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路杀神 第八一二章 两处战火

小说:天路杀神 作者:撞破南墙 更新时间:2019-01-07 18:44:33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
  这证道世的修士们或许无法了解明岐的法门拥有什么样的意义,叶信是很清楚的,在他心目中,明岐就是一架全天候的卫星,而墨衍是战术雷达,随着这两个人的境界提升,或许有一天,他可以对自己所处的世界实行无死角的实时监控。

  此次也是靠着明岐,他才能及时发现太清宗的危机!

  叶信只带了三光、龙青圣和墨衍,其他人还要留守光明山,本想把真真也带上的,因为太清宗内应该有不少人受伤,只是真真的神念损耗过大,一直在闭关,叶信只得从云台点将阁中挑选了十几个药师,他们救死扶伤的能力虽然远不及真真,但带着几个药师终归是一种安慰,也能帮上点忙。

  叶信让萧魔指拨出三百余艘证道飞舟,他没打算靠着云台点将阁的修士去战斗,每艘证道飞舟上只有七、八个人,勉强能让证道飞舟上的法阵运转就好。

  叶信原本想接近节桓之地和君山之地后,把所有的证道飞舟呈扇形铺开,尽可能扩大搜寻的范围,用最快速度找到浮城,只是他低估了墨衍的能力,证道飞舟战群尚没有靠近节桓之地和君山之地,墨衍便已经发现了浮城。

  此刻,浮城就悬停在君山之地内。

  叶信立即下令,收拢队形,全部证道飞舟向着君山之地掠去。

  “浮城确实显得很诡异,一条人影都看不到。”墨衍走到叶信身侧,低声说道:“不过,外围有大批修士在绕着浮城打转,如果我猜得不错,他们应该是一君坡的人。”

  另一侧的龙青圣皱了皱眉:“证道世的宗门和长生世总会有千丝万缕的联系,这一君坡……让我想起了天君殿。”

  “天君殿?来头很大?”叶信问道。

  “天君殿和先生所在的星殿不一样。”龙青圣说道:“明界与星殿,都代表着人道,虽然也有一些外族修士,但并不多,而天君殿内的修士来自各个地方,天君、人君、魔君等等一应俱全,实力么……我不太清楚,只是听说他们内部构成很复杂,有很多派系,经常会闹出群龙无首的局面。”

  “墨衍,一君坡的修士在搞什么?”叶信又看向墨衍。

  “他们应该是看出了那是太清宗的浮城。”墨衍的双眼茫然无焦点的凝视着天空:“有人下去了……好像没发生什么事,下去的人越来越多了……”

  “加快速度!”叶信回身喝道。

  差不多过了一个小时,前方终于隐隐看到了浮山的轮廓,不过,叶信的证道飞舟在距离浮城千余米远的地方,被一君坡的证道飞舟拦住了。

  此次一君坡是倾巢而出的,虽然他们的证道飞舟只有几十艘,但每一艘证道飞舟上都挤满了人,与叶信这边的证道飞舟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你们是什么人?胆敢擅入我君山之地?!”对面的证道飞舟上,有一条人影发出大喝声。

  “这个人我认得,叫清岳君,上一次仙榜有他的名字。”墨衍在叶信耳边低声说道。

  叶信本来还不想与一君坡发生什么冲突,但此刻与浮城的距离只有千余米远了,他的神念已能清晰的俯视浮城,一君坡的修士们正在浮城各个院落中东奔西窜,到处搜寻,而且每个人都是兴高采烈的,显然收获不小。

  俗话说屁股决定脑袋,比如说有一户人家失火了,叶信看到有人在趁火打劫、偷窃财物,他会为那些人感到不齿,可心中不会有多大的愤怒,如果是自己家失火,看到别人在偷窃自己家的财物,那感觉就绝对不一样了。

  心中有气,那么说的话自然也会变得不客气,叶信运转元脉,耀眼的圣辉在他头顶上空亮起,隐隐凝成了一顶王冠,他冷冷的看着对面的清岳君:“我姓叶,叫叶信,阁下是清岳君吧?让你的人马上从浮城中退出来!”

  “叶信?叶太清?”那清岳君的眼神闪烁了一下:“我一君坡与太清宗向来是友盟吧?此次叶太清把浮城推入我太清宗的地盘,意欲何为?!”

