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路杀神 第八二五章 鬼影

小说:天路杀神 作者:撞破南墙 更新时间:2019-01-07 18:44:33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
  愣怔了片刻,聂乾元下意识的抓住桌子上的剑鞘,大步向外走去,他要立即召集人手,商议如何对抗狄战,但走到门口的时候,察觉到手中的剑鞘很轻很轻,旋即又反应过来,神游剑已经不在了。

  绝望的感觉又一次如潮水般涌起,让他感受到阵阵窒息,当初他选择背叛自己的师尊,就是为了得到神游剑,他自信从抓起神游剑的那一刻算起,至多用半年就可以踏入半圣之境,甚至可以超越自己的师尊。

  现在失去了神游剑,一切愿景都已成空,他发现自己几年来种种努力,都是一场笑话。

  聂乾元长吸一口气,狄战和叶信的消息刺激到了他,让他的头脑暂时恢复了一些清醒。

  是谁窃取了神游剑?不应该是外面那些修士,他们没有那么大的胆量,而且就算偷到了神游剑,也没办法遮掩神游剑释放出的元力波动,想完全压制住神游剑,那个窃贼的境界不会比他差多少!

  是谁?到底是谁?聂乾元感觉背后阵阵发凉,居然有这样一个修士,如鬼魅般藏匿在他左右!而且,他似乎应该知道那个人是谁,答案好像就在嘴边,但就是说不出来。

  ****

  在一片茂密的山野中,如彗星般的凤步若在空中急速穿行,差不多过了十几息的时间,他的身形突然斜刺里向着地面落去。

  轰轰……凤步若涌动的气息在地面上硬生生撞出一个大坑,汹涌的火光向洪水般卷向四面八方,凤步若双目圆睁,扫视了一圈,突然大喝道:“你们都给我滚出来!!!”

  嗡嗡嗡……地下产生了一种莫名的震荡,接着一股股火焰从地下升腾起来,凝成一只又一只火鸟。

  那些火鸟的体型极为庞大,差不多都有二、三十米高,在它们凝聚成像,展动火翼的瞬间,空气便开始扭曲起来,而且这种扭曲快速向外蔓延,转眼便把方圆千余米之内的植被全部烤成了焦黑色。

  “你们幻凤一族都是戴罪之身,师尊不惜动用神通,把你们送入证道世,就是为了让你们助我成事!”凤步若咬牙切齿的说道,他的双眼圆睁,眼角都似乎要裂开了:“你们这些混账!居然敢不服我的号令?!”

  “凤步若,你最好给我放尊重些。”一只体型最为庞大的火鸟悠悠回道,它的声音听起来异常苍老、沙哑。

  “你们真的以为……我奈何不了你们?!”凤步若几乎要把自己的牙齿咬碎了,与光明山一战,他的势力几乎是全军覆没,凤二、凤三先后战死,凤四也被逼得动用了涅槃之力,他知道事已不可为,强行压制凤四的涅槃之力,用最快速度带着化为火种的凤四脱离战场,回到星殿之后,安顿好凤四,便立即赶到这里来兴师问罪,如果幻凤一族按照他的命令参战,他不会败得那么快,就算失败也不会败得那么惨。

  “有意思……”另一只火鸟说话了:“说说看你能怎么奈何我们?靠天凤星皇留下的法印?呵呵呵呵……我们都已失去真体,你以为法印还有用?”

  凤步若气得身体颤抖不停,他闭上双眼,努力让自己变得冷静一些,随后探手从腰间捧出一团黑色的东西。

  那是一只小鸡一样的生命,得以看到天日,它的脖颈慢慢伸长,好奇的打量着四周。

  “天路魔种?!!”那些火鸟发出惊呼声,它们的身形不由自主向后退去,凝聚的火光也变得剧烈震荡起来,显得非常惧怕那只小鸡。

  “眼力倒是不错,呵呵……呵呵呵……”凤步若发出狰狞的笑声。

  “少主稍安勿躁!”那苍老的声音再次响起:“有什么话可以好好说,何必闹到这种地步!”

  “怕了?现在才知道怕?晚了吧?!”凤步若一字一句的说道:“你们杀了我的使者,拒绝服从我的命令,才使得我败给无恙大光明!现在我恨不得把你们……”

  “且慢!!”那苍老的声音急忙说道:“少主派了使者?我们怎么没见到?!”

  “现在还想狡辩?没用的!”凤步若的掌心慢慢收拢,那只小鸡感受到痛苦,一边挣扎一边发出叫声。

  “我等可以用苍穹血脉发誓,从没见过少主的使者!”那苍老的声音说道:“少主,这里面是不是有什么误会?”

  凤步若的脸色陡然变得惨白,幻凤一族居然敢用苍穹血脉起誓?

