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路杀神 第七九二章 星星之火可以燎原

小说:天路杀神 作者:撞破南墙 更新时间:2019-01-07 18:44:33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
  “你真是……”真真摇头叹息着:“如果你知道下面有什么,如果现在马上有人要抢走光明金冠,哪怕光明金冠上沾满了狗屎,你也会毫不犹豫的戴上,然后跳下去。”

  “真真姐,你坦白告诉我吧,这光明金冠到底是什么东西?”叶信认真的问道。

  “说起来话就长了。”真真说道,随后转过身:“小可怜,把光明金冠带到山下,洗干净了再拿回来。”

  五灵丹牛听到这话,急忙站起身,似乎有愿意代劳的意思,真真立即喝道:“你给我坐下!”

  五灵丹牛灰溜溜的又趴了回去,天诛莲用花茎卷起光明金冠,向着山下游去,虽然它没有脚,只能靠着无数根花茎交替前行,但速度非常快,一溜烟就没影了。

  “这光明山万年前出了个了不得的人物。”真真转头对着叶信说道:“据说和引龙宗还有一些关系,此人是明家弟子,但不属嫡出,而是庶子,少年时经常遭受明家几位嫡子的欺辱,当时明家的嫡长子就是后来的明王。”

  “明王我也听说过。”叶信点了点头。

  “此人在十六岁时因一些纠纷,打伤了明王,不得不逃离家门,而后明家的修士发现原来那不引人注意的庶子居然有如此高的进境,很是吃惊,明家部分修士希望能把此人找回来,当做种子全力培养,不过,明家大部分修士却认为此人殴伤明家世子,罪不可赦,虽然也同意把此人找回来,但他们的目的是把人找回来之后严加惩处。”

  “应该是有人不忍见这等奇才落难,暗地里把消息告知了此人,因为此人原本一直在引龙宗附近躲躲藏藏,还是小孩子么,对外面不熟悉,不敢乱走,可又不敢回家,只能苦熬时日,后来却突然远离东极之地,经过一次次殊死搏斗,终于摆脱了引龙宗的追杀,然后去投奔了光明山。”

  “接下来就是妖皇惊天之祸了,此人因缘巧合,在那一战中立下了奇功,据说妖皇惊天座下的惊神天女,就是被他杀死的,而妖皇惊天之死,也与他脱不开关系。”

  “所以,此人得到了天域大能的重视,有几位天域大能非常喜欢此人的才能与资质,传与他不少法门,让他在短短三年时间内,就踏入了半圣之境。”

  “此人在进入长生世之前,去了一趟东极之地,当时他应该是去报仇雪恨的,但不知道为什么,最后居然放过了明王,我猜……可能是当初帮过他的人出面求情了,不过,在此人离开证道世之后,明王突然暴毙身亡,而明王唯一的嫡女明兰离开了引龙宗,不知所踪。”

  “不是我故意抹黑此人,关于此人的故事,我知道好几种版本,而我最相信的,是此人与明王之女明兰酿出私情,明王得到消息后,勃然大怒,要手刃此人,谁知此人虽然比他年少十多岁,但一身修为远超过他,反而落得身受重创,当初警告此人,让他马上离开东极之地的,可能就是明兰。”

  “唉……情之一物、害人无数……”真真发出长长的叹息声:“当此人回到东极之地时,出面求情的肯定也是明兰,此人虽然表面上应允,可暗地里下了阴招,使得明王在几年后暴毙身亡。”

  “多少年前的事了,谁能说清楚到底发生过什么?”叶信摇头道:“你为什么对这种故事如此感兴趣?”

  “因为此人太厉害了。”真真说道:“无恙大光明和我谈起过,此人在长生世修炼二十余年,便直入明界,又历经一百余年,升任明界的最高执事,被人誉为明佛,明界……现在可是他说了算。”

  “那时候,明界还不叫明界,叫光明界,此人气势滔天,不喜自己的姓氏被压了一头,所以去光留明,成为明界,此人执掌明界时,明界的实力虽然很强,但还不到雄霸诸路的程度,可他在明界经营了几百年,已使得明界成为一域之下,万路之上,甚至被人成为小天界。“

  “今天我们可是抄了他的老巢,又拿到了他的光明金冠,恐怕他在明界内已遥有所感,我告诉你这些,是让你知道他是个什么样的人,提前做些准备。”

  叶信的眼神显得有些涣散,他杀了天凤星皇的弟子,到了长生世,日子肯定不会轻松,据说明界的实力要比十二星殿更强大,要知道贪狼星皇就是被明界的白佛所杀的,而十二星殿一点动静都没有,明摆着接受了现实,现在脚下的光明山居然是明界主宰的老巢?

