太清了,他不死,你的道心可能会永远留下破绽。”

  “你有办法了?”狄战急忙说道。

  “他进入我们的视野才多长时间?我根本不了解他。”柳柳摇了摇头:“但你放心,想正面击败一个强者总会很困难,但想毁了他却要变得容易得多,世人皆不齿歪门邪道,但歪门邪道从不曾断绝,就是因为太过省时省力,谁不希望走捷径呢?”8)

  (三七中文 et)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