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路杀神 第八一五章 心怀鬼胎

小说:天路杀神 作者:撞破南墙 更新时间:2019-01-07 18:44:33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
  “原来前辈被困在此地已经有万年之久了啊……”叶信发出叹息声,眼神中隐隐流露着怜悯之色。

  叶信当然不是在怜悯对方,刚才几句话,暴露了自己‘土老帽’的身份,他必须要重新占领心理上的强势地位,至少也要旗鼓相当。

  所以他才会提起这个话题,用来提醒对方,你不过一个被困在这里上万年的可怜虫而,就算因此让对方勃然大怒,也好过根本瞧不起自己。

  叶信知道,他必须紧紧控制对方的情绪波动,吸引对方全部注意力。

  果然,那光团闪烁了几下,随后冷冷的说道:“不要以为我不知道你在想什么!那小家伙是你的弟子?呵呵呵……他的元力至少已损耗了七成,就算你为他争得片刻喘息之机,也是没用的。这小天界是我的领域!不管我的损失有多大,元力都能快速回复过来,想必你也感应到了。”

  “前辈误会了。”叶信缓缓说道,他在对方心理上的软弱处刺了一下,对方立即还以颜色,这是好事,代表着他已悄无声息的掌握了攻防节奏:“我此次进入小天界,并不想与前辈争个高下,只是有些事情想和前辈商议一二。”

  “笑话!”那光团再次发出冷笑声:“我驾驭的是审判之光,纵使我的肉身早已殒灭,只剩元神,审判之光也已衰微,但你们与我是敌是友,我还是能看得出来的!”

  “真的么?”叶信回头看了看远方神色萎靡的龙青圣和墨衍:“前辈果真看得出,我们是冲着前辈来的?”

  那光团顿了顿,龙青圣和墨衍压根不知道太清宗内还藏着一个小天界,而小天界中还有这样一个实力恐怖的天域大能。

  其实达到一定境界的大修,本能感应都变得异常敏锐,那天域大能第一眼看到叶信等人,心中便生出敌意,这就是跟着本能走。

  而叶信是想把那天域大能拉回来,告诫对方不要相信本能,要相信逻辑和事实。

  “前辈,我就是在天道碑下得到大家的认可,成为太清的。”叶信说道:“我把浮城当成了自己的家,突然之间,发现所有的家人都失踪了,莫非前辈以为我不应该回来看一看么?”

  “你很奇怪,我一直看不透你……”那光团缓缓说道。

  “但前辈能看透他们,不是么?”叶信向着后方的龙青圣和墨衍指了指,那光团的注意力再次被叶信引到了龙青圣和墨衍身上,在他的凝注下,龙青圣和墨衍的身体开始微微颤抖起来。

  “如果你们觉得很难熬、很累,那就闭上眼睛躺下去吧。”叶信突然扬声说道。

  叶信发现自己这方也存在着一个致命的大破绽,试图弥补,但他不能说得太明显,只希望墨衍和龙青圣能明白他的意思。

  墨衍立即闭上双眼,身形向后躺倒,随后发现龙青圣还在那里不停晃动着脑袋,低声说道:“龙主,按照主上的话去做!”

  此刻对龙青圣是一个莫大的考验,那天域大能的实力强得离谱,并且在不停的干扰他的神智,如果不让自己恢复清醒,那就是人为刀俎我为鱼肉的境地了,按照叶信的话闭上眼睛躺倒,无异于放弃了抵抗,把自己的性命交托给叶信。

  墨衍一直是叶信的部将,所以他很容易执行叶信的命令,按照叶信的话去做,而龙青圣是个强者,通常情况下,强者只愿意相信自己。

  “龙主?!”见龙青圣还在努力挣扎,墨衍的口气转得冷厉了。

  龙青圣无奈的低哼了一声,随后慢慢向后仰倒。

  那光团沉默了良久,他在龙青圣和墨衍的脑海中确实找不到可疑的地方,随后向叶信说道:“你想和我商议什么事情?!”