  纵使接连熬过这两道难关,进入天域,还有天域诸神在等着他。

  他的命运似乎就是要做一个彻头彻尾的颠覆者,每上升一步,都要和当前世界的最高主宰相对抗。

  不管他付诸怎样的能力,焉或获得怎样的成功,他的前方,总会有更加艰难危险的事情等着他。

  “这是我们的命。”真真用无奈的声音说道:“无恙大光明已经把三光当成了他的肥料,我们总不能任人宰割,只要我们反抗,那就是与明界结仇,没办法避免的。”

  “你很了解无恙大光明?”叶信问道。

  “嗯,我一直在观察他。”真真点了点头:“天下有两个修士,早就应该离开证道世了,一个是师东游,一个就是无恙大光明。师东游不走,是因为他想继续稳固自己的境界,等他到几年前想走了,却发现贪狼星皇已然殒落,长生世神殿也已变得一团糟,失去了贪狼星皇的威慑,长生世神殿就成了其他宗门眼中的一块大肥肉,谁都想咬上一口。”

  “而无恙大光明不走,是因为不敢走,他本就是替明佛看护故乡的老仆,除非他找到了接任者,并且得到了明佛的认可,否则怎么敢擅离职守?可明佛已经闭关数百年了,无恙大光明不知道有多少次尝试着掀开光明金冠的法印,想得到明佛的指引,可明佛那边一点消息都没有,那他只能继续苦熬下去了。”

  “明佛身在明界,为什么对这证道世如此重视?”叶信皱眉问道。

  “因为妖皇惊天。”真真说道:“妖皇惊天亦属罕见的奇才,最后竟落得如此下场,以明佛之才智,又岂能不触景生情?俗话说常在河边走哪有不湿鞋,还有俗话说人无千日好、花无百日红,明界实力的每一次扩张,都会结下无数仇家,谁知道什么时候会爆发一场大清算?天域既然可以护着他,那么也可以抛弃他去护着别的宗门,到那时候,他又该何去何从?“

  “这些……都是你想出来的?”叶信吃惊的看着真真。

  “差不多吧。”真真说道:“有些是无恙大光明告诉我的,有些是我自己想出来的,我们脚下,就是明佛为自己失势所预留的东西,还有山下的光明神殿,妖皇惊天会败得如此之快、如此干脆,是因为根本没有任何准备,仓促之间退入这证道世,结果天域大能随后赶至,妖皇惊天本事再大,也不可能与天域对抗。”

  “我明白了……”叶信慢慢点着头。

  “你不是总说自己很聪明么?”真真嗤笑道:“我已经说得这样清楚了,你才明白?!”

  “我说的不是这个。”叶信顿了顿:“我说的是……狡兔死、走狗烹,飞鸟尽、良弓藏。”

  “什么?”真真一愣。

  “明佛就是天域养的一条狗。”叶信说道:“天域护着他,是让他铲除一切与天域为敌的修士或者宗门,我知道几件事,明界一直充做前锋,根本不需要天域修士出面,明界便已解决了一切威胁,不过,当诸路修士都对天域战战兢兢,再不敢冒犯天域之威的时候,天域或许会把注意力转到明界身上,因为这条狗已经被养得太过肥壮、太过强大了。”

  “嘿嘿……明佛倒是个明白人,早早预想到了自己的结果,但他也仅是有些小聪明罢了,只知顺势,却不懂破局。”说到这里,叶信突然露出了兴奋之色,随后猛地张开双臂,用力抱了真真一下。

  “你干嘛?!”真真被吓了一跳,脸色变得有些微红。

  “哈哈……我太高兴了!”叶信抓耳挠腮的说道:“真真姐,你不知道的,我这些年承受着什么样的压力!!今天你和我说的这些,突然启发了我的灵感,让我一下子知道,应该怎么去对付天凤星皇,怎么去毁掉明界了!”

  “你想到了什么?”真真好奇的问道。

  “不可说、不可说……”叶信咧开嘴:“而且我也说不明白,现在只是一颗火星,一点火苗,但很快,会在我脑海里熊熊燃烧起来的!”

  “说得这么吓人,我看你脑子确实被烧掉了!”真真说道,她当然只是随口说说,叶信会变得如此失态,肯定是悟透了什么关键的节点,是自己启发了叶信,这让她感动颇为自豪。

  (三七中文 et)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