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路杀神 第七九六章 不受欢迎的探访

小说:天路杀神 作者:撞破南墙 更新时间:2019-01-07 18:44:33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
  叶信在光明山参悟该如何炼化几个日月匣,而其他地方、乃至星殿和光明山的修士,都在被惯性推动着向前走。

  无恙大光明认为自己终于等到了彻底摧毁星殿的机会,而凤步若、聂乾元等人也认为自己看到了击败光明山的希望,其实真正的大规模冲突,总会在双方都认为己方必胜的情况下才会全面爆发,如果一方显得咄咄逼人,一方严持守势,最后顶多是搞出一些摩擦而已。

  一艘星殿的证道飞舟停在了丰元星门上空,苏百变的身影飘离船舷,轻轻的落在地上,迎上前的几个丰元星门的修士看到苏百变,暗中吃了一惊,随后急忙上前施礼:“见过苏先生。”

  “聂将府可在?”苏百变淡淡说道。

  “有客来访,聂将府正在招待客人。”其中一个修士回道。

  “去通报一声,就说我苏百变要见他,有大事商量。”苏百变说道。

  “苏先生稍等。”那修士说道,随后快步向回走去。

  留下的几个修士相互交换着眼色,苏百变居然会来见聂乾元,这事情让他们感到无法理解。

  在师东游主持星殿的时代,聂乾元和苏百变是师东游的左右手,事实上师东游是个纯粹的修士,并没想过什么制衡之术,不过,聂乾元和苏百变天生就相互看不对眼,而且不是一般的不对眼,属于恨不得一下子掐死对方那种。

  虽然有师东游在其间斡旋,但无法改变什么,聂乾元和苏百变从来不相互打招呼,从不看对方,甚至是不说话,全当没有对方这个人,如果遇到和对方有关的事情,自然不会给对方留一点颜面。

  现在苏百变居然来拜见聂乾元,太阳简直是从西边升起来了!

  时间不大,那修士匆匆跑了回来,低声说道:“苏先生,将府有请。”

  “前面带路。”苏百变说道。

  在那修士的带领下,苏百变走进丰元星门,片刻,逐渐接近了正厅。

  到了正厅的门口,那修士停下脚步,朗声说道:“禀将府,苏先生到了。”

  “有请。”里面传来了一个清冷的声音。

  苏百变脸色平静,他伸手推开了厅门,走进大厅,眼波一转,看到聂乾元坐在主座上,而身侧的客座上坐着一个女子,苏百变认得对方,就是天行者狄战身边的雷琴柳柳。

  往深处想,聂乾元正在招待雷琴柳柳,然后把他苏百变也请进来,对他是非常不礼貌的,只是苏百变也没抱着太大奢望,以两个人以前的关系,聂乾元这一次能见他,已经很不容易了。

  “聂将府,好久不见了。”苏百变缓缓说道。

  “苏先生,别来无恙!”聂乾元点了点头:“请坐……”

  苏百变走过去刚想落座,突然另一侧的雷琴柳柳微笑着说道:“没想到会在丰元见到苏先生,看样子苏先生是真的打算修成三姓家仆了?“

  苏百变的身形突然僵硬在那里,三姓家仆是什么意思?以前在师东游身边时,他总是家仆自居,后面又跟在凤步若身边,算是改头换面了,今天到丰元星门来,如果那雷琴柳柳以为他准备投靠聂乾元,那么三姓也就算凑全了。

  苏百变的脸色变得铁青,纵使在他堕入寂灭境之后,也不曾受过这种当面的羞辱,哪怕换成狄战,说这番话之前也要自己思量思量,彻底得罪他苏百变到底值不值得,而那雷琴柳柳不过是狄战身边的一个使唤丫头,岂有是理?!

  “你……说……什……么……”苏百变一字一句的说道。

  “苏先生这是生气了?”雷琴柳柳发出娇笑声,随后看向聂乾元:“聂将府,我这个人一向心直口快,这次不慎冒犯了将府的贵客,柳柳愿意当面向将府赔罪。”

  聂乾元狭长的双眼微微眯起,他死死盯着苏百变的身影:“苏先生,只是言语之失罢了,有必要如此动怒么?更何况先生不要忘了,这里是丰元星门。”

  聂乾元有相当长的时间一直担任丰元星门的主星,这里确实是他的主场。

  苏百变散发出的气势非常惊人,显得剑拔弩张,雷琴柳柳还好,聂乾元一直在紧张的盯着苏百变,他太了解苏百变了,如果苏百变真的要暴起伤人,他未必能及时阻拦。

  聂乾元和雷琴柳柳都没有看到,一团蜡丸就在苏百变身后的椅子上缓缓融化,如果凑过去仔细观察,能看到无数道微小的符文一层层渗透到木质的椅座内,并且散发出了隐约的元力波动,不过,苏百变的身形挡住了蜡丸,他所散发出的气息也遮蔽了符文产生的波动。