  “少主派谁过来见我们?”另一只火鸟说道:“是凤二?凤三?还是凤四和凤五?”

  凤步若握着小鸡的手无力的垂了下去:“不是……他们要和我在一起,才会让无恙大光明认为我已全力以赴,所以我另外派了一个亲信来找你们。”

  “那就是少主用人不明了,他已背叛了你。”那苍老的声音说道。

  “我在他身上留下了火种,现在火种已灭,他是被人害了!”凤步若说道。

  “如果少主可以确定他已被害,应该是有人在暗中算计少主。”另一只火鸟说道。

  凤步若长吸一口气:“羽霄……不是你们杀的?!”

  “少主的使者叫羽霄么?我们从没见过这个人。”那苍老的声音说道:“而且,如果是我们杀的,他的火种只会变得更加旺盛,岂有熄灭的道理?”

  凤步若身形剧震,幻凤一族说的话极有道理,如果羽霄是在这里遇害,那他的火种绝对不会熄灭。

  “是谁……到底是谁……”凤步若喃喃的说道,有这样一条鬼影,了解他的一举一动,始终监视着他,并且有能力杀死羽霄大光明!

  答案好像就藏在一层纸的后面,轻轻一捅便能知道真相,但他偏偏想不出来。

  ****

  光明山以南八百余米开外的山脉中,飞弋大光明山带着圆枢大光明缓缓落下,飞弋大光明扫视了一圈,旋即把视线投向山崖下的那条人影。

  随后飞弋大光明伸出舌尖,舔了舔自己显得有些干燥的嘴唇,缓步向着那条人影走去。

  前方的山崖下是一片平地,差不多有数千米方圆,一柄柄散落的长剑铺满了地面,而那条人影眼帘微垂,似乎在凝视着散落一地的宝剑,又似乎在反观自己的内心。

  “星主是在这里参悟玄机么?”飞弋大光明微笑着说道。

  坐在山崖下的师东游慢慢抬起头,他的眼神平静而又柔和:“错了,我是在钓鱼。”

  “星主已经老了,也没有了当年的搏虎之力。”飞弋大光明说道:“那就应该小心些,万一钓上来的是一条鲨鱼,星主要何以自处?”

  师东游没有说话,直到飞弋大光明踩上了散落的长剑,一步步走向前,他才叹了口气:“在老朽眼中,上了钩的只是死鱼。”

  ****

  在叶信这边,叶信和温容最终决定放弃红霞星门,他们的实力还不够分头据守,不管心中有多么不舍,该放弃的一定要放弃。

  王芳、沈忘机、邓知国等人看到叶信,自然是欣喜若狂,又不由回想起浮尘世的种种,发出万千感慨,他们中有些原本就是很照顾叶信的长辈,有些则把叶信当成眼中钉,但因为这样那样的原因,最后还是走上了叶信的贼船,一路闯荡到今天。

  但现在不是闲话的时候,大家收拾好东西,先后走出了红霞星门,向着浮城所在的方向行去。

  等到了浮城,把温容等人都安顿好,叶信召集各位太清开会,商议是不是应该再次发动本阵,毕竟把浮城留在这君山之地是危险重重的,最好的办法是让浮城飞到光明山附近。

  几位太清商议良久,认为只能按照叶信的话去做,其中的玄体也已打开了心结,积极发言,热烈赞成,其实他本就不是光明山核心层的修士,与无恙大光明也没直属关系,谈不上效忠不效忠。

  只要心结消失,用不了别人开导他,他自己就可以找到很多理由,举个最简单的例子,叶信以前的动作,在他眼中是与光明山为敌,现在就变了,变成是助灭绝圣子铲除邪孽,还光明山以清平。

  第二天清晨,在光明山走动的人们看到了无比壮观的景象,一座巨大的、倒悬着的山岳向光明山激射而来,速度快到了极点,前一刻刚刚发现有东西飞过来,下一刻便看到巨大的山岳已近在咫尺。

  泥生和萧魔指都在光明山的山顶上,看到那座巨山马上就要撞过来,立即分头向山下掠去,泥生不知道那是什么东西,萧魔指看出是太清宗的浮城,但不管是什么,此刻都要避到安全的地方,如此庞然大物相撞,不知道会爆发什么样的动荡,一旦被波及,不死也要受重创。

  那座巨大的山岳在距离光明山几十米远的地方掠了过去,在外人看来,只是差了一线。

  紧接着,那座巨大的山岳已消失在远方,而滚滚而来的沙尘暴把光明山这片区域疯狂的肆虐了一遍。

  又过了几个小时,那座巨大的山岳又一次出现了,不过这一次速度慢了许多,缓缓向光明山靠过来。8)

  (三七中文 et)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