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路杀神 第八零六章 最后的生机

小说:天路杀神 作者:撞破南墙 更新时间:2019-01-07 18:44:33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
  太清宗,鬼十三的身影缓缓从空中落下,他的肤色原本就过于苍白,现在更是白得吓人,一缕血丝从他的嘴角垂落,不停的滴在他的前襟上,虽然看起来只是血丝,但他从空中落在地上的这段时间里,血丝已把他的前襟染得一片血红。

  鬼十三根本没留意自己在不停的出血,他的眼神闪烁不定,不知道在想着什么。

  看到鬼十三落在地上,玄知、玄道等人立即围了上去,太清宗在不久之前爆发了一次内讧,分成两个阵营,按理说这两个阵营应该是旗鼓相当的,一方是玄知、玄道和玄戒,一方是玄体、玄山和玄明,真的斗起来,很难在短时间内分出高下,可玄山突然选择了站在玄知这一边,接着玄明在玄山吐露了很多秘密之后,立即背弃了玄体,转而去支持玄知,势单力薄的玄体突围失败,被几位太清生擒。

  也幸好那次内讧最后演变成五对一,如果双方拼得元力大损,现在根本挡不住星殿的围攻。

  “鬼先生,你先去法阵中歇息一下吧,我和玄道出战。”玄知沉声说道。

  “不行。”鬼十三摇了摇头,随后淡淡说道:“我拼命支撑到现在,就是为了让他们看不透我们的虚实,如果换了你们,聂乾元肯定知道我快要不行了。”

  “可是……”玄知的视线落在鬼十三已被染红的前襟上。

  “我没事,换身衣服,还是能唬一唬人的。”鬼十三说道:“那边呢?逃出去了?”

  “没有。”玄知满脸都是苦涩。

  大战爆发之后,几位太清已把指挥权交给了鬼十三,其实那次内讧就是决定站队,既然已选择了投向叶信,那么在叶信不在的情况下,鬼十三做为叶信最亲近的人,肯定拥有最高的话语权。

  鬼十三认为仅凭太清宗的力量,没办法与星殿抗衡,当务之急的是派人出去找叶信求援,可星殿已把浮城围得水泄不通,想突围出去是很困难的,这是第二次尝试,最后还是失败了。

  “我已经尽全力吸引了所有星殿修士的注意,怎么还会失败?!”鬼十三皱起眉。

  “星殿的证道飞舟太多了。”玄道用无奈的声音说道。

  “也就是说,我们只剩下最后一个太清宝莲了?”鬼十三问道。

  “只剩一个了……”玄知说道。

  “山门法阵总归有极限,这么耗下去,是支撑不了几天的,难道我们只能坐以待毙了?”鬼十三喃喃的说道。

  “我们太清宗与光明山反目成仇,不应该是光明山来找我们的麻烦么?怎么星殿也来插了一脚?!”玄明咬牙切齿的说道。

  “是啊,星殿不帮我们就算了,怎么还对我们太清宗下手?!”玄山苦着脸说道。

  “这时候怨天尤人是没用的。”鬼十三笑了笑,几位太清是浮城的主宰者,亦是圆满境大修,但他们未必经历过多少危难,而鬼十三早已经把危险当成家常便饭了,情势越危急,便越能看出他们在性格上的差距。

  别说星殿的修士还没有打进来,就算进来了,鬼十三也能保持淡然,甚至可以笑嘻嘻的去迎接死亡,死这种东西,他面对的次数太多,已熟视无睹了,被关在地牢里做毒鼎时,他就不知道有多少次煎熬不下去,想彻底了结自己,后来进了天罪营,又迎来了一次次险死还生的经历,他不是作态,是真的不在乎,唯一感到遗憾的,是没办法和叶信、真真告别。

  鬼十三的镇定起到了很强的感染效果,几位太清也慢慢稳下来了,可惜他们并不知道鬼十三的真实想法,如果知道鬼十三只是因为什么都不在乎,恐怕他们会变得叫苦连天,鬼十三不在乎,可他们是想在修行路上继续走下去的。

  “先生,那我们现在该怎么办?”玄知轻声说道。

  “我一直有一个疑问。”鬼十三说道:“浮城到底是靠着什么力量一直悬停在半空中的?”

  “是本阵之力。”玄道说道。

  “哦?”鬼十三顿了顿:“那么……我还有第二个问题,如果浮城可以靠着本阵之力悬停在半空,是不是也可以靠着本阵之力飞走?”

