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路杀神 第七九零章 大功

小说:天路杀神 作者:撞破南墙 更新时间:2019-01-07 18:44:33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
  墨衍是因强行运转元脉,受到了反噬,但并不是很严重,真真以前是天罪营的唯一的药师,将士们受了伤或者修炼出了偏差,都会来找真真,在这方面极有经验。

  叶信听真真说墨衍不会有事,暗自松了口气,墨衍的法门非常特殊,不管在战略上还是战术上,都拥有不可替代重大意义,亦是他在天罪营所有老兄弟中最重视的几人之一。

  真真让人撬开墨衍的嘴,把一颗三转金丹连同其他几种丹药埋在墨衍舌下,接着吩咐人把墨衍带到安静的地方。

  狼王受创不轻,至少看起来非常吓人,伤口入肉差不多有尺许深,换成人族修士,早就被剑光斩成两截了,不过狼王的身躯很庞大,尺许深伤对它而言还无法危机性命,说是小意思有些太狂,中等意思吧,反正死不了。

  在叶信进攻光明山的时候,证道世其他地方也出现了变化。

  太清宗刚刚爆发了一场内讧,玄体做为光明山在太清宗的代表,不管与叶信的交情如何,在这种时刻是绝对不敢徇私的。

  玄体找到了玄明和玄山,又通知玄知、玄道和玄戒来开会,当众宣布夺去叶信的太清之位,又令人去收押外门的清瞳、小月和龙小仙等人,准备以他们为人质,要不然就把他们交给光明山。

  在玄体看来,他是光明山的代表,遇到这种原则性的大问题,玄知、玄道和玄戒三人只能俯首听命,可万万没想到,玄知三人的态度显得非常激烈,坚决反对夺去叶信的太清之位,更别说要去收押龙小仙那些人了。

  给玄体造成眼中打击的,是玄山突然改变了自己的态度,与玄知等人站到了一起,别说玄体百思不得其解,连玄知几个人也是目瞪口呆。

  世间所有的变化都有自己的因果,玄山亦然,他不可能莫名其妙改换阵营,一切都源于叶信借用温容的母鼎,为太清宗炼制丹药的那件事。

  当然,那只是源头,还不能让玄山做出取决,而之后发生了一系列事情,让玄山一点点发生了偏移。

  玄山最开始以为温容是光明山的真真,他私下里找玄体旁敲侧击的打听过,也问了相熟的光明山修士,结果知道真真根本不可能离开光明山,那个神秘的丹师另有其人。

  玄山是老字号大药师,从某种角度说,他比温容更明白那种神奇无比的丹炉代表着什么。

  是造化!天大无比的造化!

  更关键的地方在于,温容当时虽然蒙着面纱,但她不可能隐瞒自己所有的细节,从她对叶信说话时的语气,还有总会保持在叶信侧后的站位,都让玄山看得清楚,在叶信与温容之间,叶信必是主,温容只是从。

  拥有如此天大造化的修士,也甘为叶信的追随者,这让玄山感到极度震惊,修士是最信奉强者为王、能者居上的,叶信能拥有这样的影响力,肯定有更为巨大的依仗。

  之后一个个消息传来,叶信在飞弋大光明等人手中强行救出了泥生与师东游,又与狄战在引龙宗大战,最后好像是赢了半招,让狄战含恨而走。

  而羽霄大光明过于托大了,因为要先赶往星殿,与凤步若商议如何应对变局才是大事,去太清宗绞杀叶信的亲随,属于细枝末节的小事,虽然他堕入寂灭境、又不得不亲手杀死浩歌大光明之后,性情已经大变,但这种轻重还是分得出来的。

  所以羽霄大光明只是通知玄体,先扣押叶信的亲随,不能放跑一个,几天之后他会赶到太清宗,亲自处理。

  玄体不敢轻慢,立即开始操办此事,结果,在玄知三个人身上碰了钉子。

  而玄山的改换阵营,让他很慌乱,其实大家都没有思想准备,玄体是刚刚得到羽霄大光明的命令,玄知等人亦刚刚送走了幽燕王与周星野,这仓促之间,每个人都来不及仔细思考,事情就已经发生了。

  唯有玄山,早就在考虑这个问题了,叶信的进境如此之强、之快,用不了多久便有可能离开太清宗,换个角度说,是太清宗这池塘太浅,已经装不下叶信了。

  不过,玄山没料到叶信会与光明山如此对立,他认为叶信极有可能另起炉灶,形成与光明山、星殿的三足鼎立之势,到那时候,他该何去何从?

  是跟着叶信,还是继续留在光明山的阵营之内?

