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路杀神 第七八八章 王座

小说:天路杀神 作者:撞破南墙 更新时间:2019-01-07 18:44:33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
  这时,真真飘进了法阵,传玄上人和周元斩遥遥跟在后面,真真确实是用飘的,倒不是说她已经勘破了半圣境,而是因为下方有数以千百计的花茎萦绕着她的身体,把她托了起来。

  看到真真的身影,五灵丹牛立即仰起头,象在讨赏一般向着真真发出叫声。

  那几个金袍修士转过身,也看到了真真,其中一个修士顿了顿,随后露出目眦欲裂之色:“是你!原来你是奸细!”

  光明山的核心修士大都知道真真养了两只可怕的凶兽,他们也见过青牛,现在青牛抢走了金冠,真真又出现了,就算傻子也知道,这些都是真真唆使的!

  那修士立即掠起身,剑光如虹,疯狂的卷向了真真。

  另外几个金袍修士也先后动手,他们没办法伤害到五灵丹牛,只能把目标转向真真。

  后方的传玄上人和周元斩似乎看不到真真即将遇险,反而发出无奈的叹息声。

  托着真真的花茎突然向四下散开,那种场面很古怪,缠绕的花茎就像遇到了危险的眼镜蛇,瞬间变得膨胀起来,花茎顶端的花骨朵也全部改变方面,遥遥指向迎面扑来的几个金袍修士。

  五灵丹牛见那几个金袍修士转身去攻击真真,本想从后赶上去帮忙的,接着便看到无数花茎顶端的花骨朵都在微微张开,它的大眼睛里露出恐慌之色,掉头就跑。

  真真发出冷笑声:“干掉他们!”

  轰轰……轰轰轰……每一只花骨朵里都射出了一颗小小的光球,光球见风便涨,呼啸着向着那几个金袍修士卷去。

  轰轰轰轰……剑光一触即溃,无数颗光球也先后炸开来,化作卷动的电浆,接着继续滚滚向前。

  法阵内坚韧无比的天罡石板瞬间被电浆腐蚀得千疮百孔,变得犹如泡沫一般,那几个金袍修士在电浆中直接化作一股烟气,覆盖着法阵每一个角落的符文一片片粉碎、爆裂,只是几息的时间,电浆已浸透了法阵,融入到地基下的山体中,小半个山头都开始变得脆化、崩塌。

  光明山法阵自从被缔造出来之后,屹立于世已有无数年,终于在这一刻被彻底摧毁。

  五灵丹牛连头都不敢回,可前方已经无路,它犹豫了一下,纵身跃出了峭壁。

  又过了两、三息的时间,峭壁下隐隐传来沉闷的撞击声,接着如雷鸣般的咆哮沿着峭壁一路激荡而上,那是五灵丹牛在怒吼,明显是告诉肇事者,它生气了,非常非常生气。

  不过,咆哮声只是维持了很短的时间,因为无数电浆流到了峭壁旁,顺着悬崖直泻而下,恍若一道银白色的巨大瀑布。

  光明山的法阵被彻底破坏了,叶信、泥生和萧魔指的神念都可以清晰的看到光明山顶的景象,自然也看到了真真,还有真真身下那恐怖的王座。

  无数花茎在真真身下萦绕着,整个造型简直就像一座蛇山,但真真看起来坐得很惬意,随着她的身体摆动,王座会自动开始调节,确保真真不管用什么姿势坐着,焉或是躺着、半躺着,都会感觉非常舒适。

  看到了真真,面无生气的叶信瞬间活了过来,释放出寂灭刀,对元脉元府有什么影响,他尚来不及细细体察,现在只知道对心境的影响极大,一刀斩杀了仙剑大光明,身为胜利者,他反而有种心如死灰的感受,在那一刻,他很想慢慢坐下去,甚至干脆化作一块石头,从此再不管这世间的纷争,彻底沉入死寂之中。

  直到真真跃入了眼帘,寂灭刀残余的影响终于消退了,叶信放慢了速度,嘴角露出柔和的微笑,继续向着光明山掠去。

  泥生也可以径自掠向光明山的山顶,萧魔指就不行了,他只能走长阶。

  真真似乎也看到了叶信,她向着叶信这边笑了笑,随后她的身形向前飘出了十余米,停在了光明山法阵中央。

  真真的前方就是光明山法阵的阵眼,由无数光芒凝成的喷泉并没有消失,只是涌动的频率不再那么激烈了,真真凝视着阵眼,若有所思的想着什么。

  叶信终于赶到了法阵之中,轻轻落在真真身边,他好奇的向着阵眼内观察片刻,随后轻叹一声:“五年了……真真姐……”

  “想我了?”真真的眼神闪烁了一下,随后微笑道:“老十三呢?他怎么不来?”

