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路杀神 第七八七章 黑白世界

小说:天路杀神 作者:撞破南墙 更新时间:2019-01-07 18:44:33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
  下一刻,叶信已全力掠起,他的身体似乎已彻底摆脱了法则约束,如雨燕一般轻盈迅捷,笔直冲向了仙剑大光明。

  按照道理而言,仙剑大光刚才那一剑表现出了无以伦比的杀伤力,叶信不应该选择正面冲撞,而仙剑大光明已身受重创,只是靠着某种法门勉强支撑而已,与一个将死之人争锋斗胜,明显有些不太理智。

  只是,叶信在启动寂灭之力的时候,大脑已陷入一片虚无之中,他只有一个想法,那个修士必须死,而且必须被他亲手斩杀。

  仙剑大光明眼神一凝,叶信的气势并无法对他构成压力,但随着叶信的身形急速逼近,有一片黑暗正在叶信后方急速膨胀开。

  此刻,仙剑大光明的剑意已凝聚到了极致,冥冥之中他似乎明白这将是他在世间发出的最后一击,一抹微笑浮上了仙剑大光明的嘴角,此生纵横天下久矣,临死再找个合适的对手陪葬,也算是一件乐事。

  嗡嗡……仙剑大光明手中的长剑全力向前刺出,长剑在仙剑大光明的剑势伸展到尽头时,已在颤响声震得粉碎,而仙剑大光明释放出的剑光旋即变得格外耀眼。

  远方的泥生双瞳蓦然缩紧,萧魔指再次露出惊骇之色,为了让这一剑的威力突破极限,那个修士居然粉碎了自己的法宝?!

  叶信面无表情,他眼中的死灰色愈发浓厚了,接着手中的杀神刀轻描淡写的卷向前方。

  杀神刀出手,这片世界随之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巨大变化。

  视野所及之处,所有的一切都被灰色笼罩,洋溢在世间每个角落中的生机,瞬间全部湮灭。

  再没有了色彩,天地之剩下了黑与白。

  蔚蓝色的天空,绿油油的草地,艳红色的鲜血,金灿灿的光柱,包括那些往来奔跑的身影,一切都被死灰色覆盖。

  叶信的杀神刀,似乎让所有人都变成了彻底的色盲。

  萧魔指停下身形,呆呆的看着自己的手,这世界的变化让他极不舒服,甚至有一种发自灵魂深处的恐惧,在空气中弥漫着的死气,让他恍若突然置身于地狱之中!不对……这里比地狱更可怕,故事中的地狱总归还有妖魔鬼怪,而没有任何生命能在这种气息中生存下去,周围的一切,迟早会化作永无法逆转的死寂。

  萧魔指能感觉到,周围的草木都在逐渐变得衰败,而附近那些逃窜的修士就像体内的水分在快速流逝一样,他们的肌肉、皮肤开始枯萎,他需要全力运转护体元力,才能抵御住死气的侵袭。

  这时,叶信的寂灭刀已与仙剑大光明的毕生之剑撞击在一起,两种力量,存在着法则层面上的巨大逆差,叶信散发着灰色的刀势根本不受影响,而仙剑大光明的剑却在成片消散。

  出剑的刹那,仙剑大光明的眼神是很安详的,可是看到自己的剑光成片溃灭,根本无法与叶信的刀势抗衡,他露出了惊恐之色,紧接着,叶信的刀势已斩过仙剑大光明的身体。

  笼罩着世界的死气如潮水般退却,退向叶信那边,萧魔指陡然感觉眼前一亮,世界恢复了原状,他不由长松一口气,身形微微摇晃了一下,只是短短的时间,竟然让他产生了一种虚脱感。

  萧魔指都落到这种地步,那些冲进战场的云台山修士显得更为不堪,刚才他们也在死气的笼罩之中,眼见世界恢复了原状,有一些境界低的修士大口喘着粗气,一屁股坐到地上,从心头浮起的疲惫已渗透到骨髓里,似乎他们刚才跑过了几万里一样,纵使萧魔指的号令一向极严,纵使萧魔指就在前方,他们也顾不上了。

  而最惨的是光明山的修士,刚才世界笼罩在黑与白之中,他们还看不出来,而且天地恢复正常,发现以前相熟的同伴莫名其妙一下子瘦了一大圈,再看看自己的手,摸摸自己的脸,才明白自己也同样变成了皮包骨。

  根本不需要云台山的修士们进攻,光明山的修士已一片片扑倒,倒下就再也爬不起来。

  所有的灰色都退到叶信身体周围,形成了一片淡淡的幕,突然,一股黑色的烟气从仙剑大光明的尸体中逸散出来。

  以前叶信也做过相同的事,但那时大家都看不出叶信在做什么,此刻,透过灰幕,大家清晰的看到那缕黑色烟气中闪动着一条人影,就是刚才那个向叶信出剑的修士,他还活着,以另一种形态活着!