  “我没时间和你废话!”叶信心中本来就恼火,听到那清岳君还要纠缠,眼神变得更冷了:“我再说一遍!让你的人马上从浮城中退出去,否则就不要怪我辣手无情了!至于此次误入君山之地的事情,之后我自然会给一君坡一个交代。”

  那清岳君见叶信似乎根本没有把他放在眼里,显得勃然大怒,这时一个亲随靠近他,低声说了几句什么,那清岳君的脸色转缓:“既然叶太清这么说……应该是个误会了?也好,我这就让一君坡的人离开浮城。”

  说完,那清岳君向后挥了挥手,后方一君坡的修士释放出信炮,在浮尘中往来奔走的修士们立即向外城散去。

  “叶太清,我给你一天的时间,让浮城离开君山之地,如此我们什么话都好说。”那清岳君缓缓说道:“如果叶太清过了这个期限还是不走,呵呵呵……到那时候就不要怪我一君坡眼里容不得沙子了。”

  紧接着,一君坡的证道飞舟向两侧让开,给叶信让出了一条通道。

  叶信想说什么,却又硬生生忍住了,他现在牵挂的是鬼十三、龙小仙、北山列梦他们的安危,实在是没有精力和时间与一君坡纠缠,当然,这也因为他的元力在几天前耗尽,如果还在巅峰状态,杀神刀早就亮出来了。

  叶信的证道飞舟沿着让出来的通道向前飞去,很快飞临浮城上空,一君坡的修士还在成群结队往城外撤退,他们看到叶信这边的证道飞舟,显得很吃惊。

  还有一些一君坡的修士从太清宝莲中跳下来,那是太清宗最后一只太清宝莲了。

  一君坡的修士们虽然都空着双手,但那种志得意满、兴高采烈的神色,分明是在宣告着他们的收获有多么丰盛。

  叶信乘坐的证道飞舟缓缓落在浮城的城门内,接着叶信和三光、墨衍、龙青圣接连跳下了证道飞舟。

  叶信只当做看不到那些一君坡的修士,一边走一边观察着四周。

  墨衍走到叶信身侧,轻声道:“老大,你倒是很能忍啊……”

  “我现在没精力管这种事。”叶信有些无奈:“现在我能理解以前的对手了,他们明明就要挡不住我的刀势了,却还是抱着侥幸心理,试图保留自己的元力,因为这种元力耗尽的感觉很不好,非常非常不好……”

  “老大,忍让是换不来太平的。”墨衍笑了笑:“我的唇语已经有了一些火候,虽然那清岳人和亲信交谈时总会掩住自己的嘴,但我也能看出只言片句,不止是对浮城,对我们……他们亦是不怀好意了。”

  “等找到老十三之后再说。”叶信长吸了一口气。

  在一君坡的证道飞舟上,那清岳君还在和身边的修士窃窃私语着。

  “你速速返回一君坡,告诉昭明、婉令和平海,让他们立即动身赶过来。”清岳君说道。

  “主上,那叶太清可不是容易对付的!所谓盛名之下无需士,他可是与星殿狄行者斗得平分秋色的大修啊!”那修士忧心忡忡的说道。

  “你只知道他与星殿狄行者斗得平分秋色,却不知道他已占了光明山,斩杀仙剑大光明的事情吧?”清岳君似笑非笑的说道。

  “什么?!”那修士大惊。

  “稍安勿乱!”清岳君笑了笑:“那叶太清先是在引龙宗与星殿狄行者死斗,接着又去往光明山,力战仙剑大光明,而无恙大光明已经带着光明修士返回光明山了,从时间上算,他们已经碰面了,这又是一场殊死之役!你以为那叶太清的身子骨是铁打的?真的拥有无穷无尽的元力?嘿嘿嘿……他双眼无神,面有疲态,我猜……他的元力已是损耗殆尽了。”

  “主上,只是这些……还是太冒险了!”那修士说道。

  “不止。”清岳君摇了摇头:“看到他们的证道飞舟了?他们的证道飞舟上只有几个人?没有道理的,带着这么多证道飞舟过来,证道飞舟上的修士却寥寥无几……很可能他们已经被无恙大光明打败了,浮城会莫名其妙闯入我君山之地,可能也是无恙大光明的手笔!”

  “这……”那修士还是犹豫不决。

  “落水狗是一定要打的,现在不打,以后就没机会打了。”清岳君笑眯眯的说道。

  就在这时,一艘一君坡的证道飞舟从远方掠来,接着一个修士跳过来,对清岳君说道:“主上,重客君和离君回来了。”

  “他们不是去攻取红霞星门么?这么快就把红霞星门占下了?”清岳君一愣。

  “不是。”那修士摇头道:“他们刚刚进入红霞之地,便发现星殿正在全力围攻红霞星门,他们不敢再往前行,立即撤回来了。”

  “你是不是疯了?”清岳君瞪大眼睛:“星殿在围攻红霞星门?!”

  “千真万确!”那修士说道:“应该是星殿发生内讧了。”1)

  (三七中文 et)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