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路杀神 第七九四章 匣中日月长

小说:天路杀神 作者:撞破南墙 更新时间:2019-01-07 18:44:33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
  修士对这种寻宝式的发现都有着极强的好奇心,纵使机缘不属于自己,也想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叶信没开口,他们自然不好意思下去打扰,现在叶信主动叫人,他们立即运转元脉,接连跃入了阵眼。

  真真视线一转,落在了墨衍身上:“墨衍,你怎么没下去?”

  “我在上面在下面都是一样的。”墨衍微微笑了笑,他的妖眼并不受黑暗影响,所以他一直能看到叶信在做什么。

  “你留下也好,大家都进了阵眼,万一这时候无恙大光明他们打回来,恐怕我们都会被堵在里面。”真真说道。

  “不可能的。”墨衍摇头道:“我虽然不知道无恙大光明在哪里,但可以保证,他们至少在三千里开外。”

  “看样子你的妖眼是越来越厉害了。”真真也笑了。

  “差得远呢,以后还要靠真真姐照顾了。”墨衍嬉笑道。

  天罪营的将士不论年龄,都把真真叫做真真姐,如果说天罪营是一棵参天大树,那么真真就是大树的根,每个人都需要从真真这里寻求帮助,聪明如叶信,狡诈如鬼十三,冷厉如月虎,稳重如薛白骑,不管是谁,不管为了什么,在真真面前都是横不起来的,正相反,他们要比着乖巧。

  “小可怜。”真真叫道。

  天诛莲立即凑到了真真身边,随后真真说道:“把我送下去。”

  天诛莲用无数花茎搭成一张舒服的大椅子,把真真拖了起来,接着便进入到阵眼中。

  这时,泥生等人已先后落在叶信身边了,诸人没有弱者,纵使尚没能淬炼出圣辉,在运转元脉的情况下,也可以释放出阵阵微光。

  尤其是叶信,他给人一种与以往不一样感觉,头上的光明金冠散发着彩色霞光,充满了威仪、庄严,可叶信的表情却走向另一个极端,笑得眼睛都睁不开了,显得非常得意、兴奋。

  “看来主上是得了一份天大机缘啊。”泥生缓缓说道,他在观察着叶信头上的光明金冠。

  真真的性格有些特殊,她并没有把光明金冠的事情告诉给泥生他们,并不是不相信,而是懒得说,在真真眼中,关系最为亲近的当然是叶信和鬼十三,其次是墨衍、渔道他们,其他外人永远是外人,她认为有了这么多牵挂,已经足够足够了,再不想走近谁,也不想让人走近她。

  “还好吧。”叶信笑道。

  萧魔指等人也在观察着叶信头上的光明金冠,这时候他们有一种人格撕裂感,看着金冠,他们似乎正面对着一个强横无比坚韧不拔的意志,视线稍微往下,看着叶信,他们又能分明感受到叶信对他们的亲近与信任。

  金冠与叶信,是融而为一的,又是截然不同的。

  叶信发现众人的视线都集中到了自己头顶,知道是光明金冠的缘故,他伸手抓住金冠,想把金冠摘下来,随后脸色一变。

  因为他发现金冠好像在自己的头上生了根,摘金冠的时候让他有种皮肉被拉扯的感觉。

  “这是……搞什么……”叶信有些急了,换成别人可能会觉得没什么,但他是非常不舒服的,甚至会想起连小孩子都知道的紧箍咒。

  叶信让自己的元脉运转速度加快,同时释放出护体元力,保护自己的脑袋,接着用力一扯,硬生生把光明金冠摘了下来。

  咔嚓咔嚓……光明金冠在叶信手中化作迸射的粉尘,这种惊变让叶信目瞪口呆。

  泥生等人也呆住了,他们分明看到叶信强行把光明金冠摘下,也看到了光明金冠在叶信手中不断破裂化为齑粉,但是,还有一顶光明金冠留在叶信的脑袋上,他们无法分辨到底哪个才是真的法器,哪个只是幻影。

  “光明金冠不会这么脆吧……”叶信喃喃的说道,他已经参悟到自己发生了什么样的变化,心中充满了极度的、让他也难以抑制的喜悦,现在光明金冠的破裂,就像一桶冷水把他浇了个透心凉。

  “主上,这法器叫光明金冠?”泥生顿了顿:“光明金冠已经与你的圣辉融为一体了,或者是你的圣辉已经被光明金冠炼化了。”

  “什么?”叶信一愣,他的注意力完全集中在手中的粉尘上,得到泥生的提醒,他立即感应到自己头上还在散发着辉光,再返观内视,发现巨大无比的光明金冠依然围住了他的意识海。

  叶信停止运转元力,山底立即变得暗淡下去,这里的光亮一多半都是光明金冠散发出来的,现在光明金冠随着叶信的圣辉一起消失,周围立即变得一片幽暗。

  “这是什么法器?居然能淬炼圣辉?”龙青圣用很慢的语速说道:“泥老先生,你以前可曾听说过有这样的法器么?”