  “看来……这一次我是来错了……”苏百变的视线一点点转向了聂乾元。

  一个晚辈对长辈如此无礼,聂乾元无论如何也应该提他苏百变说几句的,可聂乾元完全是替雷琴柳柳说话,这让苏百变没办法接受。

  “慢走,不送。”聂乾元淡淡说道。

  这话风和往外赶人没什么区别,苏百变腮边的肌肉不停的跳动着,虽然此行已经做好了受辱的心理准备,但没想到会如此屈辱,他转过身,大步向外走去,走到门口似乎想起了什么,回头说道:“柳姑娘!”

  “苏先生还有事?”雷琴柳柳笑道。

  “保重。”苏百变说道,他的脸上不加掩饰的露出了狞笑。

  接着,苏百变径自走出厅门,雷琴柳柳看着苏百变的背影,逐渐有些笑不出来了。

  当苏百变离开之后,一直表现得很清冷的聂乾元神色显得有些松动了,随后用饶有兴趣的目光看着雷琴柳柳:“我知道柳姑娘不愿看到我和凤步若联手,但你这么做也太冒险了,苏百变可不是容易对付的,他百年前在仙榜中就已排入前五之列了。”

  “我又不想去对付谁。”雷琴柳柳说道:“苏先生身为前辈,想来也不会为难区区一个小女子。”

  “既然狄战想与我互为援手,那么你就应该开诚布公才对。”聂乾元笑了笑:“苏百变已经成了凤步若座下的一条走狗,他来丰元自然是凤步若的代表,你担心凤步若开出了让我难以拒绝的条件,不想给苏百变说话的机会,直接让他暴跳如雷、丧失理智,倒是可以理解,我也不怪你,说实话,我看到那条老狗就感到烦躁,所以,我更趋向于和狄战合作,但你也要表现出足够的诚意。“

  “我明白。”雷琴柳柳正色道:”只是……我以为刚才说得已经足够多了,难道聂将府还不满意么?“

  “有很关键的事情你并没有告诉我。”聂乾元说道:“我问你,狄战疯了么?”

  “当然没有。”雷琴柳柳说道。

  “那我就不懂了。”聂乾元说道:“我、凤步若、狄战都是聪明人,所以不管我们是不是同意别人的做法,都必须保持一致,否则只会被无恙大光明各个击破,一直以来我们也是这么做的,可是,现在你告诉我,我们应该把凤步若排斥在外,你老实说,狄战到底在想什么?”

  “情势总是会变的。”雷琴柳柳说道:“以前,行者不知道有叶信,现在已经知道了。”

  “叶太清?”聂乾元沉吟起来,良久,他缓缓说道:“听说狄战与叶太清在引龙宗交过手?”

  “是的,行者输了。”雷琴柳柳知道聂乾元想问什么。

  “他的修为那么强?”聂乾元动容道。

  “行者说,叶信的战力足以与无恙大光明一拼高下。”雷琴柳柳说道:“而且,叶信已经去奔袭光明山了,现在……应该已经得手,除了浩歌大光明已死之外,剩下的八位大光明中只有羽霄大光明和仙剑大光明没有出现,那么肯定是由仙剑大光明留守光明山,他不会是叶信的对手。”

  “你说什么?!”聂乾元大吃一惊,猛地站了起来。

  “我是说,此刻的光明山定然已经易主。”雷琴柳柳说道。

  聂乾元的呼吸变得急促起来,他意识到了,现在正面临千百年未有之变局,如果光明山已经陷落,那么只要在这一次大战中击败无恙大光明,星殿就等于获得了决定性的胜利,而光明山从此将被除名。

  “凤步若此人,太过倨傲了。”雷琴柳柳说道:“聂将府多少也应该感觉到了吧?他看向我们的眼神……总是显得那么的高高在上,好像唯独他是皎洁白雪,而我们都是污浊不堪的泥水,他不屑与我们为伍,除非是跪倒在他脚下、认他为主,他或许才会对我们展露一点点笑容。在这证道世,他还需要我们为他卖命,尚且表现得如此轻蔑,等到进了长生世,天知道他会怎么作践我们,想从他手里得到点好处,只能模仿那位苏先生了。“

  聂乾元默然不语,他当然能感觉得到那位凤大先生的倨傲,换句话说,凤步若根本没有把他当成一路人,而是临时合作的关系,等到他没有利用价值了,那就再不可能见到凤大先生。

  “只是……不知道聂将府这双膝盖还能不能跪得下去。”雷琴柳柳笑道:“我们行者是不行的,所以,现在已经到了分道扬镳的时候了。”

  (三七中文 et)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