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路杀神 第七九五章 破罐子破摔

小说:天路杀神 作者:撞破南墙 更新时间:2019-01-07 18:44:33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
  “死与活到底有什么不一样的?区别很大?”叶信看向龙青圣。 x

  “不是几句话能给说明白的。”龙青圣轻轻叹了口气:“我的结界,先生也进去过,自从法宝淬炼成的那一天,结界就已经定型了,几千年前什么样,几千年后还是什么样,而日月匣不同,先生可以把日月匣当成一个婴儿,会随着元气的滋润而逐渐成长,今天,或许只有一院之地,等过了几年,或许就可以变成一亩地,甚至是十几亩。”

  “那日月匣有什么用?”叶信显得有些失望,他本以为那沉重无比的匣子是了不得的宝贝,现在看来好似没有多大用处。

  “用处可大了。”泥生说道:“日月匣是在无道者肆虐天域时,几位天域真神为了避开无道者的锋芒,联手制出这种宝贝,当时他们确实是靠着日月匣,才免遭无道者的毒手。”

  “哦?”叶信的视线又转向泥生。

  “据说日月匣被炼化之后,会融于天地之中,只有其主才能自由出入。”泥生说道:“这就像把一桶炼化的丹水倾倒入大海,丹水虽然凝而不散、自成天地,但外人根本无法发现丹水藏于何处,以无道者的威能,当初也找不到那几位天域真神的踪迹,只能转向他处。”

  “这倒是不错……”叶信点了点头。

  “不止于此。”龙青圣说道:“日月匣的淬炼之术流传到诸天路之后,不少宗门又开发出了日月匣的其他用处,自从天族进驻天域,到今天不知道过去了多少年,诸路也不知道出现过多少修士,修士修炼,当然需要天材地宝为助,可天材地宝是有限的,早已被搜寻一空,譬如说万年四神芝马等等,被摘下也就没了,不可能重新长出来,就算能长出来,也不过是初生的药草,一点用处都没有。“

  “日月匣的出现,给了修士们一个希望。”泥生接道:“有人发现,把日月匣安置在元力格外浓郁的法阵之中,日月匣内的时间流转得会非常快,外界只是一年,日月匣可能过了几十年甚至上百年,这与法阵的强弱有关,也就是说,如果把药草种植在日月匣内,等上百余年,或许就能收获大批万年奇宝。”

  “我们现在最缺的就是丹药了。”叶信露出喜色,这时他突然想起了太清宗内的那处神秘空间。

  “先生可是明白了?”龙青圣问道。

  “嗯,明白了。”叶信连连点头。

  “他没明白。”泥生再次露出苦笑:“如果是新的日月匣,我们不会想这么多,早就恭贺主上了,问题在于,这几个日月匣的年头太久远了。”

  “前辈的意思是……”叶信问道

  “明佛在离开这证道世时把日月匣安放在光明山的法阵之内,到了今天,主上想想已经过去了多久?那么,日月匣内又过去了多久?”泥生说道。

  “如果明佛在离开时,已在日月匣内种满了药草……恐怕现在都已经变成精怪了吧……”龙青圣吃力的说道。

  叶信愣住了,良久良久,他喃喃的说道:“怪不得两位前辈刚才显得那么怕……”

  “我们不能不怕。”泥生说道:“明佛不会无端把日月匣留在这里,他是把光明山当成了自己的根,预留了一条退路,如果他有一天真的失势了,退回到光明山,靠着这几个日月匣,未必就不能东山再起。”

  “我们现在把他的根挖出来了,以明佛之能,又岂会与我们善罢甘休?!!”龙青圣说道。、

  叶信沉默片刻,突然展颜一笑:“这个,我和两位前辈的看法就不一样了。”

  “哦?主上是怎么想的?”泥生急忙问道。

  “有几句俗语说得不错,破罐子破摔,还有,债多了不愁、虱子多了不痒。”叶信笑道:“我问你们,我们攻下了光明山,发现这几个日月匣,因为关系到明佛,不敢妄动,只把日月匣留在原处,那么明佛会不会放过我们?“

  “如果真真姑娘的消息是准确的,光明山确实是明佛起家之地……”龙青圣想了想:“不会,他肯定要我们死!”

  “如此,还有什么话好说?”叶信说道:“得罪一次和得罪两次结果是一样的,何况,白佛本就与我有仇,难不成我以后再也不进贪狼殿了?”

  “主上倒是想得开……”泥生无可奈何的摇着头。

  “不是我想得开。”叶信双瞳散发着精光:“等到了我进入天路的那一天,未必就怕了他明佛!”