  “没有……”泥生摇摇头,随后露出苦笑:“可能是我的见识太过浅薄了吧。”

  这里的修士,论见识自然首推泥生和龙青圣,连他们都不知所以然,其他人更是不懂。

  叶信也不懂,我的圣辉已经被光明金冠炼化?这代表着什么?不过,只要光明金冠没有消失就好,以后可以慢慢参悟。

  “你们谁能看得出来,那几个匣子是什么?”叶信说道,随后向那边指了指:“我有一种感觉,这一次是发现了极其了不得的东西。”

  泥生等人立即向那几个匣子凑了过去,从外表上看,那几个匣子很平常无奇,可他们知道,能让叶信用‘极其了不得’这几个字来评价的,必有非凡之处。

  李归元看了片刻,伸手想去把匣子抓起来,随后神色变得愣怔了,那匣子只有半尺方圆,可却象有数百万斤重,他已经很用力了,而匣子纹丝不动。

  “怎么了?”师东游察觉到李归元的神色有些异常,轻声问道。

  “这东西……好沉……”李归元喃喃的说道。

  “巴掌大的匣子能有多沉?”龙青圣笑道,随后他伸出手去抓匣子,下一刻,他的脸色变得和李归元一模一样了。

  大家来了兴趣,都伸手去抓匣子,可没有一个人能让匣子动弹分毫,要知道叶信在动用元力的情况下,才勉强把一个匣子搬起了一条缝,只靠自己的肉身之力,想把匣子抓起来,无异于痴人说梦。

  大家抓了一圈,泥生是最后一个去尝试的,而龙青圣不死心,在泥生对面去抓另外一个匣子。

  李归元等人议论纷纷,除了叶信以外,谁都没有注意到龙青圣和泥生的表情。

  龙青圣和泥生保持着抓匣子的动作,手指依然搭在匣子上,而他们的视线却死死盯着对方,神色显得异常复杂,似乎交流着什么。

  是它么?

  应该是了……

  但这怎么可能?

  你有别的解释?

  良久良久,龙青圣和泥生慢慢直起身,随后视线同时转向了叶信,叶信这边在和李归元等人聊得很热闹,实际上他的神念一直在观察着泥生和龙青圣。

  龙青圣和泥生的眼神有欣喜,有恐惧,还有不敢置信,随后泥生轻声说道:“主上,这边来说话。”

  “怎么了?”叶信转身向泥生走来。

  龙青圣和泥生走到一个角落中,等叶信走过来之后,龙青圣竟然运转元脉,随后甩出一只巨钟,利用这件法宝设下了一个法阵,完全阻绝了内外。

  李归元等人看在眼里,却只当什么都不知道,不过,他们转向匣子的视线已变得非常热络了,能让龙青圣如此小心,看起来这几个匣子肯定是难得一遇的好东西。

  在法阵中,泥生幽幽的说道:“主上可曾听说过‘匣中日月长’这句话?”

  “是壶中日月长吧?”叶信笑道:“纯粹的酒徒们最喜欢这句话了。”

  “主上,我可没有开玩笑。”泥生很郑重的说道。

  “前辈,那几个匣子到底是什么东西?”叶信也端正了神色。

  “那几个匣子重得太过离奇,而且周身没有任何缝隙,恍若天成。”泥生说道:“我和龙主都以为……可能就是传说中的日月匣。”

  “日月匣?那是做什么用的?”叶信又问道。

  “主上可以这样想,用天大神通,把浮尘世或者把证道世装进一个匣子里……”泥生说道。

  “这怎么可能?!”叶信被吓了一跳。

  “自然不会有浮尘世或者证道世这么大,但其中自有一番天地。”泥生说道。

  “哦?龙主也有这种法门的。”叶信说道。

  “不一样,那绝对不一样。”龙青圣苦笑道:“我的结界是死的,而日月匣是活的。”

  “这原本是天域诸神参悟出的避难之术,后来虽然传到了各路,但还是非常罕见,我们也没想到,能在这里看到日月匣。”泥生说道

  “天域诸神还需要避难?”叶信皱起眉头。

  “怎么不需要?“泥生说道:“譬如无道者为祸天域之时,谁敢不给自己留一条退路?”

  “日月匣很难得吗?”叶信又问道。

  “这东西淬炼出来本就不易,温养成活更是艰难,据说需要几千年甚至几万年才能衍生出自己的灵性。”泥生说道:“光明山在这里设下阵眼,恐怕就是为了温养此宝。”

  (三七中文 et)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