  正因为他想了很久很久,所以在玄体与玄知两方吵着不可开交之际,说出了一番非常尖锐也非常直白的话。

  玄山的中心思想,是摆在大家面前的只有两条路。

  一条是服从羽霄大光明的命令,扣押叶信的亲随,这样做虽然避免了得罪光明山,但肯定会让叶信勃然大怒,往最好的方向想,光明山成了这证道世唯一的赢家,太清宗能得到什么?好像没有多少好处,应该是保持现状,或者是比现在强一些,能得到光明山更多的扶持。

  一条是拒绝羽霄大光明的命令,保护叶信的亲随,玄山罗列了叶信进入太清宗之后的整个修炼过程,一年前,叶信只是大乘境,一年后,他已经能与天行者狄战斗得平分秋色,而且他还暗示叶信拥有很深的势力背景。

  玄体和玄明是不以为然的,而玄知等人心中大为震动,幽燕王和周星野刚刚离开太清宗,去往云海之地,幽燕王也没瞒着他们,告诉他们云海之主萧副阁就是叶信的旧部。

  玄山在暗示大家,叶信是有资格在证道世另起炉灶的,当下可能还会弱了一些,但用不了多久,应该不会输与星殿和光明山。

  两条路各自走向极端,不是与叶信为敌,就是与光明山成仇,更重要的地方在于,做出选择之后能得到什么。

  最后玄山做了总结,与叶信为敌,太清宗能得到的只是保持现状,选择帮助叶信,却有可能迎来一次颠覆性的蜕变。

  前者是锦上添花,光明山未必会当回事,最多认为太清宗还是很听话而已;后者属于雪中送炭,叶信必定会铭记在心,如果叶信成势,太清宗也将跟着水涨船高。

  其实说白了,前者是不求变化,只愿苟且的生存下去,后者是把自己的前程未来豪赌一次。

  选择题在这个时候拿出来,是非常微妙的,玄道、玄戒等人年事已高,他们自己心中有数,用不了多久,都会先后步入寂灭境,修行路也就到此为止了,想死中求生,或者是拖延寂灭境的到来,需要海量的资源,这些资源远远超出太清宗的承受能力,必须得到光明山的帮助,可光明山是不会拿出海量资源帮助他们的,如果能帮早就帮了。

  也就是说选择前者等于让他们默认自己的失败结局。

  不要说玄知等人变得更加坚决了,连玄明也露出了犹豫挣扎之色。

  玄体见事情不妙,便警告大家羽霄大光明很快就会赶到,而且还会有大批光明山修士赶过来,威胁还是起作用的,玄道等人把太清宗当成自己的家,绝不忍心太清宗遭受屠戮之苦,总要为自己的徒子徒孙们做些打算。

  发起最后一击的,是玄知,玄知坦言自己早些日子已经堕入了寂灭境,全靠叶信为他消除了寂灭之气,让他获得新生。

  玄知说完这些话,玄道他们当时就炸了,玄明也跳了起来,抛下玄体,凑到玄知身边询问究竟。

  人性毕竟是自私的,在不确定自己能否避免寂灭境威胁的情况下,他们会为太清宗考虑,为自己的徒子徒孙考虑,但知道叶信可以救他们,纵使已堕入寂灭境,依然能让他们起死回生,那么一切都不重要了,哪怕是集体出逃,也没什么了不起的。

  玄体见事不可为,起身要走,玄知提醒大家,这是叶信最大的秘密,如果秘密被传扬出去,不止有可能害了叶信,也有可能害了大家。

  玄明是一个出手阻拦玄体的,没办法,他开始时选错了路,必须做些表现。

  战斗就此爆发,打了很长时间,因为玄明等人不忍心下死手,而玄体是要拼命突围,一直到黎明前,玄体耗尽了所有的元力,只得俯首就擒。

  接着玄知等人立即开始布置,准备应对羽霄大光明和光明山修士的大举进攻,可他们不知道,羽霄大光明永远不会来了。

  在距离太清宗数千里开外的一片原野内,散落着证道飞舟的碎片,还有残缺的尸体,满目苍夷,而羽霄大光明就倒在血泊之中,奄奄一息,有一个修士俯在羽霄大光明身边,他的一只手整个探入到羽霄大光明的胸膛创口中,当羽霄大光明闭上嘴的时候,他就把手搅动几下,然后羽霄大光明显得痛苦不堪,又开始断断续续的说着什么。

  良久,那修士慢慢直起身,他正是星殿的苏百变,苏百变的神色变幻不定,良久,他喃喃的说道:“如果……能给主上立下这等大功……嘿嘿嘿……”

  (三七中文 et)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