  鬼十三的问题让几位太清都变得愣怔了,他们面面相觑,良久,玄道缓缓说道:“按道理说好像是可以,但历代祖师从没有人去尝试过。”

  “为什么没有?”鬼十三愣了愣,随后失笑道:“因为总算熬到了太清的位置,年纪都不小了,一颗血气方刚的心也熬老了,所以稳定才是重中之重的大事,谁都不愿意去尝试未知的事情,一切只为了保有现在,嘿嘿……我不是指责几位前辈,更不是指责太清宗的历代祖师,只是感觉这就是太清宗千百年来每况愈下的根本原因。”

  “鬼先生!现在不是谈这些的时候。”玄道苦笑道:“还是想想怎么样把星殿来犯之敌全部击退吧!”

  “打跑他们是不可能的,那帮杂碎人数太多了。”鬼十三说道:“我想得到一个确定的答案,浮城到底有没有可能靠着本阵之力飞走?”

  “我记得在古籍中看到过一些东西。”玄知说道:“但年头太久,我已经记不清了,好像……浮城是靠着一位天域大能的福泽才建成的,原本应该可以移动。”

  “古籍中的东西做不得准。”玄明说道:“有些确实是历代祖师的手稿,有些只是寻常修士胡思乱想出来的。”

  “不,浮城肯定是从其他地方飞过来的。”鬼十三说道。

  “鬼先生为何这般说?”几位太清都愣住了。

  “因为浮城下方山基的石头与众不同。”鬼十三说道:“周围的山脉,绝对没有这样的岩石,类似的石块,我只在云海之地和宝庄中看到过。”

  几位太清相互交换着眼色。

  “我先歇息一下。”鬼十三说道,随后他取出一颗三转金丹,放在自己口中:“然后再出去和他们周旋,几位前辈马上进入本阵,想办法启动所有的阵图,让浮城离开此地。”

  “我们从没进过本阵,那里有祖师的封印。”玄道喃喃的说道:“而且……就算我们进去了,也不知道该如何启动阵图……”

  “试一试好了。”鬼十三说道:“做事情不应该只因为自己不懂、没做过就不去尝试了。”

  “启动本阵所有的阵图,恐怕要损耗大量的元力,那么山门法阵就支撑不住了。”玄知说道。

  “这个么……看起来是一个非常难以做出选择的题目,可实际上很简单。”鬼十三说道:“不去尝试,山门法阵最多可以支撑三、五天,一旦他们认为我们已经山穷水尽,不惜代价全力进攻,时间还会更短,也就是说,太清宗的陷落在这个时候已经成了一种必然。可如果我们用山门法阵的元力去启动本阵,或许山门法阵会很快消失,但我们至少获得了一个创造意外的机会,这个机会就是我们最后的生机。”

  几位太清都没有说话,尽管鬼十三说得很明白,可他们还是难以取舍,这也算是人性的劣根了,靠着山门法阵支撑,至少此刻是安全的,而且在可以洞见的未来一两天的时间里,他们也是安全的,可如果耗用山门法阵的元力,或许他们很快就会面临死亡。

  鬼十三摇摇头,其实正常人的心理都会趋向于获得暂时性的安全,只有他这种根本不在乎生死的人,才能完全按照自己的理智去走。

  如果和这些不知进取的老古董们死在一起,真是太倒霉了,也很无奈,鬼十三眼中闪烁一缕烦躁之色。

  玄知看到了鬼十三的眼神,突然想起以前叶信对鬼十三的评价,随后猛地咬了咬牙:“好,我们这就去本阵!”

  玄道等人吃了一惊,随后见玄知已大步向城中央走去,他们不由自主的跟在了后面。

  “玄知前辈!!”鬼十三松了口气。

  “怎么?”玄知转过头。

  “要有决断,千万不能畏手畏脚。”鬼十三说道:“没有了山门法阵,我最多只能支撑几息的时间。”

  “明白了。”玄知沉声说道,他明白了鬼十三的意思,现在不是研究本阵的时候,不能存有太多试探的想法,进入本阵,一定要放开手脚胡乱大干,能走就走,走不了大家一起死!

  眼见几位太清向着浮城中央驰去,鬼十三眼神转冷,手腕轻轻一挥,他脚下出现了一块黑色的方碑,接着方碑托着他的身体缓缓升起。

  “启阵!”周星野看到鬼十三准备再次投入战斗,用全力大吼。

  街道上一块块青石砖接连亮起,连成了一条线,站在街道上看不出什么,可如果能升起到高空中,便能看到整座浮城变成了一张巨大而复杂的符文,一道道光线从四面八方亮起,纷纷投注到鬼十三手中的金印上。

  一股股波动汇集成惊涛骇浪,在叶信的太清府,幽燕王缓步走出来,接着振翅飞起,掠向了鬼十三。

  鬼十三也看到了幽燕王,他笑了笑,随后猛地甩下身上的长衫,又抹去嘴角的血渍。8)

  (三七中文 et)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