  “我希望前辈能给我一个明确的回答。”叶信说道:“前辈能不能放过太清宗的修士?不管前辈有什么需要,我们都可以好好商量的。”

  “如果我想伤害他们,他们早就死了。”那光团说道:“你们胡乱惊扰本阵,已经伤到了天道碑的根基,我只能这种办法弥补,放心,他们在一两年之内修为会大损,之后自然可以慢慢恢复过来。”

  “原来如此……”叶信长长松了口气:“是我想多了。”

  其实双方都是心怀鬼胎的,叶信已知道前方天域大能只剩一具元神,那是一种如百爪挠心般的饥渴难耐,何况他的神念已经透过光茧,发现有大批太清宗修士的生机变得衰竭,所以他根本不相信对方的话。

  而那光团并没有意识到叶信的神念如此强横,以为叶信只是关切同门的安危,而且叶信最后松口气的神态表现得非常自然,他没发现任何疑点。

  “我知道前辈是被谁所害的。”叶信缓缓说道:“听说这个家伙在天路中混得风生水起呢,甚至成了明界之主。”

  “明界?”那光团愣了愣。

  “就是光明界。”叶信笑道:“因为他姓明,不想被另一个字压在前面,所以把光明界改成了明界。”

  “此子狼子野心!可恨我当初没有识破他的真面目,还大力扶持他,却落得今天的境地!”那光团的声音变得阴测测的,显然对明佛已痛恨到了极点。

  “我破开光明山的法阵时,发现阵眼中还封印着不少天域大能的元神。”叶信说道:“只不过他们都没有前辈这么强大,封印被解开后,他们就烟消云散了。”

  那光团没有立即回应,使得叶信心中有些打鼓,不知道自己说的是对还是错,或许天域大能的元神还可以存在更长时间?但此刻管不了那么多了,全力吸引对方的注意力就好。

  “我还发现他把元神封印在阵眼中,是为了温养日月匣。”叶信说道。

  “你居然知道日月匣?”那光团显得有些惊讶。

  “我当然知道。”叶信说道:“不过……我不知道应该怎么炼化日月匣,又搬不动,只能把日月匣留在原地。”

  “别说你,连我也搬不动。”那光团顿了顿:“现在日月匣在何处?”

  “都在光明山的阵眼内。”叶信说道。

  那光团快速闪烁起来,叶信所说的其他事情,对他影响并不大,唯有日月匣,引动了他的心思。

  良久,那光团突然说道:“你愿意不愿意把日月匣让给我?”

  “嗯?这个……”叶信变得迟疑起来。

  “我不止要日月匣,还要你的神冕!”那光团说道。

  叶信一愣,身形悄悄向后退了几步,眼中精光闪烁,明显已变得警惕起来。

  “神冕本来就是我的,物归原主,合情合理。”那光团说道:“日月匣内必有大机缘,就算给你,恐怕你也承受不了,如果你愿意交我,我自会重重酬谢你。”

  “前辈这是什么话。”叶信慢吞吞的说道:“我尝试过炼化日月匣,但总是徒劳无功,好像……日月匣确实与我无缘,但神冕么……”

  “想不到你比明狗更贪婪,真是让人失望。”那光团说道。

  “前辈刚才提到了‘机缘’二字,我能炼化神冕,证明这是我的机缘,前辈定要夺人之美,又怎能怪我?”叶信说道。

  明佛把日月匣藏在证道世,自然是为以后的失势做准备,那天域大能的肉身殒灭,只剩元神,无疑也是一种失势,那么明佛在日月匣中存储的东西,肯定会那天域大能有用。

  叶信只担心对方意识不到这一点,意识到了,思绪自然就会被引导过来,叶信希望对方在不停的思考、盘恒,这样才无法注意到一些悄无声息的变化。

  那光团沉默良久:“也罢,神冕就交给你了,你带我去光明山。”

  “前辈现在能去光明山?”叶信一愣。

  “我去不了,浮城可以去。”那光团叹了口气:“宜早不宜迟,现在就走吧,不过你要进入本阵。”

  “前辈,用不着这么急的。”叶信说道,在没有解决这个天域大能之前,他绝对不会轻率进入本阵。

  “你不懂,这证道世的时间已经不多了。”那光团说道:“我早就感应到了妖皇惊天的气息!”

  “什么?妖皇惊天?!”叶信不由瞪大了双眼,这一次不是装的,是真被吓到了:“他复生了?!”

  “妖皇惊天已形神俱灭,怎么可能复生?”那光团说道:“是惊天圣斧早已脱困。”

  “不可能的……”叶信喃喃的说道:“应该还有几个月的时间……”

  “你以为万年前的天域大能会把一切都算得那么准么?”那光团用轻蔑的声音说道。

  就在这时,远方躺在地上的龙青圣见始终没有出现变化,而他承受的压力也已经消失,神智不再受到干扰,忍不住张开双眼,观察着小天界,当他的视线落在天道碑上之时,神色微微有些错愕,因为他发现天道碑下端已变成了黑色,还有丝丝缕缕的黑色烟气沿着天道碑向上蔓延着。

  其实龙青圣已经在极力掩饰自己的情绪了,但问题在于,那天域大能的审判之光可以直入他的脑海,根本不需要观察他外在的变化。

  (三七中文 et)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