  明佛是仅次于天域诸神的存在,是各方公认的天路第一,叶信还在证道世厮混,敢如此评价彼此,似乎狂妄得没边了。

  不过,泥生和龙青圣的神色都很凝重,因为叶信也同样是一个奇迹,如果把修炼之途截止在证道世,叶信的做为未必比那明佛差。

  “前辈,我能不能炼化日月匣?”叶信问道。

  “现在……我不敢说,但可以试一试。”泥生说道:“如果日月匣刚刚被明佛炼化,主上想把明佛的印记抹去,肯定是做不到的,但到今天已接近过了万年,明佛留下的印记应该快消散了。”

  “那真真呢?她能不能炼化?”叶信又问道。

  “她就有些难了。”泥生皱眉思索着:“她的神念太弱。”

  “先让她试一试,她不行我再来。”叶信说道。

  说完,叶信转身向着结界往外走去,龙青圣看着叶信的背影欲言又止,而泥生露出了微笑。

  “是不是感觉到没办法接受?”泥生低低的说道:“我们反复告诉过他了,这是被滋养了万年之久的日月匣,他第一个想到的竟然不是独占,而是交给别人去炼化。”

  “这……”龙青圣摇着头,日月匣不属于他,就算心中波涛汹涌他也没办法开口,如果真归他所有,他肯定会选择独自炼化,这种天大的造化,怎么可能交给别人?!随后龙青圣顿了顿,同样压低声音说道:”他和那位真真姑娘到底是什么关系?患难夫妻?“

  “只是朋友,关系很亲近的朋友。”泥生说道:“这几年下来,我是越来越了解他了。”

  “哦?”龙青圣用好奇的目光看着泥生。

  “他那些老兄弟,各个都属凶徒悍将,难道你不奇怪么?为什么对他那么服气?”泥生说道:“因为他从来没有私心,而是把自己和那些老兄弟当成了一个人,如果得到了一件宝贝,对他有五分好处,对另一个人有十分好处,他会毫不犹豫的把宝贝交出去,让整个集体的收益达到最大化,一直是他的目标;也所以,有些时候他认为立即提升自己的战力是最重要的,然后把资源暂时全部收归已有,那些老兄弟都不会有异议,他们相信主上的人品。”

  龙青圣沉默了。

  “主上昏迷不醒几年,等他走出去的时候,萧魔指在云海之地已打造出自己的基业,据说连山炮那时候都比主上混得好多了,但只要看到主上,便会毫不犹豫的重新回到旗下,古往今来,有几人能在下属中拥有这样的影响力?又有几人能让下属如此信赖?”泥生说道:“昨日威福无边,今日成丧家之犬,这种例子我见得太多了,但主上绝无可能如此狼狈,他遇到山炮时,身边只有一个老仆,一个侍女,势力是远不如山炮的,他进入云海之地遇到萧魔指时,亦是不如萧魔指的,可他就是能让人服气。“

  “贪狼先生确实很有能力。”龙青圣说道。

  “你错了。”泥生说道:“我以前也认为,是他的表现足以服众,所以才能拥有这么大的影响力,到了今天,我更相信是因为他的品格。”

  “他手中……可是杀神刀啊……”龙青圣的表情变得有些古怪了,他差点就要明说,刀下人头滚滚的天罪杀神亦有品格么?

  “那是你心中存有壁垒,所以感受不到。”泥生说道:“等你真正放下戒心,自然就明白了,至少现在两位帝主,正一点点远离你而走向他。”

  那边,叶信缓步走了回去,看到墨衍的身形从空中落下,他笑着问道:“无恙大光明那边有没有什么动静?”

  “距离我们应该还有很远。”墨衍说道。

  “唉……有些急不可耐了。”叶信咧了咧嘴。

  “老大,记得你说过,希望无恙大光明能给你几天缓冲时间的,现在怎么又急了?”墨衍奇道。

  “此一时彼一时。”叶信说道:“我不想在他身上太过浪费精力,早些解决他也能早轻松几天。”

  两位帝主、萧魔指等人面面相觑,虽然成功占领了光明山,但他们心中是轻松不起来的,一旦无恙大光明等人带着无数光明修士返回来,鹿死谁手尚未可知。

  而叶信现在却展露出一种莫名的自信,似乎已不把无恙大光明放在眼里,那么,叶信在这阵眼中到底得到了什么?!

  “真真姐,你来一下。”叶信把视线转到了真真身上。rw

  (三七中文 et)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