  那个修士似乎想往外逃,可他没办法穿过灰幕,每一次撞击,都有大片的黑色烟气逸散出来,纷纷扬扬聚向叶信,随后消失得无影无踪。

  叶信保持着静默,那片灰幕并不受他控制,他倒是想让残余的寂灭之气快点消散,但做不到。

  差不多有两息的时间,灰幕终于消失了,在泥生、萧魔指等人的神念凝注下,再看不到那个修士了,只能看到一片片逸散的黑色烟气。

  这种感觉极其复杂,他们不知道透过灰幕所看到的景象是真实的,还是现在回归了正常,刚才只不过是幻觉。

  泥生的表情很古怪,脸颊在不停的抽动着,回想前些天,叶信与狄战拼力大战,足足打了几个小时,始终无法分出胜败。

  而叶信对上仙剑大光明,只是瞬间之间,战斗便结束了。

  第一次交锋,叶信输。

  第二次交锋,仙剑大光明死。

  仙剑大光明只出两剑,而叶信也只出两刀。

  其实叶信与狄战那一场更像是真正意义上的决战,双方都使劲浑身解数,往来冲杀,无数次的激烈的碰撞,始终都无法奈何对方,而这一次,战斗结束得太快了。

  就在这时,光明山顶突然喷射出一道冲天的光柱,犹如火山在爆发一般,萧魔指立即中断胡思乱想,转身向着光明山急掠而去。

  泥生也改变了方向,叶信在原地吐息了几次,随后提着杀神刀,纵身掠起,向着光明山顶飞射。

  在光明山的法阵中,一个金袍修士眼中透着决然之色,他双手捧着那顶金冠,缓缓向着法阵中心走去,而金冠上的封印,已经被摘掉了。

  光明山法阵的阵眼处,有一颗足有十余米宽的六芒星,原本六芒星的的玉石板,现在玉石板已经被搬开,露出了山门法阵的核心总枢。

  无数光芒疯狂的涌动着,形成了一道高高的喷泉,但喷泉中没有水,而是凝缩到了极致的光芒。

  那金袍修士弯下腰,把金冠盖在了山门法阵的核心总枢上方,接着他向后退了几步,象正在举行最庄重的仪式一样,拜了几拜,然后缓缓跪倒在地。

  其他五个金袍修士也跪在那里,每一个人占住了六芒星的一角,神色显得格肃穆。

  轰轰轰轰……金冠发出震耳欲聋的轰响声,悬停在山顶的巨大光影散发出刺眼的光芒,而且亮度在成倍增加,好像有一颗太阳在这里诞生,并且快速膨胀着。

  山门法阵内,一道剑光急掠而至,正把那金冠轰飞,金冠脱离了山门法阵的核心总枢,而悬停在山顶的巨大光影又开始变得黯淡下来。

  “怎么回事?!”一个金袍修士大惊失色,他立即跳起身,向着翻滚落下祭坛外的金冠追去。

  轰……一团青影象一颗巨型炮弹般掠来,瞬间便把那金袍修士撞得四分五裂,化作迸射的血光,接着那团青影向着金冠追去。

  另外五个金袍修士先后跃起身,他们都是仙剑大光明的弟子,都拥有着不俗的剑技,一道道剑光如风卷残云般追向了那团青影。

  那团青影根本不理会身后卷来的剑光,眨眼间已追上了金冠,接着伸出一只蹄子,把金冠踩在了蹄下,那正是真真养的五灵丹牛,现在也已进化成了不输与狼王的恐怖凶兽。

  那五个金袍修士有着非常丰富的配合经验,无需语言交流,其中三个修士拼力释放剑光,试图吸引五灵丹牛的注意力,另外两个修士分成左右,向着五灵丹牛欺近,他们的目的是夺回金冠。

  在这一刻,五灵丹牛的大眼睛显得有些迷惑,它倒是抢到了金冠,但不知道如何保护,呆了呆,突然张开大嘴,咬住金冠,接着一扬脖子,把金冠吞了下去,随后它晃了晃头,得意洋洋的看着欺近的修士,仿佛在说,来啊,看你们怎么把金冠抢走。

  那五个金袍修士当时就疯了,咆哮着冲上前,无数剑光铺天盖地的向着五灵丹牛卷去。

  五灵丹牛神气活现的晃动着脑袋,这种程度的剑气给它挠痒痒都不够,它根本就不害怕。

  轰轰轰……剑气在法阵中卷动着,而光明山顶的光影正迅速变得暗淡下去,差不多几息的时间,已消失得无影无踪了。

  叶信、萧魔指与泥生见那光影莫名消失,情知光明山法阵内必有大变动,他们都在极力加快自己的速度,向着光明山顶逼近。8)

  (三七中文 et)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