  “我让他去太清宗,毕竟他在太清宗里呆过一段时间,换成别人,我担心镇不住场面。“叶信说道,随后话锋一转:“我还以为你一直被他们蒙蔽着,原来你早就有准备了。”

  这时,传玄上人和周元斩都凑了过来,恭恭敬敬向叶信施礼:“见过主上!”

  “这段日子,难为你们了。”叶信向着传玄上人和周元斩点点头。

  “我们这里还好。”传玄上人说道:“我们在八、九个月之前,才知道主上安然无恙的消息,当然想马上来找主上,不过……”

  “是我没让他们去。”真真截道:“我不想连累到你。”

  “连累我?”叶信顿了顿:“什么事情能连累我?”

  “我不知道三光能支撑多久。”真真轻轻吁出一口气:“如果他不行了,不管我准备得够不够充分,都要马上动手,如果他们去见你了,一旦被光明山修士知道,你也会和我一起完蛋。”

  “三光怎么了?”传玄上人愣住了:“他现在是灭绝圣子!光明山至尊!谁还敢对三光不利么?”

  “三光的事情我们也猜到了。”叶信说道:“每一代圣子都活不到十八岁成年,而且无恙大光明的境界时高时低,他的进境达到巅峰时,往往是一代圣子殒落前后,他的进境落到最低时,又是光明山暂时没有找到圣子的空白期,所以我猜……无恙大光明应该是在用某种法门汲取圣子的生机。”

  “还有这种事?”传玄上人的脸孔骤然变得扭曲起来,就在刚才,他还为光明山的这场劫难而痛心,无法理解真真还有叶信,为什么都选择了要毁掉光明山,只是因为自己人微言轻,所以不能明明白白的反对,现在听到真真和叶信的话,无异于给了他一记响亮的耳光。

  “真真姑娘,你当初为什么不告诉我们?!!”周元斩苦着脸说道。

  “不告诉你们,我还能等到三光的极限,如果告诉你们,只要你们露出一丁点破绽,无恙大光明立即就会对我们下手。”真真说道。

  “可是……”周元斩想了想:“我们可以偷偷离开光明山啊!”

  “这五年来,无恙大光明对三光盯得多紧,你们不知道?”真真摇头道:“如果我们抛弃三光,倒是确实有机会逃出去,如果要保住三光,那只能和他们周旋下去了。”

  “三光现在在哪里?”叶信急忙问道。

  “自然是在无恙大光明身边。”真真说道,她看向叶信,露出不怀好意的笑容:“我为了保住你的大弟子,也算是绞尽脑汁了,现在你已经接手,那么……要怎么样才能把他救出来,就看你自己的了。”

  “胡扯。”叶信说道:“如果是我和鬼十三,这么说倒是没错,真真姐,你哪里有脑汁可绞?”

  “放你的狗臭屁!”真真勃然大怒:“姑奶奶不露声色就干掉了一个大光明,你行么?!”

  “你说的是哪个?”叶信着实愣住了。

  “当初你在云海之地被人包围,浩歌大光明和羽霄大光明去助战,回程中被星殿苏百变偷袭,双双受创,他们的丹药是我炼制的,当时我想把他们两个都干掉,但这样事情会闹得极大,所以只在羽霄大光明的丹药里做了些手脚,让他的伤势无法复原,而且境界大幅衰退。”真真说道:“可没想到,羽霄明明跌入了寂灭境,竟然又起死回生,恢复了巅峰状态,我知道事情没那么简单,就让小可怜去盯着羽霄,最后发现他在和一个陌生的修士偷偷摸摸的接触。”

  “小可怜是谁?”叶信问道。

  萦绕着真真的花茎立即开始舞动起来,接着一朵花盘从真真肩头探出,向着叶信摇摇摆摆。

  “就是它了。”真真说道。

  “天诛莲……”叶信咧了咧嘴,以前的天诛莲那么弱小,他都担心自己不留神一脚把天诛莲踩死,现在仅仅五年,天诛莲在真真的喂养下已经变得如此强壮了。

  “既然羽霄侥幸活了下去,我只能把目标转向浩歌。”真真说道:“我在给浩歌丹药的时候,装作无意透露给他这个消息,并且告诉他,我已经感应到羽霄堕入寂灭境了,没可能突然之间莫名复原,当时浩歌显得将信将疑,呵呵……这样就足够了,只要他起了疑心,自然要想办法去验证,验证了就有可能和羽霄爆发一场龙争虎斗,不管他们谁死,对我来说都是大有好处的,只要能把九位大光明缩减到五位,我就有机会占住这光明山。”

  叶信一时说不出话来,他对浩歌大光明是很有善意的,否则当时也不会去埋葬浩歌大光明的遗骨,可万万没想到,表面上浩歌是被羽霄说杀,实际上是被真真所算计。

  (三七中文 et)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